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8)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田文亮这边刚刚轻薄得手,突然来了劲头,反正借着黑暗,谁也看不见谁,便大着胆子再给回了一条:“我心中,您最重,粉身碎骨浑不怕,敢叫小枫换老公。随叫随到。”邱小枫显然被这句话逗乐了,回复的尤其畅快:“哈哈,你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无耻了。我们公司发了两张温泉洗浴的票,你有兴趣去没?”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罗馨然其实不是四川的,是重庆的。自从在行政规划上重庆从四川分出去以后,就没有几个重庆人主动说自己是四川的,而罗馨然居然自己主动这么说了,田文亮感到特别有面子。同时却有一丝隐忧。田文亮在众多师姐中又多了一个师姐,就好像收获众多彩票的人又多获得一张彩票,尤其感到锦上添花。他心中那个邪恶的念头一直在土壤表层以下蠢蠢欲动,每一刻都在呼唤让它冲破土壤的最后一根稻草。当最后一根稻草从心底爬出来,他又迫不及待的挥舞大锤,将它锤扁于地。他认为这是一种邪恶。

田文亮回到宿舍,大 B 和小 A 正在上网。和所有喜欢在网上 YY 的人一样,他们在上未名 BBS ,和所有没有女朋友和对女朋友不满的猥琐男青年一样,他们在上鹊桥版。但凡看到几张过得去的照片,他们就要大声呼喊几声,然后收藏起来,放到自己的 FTP 里面提供大众下载服务,如果是遇到不怎么行的照片,照例先是一通底下的痛批,然后再是网上一翻揶揄。

大 B 比较喜欢幼齿一点的。小 A 则比较喜欢熟女。但是没有人喜欢淑女。不是说真的没有人喜欢淑女,而是说世上本没有淑女,自然也就没人喜欢一种并不实际存在的事物,大家都很现实。这是大 B 的解释。田文亮像往常一样,走到他们面前,这二人正在翻看一个研究生 MM 的照片。湖南人, 25 岁,整体感觉还像一个女人。“这不是地包天吗?”大 B 评论道。“什么叫做地包天?”小 A 问大 B 。“地包天你都不知道?你自然不知道天包地是什么意思。我来告诉你。”大 B 从来不介意别人说他是一个 2B ,主要原因是,他认为认识不到自己无知的人都是 SB ,而他从很小时候就认识到了,因此在这个普遍 2B 化的时代里,主动承认自己是 2B 的大 B 就比很多不承认自己是 2B 的人要不是那么 2B. 站在这种高度,大 B 就有了对各种他认为是 2B 的事物评头论足的制高点。比如眼前这个 25 岁的湖南 MM 。

“地包天就是下面嘴唇比上面嘴唇要长一些,天包地呢,就是上面嘴唇比下面嘴唇长一些。上面那部分叫做天,下面那部分叫做地。所以前者叫做地包天,后者叫做天包地。你懂了吗?”田文亮和大 A 都觉得这么形容真诚的征友人太刻薄,特别是对一个 MM 。但是大 B 摇摇头说:“你们都大错。没有几个女人真正对自己的长相有客观的认识,同时,也没有几个女人对自己在男人心目中到底有几斤几两有客观的认识,却有忙不迭的把自己的照片广而告之,让大众来点评,这不是一种很好笑的行为么?”

“那我就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干呢?”田文亮突然觉得这个问题有点意思。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是幼齿类的,那么可能确实是对自己没有一个正确的认知,是典型的外表惶恐,内心光鲜。如果是熟女类的,比如这个研究生 MM ,那就是对自己有了正确的认知,按照她这个年龄,应该是谈过恋爱了,好多还不只谈过一次。却又急于和众多幼齿在同一场合公布相片,暴露自己的弱点,供给诸位猥琐男品评,显然有失常态。之所以如此,正因为时不我待,急于出手,顾不得那么多,这就是外表光鲜,内心惶恐的典型。对于前者下手,往往是一场拉锯战,阵地会反复易手,她也绝对不只鹊桥这一个阵地,对于后者,就是一场决战,堂堂正正的阵地战,若是感情上受到伤的,更是有可能势如破竹,一鼓拿下。”

