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16)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老天爷赐给她一个光鲜的外表、聪明的大脑,万中无一的机遇,现在又赐给她完成未能完成的初恋,人生夫复何求?她需要一场旷古未有的表白,银色的沙滩,清澈的温泉,温泉里长着一丛又一丛鲜嫩的海带,鱼儿在情人们没入水中的脚踝间嬉戏,那个从十年前的梦中走来的人,此刻就站在她身旁。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周六早晨,邱小枫把车开进学校,只穿了一条红色三角裤的田文亮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打呼噜,和大多数工作有了眉目的大四学生一样,田文亮变成一只活着的王八。正午阳光照在这只王八光溜溜的屁股上.邱小枫的电话响了。犹如手握菜刀的厨师,邱小枫把田文亮藏在黑黝黝的王八壳里的肉扒出来,命令他十分钟以内到外面的空地上找一辆黑色桑塔纳。田文亮来不及伸一个长长的懒腰,披上他的酷似赵斌所穿的,在动物园集货市场花 20 块钱买的花花公子衬衫,屁颠屁颠的走出宿舍。中午的阳光让这只王八身上焕发生气。太阳底下没有什么东西是新鲜的,包括女人。邱小枫穿一袭黑色套裙,白花花的肉在黑色套裙与微微外露的白色衬领间若隐若现,手扶黑色桑塔纳的反光镜,茶色墨镜光鲜无比。田文亮恍惚间怀疑时光倒流,回到了十年前那条晃晃悠悠的铁索桥,他耳边响起一个叫尹相杰的大胖子在很多年前唱的一首著名爱情歌曲,心里面默诵着小学语文课本上的著名篇章——春天来了。

春天到了,无数个王八从地底下跃起,他们在草长莺飞处寻找爱情。邱小枫把车开得平稳,从反光镜里观察田文亮被风吹起来的头发。她对自己说,邱小枫你居然把初恋搞到手了,够狠。在这个缺乏想象力的世界里,邱小枫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故事。她原本计划在 30 岁以后考虑个人问题,她希望那个时候她可以上午在乞力马扎罗和某个健壮的男人滑雪,下午在北京阳光普照的大楼里训斥孱弱的下属。田文亮的从天而降把这个时间表大大提前。老天爷赐给她一个光鲜的外表、聪明的大脑,万中无一的机遇,现在又赐给她完成未能完成的初恋,人生夫复何求?她需要一场旷古未有的表白,银色的沙滩,清澈的温泉,温泉里长着一丛又一丛鲜嫩的海带,鱼儿在情人们没入水中的脚踝间嬉戏,那个从十年前的梦中走来的人,此刻就站在她身旁。她请求赵斌成全了田文亮在咨询公司的面试,田文亮至今还蒙在鼓里,她为田文亮扫除了刘海洋这样的不共戴天之敌,她自己还蒙在鼓里。从上帝的眼光看来,一切阻挡幸福的魑魅魍魉,全部被邱小枫和命运之神共同粉碎。此刻,春天来了,她只需要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就在她的反光镜里,指掌之间。这个男人听从了她的谆谆教诲,开始像迎春花一样茁壮成长。她太贪心,需要他更加茁壮。

“文亮啊,赵总最近很开心。”邱小枫首先对田文亮很多天以来不要脸皮的工作业绩提出表扬。

和一切没心没肺的王八类似,田文亮在春天的桑塔纳里特别喜欢打盹,他耳朵里塞着的 MP3 正在播放《那些花儿》,暗示那些他爱过和爱过他的女人们都已经“ GONE WITH THE WIND ”.

“田文亮,你在听我说话吗?”休闲时,把女人的废话当耳边风很容易,因为她们显然没有几句话不是废话。 所以,女人总是喜欢跟女人谈八卦,而喜欢跟男人谈爱情。

邱小枫一把扯下他的 MP3 ,大声道:“我跟你说话呢。”田文亮像一只王八般懒懒的靠在窗上,被温暖的阳光晒的微醉。打个哈欠,说:“啥事儿?”邱小枫接道:“赵总对你推荐的两个人很满意。有一个还是大四的,你太强了。”

“谁?大四的?没有吧,两个都是研究生。是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须报年龄,以便提高报价?”田文亮用戏谑掩饰悲伤,正如嵇康临终前的广陵散。罗馨然那双梨花带雨的眼睛,那种凄美欲绝的眼神,那条喟然长叹的短信,历历在目,催人泪下。

“我搞笑?你才搞笑。一个叫罗馨然,对不?”

