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跟一百个人亲嘴等于跟一百个人上床?

杨雅晴巴黎索吻百男的缘起,只不过是一个留法学生的狂热梦想,但却备受责难,就像主人公问她朋友的问题:跟一百个人亲嘴,真的等于跟一百个人上床?

考试之前的某天晚上,
闪过一个念头"何不多留一年?"
当时想,倘若˙˙˙
今年考试顺利通过,明年也畅行无阻,
那么明年这个时候我就有两个硕士学位了,
虽然室内乐硕士在台湾尚有认证问题,
但仔细想想,"三年拿两个硕士"似乎挺威风,
起码可以让把拔、马麻、阿骂觉得很欣慰,值得一拼,
于是,我开始朝着"多留一年"的方向去计划下一步,
注意奖学金、留心补助音乐人才方案、寻找更便宜的房子˙˙˙等等。

两星期后的某次睡前胡思乱想时间,
一个始于三年前,却至今仍未付诸实行的狂想,再度浮出脑海。

三年前,也是在睡前的黄金时段,
突发奇想:
"跟一百个人亲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如果我作一到一百的号码牌,
然后拿着号码牌跟他们亲嘴,并且拍照存证,一定超酷! "
"好好玩喔好好玩喔~~我要亲谁好呢?˙˙˙˙˙"
就这样,越想越高兴,
隔天便忍不住告诉一些朋友关于一百个吻的念头,
当时也只不过跟四个人报告,
就被其中三个打枪,
第一个说:"你疯了。我不想理你,也不要告诉我任何相关细节,我不想听。"
第二个说:"真的吗?好好玩喔~我要领号码牌!"
第三个说:"这跟和一百个人上床有什么两样?你有这么饥渴吗?"
我跑去问第四个:"跟一百个人亲嘴,真的等于跟一百个人上床吗?"
他回答我说:"我觉得差不多,你为什么要这样?"

出言制止的人觉得我这种行为,基本上跟荡妇和女巫没有差别,
应该被绑在十字架上烧死才对,
巴不得把我的脑拔出来洗过,防止我此生再有机会发起这邪恶的念头。

当时的我还很青涩,一想到世界上有某些人会把我当成荡妇和女巫,
就吓得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立刻把这个狂想彻底封印在心底最深处,
用遗忘来抹煞它的存在。

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后的某个晚上,我又想起这件事。
好笑的是,想起这件事的同时,
我竟然打消了"在巴黎多留一年拿硕士文凭"的冲劲。

这两者到底有什么关联? ?
起初我也很好奇,
为什么回忆起一百个吻的狂想,会让我放弃拿硕士文凭?
又花去一个睡前的黄金时段,才得到答案。

想拿文凭,是因为对自己还不够满意,
在巴黎两年,
我琴艺进步了、人际关系变好了、EQ更高了、整个层次都提升了˙˙˙
然后呢?
总觉得还少了什么,少了某个重大的关键,
某个让我对这两年了无遗憾的重大证据,
某个能够永远自豪的丰硕成果,
某个无法取代的独特记忆˙˙˙˙
就是觉得少了什么,让我没办法对自己点头,乖乖回家。
所以我又给了自己一年的可能性,
或许一年过后,
我对一切就了无遗憾、得到永远自豪的成果、创造出无法取代的回忆,
因为我拿到˙˙˙"两张硕士文凭"。
? ?

两张硕士文凭真的可以给我这么多吗?
不行。

拿到硕士文凭,不管最开心的人是把拔、马麻还是阿骂,
总之一定不是我。

那不是我要的。

对我来说,
这个暑假跑遍巴黎,潇洒地亲一百个男人,
比多留一年、拿两个文凭,
还有意义。

这两年,巴黎将我从一个青涩的小傻瓜,锻炼成无坚不摧的女神,
为的就是让我有一天,能够将狂想一一付诸实现,
有什么比"我想要的,我都有勇气、有能力实现"还要了不起?

一个狂想被我尘封了三年却丝毫未褪色,
三年后,选了个这么恰到好处的时间蹦出来,
难道不是在告诉我:"是时候了!"
是啊,是时候了,
现在的我,
一丝都不在乎有谁觉得我是荡妇或女巫,
我是什么、我是谁,我自己很清楚,
现在的我,
想要什么,就敢去做,而且比起以前有更丰沛的能量,
现在是我这一生头脑最清楚的时刻,
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再说,
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比巴黎更适合接吻?

二零零九年暑假,
在巴黎,悠哉地亲完一百个男人,
收拾行李,回台湾。

原汁原味,这才是杨雅晴。

(来源:杨雅晴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看长相就知道是个弱智。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