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倪震《绝顶爱情》节选

倪震这厮本是一个极聪明的才子,无怪乎大美女周慧敏那么坚定地委身于他,即使是在倪公子偷腥曝光的情势下。倪震在男女情感专栏方面绝对跟连岳有一拼,他主持的“绝顶爱情”专栏似乎比“我爱问连岳”更好看,因为他们俩虽然一样的敏锐、睿智和幽默,但连岳现实中是一个好男人,而倪震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经验方面就占了不小的优势,呵呵。

以下是《绝顶爱情》节选:

<1>读者来信

倪震先生;

自从看过你数月前的一篇回信[双赢],惊讶你的眼光独到,回应完全不是一般那些[行货],希望你也可以给我一点意见.

我是个中七的女学生,半年前认识了一位比我年长二十年的已婚男人,他有钱有地位,不知为何一见到我便已很喜欢,我起初对他没有什么感觉{虽然我喜欢成熟男人,但也不是二十年吧}但他不停会send sms和打电话给我,even他真的很忙,也会一星期见一次.我或许有点现实,不喜欢他但维持见面,不是因为钱{我的家境算可以,也用不着要他的钱},而是总认为他一定会在某方面对我有帮助.开学后,见面疏了,contact也比之前少,我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喜欢他,直到有一次,我醉了半夜call了他出来,给了他一个大好机会,但他竟然没有碰我!之前我是一直认为他只是想和我上床的,这只令我更加喜欢他!

可是,一个月之后再见面,他都是和我去开了房.自此,他除了第二日有sms外,便没有再找我了,我主动在两星期内打过两次给他{我是极吾黐身和极少主动找他},他也没有接电.但很奇怪,他又不是完全消失,又会send sms解释为何不接电话.到我放弃找他时,他又在X"mas时send了我一些祝贺语,我没有reply后他又再send多次,跟住又打比我.我真是想极也不明白,如果他要{赵完松}大可完全不找我,为何一直避我,但又藕断丝连?

我因为他哭了好多次,听他电话时又要假装坚泠淡……..自问已是非常独立没有要求的女人了,我应怎样做?他为何会这样?

真的很希望得到你的意见,无言感激!

高考临近的芷颖

以下为复信:

亲爱的芷颖

多谢你的赞赏,[一点不行货]的评语,令我安慰.作者的心.心思,读者毕竟能感受到.希望所有[行家],也一起好努力.

你中七,二十岁未到吧?你的[男朋友]大你二十年,和我差吾多年纪.就让我尝试代入他的角色,解释你的疑惑.

我四十岁,有钱有地位,已婚,见到有机会发展的少女学生,当然十分喜欢.send sms.打电话.一星期见一次,都是求之不得的快乐事.忙?我们看见猎物,从来懂得优序,从来懂得抽空.初相识,刚追求,那有忙的男人?

四十岁,追女学生,不是什么光彩事,又是有妇之夫,当然要懂得等.渔翁撒纲,以静制动,用最低成本,作低?#123;投资,耐心等收成,是聪明中年人都懂得的方法.

我终于等到了.你醉了,半夜call我出来,是收成的好机会.但我不是一般的聪明人,我是个绝顶聪明的人,我的金钱.地位,得来绝非侥幸.我有形象,我有教养,我更加知道,欲擒先纵.我只要今天碰你,你就会识为我们之间的不是欲望,是爰情.我们的关糸,就会从一夜升华起来.我不是处男,我可以等.而且,你这么晚匆匆找我出来,我未必有整晚不回家的理由.碟子上的乳鸽,总不会飞走.我们的第一次,我想好好再安排一下,不想急就章.

一个月后,我们去开房了.和真正喜欢自己的少女做爱,当然比乘醉少女之危惬意.今天,因为不是突发事件,我一早妥作安排,玩得真尽兴.收割了,又到头脑回到清醒的时候.第二天给你打个sms,是基本风度,也洗脱了[赵完松]的嫌疑.但我一向是个小心的人,永远将偷食维持在一个不愠不火的热度.我不想你误会,我们春宵一度后,便会如胶似漆.要是我稍为不理智,堕入[追食]圈套,一来怕上身,二来也怕纸包不住火,三来.除了太太和你,我还有其它庄稼要灌溉,要收割.当然,你有可能是万中无一的不黐身异品,但我不会知道.知道,也不会相信.相信,也不会冒险.我出来玩,从来宁行十步远,不走一步险.诸葛一生唯谨慎,是我们偷食者的好榜样.