“对。”田文亮好像心里被人捅了一刀:“她,表现怎么样?”他不转过头,以免和邱小枫四目相对,露出破绽。

“表现很不错。赵总在东海亢龙太子请她吃海鲜。然后又一起去滑雪,打高尔夫,据说下个月要去承德避暑山庄玩,如果真到那时候,大事就定了。”邱小枫话音刚落,车就停下来。

“到了,下车。”邱小枫抢先跳下车。田文亮还愣在车里。

“想啥呢?快下车。”邱小枫杏眼一睁,田文亮这才从痛楚中醒来。

“那个罗馨然,赵斌就真的这么喜欢?才见了几次面啊?”田文亮走邱小枫背后边走边问。

“还少?不是跟你说了吗,比我们俩见的次数都还多。”邱小枫把田文亮领进大厅:“文亮,这边走。”

“不才一个星期吗?那女的不上课吗?怎么一个星期就搞出这么多事情?”田文亮的心像是一个被慢慢掏空的西瓜,一勺一勺宛在身上,痛在心里。

“你管人家这么多闲事看嘛?好好管管你自己,你请过我吃饭吗?请我看电影吗?”邱小枫不禁又是一通醋意大发,她希望田文亮没事儿就蜷缩在脚边上舔脚丫子取暖,而非把话题往别的女人身上扯。

“你不是说两个人吗?另一个呢?赵斌没看上?”那个身穿汉服的美女师姐,成了维护田文亮纯真心态的救命稻草,他希望二人结为连理,,以保全那个想象中的罗馨然的贞洁。

“哦,另一个女孩也不错,不过刚刚网上看了照片,聊了几句,我也不太清楚状况。文亮,我就说你人缘广,天底下的好女孩你认识不少嘛,以前怎么就没发展一个?莫非是等着谁?”

邱小枫这番话,每一句都是无意,每一句都把田文亮的心给扎个透明的窟窿。他像根霜打的茄子,不,是刚刚被绝育成功的小猫小狗,给打了一针镇静剂,给安静的放在墙角里,发不出声。

田文亮七魂已去其三,晕头转向如登青云梯。突然听的“咣当”一声响,和一中年妇女撞个满怀。他心里面原本被活埋的屈辱、徘徊、痛楚,又挣扎着从土里刨出来,像一只只僵尸般面目狰狞。

“哎呀,小枫,你先进去。我给助教打个电话先,我突然想起来的作业要延期交,事儿大了。”田文亮一拍脑门子,撒了个谎,把邱小枫支进去。他远远看见邱小枫进了温泉入口,才长舒一口气。

田文亮把罗馨然的电话号码翻来覆去的看,他想,若是罗馨然不回我短信,说明她心里没我了,若是回了我,不管她说些什么,总还是有希望。正如最高的轻蔑就是眼珠子转都不转一下,哪怕转一下,便当你还在眼中。他踌躇半天,给罗馨然发过去条短信:“馨然姐,有些事情你还是要想清楚。不要后悔。”

隔了半分钟,罗馨然回过来:“那天晚上我早跟你说过,要想清楚,不要后悔。你说你不后悔,既然你都不后悔了,我还有什么后悔可言?”

田文亮正要辩驳,那边又发过来一条彩信,居然是赵斌和罗馨然二人在滑雪时候的合影,虽然隔了厚厚的滑雪衣,勾肩搭背,却有一种表演似的甜蜜。

“我操你妈的,赵斌,你妈的,田文亮!”田文亮这一下搬起石头把自己砸的亲切,歇斯底里起来。他想把赵斌一个耳光,再把自己一个耳光打晕,扫除天底下一切害人贼。他四顾茫然,想起自己不过是一个人人可以操作的皮偶,专门打自己的嘴巴子,供人取乐,不由得痛入骨髓。

田文亮原本暖暖的心,又变得冰凉。春天来了,又走了。 (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