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北大学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12)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田文亮正要夸赞几句,以示老同学的鼓励,暗示准情人的殷勤,邱小枫却突然凑到田文亮耳边,伸长脖子,几乎是咬着他耳垂,低声道:“装作不认识我。”一股颇浓郁的女人的温婉气息直灌入田文亮左耳,冲破肉体阻隔,直穿过右耳而出。田文亮几乎站立不稳,如同坠入温柔乡中不能自拔,早忘记自己此行的重要意义,却只记得刚才那几个字:“装作不认识我。”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邱小枫胸前抱了一大堆文件,惊讶的望田文亮笑。女人惊讶的笑大都是一种刻意,用惊讶来掩饰或者增强喜感。邱小枫笑起来不多不少,正好露出前排四颗牙齿,虽然有些做作,兼让人想起啮齿类,依稀可辨的小酒涡却仿佛仍然盛开在十四五岁,将田文亮的古道热肠逗得春心荡漾。田文亮正要夸赞几句,以示老同学的鼓励,暗示准情人的殷勤,邱小枫却突然凑到田文亮耳边,伸长脖子,几乎是咬着他耳垂,低声道:“装作不认识我。”一股颇浓郁的女人的温婉气息直灌入田文亮左耳,冲破肉体阻隔,直穿过右耳而出。田文亮几乎站立不稳,如同坠入温柔乡中不能自拔,早忘记自己此行的重要意义,却只记得刚才那几个字:“装作不认识我。”

这时,前台小姐和刘海洋几乎同时出现,田文亮立刻摆正身体,而邱小枫也一脸严肃,对前台小姐说:“这位先生也是来面试的吗?你把他们两个都带过去。”然后一路蹬蹬蹬而去。田文亮见邱小枫严肃认真有如隔世,咬住嘴唇,使出吃奶的劲儿才没笑出来。刘海洋和田文亮走过一间可以装 5 、 6 个人的会议室,空的,没人,再走过一间可以装 7 、 8 人的会议室,还是空的,没人。田文亮心里暗喜,金融危机,来的人果然少很多,我有戏。和大部分世间的凡人一样,田文亮习惯从同情弱者和仇恨强者中获得力量。因此,他当然要偷看刘海洋,只见他一脸深沉,看不出什么破绽。正说话间,前面领路的小姐说道:“到了。”透过玻璃门,却见房间里面足足坐了有 10 好几个男女青年,全部都西装革履,四下里不停张望。田文亮差点叫出来,不是金融危机吗,你们还来干嘛?回头看看刘海洋,还是一如既往的玩深沉。前台小姐把田文亮和刘海洋领进去,二人在靠门处拣个位置坐下。会议室里很安静,每个人都在静默中祈祷,好像进入基督降生的祷告室。田文亮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好像山羊身上的膻味,混合了古龙香水和少许汗味,直把人弄的头晕目眩。田文亮寻味而去,只见旁边坐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白种男性,吓了一跳,以为是一个领导,虽然身有狐臭,按照中国的习惯,也应该套套近乎,于是凑过去小声问:“ Excuse me, ….. ”他那蹩脚的英语单词还没冒出来半句,白种老外就得意的笑着摆手,用美国式中文说道:“你可以跟我说中文,我也是来应聘的。我叫卫三威。”

“您也是来应聘的?我还想去美国找工作呢,您为啥主动跑中国来了?”田文亮大吃一惊,原来以为刘海洋已经是自己足够强悍的对手,没想到半路还杀出一个美国佬,不好好呆在华尔街数钱,跑到中国来抢我们黄种人的饭碗,岂有此理,这不是资本主义转嫁金融危机的一种方式吗?

“哦,我被公司裁员了,我太太是中国人,我就跟她到中国来了。”美国佬没有生气,反而很有喜感的望着田文亮。田文亮想,美国佬就是有钱,有气派,脸皮和底子都足够厚,说到被裁员,还跟玩儿似的,要是换了中国人,早哭得一塌糊涂,或者患上抑郁症了。

田文亮有点生气,他觉得美国人又制造金融危机,又跑来抢我们的饭碗,竟然连我们的女人都不放过,居然还可以嬉皮笑脸和我用中文对话,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真是恬不知耻。近乎禽兽。为了顾全大局,他还是很客气的问:“您太太是中国人?怪不得您中文说的这么好。”

