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公民社会理论常识

现在大多数中国人是不常用“公民”这一词汇的,你要是对别人说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多半会遭到讪笑,而“老百姓”、“群众”、“人民”、“平民”、“草根”、“黎民”,甚至“屁民“等一干不知所谓的集体名词或者带有明显阶层色彩的矮化名词却大行其道,比如我们的媒体上经常提到的“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众”……公民意识是公民社会的灵魂,公民社会前路漫漫,那就慢慢来吧。非常感谢壹报主人翟明磊的整理和分享,这种渐进、温和、有效的积极态度也是我由衷赞同和佩服的。

公民社会常识

壹报主人按:壹报的公民教员讲义<<你可能不知道的人权常识>>没有想到引起广泛的反响。所以壹报本次精心推出《你可能不知道的公民社会》,由陈健民主讲。

前段时间,我忍不住在南京的会议上向某名校国产公民社会研究的大佬发炮。原因实在是对目前国内公民社会研究忍无可忍。我们曾找到某名校的老师,讲公民社会,他竟然说中国是NGO最发达的国家,排在第三,原来他把居委会也算进去了。荒不荒唐?牛不牛逼。还有一位教授研究结论是民间组织要有主管单位,昏倒。

这些国产教授为了拿政府课题,只说政府想要的结论,令人羞耻。因此我向大佬发炮:对民间组织双重管理体制已是极其腐朽的制度,严重阻碍中国民间组织的发展。你们却支支吾吾,完全失去了学术作为社会观念发动机的作用。

这些官方与官校的“公民社会”的理论,我总结为“婆婆妈妈”理论:一,要把民间组织管起来,每个按一个“婆婆”,主管主办单位。二,有了“婆婆”,民间组织只能做“妈妈”做的事,柔声柔细,做点看看儿童的事啦,宣传环保的事啦,完全没有独立,雄壮的声音。这是我总结的“婆婆妈妈”理论,这也是为什么一系列如厦门PX事件中没有NGO声音的原因。

我认为这些怪现象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包括教师在内的民间人士没有象对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你不喊打,这些老鼠(落后观念)还不知道自己是老鼠,还踱着官步,以为是老爷呢。

另外,中国民间公民行动日见兴盛,政府也动则谈公民,但公民社会究竟是什么东东,居委会为什么不是公民组织?为什么说有些官员认为公民组织就是反政府组织是错误的?公民为什么不等于国民,不等于臣民?这些都急需要观念的弹药支持。

我们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位合格的公民教员,他便是香港中文大学陈健民博士。

他早年从事香港市民运动,自己成立草根组织,从事底层维权与建设。因为行动中一系列的困惑度洋求学于耶鲁大学公民社会大师LINZ门下。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公民社会中心负责人,中山大学公民社会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陈健民曾在香港中文大学被学生投票评为最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在香港他与一群知识分子每月捐出自己工资的一小部分,组建民主评政网络。

没想到的是公民社会,他先从在意大利买皮带讲起。


意大利之谜

对于我们作学术研究的人来说,很久以来,也有一个谜。

那个谜是在意大利,什么谜呢?有机会去意大利,你会跟我有一个相同的感受。——意大利的南部跟北部完全不相同。同在一个国家,意大利的南部是比较穷的,文化也很不一样。买东西你就知道了,开的价天价一样的,你要跟他讲价。有些人做事也不太老实。你们看电影的时候,有很多黑手党。黑社会都在南部,非常厉害。可是,意大利的北部,在中间这块,从罗马一直往上走,你就看到另外一个世界:佛洛伦萨、威尼斯,再上去米兰等等,都是很有文化的地方,看得见很多博物馆。民风也是比较好的。买东西也不会乱开价。我还记得在佛洛伦萨买街上都可以买很好的皮具。他开价100块美金,100块的皮带。在街头,其实100块也是比较贵。但是你要说25块算了,他不理你;你说50块,他也不理你,你就走了,他也不会喊你回来。最后走了之后,还是要回到这个地方买这个皮具。大概是10%左右地会减少价钱,不会太多。每个地方在街上买皮具都差不多。后来我知道他们很多时候卖皮具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品牌。只要说出在这个地方出,就是一个品牌了。大概他们能保证质量都是挺好的,做生意也都保持一种(很好)的心态。

对学者来说,很奇怪,为什么同一个国家,他们的民风,他们的社会经济发展有这么大差异。南部这么穷,北部这么富。而且文化,政治,管理的差异也比较大。为什么会这样?

