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23)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短信聊天一般仅限于男人与女人之间。往好里说,在没有情书的时代,短信聊天挺身而出,给速朽的男欢女爱增添了些许人文气息;往坏里说,一条“我想你”的短信可以群发,完全省去了罗密欧深夜爬墙表白的程序,大大降低了搞地下活动的风险系数。因此,以前抓男女不正当关系讲究要“捉奸在床”,现在则要求“捉奸在机”。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这两句诗本是形容天门中断的胜景,此时,却正好形容田文亮这片孤帆的单薄惶恐。早春三月,外出踏青,晚风熏的游人醉,如此大好春光,正好适宜表白,田文亮却遭遇平生最惨烈的拉锯战,为着意志的胜利,两个女人,在自己这一号无名高地上相持不下,仿佛日俄战争时候在中国国土上开战的两大帝国主义,丝毫不过问这块土地的感受,却口口声声说: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切。这里没有炮击金马似的先礼后兵,只有凡尔登绞肉机的你死我活。罗馨然深恨田文亮魅力太大,不合常理,原本以为短线即可,要搞一搞小暧昧,把那拨猥琐男青年收拾干净,再回过头来收拾田文亮。可惜她战线拉得太长,兵力投入不足,低估敌人,高估自己,不知己亦不知彼,当然百战必败。她仔细看邱小枫,突然发觉她下嘴唇比上嘴唇似乎稍微长了一些,心中颇为得意,平添了几分获胜的砝码。她再看看邱小枫的神态,根本不是在校学生,断定是田文亮在夜总会里碰到的野狐狸精,品味低劣,素质不堪,联想起自己名牌大学女学生的身份,顿时又获得了道德上的优越感,灵魂上长高了几分。片刻间的兵败如山倒,又重新听到坚守阵地,等待反攻的集结号。

罗馨然读过二十年书,多少有些文化,在此时的田文亮看来,尤其可怕。她给田文亮发过去一首希腊无名诗人的诗《不知足》:“不知足:母猪得着这颗橡实还想得到那颗,我得到这个美丽少女还想得到那个。”罗馨然把自己划为少女一列,显然是在伪装心理年龄,觉得田文亮把自己的心给摘了去,却不好好珍惜,和那些庸脂俗粉混淆不清,因此用诗歌来讽喻他,盼望他迷途知返,弃暗投明。

田文亮夹在两大帝国主义之间,苦不堪言。邱小枫脾气火爆,把他拉到男厕所去训斥,周围如厕的男性见状,一边依依不舍,一边迅速作鸟兽散。邱小枫把男厕所门反锁,让田文亮老实交待。田文亮百口莫辩,只承认是一个偶尔认识的师姐,曾经捡到过她的钱包,并无别的肉体和精神上的瓜葛。

“文亮,你可要对得起良心,我对你如何,猪都看的出来。你要是对不起我,别怪我翻脸不认猪。”邱小枫习惯了公司里讽刺面试者的直截了当,因此也认为田文亮心中必然愧疚难当,坦然受戮。田文亮本来想带邱小枫来听听课,接受一下“中国第一人文高校”的熏陶,同时培养培养感情。自从那日路上偶遇罗馨然与赵斌,他断然肯定罗馨然惟利是图,另有所欢,决定接受人生的强暴,投入初恋的怀抱。他认定罗馨然已经另有新欢,自己在她心中已是“查无此人”,没想到罗馨然张网以待,自己则拉着邱小枫往火坑里一跳,中了十面埋伏。

“田文亮,老实交待,你跟那个姓罗的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邱小枫好似公安局里的女刑警,田文亮则仿佛偷自行车被抓住的现行小偷,望着女刑警身后墙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几个字发呆。

“没有什么程度,一点程度都没有?”田文亮赶紧表明立场。

“一点程度都没有?我就不相信连一点身体接触都没有?”邱小枫认定没有不吃腥的猫,也没有不爱吃肉的男人。那小骚货既然对田文亮眉来眼去,即使能抵挡“心灵的风暴”,未必能抵御“赤裸裸的大腿”。

“小枫,我扪心自问,和罗馨然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田文亮遣词造句颇为小心,生怕万一触发地雷阵,引起邱小枫新一轮的大扫荡。天知道,他确实没有跟罗馨然实质的身体接触,内心里却把罗馨然的赤裸裸的大腿预习了多少遍。

“没有肉体上的瓜葛?精神出轨比肉体出轨厉害百倍!”邱小枫看惯云起云灭,潮涨潮落,深知肉体出轨不过跟酒喝多了找厕所一般,找个尿尿的出口,是一次性的买卖。若是精神出轨,便是寻找灵魂上的出口,少不得被别有用心的女青年兜头套住。前者可以永远不涉及灵魂,后者却随时可能交换肉体,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精神上也没有!”田文亮本来想要说,我的心里只有你。却觉得此话太无耻。他本来千方百计要把罗馨然赶入心房,罗馨然却迟迟不肯进入这囚笼,心如死灰下,他才找了邱小枫替补。虽然已经接受人生被强暴的事实,但要大声喊出来被强暴的快感,对田文亮这么幼稚单纯的懦夫而言,却也困难。

