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金瓶梅【每日e书】

上回在介绍电影《画皮》的时候提到,古典文学之风正在向电影界吹拂,日本AV女优上原kaera、若菜光、早川濑里奈主演的精装三级片《金瓶梅》已经在香港的街头宣传了,其香艳、眩惑、劲爆的程度恐怕仅次于陈冠希老师春节时带给我们的惊喜。无独有偶,在台湾著名文艺男青年蔡康永的博客上看到了另外一个文艺男青年——他的好朋友侯文咏——对《金瓶梅》这部奇书禁书淫书的抄撮点评,角度新颖独特,同时也有学院派的深刻审慎,他让我知道,除了可以喜不自禁地偷看黄色书籍《金瓶梅》外,还可以意味深长地对看似极其堕落腐化消极的东西进行严肃的叩问和哲学探讨:当价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欲望时,生命会变成什么?

足本全本金瓶梅电子书下载

前言

我很难形容阅读《金瓶梅》时那种被撼动的感觉。似乎随着年纪、眼界增长,内心撼动这种感觉愈来愈难。但在阅读《金瓶梅》的过程中,我却重新经历了一次年少初次读好小说时的震撼─着迷、赞叹、眩惑与不可自拔。一本存在了四百多年的古书,竟带我重温青春年少的阅读悸动─甚至是更加剧烈的冲击,这种神奇的魔力连我自己觉得不可思议。

事实上,我在高中时代早就读过这本书了。那时班上有位同学带来了未删节版的《金瓶梅》,被同学当成香艳刺激的禁书私下传阅。以当时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年纪,可以想见,我的《金瓶梅》阅读除了性爱与背德这些耸动情节外,大部分的其它细节几乎是囫囵吞枣的。以致于在那以后的二、三十年间,我对于《金瓶梅》的印象一直是带着情色意味的浮光掠影。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因缘际会,我可能会一直停留在年少时肤浅的印象里吧。这个定型印象,一直要到四十多岁,多出了一些阅历与新的平和之后,才有能力能把注意力从性爱、背德这些情节中解脱出来,重新细读《金瓶梅》的情节,发现其间隐晦却又绵密的连结,于是开启了这次的发现,以及随后一波又一波的震撼。

不像中文世界里面其它的经典小说对『价值』的向往─像是《水浒传》之于侠义情谊,《西游记》之于佛国的理想世界,《三国演义》之于天下一统,即使最愤世嫉俗的《红楼梦》都追求至情至爱─《金瓶梅》描述的是一个不相信任何价值的世界。在这个位于运河旁商业鼎盛的通河县里,从主角西门庆到他的朋友、亲戚、妻妾、佣人……所有的人活着没有什么形而上的理想,也没有人在乎什么生命的意义。大家追求的无非只是吃吃喝喝、性爱玩乐、发财赚钱、争宠斗妍……这些欲望的满足。在这么一个世界里,《金瓶梅》提出了一个很简单、根本,但却又不容易回答的问题:

当价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欲望时,生命会变成什么?

从传统的文化观点来看,那样的人生是沉沦、堕落的。可是《金瓶梅》的逻辑恰好相反。兰陵笑笑生先带我们进入一个热闹表象世界,再用底层的钱欲、权欲以及性欲,把那个看似秩序井然世界里的所有意义与价值,不管是伦理、道德、义气、友情、爱情……一一解体。他让我们看穿了欲望才是事物的核心,而『价值』只是表层的假象。于是,那些过去被认为最粗鄙、贪婪、淫秽的世俗生活就不再有什么不能被书写的理由。因为和『意义世界』里的虚伪相较起来,世俗的欲望毋宁是更真实的。因为在乎人性的真实,《金瓶梅》毫不避讳地用它的『粗俗』来颠覆『价值』世界的虚伪。

