【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三种贞操观

这次浙江大学的守贞教育虽然有些张扬,但我认为他们有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贞操观在中国古代一直被官方和道学家甚至广大女性视为比生命还重要的东西,对此我认为利弊参半,不能一概否认那种为某人而守身如玉的信念,即使是在现代社会这也是很浪漫的,不是吗?封建贞操观的弊端在于禁锢人性,即使是丈夫死了,还要“夫死从子”,相当古板。身体是自己的,按理说每个人都有自由处置自己身体的权利,任何违背对方主观意志的性行为都应该受到惩罚和谴责,但也正因为性如此广泛深入地渗透在生活之中,所以才需要规范,对于李银河老师说的三种性态度,我取浪漫主义。多元化必将是未来的趋势,你可以不重视贞操,但没有权利要求别人也这么认为,即使他们是一小部分人。

最近,浙江大学进行婚前守贞教育,引起很大争议。前几年也发生过类似事件,有几位四川的大学生发表了一个宣誓保持婚前童贞的宣言。这种观点在当今中国已经是少数人的观点了。在西方国家,也有人搞类似的活动,他们当然更是极少数。

    我在1989年所做的一项北京市随机抽样调查表明,无论两人确定关系与否,有过婚前性关系的占样本的15.5%。而根据最新的调查资料,婚前性行为在上海准备结婚的女性中已达到59%,在广州更高达86%。这个比例直追西方性革命之后的婚前性活动水平。美国《今日心理学》杂志的调查声称,该杂志女读者中有 78%有过婚前性交行为。《花花公子》杂志在70年代初的一项以已婚女性为对象的调查表明,55岁以上年龄组中只有31%有过婚前性交,最年轻的年龄组中有过婚前性交的比例却高达81%。最极端的数字来自瑞典,男女两性中有过婚前性交的比例均高达95%。在那些婚前性行为已成大多数人的行为的国家,很难认为这种行为还是违反社会性规范的行为。因为所谓规范就是大多数人的行为准则。某种行为一旦成为大多数人的实践,就不应当被认为仍是违反社会行为规范的行为了。

    概括地说,对于婚前性活动有三种规范:第一种是传统的性规范,它以生殖为性的主要目的,因此坚决反对婚前性行为;第二种是浪漫主义的性规范,它主张,爱应当成为性的主要目的,因此它反对随意的性行为,但是如果当事人双方发生了爱情,婚前性行为就是可以接受的;第三种是自由主义的性规范,它认为,性是人的权利,人可以随自身的意志处置自己的身体,因此只要当事人双方自愿,就可以有婚前性行为。

    随着广大人群婚前性行为方式的改变,人们结婚时对童贞的要求有了很大的改变。在美国,对18项择偶标准的统计表明,在30年代,童贞的重要性被列在第10位;到1977年,女性将其列为第17位 (倒数第2位),男性列为第18位 (倒数第1位)。另据对33个国家约10000人的调查,最看重童贞的有中国、印度、印尼、伊朗、以色列;最不看重童贞的有瑞典、挪威、芬兰、荷兰、德国和法国。美国也不太看重童贞,但其程度不如北欧国家高。    另有调查表明,看重伴侣童贞的有亚洲人、墨西哥人、中东人和南美洲人;相对宽容的有美国人、比利时人、法国人和斯堪的纳维亚人。有些人甚至会认为伴侣的童贞是缺点,原因或者是证明对方不吸引人,或者是担心对方过于缺少性经验。

    对婚前性行为持肯定态度的人们认为,婚前性交的有益之处包括:在人是性的存在的意义上,它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是有利于健康的,因为人的迫切需要不可以被拖延至成年期,人从进入青春期到成年期还有大约10年的时间。有些人结婚更晚甚至不结婚,很难要求他们保持童贞。目前在美国和法国,保持单身的人群都要占到人口的约四分之一,在中国,独身和晚婚的人群也有增加趋势。要求这些人保持童贞是完全不现实的。无论社会对婚前性活动的规范有多么严厉,随着参加这一实践的人数日益增多,规范将不得不改变,过去被认为违反社会性行为规范的婚前性行为将逐步为社会规范所接纳,虽然在很多社会中,这种接纳是很不情愿的。因此,在我看来,浙江大学的守贞教育只是旧道德、旧规范的回光返照,童贞观念的式微已不可避免。

    为什么人们在这个趋势面前表现得那么激动,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来自中国历史。在这个世界上,由政府表彰某种私人行为的现象是很少见的,但是它就发生在传统的中国:政府为守贞和殉节的妇女立贞节牌坊,大力加以表彰,希望以此来规范人们的行为。它的影响相当深远,渗透到我们民族的意识深处,几乎成为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人们在结婚时普遍要求对方童贞(尤其是男方,因为女方的童贞可以验证,男方却无法验证),如果丧失童贞,会在心理和现实中影响婚约的缔结。片面贞操的道德于是被赋予了很高的地位。在全国妇联所做的一项贞操观调查中,在生命与贞操孰重的问题上,绝大多数中国妇女仍然选择了贞操重于生命的答案,这就解释了处女膜修复手术的兴旺,也解释了浙江大学守贞教育的热闹非凡。其背后是长久以来反性禁欲的道德观的传播和实践。

    支持守贞教育的人会说:守贞有什么不好呢?当然它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守贞其实是既不现实,也无必要的。说它不现实是因为,在传统中国,法定的结婚年龄很低,有的朝代低至15岁,终身不婚的人也很少。而现在,从进入青春期到法定结婚年龄有十年左右的时间,还有越来越多的人晚婚和不婚,所以要求所有的人守贞是不现实的。说它不必要是因为,婚前性活动本身并不是有害的,也不违反新的社会规范,所以提倡守贞是无必要的。我们与其给青少年灌输反性禁欲的守贞观念,还不如做好防止婚前怀孕的性教育,倡导一种以性活动为健康、快乐、正常的人类活动的新观念。/via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