后来,前几年有一个美国哈佛大学的学者,他写的一本书,主要是用意大利这个例子来说明,有一个社会因素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社会结构是什么?他用另外一个词——公民社会。

他研究意大利十多年。一直跟踪意大利地方政府。看不同的南北地方政府推动政策的时候,效果怎么样。他也研究意大利南北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他用了很多方式研究,很多因素都起作用。最后,发现有一个因素是最强的——哪个地方公民社会发展的最好,那个地方就会富,政治上也会比较民主平稳,治安也比较好。反过来讲,公民社会发展得不好的地方,就会差一点。就算在北部的地方,也可以分出来,更富一点、更好一点的地方和没有发展的那么好的地方。也会用这个因素来把它分出来。这个是非常强的一个因素,为什么会这样呢?首先我先介绍一下什么叫公民社会?然后再慢慢走回意大利。

自主,多元与开放是公民社会特征

很多时候我们谈公民社会,是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来谈的。对我们来讲,这个社会什么部分较公民社会?从这个定义,我们会说,有一种自主多元开放的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公共领域。

首先是自主。公民社会的组成很多时候是非政府组织,就是说它们不是政府的一个部门,他是离开政府的。他可以和政府的许多部门打交道,但肯定不是政府的一部分。所以它是非政府组织(NGO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注:本讲的中的NGO是广义的非政府公民组织,象厦门散步组织也是NGO)。对于非政府组织,这个是第一个很重要的(方面)。他是完全自愿的,不是禁止,也不是谁强迫他参加的。

第二个方面是多元开放。开放即他可以自由来和去。就是说它是非传统的民间组织,也不是家族组织。家族组织是不可以不参加的。而且很多时候他们的观点、价值观念是单一的。公民社会里的非政府组织是多元的,他们可以有不同的价值观念,他们关注的问题是不同的。在一个社会里头不会说一个单一的组织是公民社会。我们谈到公民社会,一定是有很多不同类型的组织存在的。可能它们之间也有不同的看法,利益也可能有冲突的。这个是多元开放的。

在公民社会领域,关注的问题不是私人问题,而是公共的问题。当然公共问题有时候可以分为大的公共问题和小的公共问题。可能是谈国家,可能是谈广东,可能是谈一群的弱势群体。可是总不是谈私人的利益。跟企业不同。企业是追求个人利益的地方,公民社会都是追求公共利益的地方,不管是大的公众还是小的公众。我们把这类团体连在一起,归成一个领域的时候,很多社会公共团体,工会、教会等等,这类的团体加起来,我们就把这个领域叫公民社会。

它不是政府,虽然它和政府打交道,有来往。很多时候,在西方来讲,包括香港,他们说自主,自主主要是是它的内部管理的架构,它们的理事会都是选举出来的,都没有官员坐在那里。这个部分是很重要的。管制架构是自主的,可是它们很多时候资源可能来自政府,很多国家,西方国家里的公民社会团体,通过国家,来做义工这个工作。这个是很多的。怎么用这个词?当然它也要向政府交待的,可是那个组织它不会给政府坐在它们的理事会里头。它们是完全自主的。它不是政府的一个部分。这类团体连在一起叫做公民社会。

可是,公民社会这个概念也不单单是指结构上面,——自主地,离开政府,自主地处理公民社会的事务。很多时候我们用公民社会,不用民间社会。准确来讲,是有分别的。刚才说自主的,多元开放的。有人觉得以前中国传统社会也这种民间组织,它也不是政府来控制的,它也是一个自主地社会团体。比如家族组织啊等等,很多这类组织在民间存在。那个是不是公民社会呢?在我们学术界里头,讨论公民社会的时候,还有一个角度:文化也很重要。它是有了这样的文化之后,加上我刚才谈到的自主、多元开放的,它就是一个公民社会。文化方面,一般来讲三个方面是最重要的。

宽容是最重要的公民社会美德

我们很多时候讲公民社会的美德。公民社会最重要的美德是什么呢?是宽容。

我们认为宽容是公民社会里最重要的一个美德。因为公民社会里头,刚才谈过了公民社会里便可以有不同的团体,对事情的看法不同;它们每个组织关注的利益不同,中间可能有冲突的利益。在公民社会里头,首先要学会的就要宽容。现在我问你,宽容怎么能够表达?什么是政治上的宽容?用一句话表达。

(学员回答: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坚决捍卫你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力。)