“我 12 岁就会说中文, 15 岁会做中国菜。我爷爷 1948 年来过中国。我父亲教会我做中国菜。”卫三威有点得意。

“做菜,做什么菜?”田文亮一听这话来了兴趣。

卫三威想了一下,说道 : “我会做北京菜,麻婆豆腐,还会做四川菜,油条。”

田文亮一听,禁不住大笑,忽觉笑声过于嘹亮,好像掉进一只无底洞中,四面连回声也无。猛一瞥,发觉无数双胀大的眼睛正在注视自己,看得自己一件件衣服除去,委顿于地,像是被照妖镜照出原型的白晶晶。这时候,才觉得美国佬卫三威比这些孤独而冷峻的中国眼睛好出太多。

大凡公司的面试,尤其是群面。跟乱世大战仿佛,先出头的先死,强出头的必死,不出头的等死,都是死,孰死孰不死?正如朱元璋打天下的方针:“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田文亮自然不能自觉自愿的执行这些方针,但是第一眼看到邱小枫率领两位男面官进场,心中就踏实了三、四分,不愿多说话,只望着邱小枫笑。旁人看到田文亮笑的如此真诚温暖,都以为亲和力太强,殊不知这真是峥嵘岁月陶冶出来的亲密无间,非卖品。一男面官问起关于汽车行业的问题,一小帅哥突然自报:“我和朋友开过一家汽车公司,觉得日韩系还是有区别的。。。。。”邱小枫冷冷打断道:“你都自己开公司了,还跑到这里面试干嘛?”顿时把个小帅哥打得满地找牙,不敢言语。田文亮暗自庆幸,自己低调的及时。不多一会,但凡早出头,强出头的都被邱小枫一顿炮轰给轰下去。刘海洋却自信满满,依旧抢答如故。当然,邱小枫没给他好果子吃。等他大论完毕,突然慢条斯理的冒出来一句:“你刚才的分析说细节决定一切,但你给我的简历上有两个错别字,要是你以后给老总的报告上也有错别字,该怎么办?”把个兴致勃勃的刘海洋噎得半天无语。 田文亮心里乐得骑上二踢脚,有一种鸡犬升天的飞跃感。

早出头,晚出头的都死掉了,终于轮到不出头的发言。邱小枫转头问田文亮:“现在金融危机,咨询行业普遍不景气,你怎么选择这个时候进来?”田文亮老实回答:“第一,我对这个行业还不熟悉,投贵公司简历也是属于海投,能够中标,实感荣幸。第二,一切事情都是要低进高走,不景气,进入门槛低,也许更是一个机会。第三,我相信市场不会永远疲软。”邱小枫微微点头,继续问:“你对薪酬待遇有什么期待?”田文亮心想,能够混口饭就不错了,于是脱口而出:“ 200. ”三个面官都睁大眼睛,邱小枫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你再说一遍,多少?”“一天 200. ”田文亮这才淡然一笑。“呵呵,不错,你很诚实。”邱小枫左右回视两位面官,两位也是一笑。

一面就这么结束,个人忐忑不安回去等候初审结果,只有田文亮有了盘古开天地的成竹在胸,他跟卫三威交换电话,卫三威坚持要田文亮吃他亲手做的鱼香肉丝,二人互相吹捧了一翻厨艺,欢喜而散。

刘海洋来去都很深沉,但走的时候眉间多了一份不屑。田文亮和刘海洋面试完毕,还得一路回去,俩人站在同一架电梯里,刘海洋昂着头,看天花板,田文亮埋着头,看地板。走出电梯的时候,刘海洋突然冒出一句:“吃软饭。哼。”然后扬长而去。

田文亮不得不赞叹刘海洋是人精,人精中的人精,极品人精,他被刘海洋挖墙角是该。不过却也有半分得意,饶你奸似鬼,照样吃了小枫的洗脚水。田文亮好像站在世界的中心大声呼喊:田文亮,你也有今天!刘海洋,你也有今天!很多天以来压抑的惶恐、彷徨、屈辱,仿佛顷刻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个冰清玉洁的新世界。正遐想间,忽然收到短信,一看是邱小枫:“回去给我短信,我给你宿舍电话。”那几个字真如蜜糖一样,仿佛帮着田文亮战胜了取经路上的一切魑魅魍魉。(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