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锵锵三人行之和菜头孟广美

和菜头大叔上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啦,没见过和老师的同学们来一睹著名博客(现在已经也是著名评论员了)的真容吧。

凤凰卫视5月15日《锵锵三人行》以下为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广美,你看咱们这个把网络界的意见领袖都请来了,名博,我给你介绍,他姓和,名菜头,和菜头。

和菜头:幸会、幸会。

孟广美:为什么会叫怎样菜头呢?

窦文涛:对,这个为什么叫和菜头呢?

和菜头:就是因为我姓和嘛,和的云南话跟黑的发音是一样的,云南有一种小吃叫黑菜头,很著名,所以从小学他们就把它作为一个外号。

窦文涛:还真拿自己当碟菜,和菜头,和绅的“和”是不是?

和菜头:对、对、对。

孟广美:台湾的菜头是萝卜的意思,白萝卜。

和菜头:我知道,网上一搜和菜头,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已经很有名了,我就在搜索引擎上搜我的名字,出来很多结果,结果我就看90%都是菜头和萝卜,菜头和萝卜,都是台湾的那边的网页。

孟广美:是。

窦文涛:我觉得菜头这个意思,好,它多草根啊,它很草根。你知道嘛,这个原来说是这个蒋经国临去世前给他的孩子留下最后这么一句话,叫“嚼得菜根,百事可做”。

和菜头:百事可做,对。

窦文涛:就是说你能吃菜头啊,说明你生存能力极强。那今天就是你网络界的啊,我就发现现在网络上炒的最火的一件事儿,你听说了吗?

孟广美:是什么?

窦文涛:也可以讲是怒火啊。

和菜头:嗯。

窦文涛:就是标题,现在是标题档有技巧叫富家子弟飙车,是吧?把平民的子弟大学生撞飞,撞死。你知道啊,这个事情一看啊,血咕淋淋,就是一孩子开三菱跑车的,他爸爸这个一开始网络上,这个牵强附会说他不是是高官什么的,后来说不是高官,说他爸也是一个企业的负责人,这孩子就飙车。飙车呢,人家那个大学生就是挺好的一人,就过斑马线,人家是守规则的,然后他这车速太快了“蹦”一下子,说撞起来有两层楼那么高。

孟广美:天哪。

窦文涛:5比高,20米远,这是。那么最开始呢,这个有关方面,出来说,出来了一个网络最新流行语,以前有个网络红词儿,你知道吗?叫“草泥马”。

和菜头:“草泥马”对。

窦文涛:现在呢有了一个叫“欺实马”,为什么叫“欺实马”呢?说一开始说他车速开多快啊,说他开七十码。

和菜头:对。

窦文涛:但是人家这个专业人士都怀疑啊,说七十码能把人撞起五米高,撞20米远吗?

和菜头:所以专门发明了一个词叫“欺实马”嘛,就是咬着这个词不放,认为说这个不是真实情况。

窦文涛:哎。

和菜头:所以呢,还发明出来“七十码”变成一个叫“欺实”,盗名的“欺世”马,这么一个新的动物。

窦文涛:欺负老实人的马。

和菜头:欺负老实人的马。

窦文涛:这么回事儿,你可以看看这照片,这个大家也要注意这个情绪安全啊。你想想这多惨啊,这个被撞成这样。来,咱们再看下一张,这是引发争议特别大的一个场景,就是说这孩子撞了人之后啊,这个打电话可能是叫他的这个朋友吧,他其他朋友开着什么保时捷呀,什么其他跑车,可能是玩儿跑车的一帮小孩。

和菜头:对、对、对。

窦文涛:“哗”一下凑在一起,就是这种神态,引起很多网民们的怒火。你再看下边,这是网民开玩笑做这个 T恤,七十码嘛。你知道这,到后来我发现到后来很多人骂的,实际上是骂这个态度,就是说这个孩子,当时你把人都撞死了,但是据网民在照片上、视频上观察说是显得满不在乎,而且这几个孩子来了之后。

