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1)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当所有男生都成功撞线,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田文亮还是在那里像一只慢吞吞的蜗牛,仿佛是一片叶子,迟钝的爬向另一片叶子,全班的女生,从来没有在田文亮的世界里出现过那帮雌性,这时候仿佛普降而下的大雨,全都学习天上掉下的林妹妹,齐声呼喊:“小甜甜,加油!”田文亮在心里面突然呼喊:“我不叫小甜甜,我叫田文亮。”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北大学生田文亮坐在火车卧铺车窗旁边,看外面一排又一排白桦林像一年又一年离开自己的日子,化为一片又一片白茫茫的空气,感到既伤感又充实。他姓田,大名田文亮,意思是有文化又漂亮。

田文亮记得刚进大学的那一年,刚接到通知书,往电视台的镜头面前一站。一个狠漂亮但是长胡子的阿姨拿着话筒问:“状元田文亮同学,你现在心情怎么样。”上过两年补习班的田文亮忍住笑,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阿姨长的像大叔,豪情万丈的大声说:“在北大,我是沧海一粟,出了北大,我是擎天一柱。”

从第二天开始,但凡他在那个人口不过 20 万的小县城晃悠,便会被人用异样的眼神瞟一眼,同年级毕业的兄弟们则送给自己三个外号: “一柱”、“柱子”或者“擎天柱”。这造成田文亮从此对回到那个民风淳朴的小县城和兄弟们重叙友情失去兴趣。

田文亮同学第一次出远门,在火车上掏出红彤彤的录取通知书给乘务员看,周围一起去北京的两个男生全都羞涩的望着他,翻了半天才把自己的学生证掏出来,另外一个女生则大胆的掏出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一所北京的一般本科院校,很惊奇的把田文亮瞅了半天,好像在看一只被放进猩猩馆的人类——不可思议。乘务员叔叔把那张花花绿绿的录取通知书翻看了足足有五秒钟,好像是刚把人民币掏出来准备交税的老农民,喃喃道:“这个东西好。”

田文亮很得意,他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承认。他来到学校。到学校的第一次看露天电影,田文亮同学太矮,只能听,不能看,于是他在人群中垫了两根板凳才算看到女主角的面容,不知什么时候底下那根凳子被人抽去一条,田文亮掉下来,压倒旁边一个孱弱的女生身上,和她滚到一起。他爬起来正在庆幸,突然腰子被人踢了一脚,强忍剧痛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弱男生怒目而视:“敢动我女朋友!”从那一刻时候起,他告诉自己做人要低调。上体育课,他在五四体育场光秃秃的跑道上费了吃奶的劲头奔跑,一圈两圈三圈的奔跑,没有终点的奔跑,心里面想到的是那个叫阿甘的美国佬。当所有男生都成功撞线,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田文亮还是在那里像一只慢吞吞的蜗牛,仿佛是一片叶子,迟钝的爬向另一片叶子,全班的女生,从来没有在田文亮的世界里出现过那帮雌性,这时候仿佛普降而下的大雨,全都学习天上掉下的林妹妹,齐声呼喊:“小甜甜,加油!”田文亮在心里面突然呼喊:“我不叫小甜甜,我叫田文亮。”毫无办法,他还是被叫做“小甜甜 ” 。他无法接受自己不是擎天柱而是小甜甜的事实。速度和高度没有优势,他决定在深度上做一做文章。于是他去听哲学课。他第一次听中国哲学课,看到一个不戴眼镜的女生孤零零的坐在第一排正中央,正对了老师讲台的位置上端端正正,一丝不苟。其余的学生,和那女生空出来三四排的位置,仿佛是在躲避一尊瘟神。田文亮提着书包,弯腰勾背,在众目睽睽下钻进教室,大大咧咧的坐到那女生的身后。他感到自己狠风光,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这时候立在讲台上的戴黑边眼镜的老师,突然笑容可掬的转过身,面对田文亮做了一个 ”V” 字,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田文亮立刻大声叫道:“ Victory! ”然后为自己众目睽睽之下的抢先撞线沾沾自喜。

老师没有作声,继续把那个“ V ”字放到前面的女生面前,问道:“你说呢?”

“。。。。。。”那女生的声音细小如同苍蝇。

“非常好。”戴眼睛的老师眼镜眯成一条缝, ”V” 字马上变成一个大拇哥。田文亮立马觉得如同被剥了衣服的新娘子,抽去包装的粽子,丢在众人眼前没了包裹,只引得一阵潺潺的口水声——不是食欲,是唾弃。

田文亮之后的哲学课之旅彻底终止。然而他死不瞑目,他坚持认为哲学老师是在故弄玄虚,自己是对的。

“肯定是那两个人有一腿。”田文亮一边愤愤不平,一边破不亟待的参加了一堂小说课。第一次上课,他发现周围全是美女,于是大大的兴奋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机会到了,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投稿,发表过三篇童话、四篇现代诗,还为一个高中女班花写过 100 封情书。

“我还是有闪光点的。”他继续在心里面沾沾自喜。

第三节课上,老师开始评点前两次上交的小说习作。田文亮的习作是《半只鸡腿》,这是一个家境贫寒,父母双忘的山里娃在大学中饱受歧视,排除万难,爱情事业双丰收的故事。文学课老师似乎特别欣赏这篇小说,读的狠仔细:“这里,写到吃鱼肉,应该更仔细,是怎么吃的呢?饥肠辘辘,连刺带肉吃,还是吐了鱼刺吃鱼肉呢?要详细。还有这里,女主角看到男主角为了自己被人修理,应该挺身而出,然后峰回路转,两情相投,琴瑟调和。”田文亮听到两眼放光,于是欣欣然等待被老师点名,被四周美女众目睽睽注视的神奇场面,那必定是盘古开天地以来最壮美的画卷之一。

“这位同学的习作我看了狠多遍,感觉狠感人,狠真实。我敢说,唯如此之人方能写如此之事,唯如此之事方能显如此之情。涉及隐私,我就不公布这位同学的姓名了。”

田文亮好像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一片明晃晃的白板在脑子里千回百转。从此他不好意思跟人家说这东西是他写的,也更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是文学青年。证明自己是丐帮帮主必须有打狗棒,证明自己是文学青年必须有作品,即使那打狗棒早已经朽木不可雕,那文字不过是粉面骷髅。

这个时候,田文亮开始发觉自己高考毕业时候说的那句豪言壮语似乎有些问题,觉着,即使出了北大,他也是一条虫。

田文亮开始意识他永远是一条虫,这时候距离他考进这所大学,已经是第三年。(待续)



标签: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