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北大第一医院对《经济半小时》的最后一次声明

上次和大家分享了一篇《北大医院事件分析:电视会骗人》,不少读者纷纷踢馆子耀武扬威,有的更是直接称自己没详细看文章就张口评论,大放厥词。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懂,只会任强势媒体摆布,我只能说,这跟奴隶和乞丐没啥本质分别。不过仍有清醒的读者提供了北大第一医院的声明,再次我谨表达感佩之情,我希望来佳人阅读的读者,能带着一颗心来思考问题。大家试想,央视作为全国的强势媒体,北大医院只是在医学领域顶尖,怎么可能敌得过电视媒体皮下注射式的狂轰滥炸?何况我们屁民接受了那么多年的教化,恐怕早已和谐无匹一团浆糊啦。

(以下内容均代表我院观点,但为了交流更直接、更方便,以口语化措辞为主,敬请专业人士见谅。)

各位网友:

最近的一个星期,是我们近年来最无奈的一段日子,因为我们原本正常的医疗和教学工作被莫名其妙地打乱了,北大医院人陷入了种种伤痛的境地:经常有一些不明实情的患者询问我们年轻的医师有无执业资格,甚至对于老专家、老教授都要在看病前先“审问”一下……我们愕然发现,自己周遭的医患关系一下子变得更为紧张、敏感和脆弱,医务人员的某句话稍有不慎,便会激起患者的无名怒火和强烈指责,甚至是谩骂……在这最后一次声明的正式内容开始之前,在评判是非曲直、纠缠因果细节之前,我们不禁要问问“经济半小时”栏目组:难道这就是各位盼来的结果吗?

在网上看到不少网友的劝告:人家是媒体,还是主流媒体,每天说话写字,你们是医院,又是公立医院,每天看病钻研,有何能耐和人家争辩?诚然,我们确实没有什么能耐,但我们要让社会听到一些我们的声音!因为我们不是毒奶粉厂、不是黑煤窑——我们是踏踏实实工作的老实人,不应受到如此片面的“媒体审判”!所以,虽然能听到我们说话的没有十三亿人,但即便只有十三个人,我们还是要把事实说清楚,至少能把明显“不平衡”的节目中的另一半声音补足!比起记者的录音、录像和手中的笔,我们更信赖博客,因为它的原文不会被人断章取义,我们写在博客里的原始文字无需考虑被剪裁、拼接或者被调换的风险,这也是我们一直守护着这片“阵地”的原因。而正因为我们的本职工作不
是“争辩”,所以在被动“折腾”了一个多星期后的今天,我们必须要调整好情绪,重新投入到正常的事业中,这是我们目前能做的最积极的事情!因此,这是一篇最后的声明!

言归正传,对于我院无“非法行医”的事实,卫生部已在11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予以澄清,我们不再赘述。下面,基于11月8日对各位网友的郑重答复,我院特做如下补充或重申,有些内容就不再重复了,请大家见谅。

一、《经济半小时》,你们真的“不知道二审之事”吗?

记得在我院发表第一篇声名后不久,在《经济半小时》回复我院的声明中针对我院“该节目在本案二审的两天前播出,在宣判前的不负责任的报道将有可能干涉司法,严重影响司法的公正性”的质疑,做出了如下答复:“节目播出时,我们并不知道二审之事。”这个斩钉截铁的否定,相信各位网友都有很深的印象。

然而,非常戏剧化的是,就在昨日(11月11日)《华商都市报》的第9版,在央视记者的回应中,有一句话赫然凸现在广大读者眼前:“之所以在二审之前播出,是因为受到了一些压力。如果当时不播,这个片子可能就永远播不出来了。这是一个无奈,我们的记者冒着结束职业生涯的风险播出了这个片子。”

看罢,我们钦佩某位记者敬业精神的伟大,但是钦佩很快就变成了讶异——《经济半小时》,你们不是“不知道二审之事”吗?!