和菜头:对,他那朋友过来之后,抽烟的抽烟,跟女朋友聊天的聊天,满不在乎。好像有网友爆料说,当时他们有个人说,就是说无所谓的嘛,赔点钱就好了。

窦文涛:啊。

孟广美:就说他女朋友还上网去说了什么了不起啊。

和菜头:那个不是,那个不是,那个女的不是,那个人是为了出名,然后她就把自己的博客地址给复进去,叫大家来骂自己,让自己火了,其实并不是他女朋友,那个。

窦文涛:这是有意出来找“粹”的。

和菜头:有意出来找“粹”的,专门找抽,“找抽派”的。

窦文涛:找抽派,找抽派的,你看他帮我们了解网络生态,他增加有点击率、有关注率啊,找抽也是一种。

和菜头:也是一种出名的方法嘛。

窦文涛:也是一种行销策略。

和菜头:对啊。

窦文涛:哎哟,真是。

孟广美:哎呀,我们小孩儿都怎么了,就是前两天台湾也发生一段新闻,就是说突然在那个高密度的住宅区里面发现一具白骨,已经就是。

和菜头:完全腐败了。

孟广美:就完全,已经六个月了,半年前就死掉了一个14岁的小女孩的尸骨。后来就开始找到,就是不知道怎么样验定,就是找到他父亲,然后他父亲就是哭着喊着说,我那天就告诉她不要去了,她是跟网友见面。然后去了之后就没有再回家过了。后来经由她的通联,还有她网上那些记录呢,两天就把那个凶手找到了。

和菜头:是网友。

孟广美:网友,19岁的一个男孩,那半年前也就是还是18岁左右。当天晚上就把她奸杀了,结果呢,这个男孩19岁的男孩,落网之后,那因为他这样子一个行径,可能很多人,家人看到他都要暴粹的,所以警察还让他戴了个安全帽在头上,因为怕他被人打死嘛。他还对着那个媒体的摄像机做了一个鬼脸,还拌可爱呢。

窦文涛:杀人呢。

孟广美:杀人了,他还拌鬼脸,然后他可能觉得这样子也是。

和菜头:无所谓。

孟广美:也是属于找抽的,就是属于那种还无所谓。

和菜头:不当件事情。

孟广美:后来媒体采访他的时候,他也是那种那不赔点钱就算了嘛。

窦文涛:哎哟。

孟广美:所以就说19岁的小孩,你有没有谋生能力,你到底有没有这个叫做生产力都还不知道,但是他已经学会用钱去做交易,用钱可以去掩盖所有自己的罪行了。

窦文涛:你能理解吗?你像咱们网上也经常看到他们上传的视频,就是一帮13、14岁的小孩,甚至是小女孩,就那么把这同学脱光了衣服。

和菜头:暴打。

窦文涛:暴打一顿,就是你当然所谓的有些有道之士啊,他就会觉得,啊,怎么这个眼神里流露出那种冷漠,就是他有一种就是你这个人是人吗?就比如说撞死一个人,那就感觉应该是崩溃了,要叫我,我估计。

和菜头:对。

窦文涛:但是你觉得他是不是有一种,他们又有人说啊,说是玩电脑玩多了,玩游戏玩多了,是不是这么一种解释?就会变得,你真是一个生命吗?跟我一样的生命吗?这种意识是不是欠奉呢?