或许正是这样的嘲讽触痛了传统文化最无法忍受的那根神经,以致于四百年来,我们看到《金瓶梅》的命运不是被禁、被删,就是被排斥在主流的阅读书单之外。这种忽略、扭曲、误读、甚至是误解,造就出《金瓶梅》独特而又迷人的个性。一方面它拥有最华丽热闹的外表,另一方面却又有最叛逆孤独的内里。它愤世但不嘶声吶喊,寂寞却又不求被人了解。它不只颠覆别人创造出的价值世界,它甚至还用自己的内在颠覆自己的外表。

明朝中叶之后那个看似繁荣,却走向腐败、倾颓的时代氛围,固然提供了作品的养分,但无论如何,这样颠覆实在是远远超越时代的。即使在这个高度资本主义发展,欲望消费逻辑当道的时代,听见新一代的孩子挑衅地说着:『我们活着不需要理想,也不需要意义。』时,我们都还惊觉到,这个四百年以前《金瓶梅》提过的问题,不但不因整个主流社会的避讳、压抑而消失,它反而随着时代,变得更加危险、尖锐、甚至充满迫切。

当价值不再,一切只剩下欲望时,生命会变成什么?

想想,孩子的话或许并不值得太过大惊小怪。毕竟他们眼中看到的价值与意义,更多时候是政治人物口中鼓吹的未来、商人巨贾标榜的理想、学者名嘴坚持的价值,乃至偶像明星的台上一套台下另一套……或许这种能够跨越时空的心情,正是《金瓶梅》最颠扑不破的叛逆了。过了四百多年,《金瓶梅》所讥讽的那个时代,那些人以及种种虚伪的理想与价值,在我们这个时代一样活灵活现。因此,阅读着《金瓶梅》,走在那一大片看似繁华的荒凉废墟里,除了表象那些语言、服装、官阶、唱曲……让我们觉着些许陌生外,最让人惊心动魄竟然是:我们发现自己存在的这个世界和《金瓶梅》的内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谁想得到呢?那时就是现在。现在或许还是明天呢。

因此,担心读了《金瓶梅》会变得堕落、邪恶的人或许真的是多虑了。现实生活本身能给我们的教导,实在远比书本多太多了。过去那些有名的大奸大恶,哪一个不是读圣贤书出身的呢?因此,让人变坏的绝对不是像《金瓶梅》这么坚持真实,颠覆虚伪的书。反过来,就像蒋勋在《孤独六讲》这本书里面提到的:

对人性的无知才是使人变坏的肇因,因为他不懂得悲悯。

至于期待《金瓶梅》充满感官刺激的读者或许是要失望的。《金瓶梅》写到最后其实是个深沈的悲剧。显然作者是不认同这些世俗欲望会是生命的终极出路的。但在撕开了价值的假面具,又否定了世俗欲望之后,人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在《金瓶梅》里显然是没有答案的。我们甚至可以说《金瓶梅》是一本愈读愈虚无、苍凉的一本书,但每每读著作者在冷静凝练的淡写白描中,透露出来对于贫穷、卑劣、贪婪、无知、受苦、找不到出路的人的悲怜与同情,总是让我为之摒气凝神。那构成了我的阅读经验里很珍贵的时刻。我记得曾有一次读着《金瓶梅》的片段,脑海忽然闪过王国维的词句:『偶开天眼覤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才想着,就发现视线已经被自己的泪水模糊了。

类似那样毫无预警的震撼几乎是一次又一次,巨大、持续并且余波荡漾。至今我仍然无法形容那种心情。我是在那之后,开始有了想和别人分享这个私房阅读经验的念头。

第一章  大家都爱潘金莲

《金瓶梅》的私房阅读,我打算从潘金莲开始读起。少了潘金莲─这个最重要头号女主角,《金瓶梅》几乎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必须先说的是,或许因为明朝著作权不像现在这么被强调,《金瓶梅》头几回,从西门庆与潘金莲偷情,到与武大郎、武松之间的恩怨情仇,几乎是从《水浒传》原原本本照抄过来的。因此,当大家第一章读得快意淋漓时,大部分的掌声应该给的是《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而不是给兰陵笑笑生。