对。我可以和你的观点不同,我不认同你的观点,可是你发言的权力受到侵害的时候,我用所有方式来保护你。那个就是宽容最大的表现。不单单是说你可以说话,而且是你说话的权力受到侵害,我会来保护你。不是为了我同意你的意见,我完全不同意你的意见,可是我还是会站在你旁边,维护你说话的权力。那个就是宽容最高的一个表现。公民社会里头,很难避免对事情有不同的看法。首先要把对方看成我们这个公民社会里的人,一家人。所以首先就是联合在一起保护每个团体的权力,追求它自己的梦想的权力,维护它的利益的权力,说话的权力。我们可以意见不同,但可以坐在一起,找出共同点。可是,你不可以说,我不同意你的意见的时候,我会侵害你的权力。包括,看着别的公民社会团体,被其它人(政府也好)侵害他的权力,我站在旁边不说话,那个也不是公民社会美德。公民社会就是说一定要互相宽容,互相保护,互相维护说话的权力。那个是最高的美德。

第二个(美德)就是权利(right)。这个是西方自由主义传统所强调的一个。自由主义非常强调人的权利、人的自由、人的价值。虽然我们知道,我们不可能没有国家,不可能没有社会。自由主义者要问:为什么我们要有国家?为什么我们要有集体?最后还不是为了人的幸福吗?所以,他们要强调的是,我们所有做的事情,我们有国家,有社会,最后还是为了人的幸福。我们做什么事情,还是为了我们的自由,我们的幸福,为了人的价值。那个是自由主义所强调的,在公民社会里所有的。

那么跟公民社会有什么关系?

人是自己没办法保护自己的,通过一个人的努力不一定能保护自己利益。你自己有一种价值,一种概念,有一种信念不能够体现出来,很多时候要通过一个集体,通过一个公民社会的环境来保护你的自由不受侵犯,你的权益能够受到保护,你的梦想也能够实现,他还是要利用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它是为了人的幸福。

比较来讲,传统的民间社会不一定会有这个概念,他们会觉得,以前古代来讲,他有一个空间,他觉得皇帝给我的,如果皇帝,官方要进来拿走这个空间,他们也觉得完全可以,他不觉得有自己的权利。现在的公民社会很多时候觉得他们有这个权利要求法律保护。不光是我,其他人,其他团体(包括政府)的地位,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谁都不可以随便侵犯他人自由,他人的权利。这个传统强调权利这个概念非常重要,而且应该通过法律来保护。在法律面前每个人的权利都是平等的,受到保护,这是非常强的一个传统。这个传统在我们国家里不一定有,我们有民间社会,但不一定有公民社会,而且用法律手段来保护自己的概念也不一定有。

第三个概念在文化中是非常重要的。是共和主义的传统。跟自由主义不一样,共和主义强调的是要参与。参与是一种美德,参与是一种责任。跟自由主义一样的,觉得当然人是很重要的,但没有国,没有家,哪里有人?所以如果我们不付出时间、能力来参与到社会里边,贡献自己的,把社会把国家建起来,就没办法真正保证自己的自由。这个传统不是要反对自由主义,它是要对自由主义补充。它是要强调如果我不参与,人是没办法发展自己的,强调参与是一种美德。而且他觉得人,要发展,变成一个完整的人,要把人的潜能发挥出来,过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其实一定要有一个公众领域来参与才行。人有很多美德,我们讲有良心等等,一定是要通过和其他人的关系表现出来的。一个人是一个孤岛,根本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你的良心有意义,是因为有人需要你帮助,你的良心才有意义。所以,那个共和主义是非常强调人是有责任来参与这个社会。公民社会如果没有人参与的话,你们就会像想的到是什么样子,它就会崩溃。

