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想象中的动物下载(徐来)

钱烈宪遇刺的新闻已经被南方都市报报道,这里分享一下他的新书《想象中的动物》电子版。喜欢的话就去买一本吧,挺好看的笔记小说,诡异而又雅奥,据说作者有向博尔赫斯致敬之意。祝前列腺健康,期待继续发言。

想象中的动物电子书下载,txt,徐来,钱烈宪


我几乎每天都要看老钱的博客,却一直都不知道他是何许人。现在读了他的书,反而觉得他的面目变得更加模糊。老钱的笔风飒飒,却如化骨绵掌,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知在何处发力。虽是志怪,有时又像是在写人;名为博古,有时又像是写今;虽然号称是承续着颛顼的密旨和帝喾的梦呓,却又杂糅西方的奇人奇事,缀成一张五光十色的迷离字阵,看似门户洞开,其中却早已十面埋伏。老钱盘踞在这座语词丛林的中央,藏在段成式和张华的面具之后,不紧不慢地,焚出一缕又一缕悠扬缭绕的人文香烟。那飞速过眼的,本是一章章假语村言,细究起来,却每字每句都连着一根通向太古鸿蒙的轻丝细线。只是当你着手在典籍中查找出处时,才会发现一切其实只是老钱的春宵一梦罢了。

只有在一个故事里,老钱暗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在这个故事里,叫做“白泽”的怪兽,能够叫出普天下一切异物之名,却无一人能够知道它的样貌。据说,它本是造物主创造的天下异兽的监察者,却背叛了其主,因此只能隐迹埋名于红尘中。最后,老钱断言,“隐匿了自己形象的白泽,其实就生活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在深夜,在凌晨,在冰凉的马路牙子上,它操着各种语言,向各种职业的路人讲述关于怪异动物的传奇故事”。

阅读此书,“钱烈宪要发言”里那个一肚子不合时宜,一肚子黑色幽默的愤青不见了,代之以一个周朝图书馆里的守藏吏,或者一个奇装异服的稀代人。很明显,这本书不会像他的博客一样命途多舛。除了《山兽之君》里借由孔圣之口抒发的“生不治民死食民”等反动口号,除了《水差子的悲鸣》等故事偶尔落墨到资产阶级宣扬的“人性”,这本书有的只是故事,纯粹的故事。

朱大可先生在书腰上有段话:“徐来的小说证实,解构性地书写历史是营救记忆的最佳策略,因为它能够令那些早已发黄霉烂的岁月,重新散射出趣味盎然的生命光泽。”我不明白这是否大可先生的真实意思,因为这句话似乎是错误的。解构性(deconstructive)似乎暗示在此之前有某种结构(construction),但实际上就算真有这样的结构,它也已经飘零散落。而那些岁月,其实一直都在我们心里血里,我们感受不到,却寤寐不敢或忘,如果说它们已经烂掉,那绝不是年久发霉的原因。因为焚书坑儒、文化箝制、歧视小说家等一系列非时间因素,中国古代的神话很多没有流传下来,只留下女娲和夸父那样伟大的残章断简;因为另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其他的中国传统在20世纪遭遇了古今罕有的浩劫。因此,与其说老钱所书写的是“想象”中的动物,我宁愿叫它们是“灭绝”了的动物。只是,当书中的那些动物有一天再站在你我面前的时候,它们将不再称呼我们为它们的后人:我们既叫不出它们的名字,也无法见识它们的神力。

那么,如何去唤醒这些沉睡中的动物?中华书局的方法是将那些发黄的书进行再版。DOMO工作室的方法是将它们编入《轩辕剑》系列游戏。 CCAV的方法是最差的:他们拍出一部关于唐朝的猴子和怪兽的动画,却让它与此前的电视剧别无二致。老钱的回答是,用自己的想象去填补历史与博物学的空白,用一种积极而睿智的恶搞去消解那些被动而愚蠢的复述。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老钱所做的是一件伟大的工作,他推动着名为“荒诞”的大石,拯救着历史。正如余英时先生所相信的,历史不是记忆,不是见证,更不是剪贴,而是一种添改的行为(act of interpolation)。看看我们每天要面对的某些更加荒诞不经的说教吧,它们远不如我们案上这些动物故事真实、清晰、动人。

陈垦在书腰上说:“如果说有一个人在用纯粹的中国笔记小说笔法,发挥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精神,躲在真假难辨的古籍之后,和读者开着煞有介事的玩笑同时却严肃地向博尔赫斯致敬,那么只有一个人:徐来。”很明显,这句话也是错误的。因为我已经知道至少还有另外一个中国人在做着相似的工作:钟鸣。坦白地说,钟鸣是比老钱更加有才的一个人,他的书已经脱离了小说向真正的百科全书迈进,更多玄妙而费解的词汇和来自西方的所闻,使人更加应接不暇。而且两书确实形制相仿,所写的动物也有雷同之处,比如风猩和风精,以及一种黄色似狐的小动物,名叫“猛兽”。

我不知道法律上如何定义抄袭,对我来说,两人的书写对象、风格和笔法还是有很多区别的,而真正的原创性(originality)也是一个难以定义的东西,因为几乎每一件原创性的作品都表现为更久远故事的回音。难道博尔赫斯不也是古中国的志人志怪传统中无数个淘金者之一么?对罗兰巴特来说,只有永恒的读者,而没有不死的作者,“除了发言的那一刻别无时序,每个文本都在此时此地被写就”。到底谁是原本,谁是续篇,谁是剽窃,谁是致敬,有谁能分?

昨天,在梦中,我看到一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她浑身雪白,只是肚脐周围生了一圈细密的白毛。她浑身散发着莲花的气息,向我伸出手来,想要触碰我的额头。因为无法叫出她真实的名字“囪驼”,我浑身大汗,惊惧万分。(来源

《想象中的动物》在线阅读腾讯读书 凤凰网读书

豆瓣链接 | 格式:txt | 来源 | 推荐指数:★★★★☆ | 下载1 | 下载2 | 下载3



标签: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