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北大学子海淀桥乞丐调查报告

借《武状元苏乞儿》里面的台词:要是世道好,谁愿意出来当乞丐!?可近年来大量“伪乞丐”让我等失去了同情心,对于那些连装都装不像的乞讨者除了一脸鄙夷真没啥可给了。当乞丐妖魔化的言论甚嚣尘上时,那些真正的弱者又会怎样的求天无门,告地无路呢?

调查对象:海淀桥下乞丐

调查时间:2010年4月

实践人(姓名/ID):杨谨硕/飞机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社会最底层的小人物的生存状态。
近年每逢乞丐,心生怜悯慷慨捐资的同时也必然发出其是真是假的疑问(料想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且风闻某某某“神丐”家资过百万,食有肉,行有车,饮洋酒,追美女;又风闻众乞讨者虽名为乞丐,而实为帮派,大号曰“丐帮”,总舵在武当。因此自己越发疑惑越发好奇,便借社考实践访谈机会落实调查一番。原本想法是设计一系列问题直接找乞丐“单挑”访谈,不过至于落实之前突然感觉过于莽撞。能否取得对方信任达到调查结果暂且不说,万一提问不当将对方激怒,召唤帮主并众八袋长老对着我一通打狗棒、十八掌那可真就得不偿失了。还是谨慎为上,谨慎为上。
一、 踩点调查
我准备先大致观察一下行乞者的作息以及习惯,看看是否会有潜在危险。于是在每日饭后必出小西门至海淀桥来回漫步数个来回仔细观察行乞者的头饰、衣着、行囊乃至乞讨碗的样式。数日之后我大体可以确定在这一区域的乞丐只有两三个人,之间并无轮换、协作、交流,也未见幻想中的“高层人士”出现。4月11日,香山穿越第二天晚七点,我决定今晚蹲点并执行跟踪。
蹲点各种无聊,目标必须保持在自己的视野内,所以不得远离,且不可做看书一类的事以打发时间。为了估计乞丐的收入,我从八点左右开始统计过往行人以及施舍的人数。结果如下:自八点起至九点十分止,途经乞者周围3米半径之内的行人约为1000人,按照编号,第128、396、633、848、909、943、951、973号行人具有如我一般的天使般的心灵,主动伸出援助了之手,款额应为一元左右,硬币与乞讨碗的清脆撞击声即使身距15米开外也能清楚地听见。本着以貌取人的原则,这些人的年龄多在20岁至30岁之间,职业有公司职员、学生、清洁工不等。
这里冒出了一个问题:男人更有爱心还是女人更有爱心?八位施主当中,男女比例是7比1,如果外加我这个酱油男1001号,那么比例便是8比1,绝对超出了统计上的显著性水平。(当然可能是因为黑天女性行人较少;也可能8个男人总共捐了4.9元,而一个女人自己就捐了5元)统计到1000就烦了,就此打住。气温越发低冷,遂到McDonald要了一杯热咖啡,这还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在McDonald消费,特在此落笔纪念。穷极无聊,又到乞丐身旁乱晃,竟发现乞丐已不再作揖,酣然熟睡中。我心中暗笑:乞者啊乞者,你竟睡上了,如果哪位行者把你钱罐拿走,这一天的摊位岂不白出了!于是灵机一动,便大摇大摆走到乞丐面前,当众弯下腰身,从乞讨罐中拿了一元硬币出来,又大摇大摆走开,心中大笑。原本我只是想要试一试,成功了便把钱再丢回罐中去,否则偷乞丐的钱岂不要天打五雷轰!可自己终究没有还钱,为何?因为我很惊讶。为何惊讶?因为,我从罐中拿出的一元硬币居然是假钱!我用一元真钱换了一元假币,怎么说乞丐也不算吃亏,天也雷不到我。各位看官,如果哪位从今开始发誓要努力奋斗成为未来中华第一的著名乞丐,小可这晚的一点经验颇具参考价值,不妨听小可一劝。要想提高行乞效率,绝对不要把大票放在乞讨罐里,人家施舍了大票要立刻收于怀中(至少街头的那位乞者就似乎是这样做的),否则难免遇到似我一样的酱油男从您罐中取钱。注重天时,不妨看一下上文的数据,8个施主前600号只占2个,而后400号却占了6个,时间分步很不均匀啊。考察地利,在McDonald前的城管亭旁行乞,虽说是咽喉要道,人流四通八达,可地形过于开阔,即使一个很好心的施主,当他站在您5米之外时,恐怕也不会特意跑过来向您罐里投钱;海淀桥下虽说流量相对较少,可却是所有行人的必经之路,所有行人都必将从您面前2米之内经过。了解人心,要让人施舍就必须打动其恻隐之心,试想,在一个寒凉的午夜,路灯昏黄,您罐中空空,只有几分的硬币,水瓶已干,干粮已尽,路上几乎没有了行人,这时一位行者路人从您面前经过,怎能不打动他那敏感脆弱的心灵,怎能不逼迫他去衣兜里搜寻那迟迟未花出去的两角硬币?言归正传,大体的情况自己已经略有了解,看样子没什么危险。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顺便向路口的营业小商贩询问了情况:
1、 东北角首邮报亭
老板准备下班,开始收拾门面。我看准时机,上前搭话,言称自己是学校里搞社会调查的实习生,想调查一下他对桥下乞丐的看法。老板很朴拙,不甚健谈。只是说乞丐同学十分勤勉,早出晚归,其他的就不清楚了。言语中微微含有“整日营业对着乞丐真晦气”的意思。
2、 西南角贩卖烧烤包子的小白房
晚九点半后,见小白房没有顾客,店主闲着,便上前搭话,自我介绍同上。店家似乎今天生意兴隆,兴致极高,问一答十,各种跑题。不过从中得到了很多的信息:“他们真的是非常可怜的,下大雪天没有行人的日子也在那跪着!”“中午只吃馒头,我们以前常常给他们送包子豆浆。”“有人谣言说他们都是别人雇佣的,替人骗钱,不是的,你不要信!”“城管亭子一直在那里,可是近半年却一直没有住人。”“一定是儿女不孝啊,要不谁大冷天整天在那跪着,您说是吧?”