“没有?刚才那个女人当我的面对你投怀送抱,你怎么解释?”邱小枫怒目圆睁,眼中喷火,田文亮不由得心中一怔:“确实与我无关。不过是几个朋友约好一起去看桃花。。。。。。”

“和朋友一起约好,我怎么不知道?把你的手机拿给我。”和所有怀疑老公或者男友出轨的女人一般,邱小枫重点检查的是手机,她深知,如今,手机短信已经取代通话,成为主要功能。工作闲暇、会议场上,谈判桌前,甚至于开车或步行时,总能看到一脸傻乐的人在阅读并发送着短信。《罗密欧与朱丽叶》里的爬窗户表白已然老土,《红与黑》里的强行拉手又过于野蛮。幸好是信息时代,可以通过手机短信“垂帘听政”,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我驻我扰,敌疲我打,总之,要游而不击,围而不打,不战而屈人之兵。

短信聊天一般仅限于男人与女人之间。往好里说,在没有情书的时代,短信聊天挺身而出,给速朽的男欢女爱增添了些许人文气息;往坏里说,一条“我想你”的短信可以群发,完全省去了罗密欧深夜爬墙表白的程序,大大降低了搞地下活动的风险系数。因此,以前抓男女不正当关系讲究要“捉奸在床”,现在则要求“捉奸在机”。
  不像一些职业的短信狂人,他可以一天24小时接发上百条短信,当然,“谈笑皆美女,往来无男性”。田文亮只是偶尔和极少数暧昧或者准备暧昧的女性短信之。他少有接到罗馨然的暧昧短信,今天却破天荒收到她的那首希腊无名诗人的诗。

邱小枫抢过田文亮的手机,正好看到这首讽喻诗,她边看边笑,念道:“ 不知足: 母猪得着这颗橡实还想得到那颗,我得到这个美丽少女还想得到那个。”

“哈哈,田文亮,我真是瞎了眼,想不到你这么风流啊。一直以为你是闷骚,没想到真还骚的可以。这首诗很好,我问你,你到底想得到哪个美丽的少女?”邱小枫笑的起了眼泪,觉得心里一阵深刻的痛楚。

“当然,是你了。”田文亮小声说。

“我听不到。”邱小枫拿纸巾擦干眼泪。

“是你。”田文亮还是小声说。

“我听不到!”邱小枫突然像决了堤的洪水,眼泪倾泻而出。她捶胸顿足,嚎啕大哭,如入无人之境。她没想到在“中国人文第一高校”被当众羞辱。心中的郁闷、委屈、全都化作刻骨的痛,一刀一刀刻在心上。

田文亮呆呆的站着,心里也是一声长叹。他无法否认对罗馨然的爱恋,即使现在也是。然而他既然认定自己得不到罗馨然的爱,便接受邱小枫的强暴,尝试把这种强暴转化为前进的动力,似乎也未尝不可。他只恨自己太软弱,太不果断,摇晃在跷跷板的两端,却一边都站不住:“文亮啊,你就是太软弱。”

“田文亮,你知道我为了你付出了多少吗?那个贱货女人,去找赵斌卖,不知道跟赵斌上了多少次床,你还跟她搞到一起,你还有没有廉耻!”邱小枫无法接受这个找赵斌卖身的家伙,竟然恬不知耻公然跟自己抢男人,她要从根本上击垮这个狐狸精的意志。否则,我邱小枫誓不为女人!

“你不要这么说,她也不容易。”邱小枫那几句话好比一根银针,直接插进田文亮心里最柔软隐秘的部分。他忍不住脸色铁青。

邱小枫见他脸色微变,心中仿佛又挨一计闷棍。一手掌打在田文亮右脸颊上,“你果真跟这个贱人有一腿!田文亮,你太无耻了!”田文亮刚要反驳,邱小枫跳起来又是一巴掌,打在田文亮左脸颊上,清脆响亮,又叫一声:“卑鄙!”

田文亮被一个女人接连两耳光,生平未受过此辱,狠狠一推,把邱小枫推开。邱小枫有意撒泼,撕心裂肺的喊起来:“田文亮,你居然敢打我,你以为你是谁啊?!要不是我,你能进公司的面试?真以为是天上掉馅儿饼?你就是一个没用货,痨种!居然还敢打老娘!”

田文亮觉得这个耳光比先前那个更响亮,前面只是打在肉上,这一个是直接刺进心里。他心中潜藏已久的男性荷尔蒙浓度终于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点,这正应了“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老话,遇到邱小枫这么强悍的女人,田文亮幼小的心灵才能触底反弹,重获新生。

“够了!我命令你不准再侮辱罗馨然,也不许再侮辱我。我就是喜欢罗馨然。我不怕你,也不怕你的赵总。我是孬种,你去找中用的货色吧。你那个什么破面试,我田文亮不稀罕。”

田文亮走出男厕所,见外面围观了一大堆男男女女,罗馨然也在其中,显得甚是关切。他一言不发,走出教学楼,大口呼吸春天清新的空气,觉得平生头回做了次男人。(待续)



标签: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