和菜头:我觉得这个不能归结于电脑,或者是电脑游戏,或者怎么样。而是说这个现代社会本身就会变成这样一种很疏离的人际关系。原来我们小的时候住在大院里。

窦文涛:对。

和菜头:相互之间都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大家都在一块儿,后来住到城市里面这种单元楼,大家都分开了。然后越来越多人会宅在自己家里面不需要上街,我一个朋友的话,他从月头到月尾都不需要上一次街,所以东西在电脑上搞定。

窦文涛:你看他用网络上这词,宅在家里。

和菜头:宅在家里,对。

窦文涛:就说宅男、宅女在家里待着。

和菜头:他不需要,他任何东西都不需要,只要有个电话线,有个网线都可以搞定。那这个是社会变成每个人自我就是一个单元,应该有的东西全有了。那像以前这样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交往,或者是这个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你会观察别人的感受,观察别人情绪越来越少了,看不到了。

孟广美:菜头老师你也是宅男吗?

窦文涛:他肯定的。

和菜头:我很宅。

孟广美:你很宅啊。

窦文涛:宅的肚子得出来了。我跟你讲你讲这个事儿很有意思,就是现在这个网络啊,一方面每个人就更孤独了。

和菜头:对。

窦文涛:完全是封闭的嘛,我那天学英文词儿叫什么“clossed”,就是更封闭了。

和菜头:对。

窦文涛:可是另一方面呢,它形成的力量,又是更集群了。

和菜头:对。

窦文涛:你比如说啊,他们这讲这个网络,所谓网络民意,对众多事件,包括这次杭州这个飙车的这个事。

和菜头:对。

窦文涛:他为什么说实在话,有关部门你不得不特别重视,就因为网络造成的。而且这个标题啊,我发现都有意思,本来我手机短信息收到一个我都乐了,说是,对这个事件,杭州公安局这个本来说就是表示已经把这个人拘留了,把这孩子拘留了,然后表示一定以法律为准绳啊,什么公正处理。然后标题变成杭州公安局说对此案要公正处理。

和菜头:他本身也是一个博弈的结果,一开始大家都在谈就是说你是富家子弟。

窦文涛:嗯。

和菜头:这个小兄弟是来杭州来发展的一个外来的移民,辛辛苦苦的工作,在杭州待了六年,工作了三年,马上要结婚了,然后一路那么打拼,现在结果被你一辆车就给撞死了,然后呢重点就是在于说一开始的讨论是说你是一个富豪的子弟。

窦文涛:撞飞了贫民。

和菜头:撞飞了贫民,然后大家就很愤怒,就是说你有钱就大啊,有钱就大啊。那后来但是随后,各方的反映就说这个网络上这样的批评的声浪是在仇富,就开始有这样的反对意见了,就是说这只是一场普通的肇事事故,交通肇事事故,你们一定要去绑上这个身份地位,有涉嫌仇富的这个嫌疑,仇富的话,是种非理性,不好的嘛。

窦文涛:网民自己也觉得仇富是不好的一个标签啊?

和菜头:就是说仇富不是一个很好的标签,就是仇富是没有人愿意穷,自己穷嘛,就是以前是唯恐说自己家有钱。

窦文涛:对、对、对。

和菜头:现在是说唯恐说我自己很穷,我是眼红你的钱,是不对的。

窦文涛:都不愿意这么说。

和菜头:不愿意,但是马上人家就把这个网友各个地方的网友开始改变话题,就是我们不谈钱,钱多钱少的问题,我们不谈富豪还是贫民的问题,我们只谈能不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个事情。

窦文涛:哦。

和菜头:因为他之前有超速单啊,他超到210公里这样的速度。

窦文涛:210公里。

和菜头:在100公里这样一个时速的公路上,超到了210公里,在2008年的12月7号晚上从杭州到,杭州和上海的高速公路上。

窦文涛:这都是谁弄出来的?

和菜头:网友们就奇怪就把,对啊。

窦文涛:神通广大啊。

和菜头:对。

窦文涛:这网友顶半个公安局了,我看。但是他这弄出来的都是确实的吗?网友弄的。

和菜头:那个里面应该是,上面有看到有交警的LOGO在上面,应该是交通网站直接下来的。

窦文涛:我的天啊,会不会是交警自己同时也是网友啊。

和菜头:这个话是你说的话,我可没有说。

窦文涛:咱们去一下广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我听了你刚才讲的呀,对我还真是一个启发,就什么启发呢?我就想起现在的猪流感就是甲型 H1N1,对吧?你看过去我们认为这个网络上面的这个意见,他的这网友都分散了个人,认为这是没有秩序的,混乱的,是杂乱无章的,对吧?可是呢,你看你说从这件事当中,所谓这个网民每一个网民形成一个人,你看网络意见有一个特点,一个人不成事儿?