潘金莲在《水浒传》中的狠毒恶劣的淫妇形象家喻户晓,真要排行算起来的话,绝对担当得起淫妇排行榜的第一名。不过为了让《金瓶梅》将来有自己更深刻的生命,兰陵笑笑生替第一女主角潘金莲加入了更多的背景,这些如同星际大战『首部曲』的出身,使得我们对于潘金莲这个女人,有了完全不一样的理解。先来看看好了。《金瓶梅》一开始是这样介绍潘金莲的:

这潘金莲却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排行六姐。因他自幼生得有些姿色,缠得一双好小脚儿,所以就叫金莲。他父亲死了,做娘的度日不过,从九岁卖在王招宣[1]府里,习学弹唱,闲常又教他读书写字。他本性机变伶俐,不过十二三,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梳一个缠髻儿,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致、乔模乔样(装模作样)。到十五岁的时节,王招宣死了,潘妈妈争将出来,三十两银子转卖于张大户家,与玉莲同时进门。

在这段叙述里,潘金莲自幼缠得一双好小脚,说明她小时的家境起码是过得去的。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潘金莲不是父亲早死,或许她会顺利地长大,嫁给一个门当户对的对象,生了许多小孩,过着平凡而没有什么故事,幸福快乐的一生。可惜命运对她是残酷的。九岁她就被卖到王招宣府上当乐妓。尽管如此,在王招宣府里,我们还是看到,潘金潘努力地学习,不断地在提高她自已的『身价』。古代的女人十五岁梳髻,以示成年,可以聘嫁。潘金莲十二、三岁就梳髻,这表示她是一个早熟的女孩,她还穿扣身衫子─暴露出身体曲线的紧身衣,装模作样地作出妩媚的身段,企图惹人注目。这些形容尽管有些负面,但对一个失去了父亲,只能自食其力的孤女而言,用心还是值得疼惜。可惜十五岁时潘金莲的老板王招宣又死了,她的这些努力,到头来只让她在十五岁被转卖给张大户时,换得了好一点的价码─三十两银两。

(更何况,这些钱应该还是潘妈妈拿走了才对。)

书上说潘金莲被卖到张大户家时,大老婆余氏本来很疼她。麻烦的是潘金莲长得太漂亮了,张大户趁着老婆不在家时,把潘金莲叫到房间里,把她『收用』了。在我们这个时代,老板和自家女佣上床是会被告上法院的。但在明朝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少见。被收用的丫鬟的位置其实是很暧昧的,尽管她们的身分是婢,可是地位却高于其它婢女。表面上,他们的权力不如妻妾,但是对主人的影响力却又往往高于妻妾。因此,随着恩宠际遇以及威胁大老婆程度的不同,婢女和大老婆之间,少不了有许多微妙的恩怨情仇。在这样的情况下,大老婆对潘金莲的态度也慢慢开始转变了。

张大户收用了潘金莲之后,添了五种病症:第一腰便添疼,第二眼便添泪,第三耳便添聋,第四鼻便添涕,第五尿便添滴。尽管没有什么医学根据,但在传统观念里,性爱影响身体健康这个看法却根深蒂固。读读《金瓶梅》第一回开头的诗就是最好的明证:

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

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张大户添出来的这些症状,真要推论的话,只能说张大户六十多岁年纪不小了,才会有腰添疼(应是泌尿道感染或结石)、尿添滴(摄护腺肥大)这些毛病。照说这些症状和潘金莲的关系不大。但对于原本就有成见的大老婆,这些理由正好可以当成她修理潘金莲的借口,逼张大户非得把潘金莲赶走不可了。

张大户迫于情势,可是又舍不得潘金莲。他想出来的变态办法是免费把潘金莲嫁给没有出息的武大。他不但不收武大郎房租,还会主动给钱帮助武大做生意。这么好心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趁着武大出门作买卖时,继续和潘金莲幽会。武大得了张大户的好处,自己又没有出息,加上潘金莲本来就是张大户的女人,因此,就算不小心回家撞见了也不敢嚷嚷。

