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杨雅晴巴黎索吻百男(1):清幽的奥赛美术馆

杨雅晴,一位长相甜美可爱的台湾女孩,在法国留学,为了实现自己的狂热梦想,她于2009年暑假期间展开了“在巴黎吻百个男人”之旅,不论肤色外表和职业,从男模到清洁工均是她的索吻对象,还拍照留念,未来计划出书和大家分享她的狂想曲。就这么一档子事儿,被媒体一煽风,无数双渴望新奇的眼睛就被熊熊点燃了,道德批判和外貌评点也铺天盖地而至。

依我看,这完全是杨雅晴的自由意志,而且心怀梦想并努力付诸实践是非常值得敬佩的伟大举动,何况摄影师把接吻的照片拍得宛如艺术作品,我没有看到荡漾的色情,只看到了纯真的浪漫。也许,这个故事只有发生在巴黎才美丽。

佳人将陆续分享杨雅晴小姐的巴黎索吻故事,读过之后,你会知道,每一张照片、每一个吻背后都有一段生动的小插曲。当她完成在巴黎吻100个男人梦想的时候,小插曲一定会汇成一阙跌宕起伏的不老乐章。

1 Musée d’Orsay

早上十点多,走路去奥赛车站接向振华,
今天是休馆日,
奥赛馆前的广场呈现出难得的清幽,
正好适合我的第一个吻。

奥赛旁边的小博物馆有个年轻工人,
戴着白色粗框的太阳眼镜,棕色卷发,T恤牛仔裤,
应该跟我差不多年纪,从神情看来似乎挺喜欢这份工作,
他拍了拍双手,握住一只高得不得了的银色梯子,
架妥之后便一步一步地爬了上去,
不晓得是清洁工呢?还是维修员?
表面上我好像对他的工作有兴趣,
但其实满脑子只期盼着待会儿再度回到奥赛时他还在,
因为我的第一个吻实在不知道要找谁,
如果是他的话,好像比其他人来的令我自在一些,
毕竟,从刚才到现在,我已经认识他七秒。

我跟向振华先到我家中庭拍摄我跟妮妮的开场序曲,
呵呵,就算即将亲吻一百个帅男人、拍下一百张浪漫的照片,
我最爱亲的家伙,还是妮妮。

开场的工作结束之后,我们回到奥赛,
真好,年轻工人还在,
我假惺惺地在附近转了转,作势要寻找其他对象,
但其实根本想直接走向那个工人,
再怎么说,现场所有人,除了向振华,我跟这位工人最熟了,
即使很有种地启动了这个计画,
却依然希望第一次开口要求别人亲我,
对方可以是个不要太陌生的陌生人。

瞎转了转之后,
回到原地一边偷瞄年轻工人、一边默念索吻台词,
这时我才看清楚他到底在做什么,
他在拆卸上一期展览的帆布广告,
虽然听不到他有没有在哼歌,但他看起来像是在哼歌,
尽管在烈日底下,得要戴着太阳眼镜才能工作,
他看起来却很闲适。

我走向他,
假装若无其事地叙述我要亲他的理由,
他笑了,因为觉得莫名其妙,
他问:「亲嘴吗?」
我答:「是的,亲嘴。」
他问:「哇喔,那˙˙˙˙˙˙哪种亲法?」
我答:「轻轻碰一下就可以了。」
他说:「嗯˙˙˙˙˙˙˙˙那˙˙˙˙˙˙˙˙ok。」

对他的反应有点惊讶,
我以为洋人都很放得开,说亲就亲,半个问题都不会问,
没想到他还会确认是不是亲"嘴",
我猜,若我跟他要求法式接吻,
他铁定双手一摊,以一种法国人与生俱来就拿手的耸肩来拒绝我,
幸好我要的没有那么多。

年轻工人跟着我走到阶梯上,我们面对面,接着他拿下太阳眼镜,
随后依着向振华的指示,
我们轻轻地亲了彼此的嘴唇,
不过是一瞬间,
好像没什么感觉,却又有那么点浪漫,
然后他笑了笑,祝我拥有美好的一天,
便戴起太阳眼镜,回到他的工具箱和梯子旁边,继续刚才中断的工作。

我发现˙˙˙
这样的吻,其实很美,
就像一片偶然飘入我口袋里的落叶,
就像擦肩而过的香气,
就像在我窗前歇息片刻、哼哼唱唱的棕色小鸟。

后记:连工人都有这么帅的咖,巴黎真是该死的城市。(来源:杨雅晴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巴黎真是该死的城市。。
    哈哈。

    (0) (0)
  2. you’re a brave girl! I like you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