我会和你保持联络,我会对你若即若离,适当的时候我会找你,但什么时侯适当由我决定.你在床上可留意到,我多喜欢主动.你是已经获利的投资, 封了蚀本门,进可攻退可等,不用悉心打理.你现在半夜醉了,我连你电话也不会接.但我不会放弃这段嗳昧的关糸.多一个做得我女儿的性伴侣在等哭着等待,是不会令人伤风感冒的.

假如你真的是我女儿,我会老实的告诉你,四十岁的男人当然还可以很吸引,但有老婆的四十岁男人,你还是避之则吉吧.尤其是,像我这样聪明的.

<2>读者来信

亲爱的倪震先生:

我有个问题,在心里很久了,从来都解不开,有时可以扮忘记,但更多时侯忘记不起.希望以你的智慧,可以帮帮我.

我和一位有妇之夫,十年了.他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就像倪生你一样,我是在从前那间公司认识他的,很快就被他才华吸引.他认真工作的神态,使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他.我暗恋了他几个月,竟发现原来他对我也有兴趣.天啊,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幸运.对我来说,是梦境成真,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不管他有太太了.

很快,我们就发生了性关糸.事实上,我们十年来每星期都有上床,真不敢相信,这样快就十年了.

可惜,我们的关糸似乎只限于上床,我们很少有其它娱乐.通常都是他来我家{我是独居的},做爱,谈一会,他就洗澡,离开.

倪先生,我爱他,我不敢奢望他完全属于我.但心底其实也想知,一个从来不敢问出口,甚至不大敢想的问题:他爱我吗?十年了,我们有机会在一起吗?

倪先生,我相信你,你讲真话给我听,我受得起.

祝你平安快乐小芬

以下为复信:

亲爱的小芬:

我想先说一个故事,是十八年前做广告公司时有位同事告诉我的.还记得,他是当笑话讲给我听,可惜我一点儿也笑不出.

有个很懒的男孩子,书念得不好,又无心工作.后来,父母死去了,只剩下一头母牛.男孩子每天就榨几瓶牛奶,拿去市场卖钱维生.他对生活的要求不高,如是者竟过了十年.十年后的某天早晨,已变成青年人的男孩,又如常在替母牛榨奶,准备拿去市场卖.谁知母牛眼泛泪光,竟然哭了起来.青年人大奇,便问母牛:[牛呀牛,你为什么哭呢?大家也叫相依为命,有什么不开心,不妨告欣我.]母牛哽咽着,口吐人言,断断续续的说:[你….你….榨了….我十年,也….也….没有…说过. …你爱我.]

同一个动作,同一串乳房,男孩和母牛就偏偏各有各的想法.对男孩来说,他的出发点从来是奶,他发梦也想不到母牛会期待爱.母牛有错吗?也没有,她只是一相情愿的认为,这个男人把弄她的乳房十年了,总不会一点感情也没有吧?

这个小故事听上去滑稽,其实却反映出时下不少男女关糸的错误期望.有时,错误期望是源于无知,有时,是因为误会;有时,却只是拒绝相信.小芬,我不知你是那一种,但你的有妇之夫,要从你身上榨取的是性,不是爱.就如男孩要的是奶一样明显.你自己妙想天开,希望有日开花结果,只可惜,人家连爱的种子也没有播过下去.

小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也都是有自己的选择.我想你再走下去之前,明明白白自己的位置.否则,有天,奶干了,就只剩泪在流.

很快,又再一个十年了.

<3>读者来信

倪震先生:

你好,我是你的忠实听众,也是你的忠实读者。我今次写信给你,是想公开我偷食的经验,让女孩子可以明白,她们在像我一样的玩家心目中,其实是怎么一回事。我听过太多甘愿做第三者的女孩子的故事,她们一点不理解男人的心态,我不是想做二五仔,但我实在忍受不了那些一面做第三者一面投诉的女孩子。她们,根本没有被善待的资格!