必须提醒大家的是,《金瓶梅》固然借用《水浒传》,但在细节上仍还是有些差别。比如说:在《水浒传》里,当张大户纠缠潘金莲时,是潘金莲主动向主家婆告发的。因此张大户记恨在心,才会把他嫁给武大做为报复。换句话说,在原来的故事里,潘金莲和武大郎的婚姻关系至少是完整的─张大户不但没有和潘金莲发生关系,潘金莲出嫁后,张大户也没再回来和潘金莲纠缠。

《金瓶梅》小小的修改,虽然让潘金莲的身世改得更加不堪,但却让我们看见了不同的人性深度和视野。潘金莲之所以被当成淫妇,最重要的理由是因为他背叛了武大郎。可是当故事从《金瓶梅》看起时,我们的理解不同了。一个人要『背叛』婚姻的前提,至少得是这桩婚姻或盟誓是在双方自由意志下进行的。但潘金莲和武大这桩婚姻,以潘金莲的身分,她甚至是连说不的选择也没有的。再说得更透澈一点,从她二次被卖,到被张大户『收用』,进而成为大老婆的眼中钉,甚至被强迫嫁给武大郎时,她的人生就从来不曾有过选择。没有自由意志选择的权利,当然也就没有『忠贞』的义务可言。更何况,在张大户的安排之下,潘金莲从和武大结婚起,就被逼得无法对武大『忠贞』了。一桩从开始就没有贞操的婚姻,如何要求潘金莲为它『守贞』呢?

话又说回来,武大如果真的够有担当的话,他在知道整个情况之后,大可要求潘金莲和他一起搬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他们的人生。以潘金莲的聪慧和武大的忠厚,这两个人加在一起,并非没有成功的机会。可是懦弱的武大却在撞见潘金莲与张大户通奸时,选择了不敢出声,甚至还继续接受张大户的资助。武大可以没钱,没势,没出息,甚至没有身高,可是起码他得有情有义,如果连这些都没有,任何一个女人都很难从心里头想维护这桩假婚姻的。

因此,在『忽一日大户得患阴寒病症,呜呼死了。主家婆察知其事,怒令家僮将金莲、武大实时赶出。』,连最起码的『经济条件』都消失之后,这桩婚姻对潘金莲而言,就真的的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没有了。从父亲的死亡、王招宣的死亡到这次张大户的死亡,潘金潘突然发现,她一、二十年来的努力奋斗,到头来竟只换得一个武大郎─她甚至连被再转卖的机会都没有了。这样看不到出路的人生,对于才二十出头岁的潘金莲来说,当然是再悲惨不过了。

相对于《水浒传》,《金瓶梅》所做的更动,虽然字数不多,可是我们却从这小小的更动却看到更多不得已,以及对潘金莲的同情。这当然正是《金瓶梅》从一开始就企图要营造的深刻。话又说回来,像潘金莲这样的女人当然是不愿意被怜悯与同情的。不甘受到命运的钳制的她,当然要想尽办法靠自己尚存的本钱─青春与美丽─ 突围。

而就在这个时候,武大的弟弟─武松,大家心目中的打虎英雄出现了。

很多人说潘金莲看上了武松的魁梧的身体,但我觉得更深沈的意义,其实是武松的『英雄』形象。武松一开始就是以『打虎英雄』登场。『英雄』的意象对于生命没有出口,迫切等待着被『救赎』的女人而言,吸引力可以说是无穷无尽的。潘金莲要嘛认了命和武大郎好好的过日子,否则,她就需要一个敢排除世俗成见,把她从命运中拯救出来的『英雄』。我们必须知道,在四百年前的时代氛围里,除了女鬼与女侠之外,社会之间实在没有什么独立,或自主的空间留给女性的。有人或许觉得勾引自已的小叔不道德,但潘金莲想对自己的命运突围,这一层一层包围着她的就是道德。除了以『不道德』对抗『道德』外,潘金莲几乎没有什么别的选择了。

