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22)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青春是一碗茶,人一走,茶就凉,罗馨然想趁着这青春还在茶碗中,余温尚存,最后赌一把。她本来想学温酒斩华雄的美髯公,将田文亮一举拿下,却不像半路里杀出个邱小枫,意欲横刀夺爱。她只觉着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却换了一副乖巧温存的笑的往田文亮那里瞟。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罗馨然拒绝了赵总,满心欢喜,有种齐天大圣在阴曹地府拿笔勾掉人性命的畅快。她决定第二天如往常去上法学院的课,见见那个懦夫田文亮。田文亮是从天而降的风筝,风筝线攥在罗馨然手里,田文亮不是大鱼,最多算是虾米,完全可以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因此短线即可,不用放长线。罗馨然想到那天上课时,田文亮尴尬的表情,真比吃了蜜糖还开心。观察心上人痴迷的神态,是年轻女人开心愉悦的捷径。明天上课,罗馨然决定收紧缰绳,给这匹凄风苦雨中的好马儿喂喂草料,长长肥膘,让它撒开四蹄,为自己奔腾。她特意穿上幽会专用的全套衣装,把脂粉比平时又抹厚半寸,在镜子前顾盼自如,如登西天。

她比平常早半小时来到教室,只等待田文亮出现。空荡荡教室里只她一个人,正好做了“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注脚。她把手机调成振动,以便待会和田文亮在课上“鸿雁传情”。她深知田文亮是一个懦夫,所以必须用懦夫的方式“请君入瓮”,若突然杀过去给他一个强吻,必定落荒而逃,从此闭关不出。

前一天课上的两个猥琐师兄比田文亮早出现,罗馨然这次没给这两位好脸色,把左右两边位置都拿书占好座,笑盈盈将两位师兄挡在身外。两位不明白自己做了罗馨然“欲擒故纵”的工具,却还傻乎乎的互相恶狠狠望一眼,以为不共戴天之地。却不知道认错了敌人,耍错了脾气。

田文亮在门口出现时,罗馨然激动了一秒钟,然后就陷入第四冰封期的永久冻土中。她的表情像被时间机器凝固在上一秒钟,一点没有再移向下一秒钟的冲动。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她嘴巴圈成一个“ O ”的表情,头发圈成一团乱麻。上一秒钟,他发现田文亮身边风姿绰约的邱小枫。那女人长的有几分姿色,只望了田文亮含情脉脉的笑。田文亮不对着自己含情脉脉的笑,只对邱小枫放电。这二人光天化日之下交换阴阳离子,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罗馨然仿佛突然被人左右开弓两个耳光。左边那个是赵斌,他一脸得色,挺了微微隆起的小肚子,贴近罗馨然耳朵说:“这就叫咎由自取。”右边那群是被她成批量拒掉的猥琐师兄,撅着嘴接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田文亮见罗馨然望自己张大嘴巴,可以放进去两个咸鸭蛋,不好意思视若无睹,只笑笑点点头,然后和邱小枫勾肩搭背,拣靠门的座位坐下。

罗馨然整个人漂在半空中,停不下来。她愣了有半节课,还没有分清楚授课老师的性别,更不要提讲授内容。她把头埋的很低,不让田文亮瞟到脸色,仿佛考试作弊害怕被发现的小学生,既要打小抄,又做的破绽百出。她希望田文亮瞟自己低头的羞涩,寄希望这羞涩能唤起田文亮潜藏内心的羞涩。她埋头想象田文亮上节课的如坐针毡,半个小时却毫无动静。她偷眼瞟对面那一对狗男女,田文亮虽然埋头看书,却时不时低下头,拿手去拨动邱小枫的发梢,像是拨动春天的柳梢。她突然想发短信给田文亮告诉他法源寺的丁香香飘四海,却又没有这个勇气,放不下这个身段。她总以为,田文亮会一如既往骑自行车到法源寺给他摘回含苞待放的丁香,却不知道有爱不爱,过期作废的道理。她一边长袖善舞,穿梭外交,将那些猥琐或者被她认为猥琐的男生打的满地找牙,获得翻身女奴把歌唱的满足,又把田文亮活生生给逼到邱小枫的怀抱里。她怒不可遏,咬牙切齿,拿笔把一个笔记本划的七零八落。和所有未婚大龄美女青年一样,她活着不是为了活的快乐,是为了活的好看,正如涂上半寸厚的脂粉是为了活的好看,活的北大文凭是为了好看,修理猥琐男是为了好看,总之,好看是给别人看的,舒服是给自己留得。为了别人的好看,她可以舍弃休闲,舍弃羞耻,舍弃良心,舍弃童真,舍弃一切。她要获得作为一个北大才女应该获得的荣誉、地位、财富,尽管她没有头脑,灵魂也无比孱弱,但要活的比别人好看的意志把她从那个嗷嗷待哺的流鼻涕的小女孩,撑到现在,一个外表光鲜,内心惶恐的大龄女青年。

“我要得到我想要的东西。那是我该要的。”抛弃她的前男友,觊觎她的猥琐男,喜欢她的田文亮,都是她必须一个一个斩获的战利品,都是为了证明她的无所不在的意志的牺牲品。她无法接受自己比别人活的难看的结局。此刻,田文亮和邱小枫的卿卿我我却让感到被无数人唾弃的难看。她一边对田文亮升起无比愤怒,恨不能食肉寝皮,一边又对他升起更强大的占有欲——老娘不是盖的。

青春是一碗茶,人一走,茶就凉,罗馨然想趁着这青春还在茶碗中,余温尚存,最后赌一把。她本来想学温酒斩华雄的美髯公,将田文亮一举拿下,却不像半路里杀出个邱小枫,意欲横刀夺爱。她只觉着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却换了一副乖巧温存的笑的往田文亮那里瞟。

邱小枫难得有空闲,便和田文亮约好一起来上课。田文亮的二面成绩优异,被当作潜力股。邱小枫水到渠成,幸福在望,美的年轻了三四岁,路遇初中生都叫她小姐姐,让她畅快无比。她拼了命把田文亮弄到手里,调教停当,十年梦圆,真比她炒股赚了十倍百倍还要欢喜。从此她可以向闺蜜们吹嘘自己的初恋,从此她可以骄傲的说,我邱小枫的一辈子完美无缺。两个意志顽强的女人,正像两匹斗志昂扬的赛马,一见到宽阔的跑到,便生起无比冲动,要撒开四蹄,让旁人欣赏自己的美丽。

课间休息,罗馨然压低怒火,面带桃花的走到田文亮跟前,拍拍他脑袋,柔声道:“文亮,几天不见,又发胖啦,啥时候一起去看桃花呀?”田文亮睁大眼睛望她,好像看一具从池塘里爬出来的山村老尸,吓得无言以对。邱小枫早已按乃不住,两眼喷火的跳起来:“你敢对我男朋友这么说话?”罗馨然眼里射出无数利剑,盯着田文亮,那意思是:“好啊,你小子居然有女朋友?”田文亮憨厚的笑笑,也回过去目光无数,仿佛是说:“毕竟到年龄了嘛,又不是什么坏事。”邱小枫见他二人用眼神交流,越发气的不行,直接把田文亮拖出教室,带到僻静处训话。

罗馨然见他二人间越吵越高的浓度,仿佛是炒菜时候腾腾的炉火,火越高,味道越美,不觉狠的牙痒。起初,她只是为了喜欢去得到田文亮,现在,又加上一重,为了得到而得到他。(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