我背着女朋友搞搞震,原因只有一个,剌激感,再准确一点说,是性的剌激感。我不是不喜欢和女朋友做爱,但一具新鲜的女性胴体我是随时欢迎的。是的,我承认这行为极度自私,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遇上的女孩子却都认为那是浪漫。是十分滑稽,但千真万确。我偷食超过十次,但所有给我撇了的女孩子都仍当我是朋友,还偶尔会和我发生关系。她们为什么看不到,我只是想和她们上床呢?我愈接触得多这样的女孩子,我愈觉得她们贱,尤其是甘愿做第三者的。我不用对她们讲大话,我可以要求她们实现我所有的性幻想。我已发出一套追女仔和撇女仔的公式:带她们去几间高档的餐厅、弹钢琴给她们听,去山顶看日出、漫步沙滩等,所费无几,但所有女孩子都受这一套,万试万灵。还有,最重要是告诉她们我有多爱我女朋友,对她有多好,她们便会觉得我是个好男人,甚至妒嫉起来。唉,我的猎物从加拿大到香港到大陆,从大学生到OL,都是一模一样的蠢。

通常是几个月后,当我的性欲得到彻底的满足,又未生厌和上身前,我就会告诉她们,我女朋友好像知道了有第三者(其实当然没有这件事)。我会假装得依依不舍地和她们分手,因为,我仍然爱我女朋友和尊重对她的承诺。而那些可怜的女孩子都倾向同情我,认为我是好人,但她们却没有想到,好人又怎会背着女朋友偷食呢?我的方程式每次都奏效,你可以说我很禽兽,但,愿者上钩,我觉得,是她们自作孽。

我想告诉那些甘于做第三者的女孩子,你们只是男人的泄欲工具。你有爱情?你有感觉?男人都不在乎。你们最好知道,一被玩厌了就是同样的下场。

爱情是没保证,但做第三者,简直是自寻烦恼。除非犯贱,否则,何必呢?

当时,作为一个男人,我是无任欢迎的。

Patrick

以下为复信:

Patrick:

看罢你的信,我在想:你,真是个看不诏眼的男性;还是个,别有用心的女性?

假如是前者,我想问你,你觉得那些甘愿做第三者的女孩子那么容易被骗,那么可怜?你的态度又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沾沾自喜,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可怜的,未必是被骗的她们,而是骗人的我们呢?

施比受更有福,但要骗人的,却从来比被骗的悲哀。你想想,你说的方程式,老千计,虽然所费无几,但做起来,还不是劳心劳力。看日出,不是要早起的吗?扮依依不舍,那怎可不算是讲大话?我们追逐新鲜的胴体,就如赛狗追逐电兔,为了几秒的抽搐和快惑,扭尽六壬。我做不到「看破,放下,自在」,却实在不敢笑女孩子蠢。被性欲操纵着的还要笑被感情迷惑着的,实在是对人类的最大讽刺。

Patrick,容许我说,你享受欺骗感情,多于新鲜胴体;否则,妓女已可满足你的需要。你不是禽兽,你是贱;禽兽没你变态。

假如是后者,Patrick原来是位女士的话,那我为你曾经受到的伤害感到难过。你对第三者的痛恨我完全感受到,但要完全抹煞一和三之间可以有爱的可能,再写一千封信也做不到,不要再骗自己了。

各位亲爱的读者,你们又觉得Patrick是男是女呢?我,实在不敢肯定。

<4>读者来信

亲爱的倪震先生:

我是你的忠实支持者,由求学时的「三个寂寞的心」、《YES! 》,到现在的《绝情谷》、专栏〈绝顶爱情〉,都是我日常的精神食粮。

我三十岁了,三年前和拍拖八年的男朋友同居,公一份婆一份,每个月收入也有六位数字,在地产低潮时夹份买了楼,男朋友又对我千依百顺,一切都好象很幸福,我们已经计划,今年就结婚。

可是,去年年底,我男友开始有古怪,常借打高尔夫球为名北上,有时整个周末不见人。吵了无数次,他终于承认了,他在深圳布吉包了二奶。他又说,他照顾的不是妓女,是好人家的女孩。

他说他仍然喜欢我,但我要他跟那大陆妹一刀两断,他又面有难色。最后,我把他赶了出去,不许他回家,他只有在外面租了个酒店式住宅。我们有联络,但我坚持他一天不和大陆妹划清界线,都不会让他回来。我知他仍有回深圳,现在,他不用再扮打高尔夫球了,他整套球杆,都还在家□。

Joe,我今天冲凉,望着镜□赤裸的自己,我还是很漂亮啊!我的身材一点没有走样,一块多余的肥肉都没有。论样貌,我也是靓女一名,做的又是专业的工作;生活、又有品味。我相信,我男朋友最后一定会回到我身边。那大陆妹,只能迷惑他一时,总不成,他会和她结婚!

问题是,我应该等他多久?还是,不原谅他,干脆分手算了?希望,你可以给我一点意见.

