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小说连载:田文亮的奇异生活(27)

本文是著名网络ID“江左张亮”发表在北大未名BLOG的连载小说篇章,佳人已取得作者授权,转载请保留此信息。

精彩摘录:“这你们这些小朋友就不懂了。跟作家结婚,作家但凡写了东西,都在前言写上“献给我的妻子”,甚至在文字中给你安排一个正面角色,顺便被载入史册。但如果是跟作家谈恋爱,则极有可能被当作体验生活的工具。”

北大男生田文亮的奇异生活

“文亮,好久不见,最近忙啥呢?”罗馨然刚上车,就在隔了 20 几个人头的车门口向田文亮招手,脸上堆了比司马台的杏花还要泛滥夺目的笑容。卫三威坐在田文亮身旁,邱小枫坐在田文亮身后,旁边空了个位置。田文亮向她礼貌的点点头,亮出牙膏广告般标准的阳光微笑,然后赶紧缩回头,继续跟卫三威交谈。他像一个王八,收起四肢,只把个美国佬卫三威,拉过来填充在自己那逼窄的壳里,却把整个世界,丢给旁人去折腾

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帖子,竟然起到“登高一呼,应者如云”的效果, 20 几个人坐了满满的一车,仿佛每个人心里都潜伏了一颗春天的种子,田文亮正是催熟这颗种子萌发的农家肥。颇有网上见过的男青年过来跟田文亮握手交谈。罗馨然在网上看到这个热帖,知道是田文亮发起的号召,及时混进革命的队伍。 20 几个人中间大部分去过司马台,梅花糕阅历丰富,临时提议,杀奔川底下。那里曾经是八路军战斗过的地方,因此也颇有些地主老财的堂屋,依山傍水的村落。可谓山水人皆宜。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来之前,大 B 贴近田文亮的耳光小声说。田文亮不敢抬头,只装作跟卫三威躲在一间小小的厨房里,讨论各种鱼香肉丝的做法。邱小枫戴着她的茶色墨镜,一副陶醉于 MP3 中的忘情神色。罗馨然旁若无人的在邱小枫身旁坐下。邱小枫傲然的瞪她一眼,见她居然坐下,立刻触电般弹开,仿佛大相国寺里的鲁智深,躲避一个刚刚从粪池中爬上来,满身恶臭的泼皮。罗馨然鼻子里“哼”的一声冷笑,也把身子往外侧靠去,仿佛衣着光鲜的漂亮女白领与农民工火车邂逅的洁身自好。二人各自傲岸对立,中间隔了一道长长的楚河汉界,都渴望那个王八乌龟蛋田文亮做了过河卒子,把旗帜插到自己的老窝去。偏田文亮正和卫三威聊的开心,把这些世俗的烦恼,无聊的争执,都丢到九霄云外。

“三威啊,你说你老婆做菜不错?”

“那当然,她做的菜是最好的。会做红烧牛肉,锅巴肉片,蚂蚁上树,当然,最厉害的还是鱼香肉丝。”卫三威提起他的老婆,原本红扑扑的脸上更荡漾春光。

“哦,那您太太专门学烹饪的么?”

“哪里哪里,我太太是学哲学的。”卫三威笑道。

“哎呀,了不得,学哲学的女生还会如此好的手艺,真是不简单。是在我们学校念的书吗?”田文亮大觉兴奋。一般热爱哲学或者学了哲学的女人,都有一种自觉的本能,把自己当作苏格拉底,或者是苏格拉底的老婆,这二者皆无擅长烹调的可能。偏偏卫三威的老婆既学习苏格拉底,又能超然物外,不像苏格拉底的悍妇老婆看齐,实在可贵。

“你这明显是歧视女性,谁说学哲学的女人就不会烹饪了?”邱小枫虽然自己从断奶起就只吃父母做的饭菜,到读书以后,一向抱怨学校食堂垃圾,等成了职业白领,又回光返照,开始怀念那种悠游卒岁的校园小厨,仍然无法忍受这种明目张胆的揭短。

“那我问你,在女人心目里,是自己的小孩子重要,还是做饭重要呢?”田文亮回过头,不怀好意的望邱小枫笑。

“当然是小孩子重要了。我本人就是非常热爱小孩子。 ” 邱小枫激动之余,差点把下一句说出来,我不反对女人应该生孩子。在邱小枫看来,女人天生多了一个洞口,便成为陪伴男人干那事的借口,本来就无礼之极,更何况为了男人快乐的剩余,要凭空捏造另一个小人儿出来,显然是为了男人的另一种牺牲。自己主动承认愿意帮田文亮生孩子,真是一种无私忘我的行为,应该得到肉体和灵魂的褒奖。

“学哲学的会烹饪有什么了不起,我学数学的还会烹饪呢。”罗馨然禁不住抢嘴,她脑子太笨,不知道邱小枫已经误入歧途,以为这种关键的时刻,沉默就意味着缴械,必须让田文亮不能忽视自己的存在。却不管这是真的存在,还是皇帝的新装。

“学数学的就应该会烹饪,如果学数学的不会烹饪才奇怪。”田文亮接过话头道。

卫三威听此话觉得好玩,转过头拍着靠椅问:“这是什么意思呢?”

