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7)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自从劈腿事件以后,田文亮对女生的认识发生了重大改观。以前,无论哪一个女孩,在田文亮心目中都是青铜做的,闪耀光泽,颠扑不破。现在,无论哪个女孩,不过都稀松平常的像一只纸折的飞机,随时可以扯的稀巴烂。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一连几天,田文亮都在脑子里把自己认识的大龄未婚女青年,包括有男朋友的,没男朋友的过了一遍。他没有放过自己认识的每一个女生,恨不得把大一的包括进来。自从劈腿事件以后,田文亮对女生的认识发生了重大改观。以前,无论哪一个女孩,在田文亮心目中都是青铜做的,闪耀光泽,颠扑不破。现在,无论哪个女孩,不过都稀松平常的像一只纸折的飞机,随时可以扯的稀巴烂。

“女人就是这样的,水性杨花,哪里懂得什么尊严?什么道德,全部是他妈的一群鸡。”田文亮一边这么想,一边重新获得了自尊,同时也获得继续做“皮条客”的理由。内心里,田文亮把这件事情当作“皮条客”,很释然。看到那帮平时趾高气昂,满口风花雪月的女人们露出龌龊不堪的本相,这事儿本就让他快乐。

重获道德优越感的田文亮却没有立马获得实质进展。他首先列了一个表格,包括认识的所有本科大四以及研究生的女生。他原先想直接去问,立刻觉得影响太坏。想要托人去问,又觉得太敏感,难保泄密。田文亮在宿舍里闷着脑袋想了整整两天,没有答案,晕头转向只想杀人。

他闷了两天,吃了两天的方便面,到第三天中午,终于撑不住,到燕南园食堂去吃饭。时值用餐的高峰期,拥挤不堪,他端了饭菜,埋了头在人堆中乱窜,好不容易找个空位坐下,忽然发现桌腿边上有一个黑乎乎的钱包。田文亮弯腰检起,翻开钱包,里面有好几张银行卡,夹层里有两张一寸免冠照,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双眼有神,颇为俊俏。再往里翻,翻出来一个学生证,是中文系的硕士姐姐,叫罗馨然的,按照常识判断,应该是住在 41 楼。他再往里翻,竟然有一大叠的毛主席。数一数,足足有 20 张。田文亮心想,为什么每次我都遇到帮女人擦屁股的好事情,却从来没有人替我擦过屁股呢?这次,我要不要再帮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擦屁股呢? 20 张毛主席,也够我田文亮这种勤俭节约的贫下中农吃好一阵子了。田文亮把毛主席抽出来,放到自己的钱包里,却没有想象的快乐,每吃一口饭就觉得罪孽深重。万一这 2000 块钱是她急需的呢?万一这银行卡里是她的救命钱呢?万一这个女人不是那么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呢?这无数个万一把田文亮的心压得沉重之极,仿佛一根压满了熟透苹果的树枝,不堪重负。田文亮把钱包里的 20 张毛主席如数抽出来,又放回罗馨然的钱包里,如释重负。他把剩下的几口饭刨完,心里长叹一声:“文亮啊,你就是太软弱。”

吃完饭,正好下午没课,田文亮来到 41 楼,却发现楼长不在,半天没个人来,自己也进不去楼。那 2000 块钱放在身上,让他很不安,生怕自己某一瞬间意志不坚定又给私吞了。他在楼边梯子上坐下,默默等楼长回来。

田文亮憋屈的四目远眺,楼底下车棚里全是自行车,没有楼长的一丝影子,他来得匆忙,手里一本书也没带,楼长也奇怪,等了半个小时也没见人来。田文亮站起身,想要四处走动,他走到车棚里,手扶着一列列的自行车,从头滑到尾,又从尾滑到头。田文亮这么滑过来滑过去,似乎忘记了时间,却冷不防一个忿怒的声音:“你这人是干嘛的?偷车吗?”然后啪的一个耳光拍过来,直接拍在田文亮的后脑勺上,打的田文亮头晕脑花。田文亮猛一转身,大声喊道:“你想干嘛!”却突然没了力气。眼前这个女生,杏眼圆睁,怒目而视,正是罗馨然。

“请问你是罗馨然吗?”田文亮摸着脑袋问。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罗馨然忿怒的眼睛比刚才更睁大了几分,像一双欲夺眶而出的牛眼,然而已经把忿怒的表情匆匆谢幕,换了一副吃了三斤的奇怪,嘴巴张开来,可以放进去一只咸鸭蛋。

“哦,我是来把东西还给你的。”田文亮说着就把钱包递了过去:“你数数里面的钱,有没有少。”罗馨然恍然大悟的接过钱包,急急忙忙的翻了半天。似乎发现没少什么东西,长舒一口气。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对田文亮道谢:“真谢谢你了。可以留下你的电话吗?”田文亮心想,做好事应该不留名,即使想要留名也不应该公开说自己想要留名。所以罗馨然越要让田文亮留电话,田文亮越不留,他二人就这么在车棚里抓扯了半分钟,罗馨然突然气不过:“你这家伙狗眼看人低啊,到底留不留,不留的话,滚蛋。”田文亮觉得当头一计闷棍,他从来遇到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女人,即使是男人也没遇到过。哪里有这种反咬一口的道理?简直是目中无人。田文亮心里想我要给她两个嘴巴子,手上却没有一点力气。心里面想老子走就走,这样就走,又觉得太窝囊。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就这样沉默着一张铁青的脸,立在一处,像一根灯杆。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磨磨几几的?这又不是什么坏事,是好事,你懂不懂,是好事!”罗馨然两眼通红喷火,像是《西游记》里的红孩儿,颇有几分童真的可爱,田文亮想到这里,不觉笑起来。

“好吧,你不留是吧,那你走吧。”罗馨然一挥手,转身要走。田文亮连忙道:“我留,我留,我主要是怕麻烦。不就是检到一个钱包吗?我把电话留给您就是了。”

罗馨然这才把通红的脸回复了几分白净,喃喃道:“就是嘛,一开始就留多好。”从挎包里迅捷无比的摸出手机,记下电话。冲田文亮得意的一笑:“我说嘛,人不可能老是倒霉的。你叫什么名字?”

“田文亮。文是有文化的文,亮是明亮的亮。”

“我听你说话有四川口音。”

“我听你也是。”

“我就是啊。”

“我也是啊。”

俩人相视一笑,各自心里都觉得对方是个傻瓜,怪可爱的。田文亮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觉得又罪恶又释然。(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