永远支持你的玫瑰

以下为复信:

亲爱的玫瑰∶

以下的一些数字,可能会引致你,和一些女读者情绪不安,敬请留意。

去年,香港有三万二千对新人结婚,有两万人,是领了「寡佬证」娶国内女子的。香港适婚的女士又比男士多,适婚的女士有一百二十万,适婚的男士只有一百万。

根据统计推算,这一百万的男士,只有三十万会娶本港的女士为妻。结果,就是有九十万的香港适婚女士会嫁不出去。除非,她们往国内或外国找老公。可是,港女嫁内地男士的数目不多,我们在适婚男士的市场上,出现了严重的贸易赤字。

玫瑰,不要怠慢呀。你男朋友,很容易,就会成为那两万个出口新郎的一个。我明白,你们一向是天之娇女象你这样有才有貌又自爱的,更是「皇帝女,唔忧嫁」。但,俱往矣。时移世易,国内的女孩子,已不是价廉物美那样简单,而是真正比香港女孩子具竞争力,具吸引力。

大批的香港适婚男士投向国内的温柔乡,本地市场供应不足,形成了「大散户市」。条件再好的女孩子,都只能把要求下调。男士们都知道,今天,只要我们是三十五岁以下,月入五万以上,四肢健全,有眼耳口鼻,未婚,在情场上已是无坚不摧,予取予□,梦般的女孩子也转瞬便追到手。

玫瑰,要学懂尊重敌人呀。要知己知彼,更要知耻近乎勇。这是一场残忍的战争,兵临城下,你可以坐以待毙,可以死守,也可以反攻。

三代富贵的两位霍公子,追不起香港女明星吗?香港女明星不漂亮吗?为什么会是郭晶晶,章子怡呢?为什么不是新一代的朱玲玲呢?香港女孩子再不学懂吸收国内女孩子的长处,来结合自己的优势,将会输得很惨,很惨。孤芳自赏,最后,会变成自慰。

玫瑰,你赤裸美丽的身体,对我一定很有吸引力,因为新鲜。但可惜,我不会娶你。我劝你,还是积极点,虚心点,争回你的男人吧。

<5>读者来信

Joe∶

客气说话不多说了!我和男朋友同居三年多,感情尚算不错,要挑剔的是他为人比较好色,爱看色情网页和三级影碟,虽然我真的不太接受,但人没有十全十美,况且是男人,所以也只好接受。

可是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我发现男友在他惯常看的色情网页讨论区内发表文章,内容是关于某一楼一架步的评价,由大厦的保安到架步内的装潢,以及等侯的情况都描绘得十分详尽。幸好的是他并未有描述交易过程,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我一定当场晕倒!我反覆看了该文章数十遍,但总不能替男朋友想到借口,眼泪不住的流,心中只是愈想愈寒,我真的不能想象男朋友竟然去嫖妓。个人并不是对性工作者存有歧视,我想如果男人未结婚、未有女朋友,有性需要当然要解决,况且一买一卖,有何不可?但相反男人已有妻室或女朋友,就万万不能做出如此不负责任的行为。要知几十分钟的快乐轻则离婚分手,重则累人累己,染上世纪绝症,试问一个负责任的男友或丈夫,应该这样伤害他的另一半吗?

我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人,我有冷静的问过男友,他不单一口否认,还发誓不是他写!他说可能是同事用了他的电脑上色情网页所致!虽然他的同事真的常常去冲凉□骨,但老实说,我还是不能尽信。这几天我反覆思量,一想到男友和不知多少凤姐发生关系真的十分呕心!

Joe,请给我一些意见,究竟男人是怎样看嫖妓这件事?而我又该怎面对男友?如果你仍然爱你的另一半但她对你不忠,你会原谅她吗?

请赐教!

苦女上

以下为复信:

亲爱的苦女∶

看你的信,我的心在苦笑。你的邮件标题为「好色一代男」,是太抬举你男朋友了。事实上,他只不过和绝大部份香港男性一样,还有一个身份,叫嫖客。

我先申报利益,我不喜欢嫖妓,甚至有点抗拒。小时候得悉老爸热衷这活动,很愕然,感觉是肮脏,下流。但踏进了社会做事,愈来愈发现身边的男性朋友,同事,好嫖妓者大不乏人,而且全无道德包袱。在男人心目中,嫖妓和赌马、赌波一样,只是个选择性的喜好,不存在忠诚和背叛。