这三个都是非常重要的文化传统。宽容、权利、参与。

公民社会中的参与

我们都有这样的概念在脑海里,问题是我们在做我们的实际中做怎么把这个精神带出来。

举个例子,比如说参与。我在和广州等一些城市的义工(志愿者)对话,他们都说做义工很有意思。特别我还记得一个大学生说,中学的时候,觉得学雷锋很好的。长大之后,进大学,已经就有点理想破灭的感觉。“太现实了。”他说,工作之后,感觉更不好,现实和以前很多认识、理想差距很大。他当时参与了九运会,作义工。一个星期天参与一下,感觉很舒服。能够贡献自己,很多人都觉得很有意义。这个意义就在动员的过程中,不要单单为了完成这个事情。我看到一些团体,他们义工的感受跟别的团体的义工不一样。我们有时候作义工参加活动,是 “ 义工为本”——如果要完成这一个目标,要完成多少事情,动员你来做。有时候要想一想“过程为本”。我们有时候有些事情,我们不是要最有效地把它做完。把事情做慢一点,每个义工都有机会多参与一点。而且在关于这个事情的对话过程,义工也参与其中。把很大的工作分成很小的部分,然后让义工一起来想一想,这个小部分怎么来做。很多时候要是给专业社工做,他一想就想到了怎么做。不要做那么快,不要做那么专业,留给这些义工自己来想一想。那个时候,他就做出了成果。不一定是你自己来做,因为你是个专业人员,可能他不如你做得好,可是在这个过程里头,他的参与感提高了。做错事情会学很多东西,你在旁边指点他,不要犯太大的错误,小错误就让他犯了。这时,义工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他的自信心提高了,参与感更强。将来这个义工留在这个团体里边,成为一个长期义工的机会更高。我们有时候做NGO时,跟做一个企业、一个事业单位做法相同,都是规划,来动员人做,没有想到——其实有时过程比做事情更重要。很多时候正是这个过程培养了人,理解了社会,对自信心提高是有好处的。

当然有一个矛盾,完全看过程,完全不理事情作的好不好也不行。要是做的一塌糊涂的话,他没兴趣了,参与感降低。而且有些事情一直做下去也没有成果,他会很失望的。

而且,在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是,把大的目标变成小的目标、短期目标,在这个过程里头,义工要能够有一点满足感。我还记得以前我在香港,最早就有一个计划争取盖一个医院,这个医院是非常难争取的。那个区真的很穷啊,我们觉得争取一个医院可能时间是很长的,不一定会成功的。我们一定要规划一个短期目标,举个例子,我们争取一个大医院,可能希望政府能够先有一个小小的诊所,能够提供一些服务。然后我们下一步争取能够24小时提供服务等等。慢慢一步一步的,中间是小的目标,能够完成的话,这对于提高义工的满足感、积极性是非常重要的。这就是一个例子。

我们为什么谈宽容,谈权利,谈参与。我们在工作里头是不是把这些内容,这些文化的精髓发挥出来是很重要的。在那里我们的团体表现出宽容,在那里表现了我们对人权利、价值的尊重,在那里我强调我们看重参与。这几个精神加起来,再加上我刚才谈的自主地、多元的、开放的,这样才是公民社会。

自由主义传统中公民社会的作用

在社会里头,公民社会有什么责任?发挥什么作用?

首先,如果我们强调自由主义的传统的话,(刚才我谈到两个传统是很重要的,自由主义传统,和共和主义的传统)自由主义非常强调不要给国家的权力过大。为什么会这样讲呢?他们讲到人的权力是非常重要的,要保护它。可是你想一想,谁最有可能侵害到人的权利?(学员回答:国家)对。国家,很多社会里头都是国家最容易侵害人的权利。不管是什么原因?腐败也好,地方的干部,他们乱来也好。反正国家侵害人的权力的机会是最高的。对这个传统来讲,最重要的就是要限制国家的权力,不让它的权力过分膨胀。要保障人的权力和自由。从这个方面来讲,他们觉得公民社会有几个重要的作用:

第一个方面,公民社会可以发挥民间的价值规范。界定社团的不同利益的。通过不同的传统,把社会的价值观念保存起来,发扬起来。基督教的传统、基督教的价值观念,通过教会组织保持;通过工会这类组织,提倡对劳工、群众的尊重、关注。

第二个层次是集体的利益。不同的团体走到一起,好像今天一样。通过一个对话的过程,形成一个集体的信念,整个社会有一个他们自己的整体的价值观念。这个价值观念不是政府加给你的,不是外部加给你的,不是外国的基金会加给你的,是本土的,是我们自己的信念。我们通过沟通的过程,所慢慢形成的我们本土的信念。 ——这是第二个层面。

第三个层次是说,公民社会有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监督政府。没有一个政府是完美的。政府也会犯错误。通过公民社会,它发挥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监督政府。

我写过一篇文章,在SARS期间,香港的公民社会团体发挥什么作用?香港在SARSE期间,公民社会团体有两方面做的是很好的。一方面是互助。医院应付不了啦,政府教育做得不规范啦。民间自己做很多事情,教育啦,派东西给学校、医院、社区里头啊。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监督政府。我在研究报告里头把香港NGO做什么事情都整理起来。(香港)有非常多的团体,不单单是谈人权啊,不单单是这类团体。很多专业的团体,有保守的,也有一些妇女团体呀。(他们)讲话来监督政府,政府在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等等。这类批评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政府有时候信息不是很流畅的,它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我们通过这个监督来发现,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所以这对政府是非常重要的。