田文亮听了这话,又振奋又慌乱。振奋的是,大 B 的话给了自己新思路,即寻找感情受挫,急于出手的大龄女青年下手,关键在于确定是否感情受挫,属于迷茫期。慌乱的是,不知道怎么满脑子都是罗馨然师姐的样子。罗师姐约自己下周一看《非诚勿扰》,自己僵持了半天不敢接招,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势,听了大 B 和小 A 的一翻分析,莫非也是一种决战前的号角?田文亮想要婉言谢绝,提议看个《金刚葫芦娃》这样怀旧类情趣动画比较合适,罗师姐大肆嘲笑田文亮童心未泯,傻的像幼儿园大班刚刚出炉的大孝子。田文亮忐忑的心里没个着落,只小声说:“要不然到时候再说,说不定您到时候又有别的什么事情。”田文亮这个人颇为教条,以为《非诚勿扰》这样介绍劈腿和反劈腿经验的电影只有男女朋友或者倾向于成为男女朋友的人之间才可能去看。他虽然怀疑罗师姐有将自己变成准男朋友的嫌疑,但还不确实,因为这点不确实,所以尤其不确实自己是否也想把罗师姐化为准女朋友。自从被小波大忽悠了以后,田文亮对男女问题的口号是:“你不爱我,我不爱你。你若爱我,我必爱你。”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是上了双保险,去除被劈腿的可能。然而,他田文亮又不是罗馨然肚子里面的蛔虫,哪里知道人心的事情。纵然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句玩笑,不过是转瞬即逝,无法确定。如果罗师姐对自己没有意思,似乎反倒还是一件好事,他可以试探一下罗师姐对赵斌这件事情有没有兴趣,研究生,女的,漂亮,重庆人再怎么也算半个四川的,只是脾气稍微有点火辣,但是人无完人嘛。田文亮计议停当,就准备和罗师姐一起去看《非诚勿扰》。自从被小波害了,他便觉得普天之下没有一个女人不是怎么心机深藏,为了对付这种心机,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心机深藏起来。

田文亮终究和罗馨然去看《非诚勿扰》。门口很拥挤,他跟罗馨然被挤到人堆里,像是掉到长江里面的漩涡里,一个又一个牵连不断。田文亮的衬衫领子上全是汗水,浸的发黄,晕头转向,几乎是被罗馨然提着衣领给领进了大讲堂。讲台里黑压压一片寂静无声,比开学典礼校长讲话时人还多。罗馨然的速度永远比田文亮快半拍,田文亮刚要掏出手机照明,看一下排数,罗馨然已经连拖带拽把田文亮拉到指定地点坐下。

没得田文亮常舒一个气,电影开场了。这时候,罗馨然从挎包里拿出两瓶康师傅冰红茶,一瓶给田文亮,一瓶给自己,得意道:“门口检查的不让带水进来。”葛优葛大爷出来没几分钟,田文亮就乐了,他觉得自己除了头发和肉比葛优多一些,还是和他有些像的。所以看到他就有点照镜子的感觉。罗馨然见他一个人傻乐,问他干嘛。田文亮就把这句话在手机上打出来,递给罗馨然看。罗馨然乐了半天,便开始数田文亮的头发,末了,也在手机打了几个字,递给田文亮:“屈指可数”。

电影上和电影下的气氛都在欢快进行中,田文亮心中的天平开始发生倒转,黑暗中,仿佛感到罗师姐的呼吸急促起来,田文亮定睛一看,罗师姐的左脸朝向自己的右手那一面,似乎有个小黑点,他凑上去,壮着胆子轻轻一吹,没吹掉。见罗师姐没反应,直接拿手去弹,却被她转过头瞪了一眼,于是收住手,不敢有所动作。田文亮心里正美的不行,突然兜里手机响了,拿起来看,却是邱小枫发来的短信:“文亮,在干嘛呢?”田文亮下意识偷看了下黑暗中罗馨然的表情,正投入剧情,笑的不行。他微微侧过身,回复道:“在图书馆上自习。”自有手机以来,短信就逐渐取代通话成为手机的主要功能,可见也是与时俱进的需要。邱小枫回到:“哎呦,怎么这么爱学习呢。不是旁边有美女吧?最近忙不忙,恐怕都把老同学忘了吧?”田文亮连忙回道:“美女倒是有几个,但是都不如你美。我就是把我老爸老妈都忘了,也不敢把您姑奶奶的事儿给忘了。”手机短信声音很大,罗馨然回头看了一眼。田文亮做贼心虚,连忙把手机调成振动。“鬼人,事儿难道比人还重要?下周末有空吗?”田文亮这边刚刚轻薄得手,突然来了劲头,反正借着黑暗,谁也看不见谁,便大着胆子再给回了一条:“我心中,您最重,粉身碎骨浑不怕,敢叫小枫换老公。随叫随到。”邱小枫显然被这句话逗乐了,回复的尤其畅快:“哈哈,你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无耻了。我们公司发了两张温泉洗浴的票,你有兴趣去没?”田文亮突然从刚才的兴奋中醒悟过来,踌躇了半天,努力打上几个字:“应该没问题。”却迟疑了半天没发过去。那边邱小枫早等不及了:“到底去不去,回个信儿,不去我另找人。”这一下间不容发,田文亮只得轻轻一按,看到“信息已发送”几个字,心中又欢喜又忐忑。

“你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罗馨然觉察到旁边动静很大,转头问道。

“没什么,助教短信问我作业啥时候教。”田文亮说完这句话时候矛盾万分,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谎,却有得救的侥幸。(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