随着国内改革开放,妓源的拓展,价钱的普及,人口的自由流动,令到高质素妓女再不是商家巨贾的专利。中产阶级,甚至劳动阶层,花个一千几百,便可和从前高不可攀的美女族真个销魂。我去年从外国回港,阔别六年,发觉这般风气吹得更盛。我多次在访问中指出,嫖妓已是香港男人共同分享的最大乐趣、最大秘密。经济低迷也好,复苏也好,男人都觉得嫖妓最抵玩,最物有所值。更令我吃惊的是香港女性的后知后觉,和选择性相信的鸵鸟心态。大部份女孩子、太太,除非是曾涉及,或正从事欢场工作的,否则都象苦女你一样,发觉男朋友或丈夫去嫖,便大惊小怪,以为自己遇人不淑,碰上了男人中的淫贼、败类。其实,不嫖的男人,在香港已是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

我也随朋友上国内的卡拉OK「见识过」,经理带进来的小姐一字排开,活脱脱就是今年亚姐的水准,朋友们还要嫌三嫌四。今日香港的男性,就是面对着这样的诱惑。我无意危言耸听,也不想把嫖妓的行为合理化,为有伴侣的男人开脱,我只是想姊妹们知己知彼,认清形势,替自己作出最适当的对策。

今天,嫖妓已是民心所向,大势所趋,绝不是姊妹们所想的偶发性单一事件,据我所知,某德高望重的民主大老,就喜流连风月场所,难怪独身得不亦乐乎。

苦女,对不起,其实,我帮不到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孤独,你男友也不特别。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社会问题,在嫖妓的洪流□,我的忠告可能逆耳,但一定程度的妥协和体谅,可能比黑白分明的大是大非对事情更有帮助。他不嫖,不会是因为怕你,只会是因为爱你。

家父常说∶「免费的女人,永远是最贵的。」换句话说,男人看妓女,没有名字,没有面孔,什么都不上心,他只是她身上几分钟的过客。对男人,嫖妓,我们知你们介意,但对我们,从来都只是技术上的瞒与不瞒;不存在道德上的忠与不忠。

最后,你问我,如果我仍然爱我的另一半但她对我不忠,我会原谅她吗?我老实告诉你,我不会,因为我相信我可以找到一个「忠心」的。但请不要学我,因为,很可惜,我相信,你找不到。

<6>读者来信

倪先生:

你好,我是深圳的Vivian,正好和你女朋友是同一个英文名,每期买了杂志就先看你的栏目,唉,我好苦恼,请你帮我分析我的case。

不过,请不要一句话就叫我离开他,来毁灭我五年的感觉。今年我23岁,我的男人41,说到这里,你猜对了,他在香港有家庭。在我18岁那年,开始了我们不该开始的忘年之恋。这几年,我们仿佛活在水深火热当中,不是吵就是闹,但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很夹的。他说会和我结婚,我将信将疑,他会吗?我想我们不是包二奶那么俗,现在我和他相处多过他和他老婆,他做的一点一滴也看出他对我也是爱护的,我该怎么办?这样下去结果会怎样?我有时抽离点想,觉得自己很吃亏,我想过自杀,也自杀过,傻啊。

现在恳求你给我指引一条阳关大道,叫我跳出这种生活。离开他,我不想那个女人得戚,我想报复,不离开他,又不知道他猴年马月会娶我。

谢谢你帮我解答。祝你快乐。

Vivian Tsu

以下为复信:

亲爱的Vivian:

你打开杂志就先看我的专栏,又是同名三分亲。所以,我也先答你的信。

41岁的男人,23岁的你,18岁的邂逅,5年的感情。我相信你,这不是单纯的金钱关系。不过,由于深港两地生活指数的差别,不要告诉我,他没有照顾你,你们是财政独立的。

其实,我相信每个男人对二奶,都有一定的感情,一定的爱惜。这,是他们由散餐转为定食的主要原因。在二奶中,你并非鹤立鸡群,所以,请不要沾沾自喜;也不要理直气壮,将自己和有妇之夫的通奸行为浪漫化,合理化,再恶人先告状,说人家的妻子『得戚』,更贼喊捉贼的说要报复。

二奶就是二奶,第三者就是第三者,我不管你们之间有没有爱情,我也不管你们最后会不会修成正果。但今天,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你破坏了,和在破坏人家的婚姻,你怎么可以不知羞耻,倒转来说自己是受害人呢?