“学数学的最讲究定量分析,你随便翻一翻一本烹饪书,都是讲盐放多少克,糖放多少克。中国人传统最不讲数目字,所以黄仁宇才在《万历十五年》里说这种不讲数目字的行为造成中国人管理的混乱。中国近代西学东渐以来,什么都开始数目字化,也就是科学化。唯独在烹饪方面还在抱残守缺,难怪我们菜系虽多,在国际上档次却低,不仅不如法国菜、意大利菜,连日本菜也不如。美国唐人街里的粤菜,应该是中国菜最高档的了,还是被认为只会做一些猫鼠蛇之类的东西。所以,学数学的,尤其要把定量分析的科学化带进我们的烹饪,以便和国际接轨,这样才能上的了西方主流社会的台面。学数学的会烹饪,当然在情理之中,三威,你说对吗?”

卫三威听田文亮摇头晃脑说了一大通屁话,只有像所有好人一样不明所以的点头。任何语言不同的时刻,点头都要比摇头要安全。

“文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学哲学的女人为什么就不该会烹饪?”邱小枫不甘示弱,她不能让罗馨然独自享受田文亮大通的唾沫星子,尽管这唾沫星子大半都是讽刺。

田文亮转向邱小枫,敲了敲脑门子,故意叹口气:“说到学哲学的女青年,曾经有个 30 多岁的已婚妇女在泊星地咖啡馆 向我咨询北大读博的事情。 你们几位想不想听?”

此时,车已经快发动,众人昏昏欲睡,三个人一齐点头。

那个女人对我说:“我想到北大念博士,我问您是想读脱产的?她很肯定坚决的点点头。

我又问您想念什么呢?她不假思索的回答:哲学。我沉默了一小会儿,对她说,女生还是念文学好一点。”

“这话倒在理。”邱小枫读书时候参加过文学社,虽然没被人追过,也发表过几首情诗,听到这话觉得是送到嘴里的棒棒糖,连忙努起小嘴让大家看她嘴里塞满糖的得意。

田文亮没有理会她,继续说:“我就问她,那您读博士跟家里商量好了?她立刻很得意点头,说我家里基本都是我说了算。我是湖北人,特别不习惯广州那种没文化的氛围,太市侩了。只有在北京,才有真正的精神自由。”

“北京当然是极好的,不过也得看人。”罗馨然补上一句,她下一句是“比如我。 ” 终究觉得太高调,给咽了回去。

田文亮也不理会她,继续说:“我想打击下她的积极性,便故意说:“其实念博士狠辛苦的。你老公会同意?那女人更得意了,直接把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说道:我老公都听我的。我小孩现在还不到一岁,我把他寄养在他奶奶家,我老公也不敢说个不字。我是湖北人,我的性格就是这样的。我见她既然这么说了,就又问她,那么你想念哪个方向?她立马说,中国哲学,我还是比较喜欢传统哲学,。像我们这样物质生活都不愁的人,总想要有精神追求。

我一向认为我应该发扬光传统文化,整天在市侩中生活太郁闷了。”

“这有什么问题吗?”邱小枫天真的抬起脑袋问。和自由社会每一个自强自立的新女性一样,她自然无法理解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哺育的功能是归且仅归女人享有的。

“我就直接对她说,我觉得吧,按照您现在的情况,其实您还是念西方哲学比较合适一点。”田文亮说完这话,才调过头对邱小枫说:“她要是学中国哲学,孔子知道她抛夫弃子来读什么哲学,必然一个棒槌敲过去,骂声,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既然你都承认了,女人生孩子比烹饪重要,但看这个哲学青年,一旦学了哲学,连孩子都不要了,何况烹饪? 这便是不守妇道的典型嘛。”

“谬论,身为妇女就该一辈子给男人扫地,做家务吗?简直是谬论。”罗馨然也忍不住跳起来,要打田文亮。

田文亮闪过罗馨然的粉拳,连连叫道 : :“君子动口不动手。”马上又叫道:“哎呀,我忘了忘了,你不是君子,是女人。”

