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21)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罗馨然若有所思的望赵斌笑, 撇了嘴道:“您是一个好人。”这句话仿佛所有心有余悸的女青年堵住所有心怀不轨的男人的万能膏药,不过现实中的膏药往往贴在臀部,比不的这嘴上的膏药,并 不止痛,只是让人闭嘴。赵斌不死心,继续问:“怎么个好法?我是说对女人而言。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赵斌深知没几个身边的女人真爱自己,因此却更想找寻真爱,正如越是青楼女子越是痴迷海誓山盟,忠贞不二,但凡良家妇女,却往往有风花雪月,红杏出墙的隐秘 欲望。赵斌最喜欢唱的歌是《梦驼铃》,他在 KTV 里总会点。他这一梦梦了十年,先是梦到万贯家产,后来又梦到了劫夺他万贯家产的女人。财产的劫夺,他倒不介意,他有的是钱,有的是银行卡,有的是赚钱的再 生产能力。他痛感心被人劫夺,既不能赎回,也不能并购,只有等着宣布破产。他环顾自身,发现一身上下没有任何可以救市的抵押物,只有银行卡和密码,然而如 此救市,无异于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他在网上认识过几个妖冶的美女,却只敢和她们发生一夜情,还要做好数套安全措施,以防不测。他在朋友圈里见识过 几个女白领,她们对他久仰大名,主动出击,越发让他怀疑,不是劫色,却是劫财。他甚至想,遇不到只劫色不劫财的主,财色兼收也将就,结果那个可爱的忽闪忽 闪纯真大眼睛的 19 岁女孩在宣布爱他一年以后携款潜逃,将他最后微茫的希望化为一个零。他环顾四周,那些投怀送抱的眼睛无不写满“图穷匕见”的欲望,正如罗馨然总疑心被人诱 奸而失身,赵斌总担心自己被人诱拐而破财,两个人本应该形影相吊,同病相怜,却不想罗馨然并没有泛滥的同情心,只把赵斌当做一瓶生活的调味剂,吃饭游玩时 候的信用卡,聊天时候的收放机,因为没有挂自己的户头,随时可以刷爆,不用担心信用丧失,因为用完就立刻倒带,不用担心隐私泄密,徒增烦恼。

赵斌仍舍不得罗馨然,他看了又看,想了又想,再找不到比她更好的人。罗馨然答应跟他去法源寺,他便在心中想好主意,准备打一场最后的战役。

罗馨然严阵以待,她要维护对田文亮的情义,又要挑战赵斌这样有钱人的亵玩心。她不知道赵斌心头的苦楚,也不屑知道,正如所有穷人一般,她仇恨富人,却不讨 厌钱,富人就像装了巨款的钱包,并不妨碍人们从中取出现金再将踩在脚下,任意蹂躏。这种中国自古以来的吃大户传统,到近代以为成为打土豪分田地的翻版。赵 斌就是罗馨然的随时可以蹂躏的钱包。她想,赵斌是活该,把他修理完,心中怨恨也就消散完毕,可以回过头寻找自己的春天。她知道法源寺的丁香底下特别适合观 赏,但也特别适合表白,所以尤其警惕。

二人心怀鬼胎,走在开满丁香的寺中,大雄宝殿正在做法事,善男信女们旁若无人的把高香烧好,和佛做起许多庸俗的交易,有的希望来年考上大学,有的希望来年 找到工作,有的希望找个好三奶,有的希望走私货不被发现。连菩萨都可以一手交功德,一手交报应,何况人类。赵斌的钱多,独在此刻才派上用场,他走到功德箱 面前,掏出 3 张毛主席,塞进去,再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面前的观世音菩萨大慈大悲,保佑我赵斌今年娶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媳妇儿。

“起身,再拜。”敲木鱼的大和尚让他换个方向,拜拜观世音的屁股。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的漂亮媳妇儿是真喜欢我,不是我的钱。

“起身,再拜。”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的媳妇儿永不劈腿,给我生无数个大胖小子。

赵斌许愿完毕,望罗馨然笑:“馨然,要不你也许个愿?”说着也递给她三张毛主席。罗馨然欣然接招,把钱塞进功德箱,跪到蒲团上,微闭双眼。倒头就拜。

她在心里长叹一声,刹那间仿佛有无数忽明忽灭的灯火,照亮自己幽暗的心房。那心,由于太久无人进入耕耘,变得荒芜,由于太久没有雨露,变得龟裂。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我找到我喜欢的人。罗馨然想到这个人的名字是田文亮,却害怕在心里说出来。好比老太太珍藏了几十年的首饰耳环,必然用无数层红绸包裹,锁在最深的箱子里,作为临死时的遗物,即使是菩萨面前,也要藏着掖着,以示郑重。