香港反腐败做的比较好。香港的反腐败机构是廉政公署,我是它的顾问,做了六年。香港就是这样,你做它的顾问,就怕你不发言。我们在讲反腐败,很重要的是监督政府,民间组织发挥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70年代,大学生中首先掀起反腐败运动,一直在叫喊,在传媒一直在吵这个腐败问题,1974年香港政府才成立一个反腐败的机构。74年以后,许多运动起来,监督政府越来越厉害,才成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廉政公署。

第四个,你要监督政府,批评政府的话,首先你要有自己一套的想法。所以前面我提到前面这两种功能,其实是一个准备。就是说每个团体保存它自己的一个传统,保存它自己的传统文化,保存他自己的价值观念,第二个就是通过对话,然后形成一个整体的社会价值观念,有了这个社会观念之后,还要有什么?就是监督政府。

如果没有自己的看法的话,永远跟着政府走呀,那谁来监督政府?要监督政府首先要有自己的一套。这是一种自我保护,自我保卫。就是说当政府做的事情违反了社会的价值观念的时候,侵害了人的利益的时候,公民社会发挥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自我保护。有些团体自我保护的方式可能不算好,罢工罢课,工人罢工,学生罢课等等。他是一种自己我保护。通过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不满,然后不让政府侵害我们的利益。这是一个过程。自我保护,这个是自由主义非常强调的一个传统。

公民社会培育社会资本

我们谈到公民社会的功能的时候,也不单单是自由主义的传统,也有另外一个传统,就是共和主义的传统。共和主义的传统就觉得自由主义的传统太过把公民社会和国家对立起来,这个对立起来也不一定完全是公民社会要发挥的作用。公民社会很多时候其实强调要参与,要做服务,而且很多时候要通过合作和政府合作打交道。也可以和政府有一个非常好的关系。所以单是强调自由主义的传统也是不对的。共和主义就提出,也不应该单方面看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它是合作的共同体,这合作不单单是公民社会内部的合作,也包括公民社会和政府之间的合作。

谈这个部分的时候,要引进一个概念,什么概念?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谈到资本,我们很多时候想到钱。你要做生意,要有资本,资本就是钱。后来资本这个概念就慢慢扩大,钱以外也有资本,还有什么是资本?(学员回答:劳动力)对,劳动力也是资本。什么能提高劳动力资本?(学员回答:学习、教育。)对。学习、教育,可以提高人力资本。那么看起来,资本的概念被扩大。所以很多国家把教育看成一种投资。通过教育,人自身能力可以得到提高,所以它是一种资本。所以资本有时候不单是钱,人力也是资本,特别是教育。我们也谈到文化资本,小孩子长大了成为什么?家里文化的背景。家里头,放多一些书,听听音乐,等等,这些都影响他长大的过程。

社会资本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有一堆社会关系,其实也能提高生产力的。在中国,很多人都讲关系。你做事的过程里头有关系,跟官方有关系也好,跟谁有关系也好,其实也会发挥很大的作用。所以关系也是社会资本的其中的一种。可是这里谈的社会资本,不是谈一般的关系,我们讲参与ngo,参与社团,会为这个社会带来的关系网络。这个关系网络其实会提高这个社会的生产能力。使政府更有效地施政。所以我们谈的社会资本,主要是谈这类关系网络,通过社团发展起来的关系网络。

我刚才提到的意大利研究,哈佛大学的教授,他在提到社会资本,为什么公民社会会影响社会发展这么厉害?公民社会里边有很多社会资本。概括来讲,社会资本包括什么呢?

第一, 网络。通过参与社团,你认识很多人,有这个网络在里边;你参与这个ngo能力建设研讨会,民间社会的其他人,ngo从其他地方来,变成一个网络;然后保持联系,将来自己能够有很多方面的交流,建立一个网络。

第二, 另一种是信任。信任也是很重要的。通过这个里头,人与人之间慢慢建立一种互信,互信出来以后,做事情就容易了。

第三, 是平等地互惠。我们这里有很多规则的。有的规则是说,我帮你,你帮我,平等的、互惠的规则,通过社团、ngo发展的过程中,慢慢在这里头建立起来。然后我对我们经济上的发展也好,对政府施政也好,都是有好处的。

