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火车站广播腔始终没有消失

一听到火车站雄壮如嗥叫的播音腔,我总是联想到文革时期大喇叭里播音员激昂威武的声音,鸡皮疙瘩也忍不住蠢蠢欲动。有那么一瞬间,它能让我患上差时幻觉症,搞得我得小心翼翼地求证一下,我们是否生活在二十一世纪。

null

我不太清楚所谓“腔调”在语言学上的实质性意义,而清楚小时候大人教导的“听话听音”的训诫,希望自己能够更多地“懂得起”。但是往往都是“懂不起”的时候多,特别对某些腔调还特别敏感地拒绝,比如广播腔。

  小时候接触的是有线广播。那个时候为了宣传“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及传播马列思想,在我的记忆中似乎飞快地就实现了“村村通”,有线广播安装到了每家每户。每天早晨我们被《东方红》雄壮的乐曲从梦中唤醒,每天夜里听着《国际歌》悲怆的歌声上床,早晨起来知道了“毛主席是大救星”,晚上又明白“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周而复始,在广播的熏陶下我们茁壮成长!至于广播员的腔调基本就是那种激昂得近乎夸张的、什么都可以扯谈到世界革命的、兴奋异常地宣告“天下大乱,乱的是敌人”的那种男声雄壮、女声也雄壮的——腔调!所以我们从小就学会了“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谁怕谁”一类的句子,并恰如其分地用在自己的作文里。那时的广播就是这样的,但是那时的人似乎并不在乎它的什么腔调,因为它不但是广大农村接受最高指示最基本的途径,也是倾听号召的基本途径,那时的我们(当然,主要指我的父母辈)像聆听来自神的声音一样虔诚地聆听那个广播匣子发出的任何一点声响,同时,我们也因为聆听它而学会了8个样板戏的任何一个经典唱段,那时,没有觉得这个经过了反复磨练和严格政治审查的腔调有什么问题,我们之所以习惯这样腔调,是因为我们早已习惯被引导被教育被指导,因为这个腔调所搭载的内容是神圣无比、至高无上的。呵呵,我最早对现实主义文学理论中“内容决定形式”的理解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这个腔调曾经在何时发生了变化似乎不太可考,反正现在的广播电视腔调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听听现在广播里那些嗲声嗲气的播音,想想当年李谷一因《乡恋》的“气声”唱法所受到的责难,你就不得不叹服时代的巨大变化。

  但是,有些腔调却始终没有改变。比如铁路广播,你一听就是那个“火车”味,夹杂着煤烟和和厕所的味道,还带着拥挤人群汗水的味道,以及高高在上漠不关心、公事公办的意味。原来坐火车一走进车站听见这广播就想起列车员们冷若冰霜的脸!尽管有时那腔调在尽量装出很温柔很体贴,但是垄断行列骨子里的优越感以及和大众生活与生俱来的隔膜,始终不可能让温柔来自内心,你不可能企盼这样的腔调能够给在旅途奔波中的那些寂寞的灵魂以人性的温暖。

  广播腔之形成,在于广播与聆听这两极始终处于一个非对等关系中,如果说在外在形式上受众始终处于被动状态的话,其背后的实质还在于广播腔是一种排斥情感、排斥人性因而在语言组织和语言方式上也是粗枝大叶、毫不讲究的一种话语形式,它深刻地潜藏着行政文化对世俗意识的无情消解,实际上是继承了蹩脚的政客讲演和强暴的政令发布模式,视生灵为无物。广播背后连接的就是一个机器,一个没有丝毫呼吸和热气的铁家伙,它那样威严而虚假地存在着,你拿它毫无办法——在广播腔面前我们都是弱势群体!

  最近的一次体验是在昆明机场。当准时去换登机牌的时候,突然听见广播响了,它说的是我所乘坐的航班要延误,但是延误多久,为何延误一概不予告知,末了是一句“对此我们深表歉意”!“歉意”是对“极不负责”态度的一个遮蔽,上百个人要从晚上9点等待到何时不得而知,而这样大面积浪费时间的缘由都不愿意告诉大家,轻飘飘的“歉意”实际上是想预先逃脱问责。这也罢了,问题还在于,如果哪个乘客因为延误登机,那么航空公司单方面的规则是机票只能以半价退回,而且票还不是想退就能退的。在德宏机场,遇见一个延误航班的乘客,当他到当地航空售票处退票时,售票处告诉他这票不能退,得到他购买机票的地方去退。天啦!他是在100公里以外的瑞丽买的,难道他必须回到瑞丽?他只好放弃退票,这票钱就让航空公司给生生吃掉了!为什么到处都可以买到的联票却只能到指定地方退?从此你可以知道,那广播腔其实只是一个不公平海洋里冰山的一角,而这样的海洋里潜伏着多少非对等关系谁也无法知晓。也就是航空公司吧,个人延误时间,个人则需担负一半损失,而他们的延误则不必担负任何损失,因为他们有广播,广播已经“深表歉意”了!

  文革时候的广播是明火执仗对意识的强奸,而现在的广播则包涵着欺骗!

  第三天,我的同事仍然乘这个航班回重庆,仍然是这样晚点。我怀疑他们是故意这样在搞,因为据说12点以后是夜航,而夜航的效益有所不同。

  你会相信广播“对此深表歉意”吗?(来源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确实是,今年春节回去,合肥火车站大量列车晚点,女播音员播放之后,总会有个字正腔圆的男播音出来说道:我是合肥站站长,向大家表示诚挚的歉意云云……真扯他妈犊子!至于我们的车子晚点五个小时,则始终是无人问津,直到最后大家有了骚动,才有人重视,给点明确的信息。中国铁路拉的仿佛是货物不是人。

    (0) (0)

引用

  1. 哈宝宝-大杂烩 » » 火车站广播腔始终没有消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