和菜头:对。

窦文涛:都得成群结伙的。

和菜头:对、对、对。

窦文涛:那么成群结伙的,我过去就认为是完全没有规律可寻的。

和菜头:对。

窦文涛:但是你告诉我的呀,让我明白一件事,当然这我得声明,我决不是拿这个网友比作感冒病毒,但是我一直找不到更好的例子。我是在这个行为特点上,你像我们那天讲,就是这种往往一种流感的病毒,它也是这样,它每一个病毒也是个体的。

和菜头:对。

窦文涛:可是科学家发现呢,他们集合起来似乎能够又类似于一个统一意志的东西。

和菜头:有智慧。

窦文涛:有智慧。

孟广美:就是怎么样应变。

窦文涛:咱们就好像说是蚂蚁,蚂蚁你看,蚂蚁就是这样,他们说叫什么集体无意识。

和菜头:对、对、对。

窦文涛:是吧?一个一个,但它加起来,它呈现出一个像一个人一样的,某种行为,有它的策略对吧?我绝不是拿网友比较这个我就是说,他是不有点像,似乎对这件事情应对,似乎这个网友集体的名义的主流,它也像一个有意志会琢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和菜头:对。

窦文涛:根据外界的反映及时调整我下一步攻击的方向。

和菜头:对、对、对。

窦文涛:这东西神了,它也是不是商量好的。

和菜头:他并不可能那么多人都采取同样一个步调。

窦文涛:对。

和菜头:他会用一定的情绪,一定的事件,然后去导引他,他们做出一定的反应。但是会彼此越来越类似,就是形同越来越类似,越来越类似,最后就变成一个事件,大家都到处转帖,到处去跟帖去骂,到处去人肉,一旦人肉出来了,什么结果,做人肉搜索,然后一旦搜到什么结果,大家都分享,到处所有的聊天工具BBS,或者是什么这个博客里面都在博发,都在同一时间在广播,那最后他的情绪或者行为都会聚红。

窦文涛:当然这个有时候啊,它这东西也会产生一些副作用,就是有时候他的攻击啊,也会打错目标,但是他又会调整,你就是我这个礼拜我讲这个一个案子,就是讲这个罗彩霞,罗彩霞冒名顶替。就是那个叫王佳俊的女孩另一个人,就冒名顶替她上大学的这个事件,很有意思。说一开始有网友根据报导啊,说这个冒名顶替的这女儿的爸爸是什么人呢?说是公安局政委。哪儿的公安局政委呢?就是隆回县的公安局政委。

好家伙,这网友就暴粹这个隆回县公安局,那政委可是苦了啊,甚至打电话骂他,偏巧这政委吧,他也有一个女儿,正在上高一你知道嘛。所以给骂了这么一轮,最后急了,这公安局说,此政委不是彼政委,这个政委不是那个女孩他爸爸,那女孩儿(她爸爸)是以前做过这个政委,现任的人家这个政委不是他,但是呢?你看一发声明,这网友,这下好打错了,那到底是谁?然后又一查,哦,原来不是公安局政委,是牛马司镇的党委书记啊。你看它这个行为啊,像一种什么我觉得很有意思。

和菜头:不是有很大的力量蕴含其中,但他有的时候会很盲目,东出西荡,就是我所谓的行动力极高嘛。

窦文涛:行动力极高。

和菜头:这个集中力极高,这个集中力极高,比如说在网上搜民调的时候,他就更真实的情况就会有差别。

窦文涛:你认为网络民意和真实的这个民意是有区别?

