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19)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她原以为男人们爱她的傻气,月光柔和下,那些男人们确实也是这么说:“我爱你的天真,你的淳朴,你像豆腐一样朴实无华的心灵。”她的小师弟和自己闺蜜搞上以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即是:“我不是你的第一个。但她是。”罗馨然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感情自己做了小帅哥成长过程中的知心姐姐,不同处在于她不但得知心,还得知肉。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罗馨然站在宿舍楼的阳台上往底下望,田文亮正好把一束丁香花放在她的粉红色自行车前框里。罗馨然露出得意的微笑。她身后床上,放了大大小小五、六个公仔,全部都是各种学院各种师兄送给她的见面礼。她把它们从床上,到书架上排成三排,但凡母的周围,都要至少配备两只公的,而绝对不允许公的周围配一只以上的母的。罗馨然虽然不知道辜鸿铭对男人是茶壶,女人是茶杯,一只茶壶总的配几个茶杯的比喻,但却深恨自己被一个猥琐男给劈了腿。决定女人道德与否的,往往不是理性,而是习惯,一个未曾读过书的农家女,极有可能比一个饱读诗书的才女要品节高尚,贤良淑德,盖她从一生下来就没有机会接触那么多复杂的男子,经受如许痛苦的情变,便以为这世界从来都是如此干净,大家都要遵循美德。倒是那从小读书的女子,把《四书五经》当作线性代数来读,不知道孔子最讲践行,若女子做不到三从四德,读他的书只是徒受其害。所以,中国所有大学的中国哲学系,只培养出一些罗列知识的码字工,而并不承担培养圣人和淑女的职责。

罗馨然从小学到大学,受到的教育无非是怎样考个高的分数,怎样到更好的学校,找到更好的工作,找到更好的男人。她不知道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不是因为她脑子笨,而是因为她从来就没有脑子。她的脑子顶多算是复印机,准确无误的把老师和书本里讲的东西都复制下来,再复制到考卷上,由于没有几个人能够像她那样复制的完美无缺,因此,也没有几个人像她那样拿到高分。她本科四年几乎全部在图书馆度过,还有一个 180CM 的男朋友,虽然长的比较婉约,但是性生活还是比较豪放,给了她非常多的快慰。她初二时候失身,早就把男女之事看得跟吃喝拉撒一个段位,所以,一切多余的前戏在她那里都是脱了裤子放屁。然而,她深知没有几个人爱自己的头脑,因为自己本没有头脑。她原以为男人们爱她的傻气,月光柔和下,那些男人们确实也是这么说:“我爱你的天真,你的淳朴,你像豆腐一样朴实无华的心灵。”她的小师弟和自己闺蜜搞上以后,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即是:“我不是你的第一个。但她是。”罗馨然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感情自己做了小帅哥成长过程中的知心姐姐,不同处在于她不但得知心,还得知肉。到这时,她才发觉那些含情脉脉的眼神,信誓旦旦的演说,全部都是瞎扯淡。

“全他妈的都是身体,身体。”罗馨然毕竟是女人,不好意思在自己内心说“肉体”二字。实际上已经给自己的灵魂判了死刑。血的事实告诉她,没有一个男人肯傻傻的欣赏她傻傻的灵魂。从初中二年级开始的猥琐男名单,一直开列到如今,这些口蜜腹剑的变态男人,全都做了“图穷匕见”的荆轲,甜言蜜语的目标只是一个 ——老娘的身体。不过他们的目的不是“刺秦”,而是“刺罗”。田文亮算是头一个不那么关注她身体的傻瓜,也只有田文亮这么无可救药的性冷淡才会忽视她罗馨然的身体,而去关注她傻傻的豆腐渣一样的灵魂。然而田文亮太懦弱,势必被那么多工于心计的美女、才女、物质女、小资女拐带成功。于是,罗馨然感到自己只有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用身体之术还置其身。赵斌无疑是头一个冤大头,然而还不够,那些丑陋的带把子的公猪,必须受到惩罚。

