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5)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记忆是最容易被淡忘的,或者说记忆就是拿来被淡忘的,一层又一层的记忆,就像一层又一层积累上去的涂层,最后只剩下斑驳的印痕。今天又见到她,或者说在这种时刻去见她,竟然也是巧合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竟有一丝微微悸动。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记忆中的邱小枫脑后有一根长长的大辫子,垂至腰间,走起路来大辫子一晃一晃,笑起来腼腆,浅浅的酒涡里面好似斟满了月光。十四五岁,是一切都被镶上金边的年纪,曾经有一次全班组织的春游,走过一条三百多米长的索桥,田文亮站在队伍的最后。邱小枫站在队伍的最前排。开始过索桥的时候,邱小枫突然突然说自己怕晕,于是一溜小跑到田文亮身后,抢占了田文亮倒数第一的位置。田文亮说自己也怕晕,让邱小枫先走,邱小枫都起小嘴道:“我偏不。”

田文亮走上索桥的时候,邱小枫也跟着走上桥,跟他仅隔一拳的距离。这时候索桥开始剧烈晃动,田文亮跟着晃动,邱小枫也跟着晃动。田文亮手抓住围栏,刚要回头对邱小枫说:“小心,脚下滑。”邱小枫惊叫一声,整个人从后面圈住田文亮的身体,半带哆嗦半带撒娇道:“好晃啊,我怕。”田文亮分明没有经历过这种大场面,涨红了脸,好似被魏延射中人中的曹操,大气不敢出,只觉得从脚到头一片燥热。邱小枫就这么抱着田文亮,在对岸那些不怀好意观看者的掌声中走过了足足有三百米。

在地铁上,田文亮一遍又一遍的回忆着初中时候的这一幕,觉得伤感又快乐。邱小枫后来先于自己两年来北京读书,念的是管理,毕业以后在一家咨询公司做事,然而到北京后,田文亮一直很宅,而邱小枫一直很忙,几次同学聚会,两人都没有碰到。记忆是最容易被淡忘的,或者说记忆就是拿来被淡忘的,一层又一层的记忆,就像一层又一层积累上去的涂层,最后只剩下斑驳的印痕。今天又见到她,或者说在这种时刻去见她,竟然也是巧合了。想到这里,心中不由竟有一丝微微悸动。

两个小时的地铁,三个小时的电车,田文亮来到约定的地点,下车,走出车厢。他要去的丽晶大宾馆在过街天桥的对面。田文亮走上天桥,来来往往全是人,挤得他颠三倒四。他正要骂娘,突然从人群中伸出一只女人的手来,顺势抓住了他的手。就像很多年以前在铁索桥上,他的手心里顿时全是汗,他就是受不了这个,女人的掌心。

“文亮,还记得我吗?”一个熟悉的女人的声音,正是邱小枫,这么多年过去,她的声音没有变,然而乡音已改,一口颇为纯正的国语,那个失去了长辫子的女生,头发烫过了,正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已经不是那个穿着吊带裙的小姑娘,而是穿着职业正装的女人了。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走过一件铁索桥的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此刻又抓住自己的手。田文亮感到心头一颤,突然有一种失贞的快感,连忙挣脱开来。

邱小枫大笑起来:“老同学,这么多年了,闷骚的作风依然不减当年啊。”

田文亮大声叫起冤屈:“你看你说的,闷就闷了,这骚字从何说起?”田文亮平时在众人面前,口才还是不错的,然而遇到这种釜底抽薪,见血封喉的招数,顿时就失去作用,脸早红了半边。

邱小枫见田文亮不好意思,也就不再硬要去抓他的手,只是领着他走过天桥,到丽晶大宾馆的大厅里。和每一个熟练的职业女性一样,邱小枫的目光坚定,执着,不容你有迟疑,似乎是在引导他的客户走进一扇又一扇的门。田文亮觉得,自己也是这么一个来自童年的客户。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有过身体接触。她看田文亮的目光从不躲闪,偶尔头发一甩,笑起来声震寰宇。田文亮心中大吃一惊,和很多年以前那个颇有些羞涩的小女孩,相差太远,自己则像是一个偷家里钱被抓住的小学生,埋了头不敢看。

“文亮,呵呵,来北京几年感觉怎么样?有女朋友了吧?今后怎么打算?”邱小枫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让田文亮无所适从,觉得自己完全被剥去外套,只有在风中战栗。邱小枫见田文亮不知所措,也就不再追问。他们二人到大厅,拣了一个靠边的位置坐定,邱小枫让田文亮要咖啡。田文亮只要白开水。邱小枫又肆无忌惮的笑起来。

