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18)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和所有懦夫一样,田文亮并不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而是一览无余的平原,被女人的铁骑任意践踏,寸草不生。一会是女真人的拐子马,一会是岳武穆的岳家军,古来称作男人的必争之地,今天叫做女人的公共空间是也。邱小枫费尽心思,把田文亮弄到手里,恨不能把他浑身套上枷锁,直接接管了他的 QQ\MSN\ ,尤其对校内网这种披着羊皮的狼,邱小枫格外重视。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田文亮和罗馨然同上一节讨论课。这节课本来是研究生的讨论课。田文亮知道罗馨然上,于是也屁颠屁颠跑过去,大摇大摆坐在一堆博士和硕士中间,顾盼自得。

罗馨然在田文亮对门的椅子上埋头发短信,越发显得不知道田文亮的存在。田文亮因此越发知道罗馨然的存在。二人两下无话。罗馨然身边坐了一个满脸堆笑的师兄,脸浮肿的像一只注水猪头,在田文亮的眼里,则是一只想天鹅肉想疯了的乃蛤蟆。田文亮想,我有女朋友了,不能劈腿,我要给习惯红杏出墙的女人做个表率,我是男人,我有头脑,尤其不能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他于是不把正眼看罗馨然,只把眼睛的余光瞟她。猥琐师兄和罗馨然交头接耳,罗馨然巧笑嫣然,不时掩面嬉笑。田文亮把头埋的低,越发显得不知道罗馨然的存在,还是用眼睛的余光去瞟罗馨然。他在余光里看到隔壁一个男生递了一张纸条过来。猥琐师兄眉头一皱,不想理会那男生。那男生直接越过猥琐师兄,把纸条传到罗馨然面前。罗馨然嘴角轻轻一笑,把那纸条展开,目光又是得意,又是鄙夷。田文亮全身冒汗,再也按捺不住,立马给罗馨然发过去一条短信:“您收到啥条子了啊?貌似这么得意。”罗馨然看了看短信,仿佛是看到一团空气,直接扫进垃圾桶,不再理会,依旧和猥琐师兄眉来眼去。

田文亮在心里长叹一声,若是从前,他必定冲上前去,从怀里掏出 17 朵玫瑰花,跪到罗馨然面前,深情款款道:“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未成年时候的样子。”女人希望别人把自己年龄说小,正如男人希望把自己年龄说大,皆为提高心理上的价位。汽车皮坐垫被不同人坐的越多,褶皱越多,正如女人脸被不同男人贴的越多,皱纹越多。但凡女人分手一次,便要老一层,因此,从年轻女人面部脂粉的厚度,大致可判断她被不同男人摸过亲过的人头数。罗馨然这样年近 25 岁的女人,走路尤其小心,似乎总在担心震荡激烈,把脸上寸把厚的脂粉给抖落半分,露出真相来。田文亮深谙此点。

田文亮把手机翻来覆去的看,把罗馨然发的所有短信翻来覆去的看,直到看的眼睛发酸发胀,不能再看。他偶尔抬头,发现对面的丑剧还在继续,就赶紧低下,默不作声。他想,这莫非就是冲动的惩罚?但邱小枫让自己的那东西胀大无比,势成骑虎,不得不发,只想给自己一个耳光,骂道:“你个蛋疼的。”

和所有懦夫一样,田文亮并不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山头,而是一览无余的平原,被女人的铁骑任意践踏,寸草不生。一会是女真人的拐子马,一会是岳武穆的岳家军,古来称作男人的必争之地,今天叫做女人的公共空间是也。邱小枫费尽心思,把田文亮弄到手里,恨不能把他浑身套上枷锁,直接接管了他的 QQ\MSN\ ,尤其对校内网这种披着羊皮的狼,邱小枫格外重视。她专门申请了一个校内账号,尤其注意避免刚刚情场失意的大龄女青年,对田文亮的校内账号进行轮番攻击。为确保无疑,她专门申请了一个校内账号,名字叫“田文亮他老婆”,把田文亮所有疑似女好友全部加上,以便监控,她的签名档是:“我是田文亮的正牌老婆,专治各种风花雪月,飞花摘叶的文艺女青年。”田文亮的校内好友太多,在邱小枫看来,全部都是嫌疑分子,对可疑者,通通都要严明正身,立即正法,不留后患。田文亮苦苦哀求,邱小枫才网开一面,允许田文亮保留 100 个以内的种子户,并且要求女青年比例不能超过 30% 田文亮欲哭无泪,只等得把那些网友、聊友、视频聊友、笔友以及神交未久的女性朋友一锅端,全都扫进历史的垃圾桶,以绝后患。邱小枫做完这些,以为大功告成,没成想田文亮私底下还有个藕断丝连的罗师姐,她的包举宇内的照妖镜、翻天印,竟然也有照顾不到的死角。

田文亮在肉体上卖给了邱小枫,等清醒过来,才发觉精神上还是依恋罗馨然。但一来刚刚做了承诺,即使要反悔,也应该多拖一段时间,以示诚意,在者,咨询公司的二面在即,虽然邱小枫口口声声说自己帮不上忙,但是不求一万,只求万一的可能,也值得争取。田文亮想到这节,想,要是在唐代,或许自己应该是张昌宗之流,应该做了武则天的面首,马上又觉得这个想法太无耻,在心里矢口否认。此时,他才设身处地的体会到那些急切想要傍个大款的女人,竟和自己的处境有异曲同工之妙。

田文亮整整两节课都在左右互博,考虑是遵守不劈腿的原则,还是对罗馨然迎上眼去。可惜罗馨然一点也不领情,不但不寄予精神上的支持,更没有行动上的支持,致使田文亮的反叛行动一度搁浅。下课,田文亮垂头丧气的看罗馨然和师兄继续说笑,似乎没有结束的意思,便垂头丧气的走出教室。

初春的林荫路,树叶窸窸窣窣,几股冷风钻入领口,田文亮不寒而栗,正想一个人跑去图书馆上自习,逃避这个可恶亦可恨的世界,却突然听到手机一响。低头看,却是罗馨然的短信,好比久旱逢甘霖,连忙打开,只见空荡荡的屏幕上突兀的几个字:“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啊?”把他被邱小枫抽干的心田顿时又注入了新的活水。(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