不一样的讨价还价

为什么它有用呢?举个很简单的例子。

我们有时候去一个旅游点。很多人会跑过来搞一个小东西,纪念品什么的。很多人跑过来,远的地方,可能都不便宜。开价10元,你一定不会给他10块买一个。为什么你觉得太贵,你会觉得我只来一次,他一定会宰我,所以他要价很高的。那你跟他讨价还价,你会砍得很低嘛。要10块钱,(你说)1块钱吧。“怎么可能啊?最少也要5块钱呀。”“不行不行。”然后你就走了。他喊你“回来回来。2快半给你了。”“不行不行,2块钱了.”“2块就2块吧。”就这样开价10块钱交2块钱。

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因为你知道你不会脸红的,不会不好意思的。砍价给得这么低,没所谓的。因为你知道,我只跟你碰一次面的,我走就走了,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也是这样想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把价抬高的。

这个情景就叫“one-time game”,一次性的博弈。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保护自己的利益,因为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不会不好意思。你想一想,你住的小区里头,你买菜的时候。她说5毛钱一斤。你不会说“怎么可能,1毛钱一斤!”老太太一定会喊“走走走!”。 ——你不会这样讨价还价的。因为卖东西的人知道来买东西的人都住在这个小区。如果他价抬得太高,没有人会再买他的东西。他要保护自己的利益的话,他也要看你的利益。他也要保护你的利益,他的生意才做的下去。所以做生意要长久的话,就要互惠,你好我也好——双赢方案。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是一个重复性的交易。就是说如果任何人之间要重复见面 ,重复交往的话,人不会完全保护自己的利益,也会保护他人的利益。所以我们看见,去旅游的人和在小区买菜的人其实是同样的人,不同的情况,表现会不同。

好了,这类的情况其实有很大的社会意义。我们在传统社会里头,在农村里头,其实每个人都是相熟的。可能是我认识你,你认识我的。在广州有个陈村,(大家)同一个姓的,这样一个社区,人员之间是互相交往的。所以处理很多事的时候,在一个小庄里头,比较好处理。因为人不会伤害自己的利益。也会想到集体的利益,人家的利益。另外一种情景下,在大城市里头,你说我们要做一些事情是为大家好的。举个例子,我们不要用太多水,不要用太多电。在这种情况之下,很容易出现一种情况叫“搭便车”。就是说,我也知道环保这个事情,那你们来环保好了,我不环保,这样最好了。我可以享用开空调,用多一点电也无所谓。很多时候我们在一个大的社区或城市,会想到自己的利益,不愿意做太多的事情为其他人,因为,我跑出来为大家做一个事情,付出的成本是很高的。可能我做这个事情,每个人都得到好处,分了好处,可好处是很小的。比较我付出的的成本相对来说太多了,所以我不做了。这就出现了搭便车——叫其他人来做吧。越是在大城市里头越是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在大城市里,互不相识,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大城市里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做起一次的交易的话,人很容易想到自己的利益。在那么在城市里头,怎样距离不那么远,能够贡献自己?作事情能够为这个社区考虑?

我们一定要搭建一个平台,让人在这个平台里头很多机会能交往、碰面。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减少搭便车的可能,增加人们之间互信、合作的机会。多交往、碰面的机会是很重要的。在公民社会里头,ngo确实发挥这样的作用。通过这样的社团,(在小区里头,业主委员会,学校里头,学生团体也好。)交往越多的话,人和人之间的互信就提高了。合作的过程里头,减少了成本。

举个例子,做生意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我不认识他的话,我会怎么和他合作呢?我会花时间和他谈判,完了我会请一个律师跟他签和约,我要保护我自己。也可能买保险,这类都是成本。你要付出成本,时间是成本,请律师也是成本,买保险也是成本。可是我和一个合作伙伴,我和他是相熟的,有互信,我相信他,他相信我。可能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单位的。他不会伤害我,我知道他是比较老实的。有这样的背景的,我和他有互信的,会减少谈判的过程。不用请他的律师,也不用买保险。交易成本的降低了。

不单单是做生意。在研究美国一个社区治安时,我们发现如果在这个社区里能够建立一些公民团体,依靠互相帮忙来解决一些治安问题,会比有更多的公安会做得更好。在美国一些社区里头,你进去会发现有一个牌子,画一个眼睛,叫labourhood watch。这叫邻里互相守望。有这样计划的社区,就是说我到外边去买东西,旁边那个家庭就有责任帮忙看一看你的家。有没有什么人潜入里头。你的小孩在街玩的时候,你不会担心他。这样的计划出来,相对来讲不用太多的公安来保护你。有的社区没有这样的计划的,就要多一些公安,警察。但没有一个公安,会一天到晚站在社区的。这么大一个社区,他只能走来走去看。如果做案的人了解公安的路线、途径,就总会潜入,抢东西等等。最后还是靠互助网络,来提高治安水准。