我觉得二奶,第三者,都会有自己一本难念的经,但同情、尊重,不代表我会让你歪曲事实。

衣食足,知荣辱,Vivian,你日子似乎已过得不错,怎么仍像野兽一样嗜血,一样自我中心呢?

Vivian,我怀疑你心中只有『拥有』,没有爱。所以你不懂爱人,也不懂爱自己。你怕吃亏,但又会自杀;你忧前途,但又会做二奶;你占上风,但又想放弃。你和你男人终日吵吵闹闹,有是什么令你觉得和他结了婚会有幸福呢?

我不怀疑18、22的你对40岁中年男人的吸引力,但我怀疑18、22的你能否做他的心灵伴侣。青春、肉体、你都占全面优势,那为什么,你还没高奏凯歌呢?很简单,他觉得不足够。

就算你争赢了,有夫,猴年马月,你会开始面对更青春肉体的人。你会看到历史在重演,或者说,恶业在报应。我希望那时候,你会有心情『得戚』。

唉,Vivian,学学爱人,学学替人家也想想吧。没有爱,你赢得一切也不会开心;没有爱,你拥有了的最后都会失去。

我不是叫你离开他,但顺其自然,争少一点,爱多一点吧。心地好的人,会快乐些,也会可爱些。请,不要辜负了一个好名字。

<7>以下是《绝顶爱情•抱抱》节选

最近,出席了一个以「抱抱」为主题的音乐会。 「抱抱」的意思,解作放低自己,拥抱别人。主办者想借音乐呼吁大家,你抱抱我,我抱抱你,希望令世界更好。蛮有心思的。

在网上,看到篇和「抱抱」有关的文章,也有心思。英文的,翻译过来,和大家分享。

还记得,结婚那天,朋友们都起哄,要我抱新娘出花车,走几层楼梯进新房。在我的臂弯中,太太的脸,不知是高兴,还是娇羞,红透了。几百尺的二人世界,尽响着我们的心跳。十年前的事了。

跟着,就是简单得如一杯清水的婚姻生活。我们生了个儿子,我的生意愈发展,夫妇的感情愈平淡。她是个公务员,每天我们一同出门,也差不多时间回家。孩子,念寄宿的国际学校。看似模范的幸福婚姻,终于出现了危机。

又或者说,终于出现了阿May。

在我买给阿May的豪宅里,璀璨的维港夜景就在眼前。阿May从后拥着我,柔若无骨的一双手在我胸膛游走,暖热的唇在我耳边呵着气:「每个女人都想有个像你这样的男人。」动听的说话。却令我想起,刚结婚时,太太跟我说过:「像你这样的男人,发了达,一定很惹蚁.」想着,有点不自然起来,我生硬地移开了阿May的手,说:「妳自己去拣些家俬吧,我要回公司开会。」我知道我背叛了太太,但我控制不了自己。

事情总要有个了断,她是个好妻子,我可以怎么开口?再轻描淡写,她也一定接受不了。但当我脑海里浮现出阿May青春的胴体,我的狠心和决心随着浮现。有一晚,我开玩笑似的问太太:「假如我们离婚,妳会做什么?」她瞪着我几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很明显,她想也没想过这回事。天知道我认真和她说时,她会怎反应。

阿May前脚才从公司走,太太后脚就上来了,员工的脸色都怪怪的,像同情又似撇清。太太也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但她只微笑着,就得我感受到她眼神里的一抹痛。

「和她离婚吧,我们一起生活,不好吗?」阿May又催了。

晚饭时,太太把热腾腾的饭盛满给我,我搭着她的手,说:「我有些事想告欣妳。」

她静了,静静地坐下,静静地吃饭;眼神,又静静地痛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还是说了。她反应不大,只柔声问:「为什么?」

我回避了不懂得回答的问题:「我是认真的。」

她怒了,把筷子摔向我:「你不是人!」

那晚,我们没再说话,只听着她饮泣到天明。

我不忍,但想起阿May,唯有铁起心肠。

律师准备好文件了,我把房子,车,及公司的三份一股权都给了她。她接过了,瞄了半眼,就一把撕得粉碎,在我面前哭起来。我的心,感到她的痛,但到了这地步,我不能够退缩。

回到家,我见太太在写东西,原来是离婚的条件。她什么都不要,只要多一个月时间,这个月内,我们要像没事发生一样。她的理由是,儿子还有一个月才完暑假,她不想他看着爸爸妈妈分开。