“你除了油嘴滑舌,凭空胡说还能干什么?侮辱女性?没看这全车上有多少女性?”唯在此时,邱小枫和罗馨然也结成了联合战线。“哎,我可没有胡说,我是有根据的。所谓 “ 婦 ” 字 左 “ 女子 ” ,右 “ 扫帚 ” ,当 “ 婦女 ” 就注定拿一辈子 “ 扫帚 ” ,如果不执好扫帚,就是 “ 为妇不仁 ” 了。”

邱小枫和罗馨然说不过田文亮,却集体被田文亮抢白一顿,连女人的尊严都受到挑战,不觉得又羞又恨,只把两只脑袋向兔子样耷拉着。

田文亮见二位终于无话可说,长舒一口气,微闭了眼,正想睡去。却被人猛的晃醒。田文亮邱小枫或者罗馨然挟私报复,定睛一看,却是素不相识的一个女生,看起来刚大二。脸庞圆滚滚有如刚去皮的荔枝,一头齐耳的短发,正忽闪忽闪两只大眼睛望他笑。两只眼睛隔的不到一寸,田文亮猛觉几乎要嘴对嘴,头撞头。立刻从座位上跳起来,几乎要大喊“鬼啊。”

“是田文亮师兄吗?是 BBS 上老喜欢发贴的田文亮师兄吗?”那女孩子依旧天真烂漫的望田文亮笑。她后面以及四周,朦朦胧胧站了一群小师妹。

田文亮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他埋头小心检查自己裤子的拉链门,发现密封完整,再摸摸自己两面脸颊,没什么异样,才放胆道:“啊,我是喜欢发帖,怎么啦?”只听得背后几个大一大二的女孩子齐声道:“可喜欢你写的东西了。”

“师兄,那封 LOVE 版的情书是你写的吗?可喜欢了。”其中一个戴眼镜,长的比较婉约的女孩走上前来,偷偷掐了掐田文亮的手肘。田文亮冷不防遭到这种从天而降的性骚扰,脑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那小女孩儿不依不饶,继续道:“我最喜欢作家了。师兄,你觉得爱情是个怎么会事儿呢?”

田文亮强作镇定,关键时刻,把握自己,便清清嗓子,换了副严肃认真的脸色,对那几个小女生道:“这个嘛,其实我也不懂。你们这些小孩子,没有经验,我告诉你,找老公可以找作家,但是,谈恋爱不可以。”

“为什么呢?我觉得作家挺好啊。”短发女生张大眼睛,对了田文亮放电。大凡看过几本《乱世佳人》或者《红楼梦》的小女孩,都有一种把自己当成文学青年的误会,同时也就有了把文学当成恋爱的预备时的误解。而作家作为恋爱的书写者,自然也是最会谈恋爱的。田文亮只习惯在三角地灌水,偶尔发些无病呻吟的骚人文字,居然也被当成“作家”,既感到飘飘然,又有一种裤子掉下来,突然露出臀部的慌张。

“这你们这些小朋友就不懂了。跟作家结婚,作家但凡写了东西,都在前言写上“献给我的妻子”,甚至在文字中给你安排一个正面角色,顺便被载入史册。但如果是跟作家谈恋爱,则极有可能被当作体验生活的工具。”

“哈哈,师兄,您真逗。那您自己是不是作家呢?”眼镜女生又偷偷在田文亮大腿上掐了一把。然后哈哈大声笑起来。

田文亮连续受到两次骚扰,大气都不敢出,只嘿嘿笑着点头。把背包里藏了半天的水拿出来喝。

半晌,小女生们终于恢复了平静。田文亮正要睡去,只听得身后一个怨愤而又不屑的声音:“呦,原来我还认识一个作家。以前怎么就视而不见呢?”

田文亮转过头,邱小枫和罗馨然都居高临下的鄙视着自己,仿佛看一只刚刚从水里捞起来的王八,正在被厨师掂量斤两。

“谁说我是作家了?我说了?你说了?没有啊。”田文亮小声争辩道。

“没有,那某些人还在那大谈作家怎样?被电爽了没?哈哈。牙都笑掉了。”邱小枫双手叉腰,徐徐道。那种刻骨的嘲讽几乎把田文亮压到土里去。

他一头冷汗的躺到靠背椅上,见卫三威在旁边已经睡着了。不禁轻轻道:“还是你老婆好啊。”末了又觉得不服气,叹息道:“怎么中国的好女人都被美国佬夺走了呢?”(待续)



标签: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