和菜头:有很大距离的。

窦文涛:比如说一弄个什么事儿,网站都爱搞那种调查,说大家就百分之几十的人认为他好,百分之几十的人认为他坏。

和菜头:凡是有投票的人,愿意投票的人,他的动机力一定会很强的,就比如说你做个投票说,网络上做个投票说,是不是,你赞不赞成所有的胖子都比较笨,那所有的胖子就会有动机就会去点说不是,不是。

窦文涛:哦,没错,没错。

和菜头:那相关答案就显得极高,然后最后说网络民意99%的网民就认为说胖子笨这个命题是错的。

窦文涛:实际上投票的是胖子。

和菜头:投票的肯定是胖子,是有意问题,对。

窦文涛:这个东西有意思,就是因为我有时候老在想,他一个人的话,其实他发一个帖子或者发一个什么,你想在他一天24小时里,这只是他最多五分钟内的一个行为,可是每个人每一天的五分钟,它加在一起就真的是一种特别大的,连政府都不能不注意的一种力量。

和菜头:对。

窦文涛:可是也有学者就说了那是认真思考了的吗?比如说像有一个人讲,就说好比说我要有署名在报纸上写一个评论,哎哟,那我在心里得进行一番自辩的过程,比如说我这句话别人会怎么反对,那么我这个话得这么说。或者这个事实到底是不是真的,我要负责任。那么他是这么一种心态,可是对于这个上网写这个东西的这个人来说,他经过反复的思考吗?

和菜头:那要看你是怎么写,怎么玩儿,比如像我们这样,最早一开始就在BBS里面发贴,然后叫掐架这样的人。

窦文涛:掐架。

和菜头:写帖子就要很小心,而且网络上比如说你做到一定程度,比如说你的名望会比较高一些,认知度会比较高一些的时候,你一定要对讲话要负责的。

窦文涛:哦。

孟广美:而且刚刚菜头老师跟我讲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他跟我说很多,其实就是说你不是一单新闻,下面可能一堆的回应跟那个,他说有的时候就是说,他同一个人他用不同的名字,他还给出不同正反的意见,他一方面先表扬你啊,说哇我多么多么喜欢你啊?然后再过五分钟,他又写一个东西,暴粹你。

窦文涛:这不是拿你开涮呢吗?

孟广美: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和菜头:就是你在后台看的时候,你不觉得很开心,你觉得人心怎么这么黑暗啊,前一分钟你还在这里表扬我说,这个帖子写的真好,过几分钟还是你,你换了另外一个ID,但是你的地址是不变的,你是目的地址是不变的,你上来又狂骂一顿,这文章写得很烂,你懂不懂啊你?你会不会写中文啊,你看都是一个人。

孟广美:这人格分裂了吧?

和菜头:我只觉得这才是最真实的人性,这是最真实的人性。

窦文涛:是啊,真实的人,可能就是,你像我就是反复无常的,五分钟前想什么,五分钟之后可能就改了。

孟广美:你开博客了吗?

窦文涛:不敢哪,再有人甘冒我名开。但是确实是这样,就是好比说你呀,平常在这个网上去看,比如说现在又说有什么五毛党,又说有什么呢,一直有人在跟我说,说网上的很多潮流有没有可能是人做出来的,操纵出来的。

和菜头:有,肯定会有,肯定是有一些像这样的。比如说有一些商业上的,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比如说你去组织一帮枪手去骂一个品牌,你骂他骂他,骂到一定程度就有钱了。

窦文涛:怎么有钱了呢?