她把协议书递给我时,忽尔问:「记不记得结婚那天,我是怎样进新房的?」

我想起她羞红的脸、烫热的体温,点点头,答:「记得。」

她望着我,说:「你是抱着我娶我入门的,在离婚那天,我也想你抱着我走出这门口。还有,从今天起,这个月的每一天,每天上班前,你都要把我从睡房抱到大门。」

我答应了。她不过是挂念往昔的恩爱,想这段婚姻浪漫点完结罢了。

我把太太的条件告诉阿May,她大笑,听得我心里不安乐。

第一天,我和太太没亲密的身体接触很久了,抱她抱得有点笨拙。儿子在后面拍着手,欢呼着「爸在抱妈!」,听在耳中好像有点讽刺。从书房到客厅,再到大门,太太一直闭上眼,只轻声说:「今天是第一天,不要告诉他。」我点头,在门口把她放下,各自上班。

第二天,我们都自然了些。她把头靠着我的胸口,我又嗅到她的气味了。我发现,原来我已很久没仔细地看过她,我的太太。她脸上细细的绉纹告诉我,她已经不再年轻。

第三天,她在耳边告诉我,停车场出口在修路,叫我开车不要太快。

第四天,当抱起她时,我觉得我们仍像一对爱侣,有抱着自己情人的感觉。

第五天,第六天,她不断提点我一些小东西;例如,她把烫好的衬衣放那里,我用煤气炉时要小心,等等。我边听边颌首,感觉,好像又亲密了。

这一切,我都没有告诉阿May.

好像愈来愈容易抱起我太太了,我笑着跟她说:「可能我天天抱妳,力气变大了吧?」她在拣裙子,我等她挑好才抱她出去。拣了几套都不称心,她叹了口气:「裙子都松了。」我的笑容蓦地僵住,醒觉到她轻了不少,才是容易抱起的原因。我的心痛起来,自自然然就怜恤地轻抚她的头发。这时儿子走了进来,又叫着「爸爸抱妈妈」,她把儿子叫过来,紧紧抱着他。我别转了面,生怕再看自己会改变主意。我抱起她,由睡房一直走出去,她的手臂绕着我的颈,轻柔自然,我怀抱的她,就像新婚初夜般颤抖,只是,轻了不少。

最后一天,我抱起她,却一步也踏不出去。孩子已经返学了,她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会一直抱着我终老。」我紧紧拥着她,说:「我们都没有发现,原来我们只是不够亲热。」

我跳下车,车问也没锁,就冲上楼。我怕一停下来,就会改变主意。

阿May开了门,我立即说:「对不起,我不会离婚了。」她呆了,摸摸我额头,说:「你发烧?」我移开她的手,说:「May,我不离婚了,我觉得婚姻闷,原来,只是和太太都未懂得生活细节的重要;原来,我们仍是相爱的。我当年抱着她进门,她又生了我们的孩子,我便应该抱着她终老。对不起,May。」

阿May这次听明白了,结结实实地给了我一把掌,才砰然关上大门。

在花店买了扎太太最喜欢的香槟色玫瑰,我摸着热辣辣的脸,笑着,在心意咭写上:「在以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抱妳出去。」

满足,不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是知道自己拥有什么。

放低自己,拥抱别人;拥抱别人,找回自己。朋友,你今天抱了没有?

<8>以下是《绝顶爱情•爱情典范》中写美国总统里根的一文:

2004年6月12日,看着丈夫的遗体终于要入土为安,她再冷静不了,一下子崩溃下来,泪流满面,抚棺抽泣.五十二年的婚姻,就随着泣不成声的一句"我爱你",天人永别。

五十四年前,她第一眼看到他,灵魂便被他摄住,就知道他是自己终身的男人.他们堕入爱河,两年后,结为夫妇。起初,他未成名,只是个电视剧的小角色,后来,机会来了,他成了大银幕的男主角,拍了多套电影.名气,没有影响夫妻的感情,他们的爱有增无减,她总是含情脉脉凝望着他,他总是给她写情书.

在他的支持下,他做了个重要的决定;弃影从政.后来,他做了加州州长.再后来,他以六十九高龄,成为美国史上年纪最大的总统,在总统就职典礼上,所有人都可以看见他们如初恋情侣的眼神交流.

他遇刺,子弹差二点五公分就打中心脏,在医院,不忘对忧心的她说: "亲爱的,对不起,我忘了闪避."十二天后他康复出院,她才笑得出来.