“起身,再拜。”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愿普天下坏人,骗子全都原形毕露,自取灭亡。此点说出,罗馨然好比从五指山下逃得性命的石猴,只觉天地焕然一新。

“起身,再拜。”

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愿普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再不要有分别、猜疑、背叛就好。罗馨然眼里浸了泪花,在地上久久不肯起来。

“馨然,怎么了?有心事?”赵斌赶上前把罗馨然扶起来。罗馨然把手一挥,自己站起身,套出手巾擦干眼泪,嘴角笑容轻扬:“没啥,沙子进了眼。”

走出宝殿,二人往禅房花木深处走去。沿途有几个虔敬的和尚躲在丁香花下看书。赵斌提议也到花下来个晚照,却被罗馨然劈头盖脸挡回“为啥要学和尚?”赵斌心 里一阵紧似一阵,恨不能拿迷药来迷翻罗馨然,把生米煮成熟饭。他不知道这招对罗馨然并不管用,盖生米已经煮过好几次,也就无所谓生熟。罗馨然在心里把赵斌 又鄙夷了几通,有种中国人瞧不起印度阿三的快感。两个人都没有灵魂,而都渴望别人爱自己的灵魂,赵斌把这种爱灵魂的期待寄托于罗馨然,对罗馨然这种没有灵 魂的人来说,无异缘木求鱼。罗馨然把宝压在田文亮身上,却有点似是而非。田文亮虽然有灵魂,却和女人一样是水做的至少是搀了许多液体的水货,不太靠谱。

赵斌见罗馨然不给自己一点顺水推舟的机会,知道即使夹生饭也得硬着头皮上。突然发问道:“馨然,你觉得我这个人如何。”罗馨然从没和他谈起自己的前尘往 事,也就永远把这个钱包拒之千里。赵斌不知道罗馨然内心千疮百孔,只为自己前科自惭形秽。这种信息不对称的间谍战,往往引起旁观者的同情,却徒然增加了当 事者的意气。赵斌一股恶气冲上心头,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他不知道罗馨然是个什么人,自然不知道在罗馨然心里自己是个什么人。罗馨然若有所思的望赵斌笑, 撇了嘴道:“您是一个好人。”这句话仿佛所有心有余悸的女青年堵住所有心怀不轨的男人的万能膏药,不过现实中的膏药往往贴在臀部,比不的这嘴上的膏药,并 不止痛,只是让人闭嘴。赵斌不死心,继续问:“怎么个好法?我是说对女人而言。”

罗馨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我就不能说了,将来等你老婆说吧。”这句非痛非痒的屁话,直接把企图依托云梯强攻的赵斌釜底抽薪,抽去梯子,任凭他无声无息的被忽略,倒下,变为一片废墟。

“可是,这么多天来,你跟我在一起不是很高兴吗?”赵斌绝望的喊道。

“看来,你确实误会了。我跟很多男生在一起都会很高兴啊。当然跟你在一起会更高兴,时间长了,养的小猫小狗啥的也会有感情的嘛。”罗馨然的字斟句酌,每一 个字都仿佛钉在赵斌脸上的钉子,却把里面那个心钉的血肉模糊。他知道罗馨然把自己当成随处可见的流浪猫,偶尔逗逗乐子,也是快乐生活的题中应有之义。然 而,等这只猫真跟人有了感情,想要钻进人的被窝,做个永久的家,却被人家拎着头皮扔出去,叫声:“流浪猫永远是流浪猫。”

赵斌想到自己一个月在罗馨然身上花掉的钱,至少也有三五千,各种新潮的玩意儿,新潮的吃法,新潮的景点,赵斌都搜罗殆尽,他以为只要罗馨然不拒绝,就是一 种包含爱意的招手,却不知,凡是有新思想的新女性,都渴望身边不只有一个有新思想,而且可以帮忙买单的新男性,这才符合自由社会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铁 律。赵斌并不心疼这点钱,他的前女友拐带了他 500 万,不过是陪着他看了几场电影,去了几次北戴河,外叫打了几炮。罗馨然陪自己逛了好多时装店,首饰店,风俗一条街,吃了几顿饭,聊了几次天,外加在这里赏 花,却不过花三五千,似乎已经很对得起自己。然而,那千疮百孔自尊,竟然像一张被生剥的皮,从这亿万富翁的身上掉下来。

他强忍热泪,把罗馨然送回学校。他盼望罗馨然走的时候能够回一个头,给一个笑脸。没成想,连句骂人的话都没有。他看罗馨然背影消失在学校门口的夜幕里,觉 得人生彻底无望,潸然泪下。他开着车一个人漫无目的的游荡,北京的晚上夜总会霓虹闪耀,他正想把车开往后海,电话响了,却是小波的短信:“赵总,今天我见 到您了,哈哈。”赵斌看这短信,不觉又露出少许微笑,心中宽慰许多。(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