中宣部、中央政法委曾发出《关于当前在法制宣传方面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通知》规定:“不超越司法程序予以报道,更不能利用新闻媒介制造对司法机关施加压力的舆论。”中宣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司法部和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搞好法制新闻宣传的意见》指出:“要严格宣传纪律,不刊播格调低下、容易产生负面影响的内容,不披露作案细节和有关部门的侦破手段。不对正在审理的案件作有倾向性的报道。要努力避免违法、失实和泄密的情况发生。对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报道要按中央的统一部署进行。”《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第三条第四款规定:“对于司法部门审理的案件不得在法庭判决之前作定性、定罪或偏袒的报道;公开审理案件的报道,应与司法程序一致。”

此外,我们还有一个质疑:“我们的记者冒着结束职业生涯的风险播出了这个片子。”怎么会是记者播出的片子呢?记者的工作不是采访吗(在节目片尾工作人员的字幕中,没有找到记者庄严兼职的其它身份)?《经济半小时》栏目组节目的制作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流程?作为主流媒体的品牌节目,有什么压力可言?压力又来自何方?为什么一个主流媒体财经频道的品牌经济类节目的记者会“冒着结束职业生涯的风险”去为一名经济学专家喊冤?这之中让人想象的空间太大了!请栏目组给我们一个合理且明确的解释,别再告诉我们“无可辩驳”!