第二章:叔叔,我与你拨火

上次说到打虎英雄武松的出现,被潘金莲当成解救自己摆脱命运桎梏的“英雄”。在我的阅读经验里,这场潘金莲勾引武松所使出的浑身解数,可以算得上是古典小说里的经典场面之一了。我们来读读。

潘金莲勾引武松的场面开始于一个下雪天,武大出门卖炊饼不在家,武松去县府里点名完毕,提早回到家里,一进门发现潘金莲早升起了火,准备了酒菜在等他了。先来看一段:

那妇人早令迎儿把前门上了闩,后门也关了。却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摆在桌子上。武松问道:”哥哥哪里去了?”

妇人道:”你哥哥出去买卖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

武松道:”一发等哥来家吃也不迟。”

妇人道:”哪里等的他!”

说犹未了,只见迎儿小女早暖了一注酒来。

武松道:”又教嫂嫂费心。”

妇人也掇一条凳子,近火边坐了。桌上摆着杯盘,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酒去,一饮而尽。

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

武松道:”嫂嫂自请。”接来又一饮而尽。

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妇人。妇人接过酒来呷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

嫂嫂给小叔她准备酒菜尚称合理,但邀他一起单独喝酒又是另一回事了。潘金莲倒完一杯酒之后又是一杯,还要武松”饮过成双的盏儿”,这话感觉更奇怪了。碍着是自家嫂嫂,武松礼貌地回应:”嫂嫂自请。”还客气地替她倒了一杯酒。情势暂时僵在那里。

如果从潘金莲的观点来看的话,她显然有点搞不清楚武松的回应算是听懂了,还是根本没听懂?也分辨不出武松给她回倒的酒算是”礼貌”还是”勾引”?有趣的是,在这些你来我往的调情里,这些暧昧机锋既通向礼教的客厅,也通往情欲的卧房。所以喝完武松倒的酒之后,球又重回潘金莲手上了。她于是再给武松倒一杯酒,她知道她得说些什么,不能只是这样相互灌酒。

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身单],脸上堆下笑来,说道:”我听得人说,叔叔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有这话么?”

武松道:”嫂嫂休听别人胡说,我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

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

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就是了。”

妇人道:”啊呀,你休说他,哪里晓得甚么?如在醉生梦死一般!他若知道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杯。”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潘金莲出手的谨慎与精确。尽管”酥胸微露,云鬟半[身单]”什么都没说,可是却是比语言更强而有力的勾引。她问武松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女人?这话说来云淡风轻,但却是摆明了要剥去武松的”道德”假面。武松争辩了半天,还要她不信去问武大,正好给了潘金莲机会数落武大一番,表明她看不起武大的意思。我觉得常常英文的striptease比中文的脱衣舞传神。strip是剥夺,tease则有挑逗的味道。顾名思义,脱衣舞就是从外面往里面一层一层把衣服剥掉的挑逗过程。潘金莲对武松的挑逗也接近这个意思。她企图先把武松最外面那层道德礼教的衣服剥开,再剥掉自已早已厌倦的那件叫做”婚姻”的衣裳,一步一步往内剥,一步一步挑逗,直到两个人都一丝不挂地露出赤裸裸的情欲肉体为止。

连筛了三四杯饮过。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纳得住。欲心如火,只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妇人起身去烫酒。武松自在房内却拿火箸簇火。

妇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

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

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

当潘金莲用手去碰触武松肩膀,挑逗的层次再度被拉高─从身外之事跳到身体本身了。潘金莲的肢体碰触绝对是个逾越,但她却用:”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来合理化她的行为。潘金莲在这些方面绝对是聪明而有天份的,她擅于用隐喻的功力一点也不下于当代最优秀的文学家。你可以看到,当她顺手夺过火箸,对武松说着:”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那个听来合理,却又直接撩拨武松内在欲火的双关语,多么生动、自然。

