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我们到底该吃什么

科学虽然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人类活动,但由于认知的局限,现实中大量存在着不少自相矛盾的科研结论,比如按照专家的看法,很多东西都是有危险的,那我们到底该吃什么才能获得健康?

我们该吃什么才健康

现如今,科学日新月异,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也经常出来指导人们生活。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就成了科学家关注的一个重点。于是,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会儿被告知吃这个有利健康,一会又被告知吃这个会引发癌症;一会儿被告知这个不能吃,一会儿又被告知那个不能用。如果整天耳畔眼前都是这些消息,人们会有什么反应呢?是不是会觉得科学家也不那么靠谱?

英国《每日邮报》网站三月二日报道,美国旧金山一家医疗中心的科学家发现,每天喝一杯葡萄酒会让巴雷特食管的患病危险减少百分之五十六。要知道,这种难以治愈的疾病会引发食管癌。然而,就在这篇报道的结尾处,记者还不忘缀上一句:一个星期以前,英国牛津大学的科学家说,女性每天饮酒会使癌症患病危险增加百分之二十五。都是酒,都是癌症,怎么一个说危险降低,一个说风险增多?我突发奇想,查一查最近三个多月还有什么跟葡萄酒与健康的报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今年二月,法国科学家研究说,每天饮酒会让口腔癌和喉癌患病危险增加百分之一百六十八。去年十二月,意大利坎布巴索的天主教大学,研究人员又给了我们一个好消息:每天吃鱼加上一两杯酒会增加血液中欧米伽三脂肪酸的水平,这种脂肪酸对心脏有益。还是在去年十二月,牛津大学又出来说,老年人每天半杯酒会改善记忆等认知水平,减少老年痴呆症的患病几率。牛津大学对葡萄酒的认识三个月之内来了一个大飞跃,先是有利,然后又是有害。更有绝的是,去年十一月美国芝加哥的科学家发现红酒中含有白藜芦醇,这种物质会缓解人们的背痛。

看到这里,我又想起了跟肉有关的几项研究。世界癌症研究基金会曾经发表报告说,一个星期中红肉——也就是牛、羊、猪肉的消费应该不多于五百克,而加工肉食品,诸如腊肉、腊肠、香肠、火腿则应该从餐桌上撤掉。英国报纸对这一研究结果最先发难,有的报纸头版出现这样的大字标题:“救救我们的腊肉”,还有的质问基金会,“我们该吃什么”。出现这样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吸烟会导致肺癌,这我们都能接受,可是吃肉也会得癌症真是闻所未闻——有谁听说过?

酒若是说不好,我们可以不喝;若是说红肉有害,我们可以不吃,我们不吃这个,总要吃那个吧?如果每一样食品都像酒和肉一样,好坏都有,那怎么办?就拿糖来说,这种东西对补充能量有好处,可是却腐蚀牙齿。饮食是一个十分复杂的事情,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科学家的说法,不论是什么东西,只要是差不多同时持下去的,胃这个搅拌机都要放在一起搅拌捣碎,不会讲究先来后到。这样就保不齐,一种食物跟另一种食物发生作用,从而改变人们当初吃这个东西时候怀抱的美好愿望。亿万人在饮茶,由于茶富含抗氧化剂,可以预防心脏病和癌症。如果加上牛奶和糖,茶对身体的有益作用就荡然无存。对经常喝茶的人来说,加入少量的牛奶会明显增加饮食中的脂肪,从而加大患心脏病的风险——抗氧化剂的保护作用没有了。不过,也有人说,茶喝多了,对身体还是有害的。别说茶了,就连白水也不能多喝,否则水中毒就等着你呢。我看世界没有多少东西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一旦因噎废食,我们能吃的东西也就没有多少了。不过,你也不要着急,我猜想只要哪样东西不是铆足了劲吃喝,适可而止,你的健康就不会有大碍,如果你再适当地锻炼身体,情绪不经常出现较大的起伏,我相信你的身体会很不错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我们吃饭只为健康,那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真够可怜的。吃饭应该是一种快乐,是一种同伴之间的享受,美味应该是慢慢品尝,而不是囫囵吞枣一下子吃光。如果我们吃的食品种类多,那对人类的生活将会产生有更大的影响。

现代社会确实需要某个领域有专门知识的人,也就是专家。随着社会发展,随着人们受教育程度的提高,随着专家说话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挑战专家的知识,甚至质疑专家的观点,就像英国报纸对世界癌症基金会发出的不满一般。在中国,社会公众对专家的一些意见也产生过疑问。比如众所周知的化工染色剂苏丹红。有的专家说,到目前为止除了老鼠,没有发现这种物质对人体有致癌性。看了这种说法,人们很有意见,有人就援引欧盟禁止食品添加苏丹红的例子,说明我们这里专家说的话不可靠。

针对人们对专家的知识与讲话质疑越来越多的情况,英国加地夫大学的社会学家哈林·柯林斯表示,一个社会完全拒绝科学价值观和专业知识是很可怕的,也是令人无法想象的。根据柯林斯的说法,人们的专门知识属于不同层次,既有简单的智力竞赛常识,也有层次最高的科学研究知识。多数人知道要信赖最高层次的业内专家;如果你患病,你肯定会去医院看医生,如果你给房子安装电器,你当然会找电工给你布线。有些人虽然不是科学家,但是拥有相当不错的科学认知,在这类人面前,较低层次的专家常常碰到麻烦就不足为奇了,因为他们不具备具体的应用知识,也没有在科学界工作多年的经验。

那么应该如何解决对专家的信任与怀疑的问题呢?柯林斯易见的是,重新思考对科学知识的认识,也就是科学的不确定性。科学实验或者研究毕竟是有范围的,而世界上的人以及自然界的物质是千差万别的,面对这个人或者这批人是一个结果,面对另一个人或者另一批人兴许就不完全一样,甚至相反。这就是科学的不确定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相对真理。世界上没有绝对真理,只有一定条件下的相对真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对科学家或者专家提出的看法或者观点,尤其是还没有形成共识的东西,只能当作一种参考。(来源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