我们社会里头,通过这样一些社团建立起来的网络,这个网络,如果是互信的,能够互相帮忙的话,它就变成了社会资本。社会资本对社会上有好处。再看看意大利,很多时候,这类公民社会团体,他们非常看重很多传统。意大利人非常看重足球,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球队。每个城市都很疯狂支持他的球队,组织很多球迷会、俱乐部。都是支持自己当地的球队的。这类团体是非常重要的,是很伟大的传统。这类团体给一个机会,城市里头不同的人走到一起,来弄一些活动,支持他们的球队。在这个过程里头不同类型的人有机会交往。可能有做生意的时候,就想到,足球会里头有一个很能干的,我觉得我要做生意的话,我要找他。这个过程里头,他们就可以合作。不单是做生意,社区里头,推动一些社会活动的时候,当时研究的时候发现,中央政府,每个城市都给相同的钱,推动的时候,有的地方做到的好,有的地方做得不好。这些社会团体会起非常大的作用。政府要做一个事情的时候,有一个团体来配合,不用政府花太多的时间。政府有时候做事情也不一定最好。有一些团体还承担这些任务,来把事情做到更好。所以最后发现,这类社会团体对经济发展来讲是有它的作用的。所以地方政府施政的时候,他来配合,也非常有用。所以从这个合作的角度来讲,不仅仅是自由主义的传统,不能总和国家对着干。公民社会也可以和国家合作起来,把社会工作做好,保障妇女、保障儿童、保障工人的权利。

什么是第三部门

我们来到最后一个部分。公民社会有时候被叫做第三部门。怎么是第三部门呢?什么是第一部门,什么是第二部门?

第一部门是政府。第二部门就是市场。第三部门就是公民社会。都是很重要的,少了谁都不行。

我们改革开放之前,社会上的大小事情都是政府定的。政府当然很重要了。我们国家的主权,人民的安全,等等,都通过政府。不单单是这样,以前我们的企业都是国有企业。我们的社会福利都是通过单位提供给我们的。我一直研究广州的国有企业。它提供很多服务。在工厂里头,有学校、有医院,老人退休有老人院。在很大的一个企业里头,都是国家是全包的,企业办社会。其实企业最后也是国家的,都是国家全包的。

政府不是全能的,其实这些都由政府来做的话也有问题。政府也有它失灵的时候。请大家谈一谈政府有什么问题?为什么政府会失灵?为什么有些事情通过政府来做是不行的?(学员回答:官僚主义、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成本高,效率低,不作为,)国家政府权力过大,信息不充分的时候,很容易出现腐败。政府太庞大的时候,效率很低,灵活性也低。当没有规定一个问题由谁处理的时候,它要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他要处理很长的时间。如果制度要改变,会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候很多部门都会觉得问题出来的时候,不知道由谁来处理。

举个例子,我在香港,曾经一段时间作艾滋病,我帮当地处理艾滋病的问题。在一个社区建立艾滋病医院,全区大部分艾滋病人都去到那里看艾滋病。很多中上阶层的人出来反对我们建这个医院。他们谈这个艾滋病怎么传染啊。我们知道一般生活里头,艾滋病不传染的。我们跟医生谈,如果两个人kiss了,能不能传染呢?他说能,不过要大概一公斤的口水才能够传染。当时政府来找我,我是研究社会运动的。以前要求政府盖医院的时候非常成功。后来他们找我来对抗民众。以前你来反对我们,要政府盖医院,现在你反过来帮我们和民众对抗,来帮我们化解这个问题。当时房子上有一些骂人的标语,骂我们政府。要找人把它拆下来。可是很麻烦的,路政部门说这不是我们的事情,路政的处理路的,他说这个挂高了一点,没有铺到地上我们不能处理。我们有一个部门是处理垃圾的,他说,这个根本不是一种垃圾,我们不处理。警察就说,这个问题不是公安的问题,没有影响到公共治安的问题,我们不处理。我们找了四五个部门,就是没人处理。

就是说部门越多的时候,分工越细,本来是为了效率的,可有时候对许多新出来的问题,没有办法处理。处理的成本也高了。

好多时候,好像由市场来做,效率更高,做的更好。由市场来做,出来的服务水平可能更高一点。可是市场也不是万能的。市场也有它的缺点,也有失灵的时候。谁来谈一谈,什么事情有市场处理不好?市场有什么不好?