结婚三十一年纪念,他在空军一号上念出爱的宣言: "没有你,我不会是个完整的人.你,根本就是我的生命. "她听到,面上每条皱纹都笑得好甜。

每年妻子生日,他会给她母亲送花,只为感激她生了个这么好的女儿出来.

十年前,退了休的他患上老人痴呆症,他勇敢地公开承认,自己已步入人生的黄昏;只担心,她往后的日子难挨.

她不怕挨,只怕看着他受苦.这十年,他由一个伟人变回一个小孩,最后更连身边的她也不认得,她都寸步不离,熬了过来.

他去了,她哀痛,但舒了一口气: "他不用再受苦了."他们的女儿说: "最后一刻,昏迷多天的父亲张开了眼睛,直望着母亲,眼神很亮,很蓝,充满爱,一点也不呆滞. "凝视了爱妻最后一眼,他放心地呼出最后一口气.他从来没担心过自己,他知她一定会在身边,他只担心她.这老人痴呆的十年,竟替一段绝顶爱情划上完美的句号.多谢列根,多谢南茜,为我们留下了甘苦与共,莫失莫忘的爱情典范.也让我们知道,只要肯真心去爱,用心去爱身边的人,我们不用是明星或总统,再平凡, 也可以和他们一样,攡有不朽最闪烁的爱.

一个人系感情路上落错车并不重要。要到达幸福这个目的地,并不只得一条路。

<9>在国内网站看到篇文章,咬文嚼字,大抛书包,甚妙;改成广东话对白,更趣。读者们不妨考考自己,文中诗词,知道多少出处,懂得一半,也不简单了。

以下是倪震〈绝世好诗〉节选

***

女:『下?你媾我?你唔喺有女朋友慨咩? 』

男:『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

女:『渠死咗?点死咖? 』

男:『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 』

女:『天灾?咁邪?咁你咪好伤心? 』

男:『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 』

女:『唉,一枝公。咦,咁你点解又有心机媾我啊? 』

男:『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

女:『口花花,我有咁索咩? 』

男:『糟粨所传非粹美,丹青难为是精神。 』

女:『咁识讲嘢,喂,你有无钱嘎? 』

男:『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

女:『哦,无钱,不过有上进心果只。你中意我咩啊? 』

男:『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

女:『兜圈,你读好多书慨咩,讲嘢咁鬼深? 』

男:『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

女:『吹到咁劲,做咩捞咁耐都仲喺单身寡佬,人又冇,钱又冇呀? 』

男:『小姑未嫁身如寄,莲子心多苦自知。 』

女:『咁如果我受媾,你会唔会娶我嘎? 』

男:『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

女:『结咗婚会唔会鬼马先? 』

男:『波澜誓不起,妾心井中水。 』

女:『咁荀?信住你先啦,不过,我要去美国读书,你等唔等我嘎? 』

男:『宁饮建业水,不食武昌鱼,宁还建业死,不止武昌居。 』

女:『讲就一条心,咁你唔会挂住我慨咩? 』

男:『独自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

女:『但喺……』

男:『望夫处,江悠悠,化为石,不回头! 』

女:『好啦好啦,怕咗你,唔好吟啦,我唔要条仔咁烦嘎! 』

五年后

女:『结咗婚咁耐,你仲挂住你条旧菜? 』

男:『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雾。 』

女:『咁你当初又媾我,又同我结婚? 』

男:『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 』

女:『有冇搞错啊,注晒册嘎,玩啊? 』

男:『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

女:『你真喺咁绝?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咪虾我唔识吟诗喔! 』

男:『醒来几向楚巾看,梦觉尚心寒! 』

女:『你有咁惨?你当日咪话一见到我就……』

男:『美女如花满春殿,身边惟有鹧鸪飞。 』

女:『你咁讲嘢,你就鹧鸪……』

男:『昔日××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

女:『唉,一直以来朋友写信话你衰我都唔信,原来你真喺人面兽心。 』

男:『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

女:『你啲理想呢?死晒嗱? 』

男:『且把浮名,换了低斟试唱。 』

女:『呜……呜……你唔喺话一片冰心慨咩? 』

男:『不忍见此物,焚之已成灰。 』

女:『你唔怕我唱衰你? 』

男:『宁可抱香枝头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

女:『我唔肯分手呢? 』

男:『分手尚且为兄弟,何必非做骨肉亲。 』

女:『你真喺一啲唔舍得都冇? 』

男:『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

女:『你去死啦,仆街! 』

**************************************************

来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