“小声一点,你平时上班都这么大笑?不怕老板骂你是泼妇?”田文亮本性是喜欢开玩笑的,说了几句笑话,又大胆起来。

“呵呵,我说吗,原来那个田文亮哪里去了?我要你放心点,喜欢什么就点什么,反正今天不是我买单。”邱小枫咬着嘴唇,好像是为自己的表现满意。

“那当然,今天应该是我买单,我买单。”田文亮一边说这话一边很诚实的摸自己的腰包。

邱小枫早就耵住了田文亮的这个小动作,又笑起来:“得了得了,你们这些穷学生,我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既不是你买单也不是我买单。”

田文亮原本以为今天是私人聚会,也许会有些朝花夕拾的斩获,夜幕底下的耳鬓厮磨,却不曾想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不知道什么来路,脸上不自觉的阴沉了下来。

“呵呵,老同学,不要这么喜怒形于色嘛。其实,今天又一个大人物要引荐给你。”邱小枫故意压低了嗓音。

“什么大人物,对我来说,你不就是最大的人物,今天一路上脑子里都是上学时候的影子,还有什么大人物?”闷骚型的男人一旦打开了话匣子,就是一杆子弹充足的机关枪。

“恩,此人以前在金河证券工作,后来自己单干,开了一家公司,现在身家过亿。”邱小枫害怕田文亮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又加上一句:“去年一年,他就在股市上净赚了两千万。他在京郊有两套别墅,今年年初在亚运村和玉渊潭各买了一套房子,都在 200 平以上。”

田文亮一向对金钱不太在意,不太明白两个亿是什么概念,但是一听到两套别墅,身子微微震了一下,听到两套房子,身子又震了一下。

“但是我不明白,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田文亮觉得自己一不投资,二不当黑社会,所以既不能给有钱人做合作伙伴,也不能给他们做打手,何苦凑上去贴人家的冷屁股?

邱小枫又笑起来,“文亮,我很喜欢你这副表情,还没有褪去的学生气。藏都藏不住啊。”田文亮觉得被一个女人这么形容,心里很羞愧,但觉得既然今天是人家做东,又是女人,虽然没有一点女人应该有的作风,还是可以接受的。

“是这样,这个人是我们老乡,四川人。一个人在北京打拼,很强悍的一个人,金融界认识很多人,在证券市场上眼光也很毒辣。所以去年大家普遍套牢的情况下,他还能净赚两千万。”

“哦,这种人的生活我们这种小民是不敢想象的,也只有您这种金融界中人才能偶窥知一二。”田文亮被邱小枫的气氛带动起来,似乎也开始“客户”起来。

“呵呵,别跟我来这一套。”邱小枫掩饰不住心里的受用。却觉察不到田文亮表情的微妙变化,他好像对邱小枫的话无甚兴趣。本来以为是一场老友聚会,变成了一个不名所以的亿万富翁的形象推广大会。田文亮心底身处的文艺青年气质再一次沉渣泛起,叫嚣着要和资本主义价值观一较高低。

邱小枫习惯了和数据和报表打交道,因此除对上司和客户。对人的反应不甚注意,这时候又说的兴起,全然不顾田文亮的感受:“所以说上帝是公平的,这个亿万富翁虽然年近四十,却还没有结婚。前年看上了一个学生,学表演的,快要结婚了,却携带他的一张 500 万的银行卡跑了,让他人财两空。”邱小枫说这些话的时候颇为得意,特意加重道:“我想呢,肥水不流外人田,又都是老乡,想请你帮个忙。。。”

“哈,我又不是女人,即使我是女人,也是那种嫁不出去的老处女,哪里符合亿万富翁的标准?我看小枫你倒是很符合这位亿万富翁的标准,怎不毛遂自荐呢?”田文亮看邱小枫那副眉飞色舞的样子,觉得好像在饭盒里突然发现半只被咬剩下的小强,有一种失身已遂的残恨。

邱小枫得意的笑了笑,女人在妄自尊大的时候容易失去理智,她显然把田文亮的这种鄙夷当成是醋意大发的表现,连忙说:“你知道,我这个人还是很念旧的。”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悠悠道:“不然的话,我还真可以考虑一下。其实,这个老乡也是你们学校管理学院毕业的,他有北大情节,想在北大女生里面找一个伴侣,他托我,除了你,我没什么人可以托付的,所以又想到你。”

田文亮觉得大受侮辱,刚要反驳,邱小枫突然站起身,向大厅外招手。田文亮转身一看,门口处一个看似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身穿花格休闲衬衫,戴着墨镜,大步走进来。

“您好啊,赵总。”邱小枫站起身,迎上前去。

田文亮心想,我倒要看看这个赵总是什么摸样。(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