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9)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面对罗馨然的镇定只若,田文亮又恢复了青涩本相。他觉得女人是水做的,而自己是一个漏斗,永远也抓不住一滴水,即使碰到的,遇见的,也都是逝者如斯,过眼云烟。他把罗馨然送到宿舍门口,长长叹口气:“好吧,罗师姐,我认输了。您回去吧。”田文亮在心里一声长叹,觉得自己又成了一个大马猴。如果就成一个人的大马猴也就罢,却不想连续成了多个人的大马猴。更何况,大马猴满足于大马猴的地位,不会千方百计想去做一个人。自己虽然变成一只大马猴,却还千方百计想做回一个人,获得一个人的尊严。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葛大爷的片子确实好看,教育意义深刻,灯亮起来时候,全场一片掌声。田文亮正要看罗馨然表情,却见她眼眶全红,眼中春水盈盈,好似刚刚卸了一半装的梅兰芳,梨花带雨的可以。

田文亮心想,莫非她知道我刚才游刃有余的手段,心中惆怅,趁她心中迷乱之时,借机又想轻薄,拿手去擦她眼睛,笑道:“好好一个罗师姐,怎么成了一个水世界?”罗馨然连忙把他手摆开,轻轻道:“没事儿,你别管我。我是想起一个人了。”田文亮刚想问“想起什么人”,立刻在心里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还用说吗?什么人能让这个油盐不进,刁顽泼辣的罗师姐梨花带雨呢?田文亮心头一惊,想起来到现在还没问过罗馨然有没有男朋友,这种一厢情愿的先斩后奏,极可能做了日本人自杀式冲锋的十面埋伏,万一再有个闪失,我田文亮岂非万劫不复?

田文亮正踌躇着要问个究竟,罗馨然抢先道:“文亮,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想说,等时机成熟了,我自然会对你说。”罗馨然掏出纸巾,把眼睛上、脸上泪水全都擦去。田文亮如坠云中,上不能攀天,下无法入地,空有一条舌头,却一国语言都记不起来,只把嘴撅成一个小山丘,横着眉毛不说话。罗馨然见状,不禁又笑,拍拍田文亮额头道:“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呵呵,走吧,送我回宿舍?”田文亮原来还为罗馨然扼腕,觉得这婀娜多姿,饱经风霜的师姐如此轻易栽在自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爬虫,小角色手里,太对不起观众,更对不起良心,却没想到,罗师姐几个泪眼,几句似有似无的闲话,便把太阳出来喜洋洋,变成像雾像雨又像风,把个刚刚以为脱离苦海,欢呼庖丁解牛之“游刃有余”的田文亮,陷进新一轮的云深不知处中。

田文亮跟罗馨然一左一右,走在通往罗馨然宿舍的路途上,两人各怀鬼胎,一言不发。田文亮见罗馨然一直眉头紧锁,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师姐,最近法源寺的丁香开了。”“看过了。”罗馨然好似早有准备,轻轻一弹,将田文亮硬生生档回。说了半截的话,就像吃了半截的鸭子又得吐出来,本身就是一件无可奈何的事。更可怕的是,阵地没有守住,进攻还得继续,这叫做进攻进攻再进攻,以进攻换取最大的防守空间。田文亮心想,已经退无可退,背后就是莫斯科了。他们走过一棵桃树面前,田文亮如获至宝,连忙指着树上桃花:“你看,桃花也开了。”罗馨然将头凑过去,只将头搭在桃花丛中,满头长发纠缠,遮了半张脸庞,望田文亮笑道:“桃花在哪里?”田文亮左手虚指空中,接道:“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植物园。”罗馨然身子一扭,转了一圈,直接转道田文亮身后,叹一口气,:“植物园,看尽长街已无花,奈何奈何?”田文亮觉得心头无数蚂蚁乱咬,只想把个罗馨然两个耳光打成红叶,再送到香山盆栽,却实在是下不了手。心理发育上正处于青春后期的田文亮及需要一次完全的彻底的胜利,至少是局部的胜利,才能挽回自尊,挽回局面,没想到正如国军面对共军,前锋推进到黑山,却再也无法前进半米。原以为罗馨然已经是强弩之末,只几下兔起鹘落,便可以手到擒来,没想到爱真是越挫越勇,罗馨然虽然外表光鲜,内心却并不惶恐。

从大讲堂到罗馨然宿舍不过几百米距离,田文亮却好似从走了一趟西天取经路。唐僧是有犯错误的可能坚决不能犯错误,田文亮是没有犯错误的可能坚决要犯错误,于是,前者成了正剧,后者成了悲剧。

面对罗馨然的镇定只若,田文亮又恢复了青涩本相。他觉得女人是水做的,而自己是一个漏斗,永远也抓不住一滴水,即使碰到的,遇见的,也都是逝者如斯,过眼云烟。他把罗馨然送到宿舍门口,长长叹口气:“好吧,罗师姐,我认输了。您回去吧。”田文亮在心里一声长叹,觉得自己又成了一个大马猴。如果就成一个人的大马猴也就罢,却不想连续成了多个人的大马猴。更何况,大马猴满足于大马猴的地位,不会千方百计想去做一个人。自己虽然变成一只大马猴,却还千方百计想做回一个人,获得一个人的尊严。

“文亮。”罗馨然叫了一声。

田文亮不回头。

“文亮。”罗馨然又叫了一声。

田文亮还是不回头。

“文亮。”

田文亮回头了,他知道事不过三,这下子面子算是保住了。然后他转过头,距离罗馨然有两米远的距离,罗馨然在黑暗中瑟瑟发抖,看到她眼睛中有泪水,看到她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憔悴。田文亮想要冲过去抱住她,不让她有机会说为什么,却没有这个勇气。

“文亮啊,你就是太软弱。”这个当口,田文亮对自己说。

“田文亮,我叫你呢。田文亮。”罗馨然大声在空气中喊,田文亮不知道该怎么办。

“田文亮,明天一起去上课吧。”罗馨然笑道。

“上什么课?”

“上你们学院的课啊。”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我喜欢上!”罗馨然说完这句话,回转身,一个人走上楼去。她摸出手机,把原来的静音状态再调成正常。她没有把今天晚上看电影时收到的20条短信都删掉。这时候,最后一条短信响了。她打开短信,看到这几个字:“就让一切随风吧。”(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