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6)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刹那间,田文亮感到很沉重,他只道是自己这么平凡的小人物,丢进沙堆里立马不见影子的小混混,自然是应该受苦的,失恋的,找不到工作,陷入人生迷茫的,没想到眼前这个身家两个亿的人物,他的未来幸福,某种程度上也操于己手,不觉人生之无常,自信心也随之爆棚。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有钱人总比穷人显得有气质,这句话看似有理。杜甫虽然是大诗人,肯定没有李嘉诚看起来有气质,整天唱着茅屋为秋风所破歌,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外加饥寒交迫中的老少一家子在风雨中一字排开,再有才气,再有气质,都变得畏畏缩缩,不堪入目。但凡有了中人之资,便有了看人不用看脸色的习惯,而对于亿万富翁来说,更有可以随意转动眼珠,以各种角度看人的特权。藏在墨镜背后的目光好比暗地里射过来的投枪和匕首,让人有明抢易躲,暗箭难防的感慨。

田文亮这么一边感慨,一边看着亿万富翁赵总缓缓步入丽晶大宾馆的大厅,眼前突然浮现出吴雨僧电影中白鸽和鲜血起飞的慢镜头,而自己就是《英雄本色》里的双枪将,飞身跃起,横向发枪,啪啪两枪先把这个赵总两腿打折,再啪啪两枪把他两手打折,最后一枪爆头。全套动作都在空中完成。和赵总的尸体几乎同时平稳落地,再对现场观众的掌声与喝彩抱以微笑。这时候,若是邱小枫从了田文亮就罢了,若是不从田文亮,嘿嘿,啪啪两枪也是送上鬼门关。田文亮最看不管有钱人装大,此中历史原因可以上溯到解放前——他的曾祖父在除夕之夜被地主逼债,无奈之下上吊自杀,曾祖母在一年后含恨去世。因此“笑富不笑贫”几乎成了田文亮家的祖训。何况最近找工作各种简历石沉大海,各种潜规则防不胜防,看到资本家恨不得食肉寝皮,哪里还有什么温情与敬意?

邱小枫把赵总接到田文亮面前时,田文亮还沉浸在那种痛快淋漓的想象中不能自拔。“赵总,这就是我跟您说起的文亮,北大法律系的高材生。”邱小枫说这话时,正等着田文亮的自谦,却没想到这家伙木木的只瞪着赵总发呆。“文亮,这位就是赵总。”邱小枫面色微有不快,暗的用高跟踩了田文亮的脚。田文亮差点疼的叫出来,定神一看,赵总脱下墨镜,微笑了望着自己。

“田文亮,你好啊,我是赵斌。”赵总左手里拿着一本书,伸出右手来,不由分说把田文亮的手抓在手里。这一抓比邱小枫的似乎还要温暖几分。这一抓下,田文亮心理上还在挣扎,肉体上却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刚开始的恶感顿时少了一半。

三人在沙发上坐下,再各自叫了一杯咖啡。赵斌笑着发话了:“小田啊,确实是一表人才,我说嘛,小枫推荐的人是不会走眼的。”邱小枫立刻跟赵斌在空气中对视一眼,交换了默契,各自都有一种满足的快感。“小田,我们就开门见山了,我也算是你的老学长,离开学校十几年了。虽然就在北京,其实也很难得回来看一下,今天见了你,很高兴。”

田文亮听着这番客套话,不由自主的也跟着客套起来:“哪里哪里,老学长,随时都可以回来嘛。”

赵斌把笑容暂时收敛了半分,好似从包扎豆渣的布袋子中挤出少许水分,以保持它的干燥与严肃:“哎,本来不想麻烦你的,小枫刚才应该已经跟你谈过了,我的情况你也应该知道了。十几年了,对母校的感情还是那么深。”说着说着,赵斌眼中浸出泪花来。田文亮见他这么重感情,想起自己还有一年,也学要离开学校,不禁也跟着伤感起来。这时候他瞥见桌子上放的书是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突然来了兴趣:“赵总,您也看这个?”

“不要叫我赵总,看得起的话叫我赵哥吧。是的,我是一个基督徒。”赵斌收敛住笑容,拿起那本《上帝之城》,若有所思道:“这本书我有很多版本,英文的,德文的,日文的,今天来之前我在附近书店逛了半天,看到这个新版本,很喜欢,就买了下来。其实,看了这个,你就知道人活着的财富都是死后接受审判的罪证。一切都是主的。”

“赵总每年都在教会做很多善事,地震时候回去过汶川。”邱小枫见缝插针的补充道。

“赵总很喜欢看书?”田文亮更感兴趣的,是眼前这个身家两个亿的资本家和自己有相同的爱好,不觉又新奇又得意。

“那当然,赵总在圈子里是有名的爱读书啊,你没去过他家里面,专门有两间房子来堆书。”邱小枫像个媒婆一样忙不迭地推销自己的工作对象。

“逛书店是大学时候养成的习惯,现在除了工作,读书是我最大的乐趣之一。像《十三经注疏》我家里有五套,当然我比不上你们年轻人那么有精力去读。但是多少还是要读一点。”赵斌说话慢条斯理,却完全不像是已经快四十岁的人。

