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八卦:美国护士爱上胡适之

又是一则八卦,胡适周围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星星呢,大概胡适之本人也数不清吧。人人都爱胡适之?

1938年12月 4日,胡适在纽约哈摩尼俱乐部发表了题为《日本在中国之侵略战》的演讲,揭露了日本的暴行,呼吁西方国家支持中国的抗战。晚间身体不适。翌日,他有抱病出席了纽约中国文化协会的活动,发表了题为《日本对中国的战争》的演讲,为时30分钟。回到旅馆,请医生检查,。这是很危险的疾病,他被立即被送进了长老会医院心脏科接受治疗,在医院作胡适的Hartman陪护胡适。直到第二年2月20日才出院。这次生病使胡适和哈德曼相识。

他在当天日记里写道:”今天下午离开Harkness Pavillion,坐四点半车子回Washington。游建文兄与护士Mrs.V.D.Hartman 同行,八点〇五分到。”

这之后,哈德曼留在华盛顿大使馆官邸继续照顾胡适,一直到3月13日胡适回到纽约:”看护Mrs.Virginia Davis Hartman 今天回New York去。她从十二月六日看护我,到今天已经九十七天,待我最忠爱,我很得她得好处,今天她走了,我觉得很寂寞。”

1939年得日记里,胡适七次提到了哈德曼太太,并且在12月5日自己生病一周年之际邀请包括哈德曼太太在内德朋友一起吃饭以纪念,他在这天的日记里写道:”今天是我因心脏病入医院的一周年,所以我约了李国钦夫妇,Dr.robert L Levy …..V.D.Hartman ….同来吃晚饭,作一个纪念会。”

这之后,两人交往频繁,胡适把他和哈德曼太太交往的细节详细地记录下来。对于哈德曼的悉心照顾,胡适不胜感激,他在1944年12月4日的日记中写道:”写信给V.D. H,谢谢他六年中特别看护帮助我,辛苦的让我舒服。”

仅仅依凭以上这些,我们并没有任何理由以褊狭的诛心之术来对这纯洁的友谊妄加揣测。

然而,事情绝非这般简单。短暂的接触,使他们一见如故,两人的关系迅速升温,并开始了长达二十多年的密切交往。虽有时候天各一方,但关山万重隔不断,飞鸿传书诉相思。

在开始一段时间,胡适在日记里称她哈德曼太太,后来则改叫”V.D.H.”,甚至干脆就叫”V”。哈德曼太太在写给胡适的信中更直白:我的爱人 My Darling)、我所爱的(My Beloved)、最亲爱的(Dearest)、我最珍爱的(My most Precious)、我一个人最亲爱的(My own Dearest)、爱人(Darling)、最亲爱的孩子(Dearest Baby)、我所爱的孩子(My Darling baby )、我珍爱的宠物(My Precious Pet)等亲昵的用词。

再来看看他们之间通信的内容,散漫于期间温馨的爱意和缠绵的情思就很难让人以普通朋友视之:1953年夏天,胡适夫妇暂住美国。哈德曼几乎每天给胡适写信。她在其中一封信中写道:”好想你。你决不知道我爱你多深,多想回到美好的往日”。在第二天的信中又写道:”我一个人最亲爱的:…..当然你知道那一句话如一杯香槟酒中的泡泡似的进入我头中。使那情书成为最珍贵的。”第三天她又写道:”我极为想念你-我所爱的终生友人,我又陷入恋爱了”在7月20日的信中写道:”最亲爱的孩子…… 我爱你的信,我真爱你。”

聪明的你,肯定已经从中解读出了那如胶似漆的爱恋!

没有与曹诚英西子湖畔执子之手的炽烈情感撞击,没有与韦莲司赫贞江上藕断丝连的深情倾诉,胡适和哈德曼太太用淳朴清新的关爱演绎了一段甜美的爱情喜剧。

毋庸讳言,由于诸多方面的差异,胡适和江冬秀的婚姻远远谈不上美满。然而,作为感情细腻的个体,他也不得不在纷乱的嘤鸣中找寻情感的寄托,排遣胸中的抑郁。大凡此等做贼心虚的事体,多半是上不得台面的。胡适也自知理亏,和哈德曼太太的交往处处躲着江冬秀。单凭这事,胡适就远配不上 “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的盛誉。

可,我我不但不忍心对他求全责备,反而觉得他是那样的天真可爱!(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