二、我们再次重申熊老师的死因

关于熊卓为老师的具体诊治经过,我们已经阐述多次,在这里不再赘述,仅就其死亡原因再次重申。熊卓为老师死于名叫急性肺栓塞的术后并发症,绝不是医生“救死的”,更不是三个“毛孩子”救死的!熊卓为老师的去世与三名年
~~~~~~~~~~~~~~~~~~~(可以理解为“医院把我们当孩子一样保护吗?”挺感动的……)
轻医生在上级医师的指导下积极参与抢救活动无关!这种并发症来得非常凶险、难以预测,其诊治仍是一个世界级医学难题,绝不是像王建国所言:“把那个肺栓一取掉她根本不会死”这般容易!

心肺复苏抢救一定是在病人濒死的时候才进行的,真正有效的时间很有限,之所以要为熊老师进行如此长时间的抢救仍不放弃,是由于家属王建国的坚持以及其他人为因素的干扰所致。有效的心外按压极可能导致肋骨骨折,进而伤及临近脏器,当“最终还是由于肝脏破裂大出血无法止血而放弃抢救”的判定出自一名律师而非医师之口时,这句话的可
信度能有多少?

三、《经济半小时》,我们真的不想接受你们的采访吗?

10月29日下午,医院办公室接到一个名叫庄严的记者的电话,说自己是中央电视台的记者,希望能就“学生行医”一事对我院进行采访,在我院正准备和她约定采访时间等具体安排的时候,她告诉我们:“我就在医院附近,现在就来!”并表示可以先了解一下情况,具体采访见面再议。因为对方是央视,我院姑且不论这样的登门拜访是否礼貌,单凭对方来自中央电视台的身份,我们相关负责同志很痛快地接待了记者。

聊了好一会儿,记者庄严才终于引出此次来访的目的,那就是针对我院在2006年初的一起医疗纠纷引出我院是否有医学生“非法行医”的话题。于是,观众在节目中便看到我们相关负责同志说道:“没有,肯定没有!” 记者提出要针对这起医疗纠纷采访院长本人。时逢甲型H1N1流感防控工作日趋紧迫,这是今冬明春全国卫生工作的重中之重!各位网友,在这样的关键时期,要我们的院长无缘无故地去接受一个在三年前发生的因双方对判决结果不满意而即将二审的医疗纠纷案件的采访——有道理吗?!况且,在后来从被暗访的职工口中我们才得知,这位记者已经在我院“潜伏”了许久,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采访院长(还不知是否会用到“针孔”)只是她大计划里的最后一步。幸亏院长当时因工作繁忙而表示“暂婉拒这次采访”,否则即便是采访了,他说的话可能也会被谁剪得支离破碎,留下一个“是”字,等着接一个“你们医院有没有学生‘非法行医’”的问题!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还算是幸运的!但至始至终,记者没有提出要采访“熟悉情况的科室主任”或者参与当时抢救的医务人员以及了解熊卓为医疗纠纷的相关人员。

“此外,为平衡报道中的各项观点,我们还采访了很多医学专家以及医学院的毕业学生,并做了相应的采访。这些采访可完整反映这个事件的全貌。遗憾的是,这些报道目前还未被允许播出。”如此大规模的采访是一个大课题,记者如果没有意识到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至少也知道一定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眼球的重大选题,而事实是根本没有提供我们采访提纲,也没有采访北京大学医学部医学教育的相关专家和负责人——这就是“深入调查”所得到的“全貌”吗?记者的采访工作可以如此草率吗?

北大医院是有着近百年光荣传统的老院,我们和媒体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与合作,我们也欢迎媒体监督我们的工作,然而,我们欢迎的是有良知的记者,不欢迎在记者节之际为成名立功能评上什么“优秀”而赶制节目之流!其使用的伎俩有辱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为正义人士所不齿!

四、我们针对的是《经济半小时》栏目,是无良知的记者,而绝不是央视!

对于这次“遗憾的”、犯了“低级错误的”失实报道,最令我们无法忍受的是节目对于我院作为一家公立医院、一家综合性教学医院近百年历史文化的污蔑和对 “厚德尚道”院训精神的诋毁。“医德求厚,医术重道”——这是每一名北大医院人为人行医的标准,对于一个集体而言,这是被视为生命和灵魂的箴言。

在这里还需澄清一个事实,因为在网上我们看到说北大医院在和央视“PK”,其实不然!我们深知中央电视台是党和国家的喉舌,在以前和我们都有很多愉快而有意义的合作,如随队记者深入老区报道我院医疗扶贫的工作以及与社区医院双向转诊等等。我们认为,在新医改日益深化的今天,在医患关系即将进入良性发展的今天,这档相当“折腾”的
节目的播出一定不是央视集体的决策,我们要讨个说法的对象是《经济半小时》栏目组和记者庄严!你们在没有经过深入调查的情况下擅自定下一个个站不住脚的结论,俨然是一种“媒体审判”,严重诋毁了我院的形象和声誉——请问,你们真的了解医学、医院和医生吗?

我们在上一篇答复中明确表示:“小刘不能‘牺牲’!”现在的他,每日战战兢兢地活着,不知流过多少眼泪,而记者却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无意去伤害刘希高”,那你为什么在节目中从没想过对其个人用马赛克处理?居然还公开他的真实姓名,将一个正在学业上攀升的年轻人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至今,小刘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这对一个年
轻学生的身心造成多么大的伤害你们知道吗?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无意伤害”——请问,他真的有那么十恶不赦吗?(看到这几句,很感动,心里酸酸的……)

我们知道,此时此刻,全国的许多教学医院都在看着我们,感同身受地等待着一个结果。然而,正如开头所讲的那样,我们毕竟是一家医院,我们的核心工作是医疗、教学和科研,没有时间投入更多的精力参与这场无休止的争论。所以,从今天起,我们不再和该栏目、该记者争论什么,但保留诉讼的权利!我们北大医院人将挺直脊梁,踏实努力做好
本职工作,全心全意为患者服务,我们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恢复北大医院的声誉与清白——这是我们积极的态度!

此外,我们已将此事反映至中央电视台等相关部门和上级部门,但至今未收到中央电视台相关领导的相关答复——我们继续期待着!

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委员会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二○○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来源:北大第一医院博客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不要把什么都推的一干二净,我就不相信天底下有那种专门为人民生命着想的医院,你们自认为全心全意为人民着想的服务、管理,难道就真的毫无纰漏吗?你们凭什么说你们毫无医患呢?纵然《经济半小时》报道有失实之处,但你们所能做的不应该是认真反省,努力改正疏漏之处吗?只要做的正,何须别人评说?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