和菜头:不是,你一直在骂他嘛,再比如你是做一个IT的一个,就是比如硬件测评的网站。

窦文涛:对。

和菜头:上面全是枪手在骂,痛骂某个品牌,产品烂,服务烂,烂、烂、烂,烂到别人的广告部过来找你,给你一笔钱,说给我们放个广告,OK,你们就好了。

窦文涛:哎哟,这有点是不是像收保护费。

和菜头:这个可以是类似的,就是很多的这样在网上有商业利益存在的地方,就必然会发生这种情况,并不是你觉得一直是这样的,什么突然很多人来投诉你呀,突然很多人就对你的产品不满,现在各种公司老总很在意这种网上的评论。

窦文涛:没错。

和菜头:整天也在搜,就是他们看我们产品怎么样,然后他们找一批人,短时间内造出这么一个声浪出来,他的公关部就必须要很在意这样的事情,就过来解决这个事情。

窦文涛:哎哟,这里头涌现弄潮儿啊。《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窦文涛:广美有个大惑不解的问题,是吗?

孟广美:对。网民们没有其他的事情做了吗?因为,对不起啊,我启蒙,就是电脑方面的东西,这些东西我真的启蒙的比较晚一点,那就是说有的时候我就在网上观察,就是有的时候,就是有一些意见,他们可能意见相反,就双方对骂,那个时间长达两个小时,就说前后的那个发帖时间长达两小时,你一天才24小时,你怎么用2小时跟人家在网上对骂呢?

窦文涛:就是像我们工作非常忙嘛,难免就会有这样的猜测,就说他要花多少时间呢?这个东西不是花时间吗?

孟广美:文涛是觉得这些人是像弄潮儿吗?

窦文涛:不是,我说的“弄潮儿”是指的里面的一些搞手,就像他刚才说的,要做起一些风浪对自己有利益,我觉得那个还是可以。

孟广美:那是一份工作了。

窦文涛:对对,一份工作,那是可以理解的。我是觉得就是说,平常的广大善良无辜的网友,他这个每天比如说对一个事情,你像很花功夫,跟侦探似的。

孟广美:是。

窦文涛:他为了查清一个事情,他要人肉搜索,调出很多资料来,这事儿是很大的一个工作呀。

和菜头:对,但是我觉得是这样的,你觉得他无聊或者是,时间太多了要打发时间,并不是这样的。就是说,这是他唯一的一个管道,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中国社会里边。

窦文涛:哦。

和菜头:他可以抱将军头这样的文章,别人不会刊登啊。他去上广播别人不会让他去登台啊,但在网上他得到这个权限,他可以做到小人物发生,大家都来看到,他获得的这个权限,再也没有门槛了,他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他可以去找他想要的真相,也可以去找好玩儿的、有趣的事情,所以他可能在上面乐此不疲的待很长时间。

窦文涛:你说的这个我理解了,就是我今天还看一个评论,就评论这个飙车的这个事件,有个报纸写评论,就是说,对你可能有些所谓有理性的人,你可能担心说这个东西的网络力量的这种副作用,可是你说你有没有想到为什么往往只有在。

和菜头:网络上。

窦文涛:网络上弄大了以后,当然这是你泥沙俱下,但是事实我们也看得见往往是这样,才真正能推动这个事情被重视、被解决。你如果要是说,比如咱们说法制非常严明的地方吧,那按说也不一定非要这样,那么有事情马上就按照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但是是不是因为我们其他的渠道有所不足。

和菜头:不够畅通。

窦文涛:不够畅通。

和菜头:机会太少,所以就老是要在网上去搞这种事情。

窦文涛:那这么说,他们这些个网友们,他们是真的看到一个事情,就是有这种特别的正义感?

和菜头:他有一定的参与嘛,中国人都愿意抱团。

窦文涛:没错。

和菜头:都在一起扎堆,搞来搞去,就总会干这样的事情。

孟广美:会不会菜头老师今天晚上回家,就人肉搜索我们两个人呢?

窦文涛:没准,我觉得我们俩该学学,人肉搜索他。你不学会在这里头游泳,你在现代社会怎么混哪?我觉得已经没有办法躲开他们了。

和菜头:没有办法了,你要和他一起生活。(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