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2)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他想起来小波看《权力意志》时候的表情。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强烈的意志,要为了爱一个人赴汤蹈火,为了得到一个什么看起来漂亮的、值钱的东西死而后已。他总是像一片羽毛,无所谓的飘荡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田文亮有女朋友,或者说田文亮认为自己有女朋友,于是他自己就有了女朋友。就好像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同样的道理,田文亮说:“要有女人,就有了女人。”放暑假了,田文亮回家去。他的家在一个不到 20 万人的小城镇里,依山傍水。他前脚刚一回家,就有人满大街喊擎天柱状元回来了。田文亮没有去理会他们,而是回到老屋子的天井里,摊开书来看。他老爸走过来,把书往旁边一甩,问他:“文亮啊,你啥时候给我带给儿媳妇儿回来?”田文亮不说话。他爸就又开始絮叨:“啥时候呢?你看隔壁家小周大学都没有考上,就带了一个漂亮媳妇回来,马上要结婚了。你在北京念书,也得多一个心眼,别念成个书呆子。”

田文亮把书重新检到手里,埋了头说:“我有啊。我有女朋友。”田文亮说这话的时候想着一个人。田文亮他爸他妈听到这话时也想着一群人。

“在哪里啊?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们大家也看一看。”家里人总是一边烤火一边笑着催。“在北京,太远了,等我毕业时候就带回来。”于是田文亮和他爸他妈一起掰着指头算日子,各怀鬼胎。

大三春天的早上,田文亮很早就爬起身来,带上自己订的两瓶牛奶,外加两根火腿。跑到二教去占座位。他一边走一边打哈欠,脑子里面晕乎乎的。一瓶牛奶是给自己和自己的“女朋友”小波的。田文亮的“女朋友”叫小波,并不是因为胸围不够大,而是说脑袋圆乎乎的像个球。按照这个道理,王小波也可以叫王小球。

故事必须追溯到大一下学期,田文亮在一教上自习,一个人歪着脑袋坐在一个女孩子身后看。那女孩子头上扎了一个小辫儿,脑子埋得很低。那本书叫《权力意志》,田文亮就像一尊雕像,歪着脑袋偷偷也看了半个钟头。

那圆乎乎的女孩子突然抬起头问。恶狠狠道:“你看舒服了没?”田文亮吓了一跳,脑袋上冒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豆。

“不舒服。。。”田文亮老实答道,确实,他看了半天没看懂这是一个什么状况。

“ 居然看得不舒服?还敢再看?打! ” 然后那女孩子把他敲了一脑袋,笑了。

那女孩子叫小波,田文亮很喜欢她埋着头看《权力意志》的样子,睫毛一眨一眨像一条桥底下停泊的船,随波轻轻荡漾。小波话很少,田文亮话也少,他们就这样一前一后的一起看书。小波是爱心社的,爱心社是北大第一大旅行社,当然是为了爱心的旅行社,这么多男孩、女孩,这么长的路,辗转大半个中国去看望希望小学,在车辆上,在山岭间,在希望的田野上,长满了芳草萋萋的故事。

田文亮也参加了爱心社,他总是要求和小波一个小组,白天,他帮小波提衣服,晚上,他看小波领导大家做活动,小波无论什么时候都站在人群中间。

“我喜欢尼采,喜欢《权力意志》。”她不止一次亮着两只大大的眼睛对田文亮说。然后点点头,撅起嘴唇,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你啊,文亮,就是太软弱了。”

田文亮笑嘻嘻道:“呵呵,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好。”那天晚上在甘肃,去往某个希望小学的宿营地,天上点着灯,一只一只,月亮和营地里的狗一样冷得抽风。小波全身哆嗦,把头靠在田文亮的肩膀上。星星很亮。那是小波第一次和田文亮靠的这么近。田文亮浑身颤抖,忽冷忽热,犹如打摆子一般。他感到小波的身体狠柔软,就像一摊混了水的泥。他听到一个声音轻轻问:“田文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田文亮嗓子眼冒汗,答不出来。“我看你是没有的,对不?”田文亮擦擦汗,轻轻道:“有的。”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田文亮和往常一样把两瓶牛奶放到桌子上,就像两年来他做的那样。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田文亮像往常一样摊开书看。过了半个小时,小波没来上课。老师来了,全体起立。小波还是没有来。两个小时以后,老师下课,田文亮拨小波的电话,关机。

田文亮失神落魄的走出教室,往小波的宿舍走过去。沿途的叶子和纸团掉到头上,像一个又一个网球,砸到被掏空的西瓜上,扑通扑通作响。他想起爱心社在甘肃的那个晚上,天上的灯都很安静,路旁的水很深,只看到河里一片又一片叶子随水而去,看不到人。不像在北大,在春天的北大里,那么多人,那么多叶子,长的勤勤恳恳。哪儿是我的?一眼望过去,却一片叶子也无。只看到小波从图书馆背后的石头狮子那走过来,牵了一个戴眼镜的男生的手。那个男生是田文亮同宿舍的兄弟,是上一次北大之锋辩论比赛的优秀辩手。他们两个看起来很亲密。小波的头靠在那男生的肩膀上,笑容像是喀纳斯湖里的水。

田文亮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像一尊雕塑。直到小波和兄弟看到自己,他试图从他们的眼睛里看到一些解释。然而他只看到了平静,或者是惶恐。他望着他们从自己面前走过,慌乱的不知所措。想哭,想叫,却又什么都没做。他把手机掏出来,给小波发过去一条短信:“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他坐在图书馆门前的石头狮子那等回复,一直等到下课,等到晚饭,等到晚自习的钟声敲响再敲响,等到路人们都离开。因为他实在没有力气起身。

他等到了小波的回复:“对不起,其实我一直都把你当朋友的,你也从没真正说过喜欢我的话吧。谢谢你陪伴我走过这么长久的路。你是一个好人。祝你幸福。”

田文亮的父亲问田文亮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田文亮就在想这个女人。他觉得,没有一个男朋友可以像自己那样对一个女朋友了,但是那仍然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他想起来小波看《权力意志》时候的表情。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强烈的意志,要为了爱一个人赴汤蹈火,为了得到一个什么看起来漂亮的、值钱的东西死而后已。他总是像一片羽毛,无所谓的飘荡在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然而,他不感到绝望,因为没有时间让他绝望,大三了。“你啊,文亮,就是太软弱了。”他对自己说。(待续)

阅读全部连载篇章,请在站内搜索“田文亮”。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