跟罗馨然一起上课的师兄,一如既往的和她去打羽毛球。在五四羽毛球场,他们遇到了另一个和罗馨然昨天一起吃饭的师兄。两位师兄争抢着跟罗馨然配对双打,挥汗如雨,不亦乐乎。罗馨然看到这些亟不可待的雄性动物无可救药的样子,眼里浸满了得意的泪水,混合了自尊得救,虚荣满足,报复解恨的情感,充斥了她的身体,让她忘记痛苦,获得了“升华”。

她回到宿舍,跟她的闺蜜描述今天上课被两个猥琐师兄骚扰的情况。

“我来学学他们的样子。你来假扮那个男人。哈哈。快来。”罗馨然每隔一个星期就要处理三到五条的表白短信。她觉得自己的生命展开新的篇章。

“对不起,你误会我了。你是一个好人,我们做朋友吧。”她把这句话在电脑上备份,以便在 QQ 上一旦受到表白的猥琐男青年,便予以迎头痛击。她把刚刚收到的表白短信给她最亲密的闺蜜们观瞻,而且不避师兄的亲疏。她觉得,普天下想要觊觎她的男人无非都是觊觎她的身体,却装作热爱她的灵魂,和她调情,和她谈理想,这是一件多么龌龊的事情,他们这么冠冕堂皇,不过是为了我身体上的一个洞口而已。

然而只有一个人不让她感到那么绝望,虽然她看他像一个懦夫,但她现在宁愿要一个安全的懦夫,也不愿意要一个强壮的男人。懦夫虽然无可救药,却不可以害人,壮男虽然勇猛,却不过是为了自己身上的一个洞。每每想到此处,她就觉得无比恶心。

她看田文亮上课时候那副猴急样,知道一切尽在自己掌控中。这个傻瓜的,性冷淡的,无公害蔬菜,现在竟然成了罗馨然的救命稻草。她一边调戏赵斌的感情,不断把和赵斌的合影发给田文亮,让他在地狱中挣扎,一边逐渐让田文亮离不开她。她从失败中站立起来,逐渐获得了在丛林冲生存的法则,开始伏击猎物,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防守,任人鱼肉。

“文亮,这几天好吗?你原来说的法源寺的丁香是真的开了吗?”罗馨然不经意的一句话,马上让田文亮丢掉手上的一切差事,骑了自行车,杀奔春天的法源寺。那时候正是傍晚,寺庙关门的时节,他找个无人角落,翻墙而入,把看起来最漂亮的几朵丁香摘下,再翻墙而出,不顾护院狼狗的狂吠,落荒而逃。他花了两个小时骑回学校,期间翻车无数,险些丧命车轮之下。这足以证明他并不比罗馨然聪明多少。傻瓜和傻瓜的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爱情,偏偏世界上聪明人太多,所以爱情也就变味了。

田文亮想要给罗馨然一个惊喜,把丁香放到她的粉红色自行车前框里,然后抽身离去。这个不太教条的做法获得了成功。罗馨然看他离去的背影,激动的眼睛里全是泪水。几乎有那么个瞬间,她想冲下去抱住他。但另一个聪明的声音告诫她:“前车之鉴,不要对男人这么用心,给他们点颜色,而不是顺从。”她擦干眼泪,心里快慰异常,这时候,电话响了 , 原来是赵斌。

“馨然,法源寺的丁香开了,我考虑到这里不太远,不会影响你功课,要不我们周末看丁香去?”赵斌柔情似水,他有一种预感,这事情夜长梦多。罗馨然对他虽然笑多,但大多是组织分配的强行安排,而非市场经济的忘我投入。罗馨然的笑容仿佛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职业微笑,对全国人民都适用,而非仅仅为了他赵斌。他从常识判断,罗馨然的智商较低,不属于那种工于心计的女人,但他忘记了,再愚蠢的人,也懂得自保,也懂得狗急跳墙。特别是面对他这样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大款,面对终身大事,再愚蠢的都会把每一个细节满反复考量,直到每个细节被放大成一部电影。

“恩,好的,赵哥,如果周末没事,就同去。”罗馨然心想,仗着有几个臭钱,就想到我校来玩女人,不把你好好整治一下见得老娘的厉害。正如她天然的把所有男人都当成产精机器,赵斌这样的大款自然是机器中的机器。所以,要砸烂机器,呼唤人性。

罗馨然看着自己想要得到的男人送来了花,自己想要整治的男人送上了门,感到春天快到了。(待续)



标签: , ,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