和潘金莲的优雅相较,武松其实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有趣的是,从”礼貌地斟酒回应”,”独自拿火箸簇火”,到”变得五七分不自在”,武松不断地在升高他拒绝的力道。潘金莲当然看到了,然而或许因为觉着自已拥有主场优势,因此潘金莲不肯就此罢手。于是故事的张力继续拉升。

武松有八九分焦燥,只不做声。这妇人也不看武松焦燥,便丢下火箸,却筛一杯酒来,自呷了一口,剩下半盏酒,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儿残酒。”

孔子说:”食色性也”。接吻和吸吮很多性爱的行为,追根究底来自童年发展中的口欲期。因此食欲和色欲几乎是人性中最根本,也是最接近的两种欲望。两人各自喝自已杯内的酒,与共喝一杯酒之间,最大的差别在于那种”口水交融”的性暗示。潘金莲把话说得如此明目张胆,等于是向武松摊牌。局势至此,再也没有任何可以转圜的余地了。这场层次分明的经典大戏,情欲的流动从武松身外的关系,身内的欲火,到两人之间的性欲,情绪一路逼升到达最高潮,急转直下,逼得武松狗急跳墙地说出:

“嫂嫂休要这般不识羞耻,为此等的勾当,倘有风吹草动,我武二眼里认的是嫂嫂,拳头却不认的是嫂嫂!”

在水浒传版本里的武松,当然也说了同样的话。但是武松整个人在《水浒传》的形象,其实是没有在《金瓶梅》中这么正气凛然的。水浒传描写他的个性是:

吃醉了酒性气刚,庄客有些顾不到处,他便要下拳打他们。因此,满庄里庄客没有一个道他好。

他却明知景阳岗有虎,偏向虎山行,也是因为怀疑酒家留宿他是为了想对他谋财害命,直到看见岗上庙门处的告示,知道有老虎时,还想着:

“我回去时,须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

我们看到的武松形象在这里是一种不自知的蛮横与虚浮。不过这些描写在《金瓶梅》里全都被删除掉了。这使得武松这个角色在《金瓶梅》里变得正经八百,甚至到了单薄的地步了。当然,相对于《水浒传》的角色,武松在《金瓶梅》毕竟只是配角,分量没有那么重要,因此这样省略或许是一种不得不然。不过,我相信武松如果能见广识多一些的话,要拒绝潘金莲的勾引,大可不用弄得这么难看的。可惜我们的打虎英雄心中的”道德”遇见了”情欲”,立刻变得一派惊慌失措,只会撂狠话,闹出走。可见对于”打虎英雄”来说,没有规范在婚姻底下的情欲是比笼子外的老虎还要可怕许多的。

至此,潘金莲只好落得了个自讨无趣的下场。

总结起来,潘金莲这次的努力可说是失败的。她不但没有得到她想要的,她一番”做贼的喊抓贼”的诬蔑以及逼走武松的作为,还让她失去了读者对她原有的同情。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作为一个风情万千的挑逗者,我觉得潘金莲的表现绝对是无懈可击的。在我们的文化遗产里,很少有一个像潘金莲这样的角色,能够用对人性如此精准的拿捏与丰富的层次,向我们示范出如此动人的风情万种。

单纯地从人性的角度来看,我们似乎有太多的忠孝节义的故事了,但却有太少像潘金莲这样的千娇百媚。我不忍心苛责潘金莲这次的失败。一切只能怪她选错了对象。武松的道德坚持自有他的道理。但就做为一个偷情对象而言,他实在是太正义凛然,又太不解风情了。

对《金瓶梅》的更多精彩评论请关注侯文咏的博客

豆瓣链接 | 格式: TXT | BOX下载 | dropbox下载 | 推荐指数:★★★★★

延伸:金瓶梅中文网 金瓶梅在线阅读(其中也有下载链接,不过是分为三部分的,我提供的下载版本已经合并了txt)



标签: , ,

 

3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高见。帮忙发个txt的,谢谢啦。

    (0) (0)
  2. 请FA txt格式的金瓶梅,谢谢了。
    zhang6099@21cn.com.

    (0) (0)
1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