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刀尔登:孔子遗憾没和南子谈恋爱

孔子之后,一无孔子,很难想像世界上竟有这样空前绝后类似神的凡人。美艳绝伦的南子究竟是不是孔圣人的遗憾呢?恐怕谁也说不清吧。

(电影《孔子》中的孔子)


(电影《孔子》中的南子)

终于说到孔子了,尽管以一千多字说孔子,似乎不敬。

孔子最杰出的地方,不在其头脑,而在其人格,不在其思想,而在其工作,不在其生,而在其死。

我脑子笨,当年初读《论语》,最常发生的一个想法,是“原来在这里”。——那么多名言,或成语,敢情都来自这本一万多字的小书。间断读了几遍,又想:“我到底在看什么?”后来又读几遍,才勉强看出点结构。

再看看孔子一生的事迹,难免惊讶于人的一辈子,可以做那么多的事情。五经与孔子的关系,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孔子曾整理旧籍,把学术从官中引入民间,使为天下公器,应无疑问。他不仅建立了一个学派,还几乎一手建立了一个阶层,成为后来中国社会实际的管理者,无论是在行政还是在精神上。自然,我们不能说如无孔子便如何如何,但以一人之力,改造国家至如此程度,把个人的精神,施加到民族的精神之中,实在是空前绝后。

从反面说,孔子的影响有多大,其它思想的影响便有多小。孔子被放置的地位有多高,众人匍匐的姿势就有多低。当然,后来发生的事,与孔子是没有关系的。孔子既不曾用强力推广自己的学说,也不曾有如此主张,在他的时代,以及身后两三百年内,不同的学说,尚能充分竞争。儒学的胜利,是在他死后多年才实现的,胜利的关键,在于人多。

其他学派,或者开创人缺少孔子那样的魅力,或者教义本身便使其无法招聚徒众,或太艰深而不利于中智之人修习,或离政治太远而吸引不到君主的注意,总之,一个个都败下来了。到了西汉中期,孔学后人遍天下,而至少有十种以上学派,只剩下个名号,连主张都不能确晓了,而名目也没能留下的,应该还有一批。

今人最感可惜的,是名辩之学的失传,因为这种学问,最有可能弥补孔学的缺陷。孔子学说,二言以蔽之,在个人为仁,在社会为礼,至于其它,子贡曾说:“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孔子对灵魂与物理这两个方面上的问题或是不太关心,或是思未有成而不愿示诸弟子。他是那个时代最渊博的人,不过他又不主张渊博,甚至不满意自己的杂学太多。在他自己,只是兴趣的专注在此不在彼,在他身后,竟成全社会的缺陷,至有《礼记·王制》里的主张,“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众,杀”。当然,这些不能由他来负责。

《王制》里列的“四诛”,一条是奇技奇器,如鲁班之类,一条是左道旁学,如杨、墨、申、韩之类,一条和卜筮有关,还有一条是“言伪而辩,学非而博”等等,这里的“伪”或“非”,自然是以正统儒学为尺度了。《王制》描述的是儒家的理想国,而中国后来被改造得离它也不算很远。

孔子虽有所偏,毕竟是谦逊的。另一个谦逊的人是颜渊,他和孔子的交流,或有其它弟子所不曾与闻的。王阳明曾说“颜子没而圣学亡”。颜渊在《论语》中只是提问,很少发表意见,他的学术,已不可知,王阳明祭出颜渊,只是想和正统来抬杠。有一点王阳明可能是正确的,孔子的弟子,局面较孔子小得太多。特别是曾子一脉,继承了孔子的学术,而没有继承他的动机,他们在孔子这里饮水,而没有到孔子饮水的地方去饮水。

《新青年》时代,易白沙写过一篇《孔子平议》,在今天看来,有些激烈,对孔子的一些批评,也嫌挑剔。但他开头便说:“国人为善为恶,当反求自身,孔子未尝开保险公司,岂能替我负此重要之责?”孔子提倡的人格,是有道德自主权的,但后人把孔子置为至圣先师,与孔子的本意,相去已远了。

半开玩笑地,我以为孔子有三个遗憾,一是见南子而不谈恋爱,二是收曾子为徒,三是无友如己者。这些都和他的弟子有关,如果不是被一大群弟子监视着,谈谈恋爱,也未可知。孔子见老子,只是传说,无据可凭,而他的研究生(颜渊到底思想深度如何,不可知),便辟者多,多闻者寡。由此看来,招生工作,自古就是很重要的事。(刀尔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