“小田,其实我第一眼就看出你这个人不错。”田文亮心中颇有些得意,马上接口道:“赵总,您还是真会看人的。”

赵斌听了这话,脸色微变,叹口气,田文亮虽然知道自己说错话,知道对方有求于己,却有恃无恐,继续说道:“赵总,您的事情小枫都跟我说了,挺遗憾的。”

“呵呵,不谈这些伤心事了,小田,你能帮我的忙吗?其实我这个事情只要求两样,一是保密,二是可靠。我们这种身份的人,都是很低调的,因为你人可靠,才会找你。”赵斌目光中透出极大的诚意,就像楼门口楼长养的猫,看到你手中食物时,眼泪汪汪的两只大瞳仁,望穿秋水的看着你。刹那间,田文亮感到很沉重,他只道是自己这么平凡的小人物,丢进沙堆里立马不见影子的小混混,自然是应该受苦的,失恋的,找不到工作,陷入人生迷茫的,没想到眼前这个身家两个亿的人物,他的未来幸福,某种程度上也操于己手,不觉人生之无常,自信心也随之爆棚。他觉着,人活着若能拯救一只蚂蚁,就是拯救了一只蚂蚁的世界,若是拯救一个人,便是拯救一个人的世界,他信的上帝都不能帮他讨到老婆,我却能够,那不是天大的功业?佛祖说,救人一命,圣造七级浮屠,我若帮他找到老婆,他两个人琴瑟调和,再生下一个 BABY ,那是救了三个人的命,这事情有何不可办的?

田文亮想到此节,正欲一口答应,赵斌先徐徐道:“小田,我也不会白白麻烦你。我知道你现在毕业找工作,只要这个事情你帮我办的好,我法律界、金融界还认得几个朋友,应该可以帮的上些忙。另外,这段时间,你帮我办事情,我会把你当普通员工看待,我的员工一个月拿多少钱,我一分不少如数给你。”

田文亮仿佛当头一棍,被打晕在底,却又不是,好似是被天上掉下来的汉堡包给砸个半死,顾不得疼痛,只抱起来就要啃。当下连忙说道:“好的,没问题,赵总,这事情包在我身上。”

赵斌笑着拍拍田文亮的肩膀,又是慢条斯理的说:“那么小田,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跟小枫都是我的朋友。我这事情具体还有几个要求,一是本科生我不要,年龄太小,不懂事。希望是在研究生里面找,当然大四快工作的也可以。第二是,不要北京本地人,最好是四川人,在外打拼,老乡人照应比较好。第三是我们这种身份的人,当然是希望老婆上的厅堂,下的厨房,能够见得人。最后一点,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跟我物色人选时候不要透露我的资产,就说是在证券公司工作,有车有房就行。这点尤为重要。切忌切忌。”田文亮一听此话就犯了难,富贵人家说女人见得人无非是要对外雍容华贵,对内温柔娴熟,这本来是自古以来娶姨太太的道理,但自从有新学校以来,特别是北大这样的最高学府,女人的意志颇多超过男人。什么事情都是比较得来,在北大,有才华的被比的没才华,没姿色被比的有姿色,这就叫相对论。既然没有姿色的再这里都比成有姿色,更何况真有几分姿色的女子,在万绿丛中,都是尾巴翘到天上去了的。这赵斌虽然有钱,却是老夫少妻,连个戏子都管不住,却又哪里能能力管得住志气宏大的北大女生。能看上他的,无非是看上他的钱,然而他又不想让人知道他有多有钱,岂非自相矛盾?到时候免不得有些苟且的勾当。田文亮想到此节,颇有为难,但想起那些美丽的许诺,光耀四射的未来就寄托于此,再苦再累都得和血和泪往肚子里吞,便站起来拍了胸脯道:“赵总,包在我身上,我这个人,为了朋友,是两肋插刀的。”

“文亮,这就对了。听了半天,你就这句话好。”邱小枫脸上乐开了花,仿佛赢得了一个重大战役的胜利。

“好啊,文亮,就拜托了。我这事情不急,慢慢来。另外,我知道你们学校有个鹊桥,我这个人很低调,你可不要在那动土哈。”赵斌说这话的时候面色平静,却是目光严肃,好像直接看到田文亮心里。

“那是自然,文亮,尽量发动你的社会关系,我相信你。”邱小枫紧不住拉了拉田文亮的手。

田文亮艰难的点点头,这人生的第一笔生意,就这么谈成了,却感到身上有如千钧重担。(待续)



标签: , ,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在四川,一般是男人下厨房,呵呵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