(学员回答:垄断,市场不会保护弱势群体:谁有钱谁进来,没钱别进来;外部成本,破坏环境。劳工受伤害,计算利润的时候他没有计算外部成本;有一些领域,没有利润,资本家不做)

很多领域要公民社会来做。我在一片文章里也提到,萨斯期间,政府处理危机,很多ngo比较小,比较灵活,可以及时回应这个社会的需要。成本也比较低,它很多时候会动员义工来做事。义工不用付钱。但对政府来讲成本就是高的。政府很大的时候,每个人都是很小的一部分,你的意见没有影响。Ngo小的时候,你的意见能够影响机构的时候,人的创造性、参与感能够出来,这时候对对于提高服务的水平也是有好处的。人在参与中,贡献出很多意见出来。在政府部门里头,人就不贡献了。做做做,做什么做?我就不做了。在ngo人的能动性能够调动起来。能处理很多市场不能处理的事情。它会处理弱势群体的问题,也可能很多问题没有市场价值的,它也会参与当中来做的。

公民社会也需要监督

可是,我们要想到,单单是公民社会也不行,公民社会也有它的许多问题。公民社会有什么问题?ngo有什么问题?(学员ngo也会腐败,建树不见林,)只关注局部问题,只看他自己的问题,环保的只谈环保。很多批评说,ngo不理经济发展的问题。所以黑格尔说公民社会不能处理公共问题,最好是由国家来处理。不单单是靠ngo。有的问题最好还是由政府来解决,公民社会来发现问题。有时候政府看不见,需要这样一个第三部门,没有这个部分,根本没有人注意这个问题。所以说单单靠公民社会不行,没有公民社会也不行。许多问题根本没人注意,(公民社会)发现问题,才可能处理问题。

可是ngo知道监督政府,但是ngo也需要监督。西方的公民社会里边也要互相监督的。举个例子,民众要捐款给ngo的,可是怎么才知道ngo怎样处理财务问题?捐款的过程里头,你如果没信心的话,就不捐了。这在大陆其实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扶贫、办学校等等,要问钱哪里去?

美国有个wise keeping,聪明的捐款者。这个组织要求每个ngo都要把他们的内部情况、财务情况报告给这个wise ,它也是个ngo,它要求说明你每年的财务预算有多少放在行政费用里,有多少放在你的服务对象身上,它也要求你的财务报告,你的内部怎么进行监督等等。他给你一个表格要你填。当然好多人就说,我不给你。你又不是政府,为什么我要给你?他说无所谓,你不给就不给吧,我把所有给我的人都放到网上面,你不给的我就打出来:这个机构不给。捐款人捐款的时候,他们就会看这个。这就是一个监督。成立foundation communication.举个例子,环保的团体可以成立一个社群的基金,扶贫的、劳工的都可以。向公众募捐。他们会向公众说明:我们会评估每个机构,如果它钱用得好的话,我们就把钱给给它;如果它财务解决的不好的话,我们明年就不给他,你捐钱给我们,我们分配的时候就不分配给这类团体。这类的中介的团体,它是发挥一个监督的功能。来监督ngo,这类都是非常重要的组织。中国发展ngo,公民社会也要处理这个问题。

政府,市场,公民社会缺一不可

单靠政府不行,单靠市场也不行,单靠公民社会也不行。一定要通过一个过程形成互动。

最后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可以分三个部分。我们要把一个小区管好,当然我们要一个政府。以前都是政府来管嘛,通过单位,它提供治安的保障,路的维修等等。现在慢慢改成商品房后,商品房的业主组成业主委员会,这是公民社会。它也找一个市场管理的,物业管理公司。单靠政府,以前做的不是太好。管理公司作的比较好,它也会腐败的,一些工程也会找一些亲戚朋友来做呀,把价提高。如果你不监督管理公司的话,它也会把成本提得很高的。所以你要业主委员会来监督他。有时候也要要求政府来管一些问题。小区旁边出现污染的话,要通过政府才能处理这类大的问题。

好的治理,政府要参与,市场要参与,才有效率。善治,好的管制,其实应该通过三块一起来做。有些东西找市场很快的,就找他们来做吧。但为了提高义工的参与感,虽说快也不给他做,自己来做。三块加起来,一起发挥作用。中国也应该是这样的,从以前的官本位,走到市场改革。最后国家一定要肯定第三部门的作用,提供自由,提供法律保护。我们才会成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不仅生活水平提高,或经济发达而且在政治,社会发展上都会很好。

(根据培训班的讲话翟明磊整理。转自翟明磊的壹报:点此进入|来源
)

延伸阅读:《吉登斯:国家与公民社会》



标签: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