二、 跟踪
晚10:27分,桥东侧的老奶奶乞丐收摊了。我准备跟踪,目的在于确定她的住处。老奶奶一直在睡,连我偷东西都不知道,一看就是体弱多病,无精打采。大出意料之外,女乞身披麻袋,行走如飞,似我这般身强体健,混迹车协长期担当押后重任并差点儿通过春训体测的人才居然也要开足八成的马力才能追上!女乞犹如喝了鸡血,一路狂奔,且三步一回头。我不禁感叹:“反跟踪意识可真强啊!”一阵巴士的汽笛轰鸣,公交“扑哧”刹停在新浪前方。女乞跳上车,长舒口气,以袖拭汗,兴高而采烈。独余我一人呆立原地,望着那消逝的车灯兴叹。跟踪失败了,虎头蛇尾,弄出这么个结局,我简直就像一白痴!原路回到海淀桥,竟发现桥西乞丐老爷爷同学还在那里,心中顿生庆幸,我陪你熬!同是天涯失意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又给了他一元钱,以此表示对即将发生的跟踪未加提前通知的歉意。11:27分,老爷爷收摊,一身破袄,一幅烂拐,一张粗麻袋,外加一个如影随行的酱油。入夜了,伸手不见六指,抬头不见星星,低头不见太阳。月黑风高夜,潜踪蔽影时。男乞拄拐徐行,不时地停下休息。我也只好再三放慢速度。我一路跟随其后100米处。凭我的狂妄的自信,如果我的视力看他都是模糊,那么他看我也一定是模糊。老头儿屡次停下来,总有光亮在他手中闪动。我大胆凑近了几步,发现他竟是个大烟枪,一路至少吸了两支烟。沿着北四环路向东,一路潜行。路上行人稀少,有网吧跑出来的红头绿腮的青年,有在路边的银行草坪上无忌嘘嘘的的哥儿。过了中国银行,融金时代广场对侧(ROYAL KING PLAZA),老头儿左拐人巷,我急忙跑近,只见黑魆魆一道又弯又窄的老胡同。我略作停顿,掏出手机对着周围广场拍了照。恐怕已经到了老巢附近了,我有点紧张,这种狭隘的小巷,兵家称之为“死路”。如果进去捅了娄子,出是出不来的。我观察了一下四周,大致确定了逃生通路,然后走进了巷子,嘴里还不断地出声念叨:“这旅馆在哪儿啊?”很难想象在繁华的北四环中关村附近会有这种景致:胡同有如一条又细又黑的长蛇,道路
崎岖不平,路旁零星散置着锈蚀的单车、腐烂的木材、破裂的砖板;两旁多为歪歪扭扭的砖房,墙体窗楣上遍布广告与尘埃;院墙的支柱还在,只是墙身顶棚早已倾颓倒塌,院内遍布碎石杂草,二层小楼只剩外墙与窗框,透过窗框可以直视广漠无光的天空,在仅剩下的高大墙体上赫然用黑炭写着“蓬蒿”“拆”几个大字;小巷尽头是一座未完工的工地,高楼的空房黑洞洞,犹如只剩骨架没有内脏的垂死巨人。整个气氛有如鬼街,我似乎只在“寂静岭”“鬼武者”之类的游戏中才见过类似的场面。
我不断地编织着各式各样的恐怖幻象来吓自己,边走边哆嗦。走出小巷尽头,竟发觉乞丐已不知去向。根据我对速度的判断,认定他家就在这附近。1:07分,头困眼乏回到宿舍,梦中盘算着下一步“单挑”计划。

三、 单挑
4月18日夜,本欲复习期中考试,可左看右看真无趣。隔窗遥见乞丐匍匐于桥下,便索性投笔掩卷,直奔乞者而去。乞者不比寻常小商小贩,多半终日低头不语,少与人交流,且警觉性、愤世性高于常人,如何打开这层坚冰,取得乞者的信任,并进而从中套出想要的情报,对我来说可谓一个小挑战。此前曾试想过多种途径去接近乞丐,可即将执行的时候还是心中慌乱,不过实践证明,我实际所采用的举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晚九点半,路上行人已稀少,乞者此时未睡。我心怀叵测,佯装路人,缓步徐行,至乞者面前稍作停顿,翻衣袋,弯腰身,以一元纸币投于乞壶:乞者低头为我作揖。我起身而去,过五步,停身回转,又至乞者身前,弯腰大声说:“大爷,天儿晚了,没人啦,你还是回去吧!”乞丐惊异,斜眼瞟我,口中“哦”“哦”发声,脚下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向。我于是蹲下在他身旁,说:“大爷,天儿晚了,明天人多再来,这又潮又冷,可别冻坏了!回家吧!”乞者依然支吾,无起身之意。我接着说:“哎呀,你可真是,冻坏了多不值啊!这样吧,我再给你五块钱——哎,兜里就这点儿钱了,都给你吧!回家吧,别生病了!”乞者惊讶,扭头对我不断作揖,并说了什么话,只是地方音忒重,我没听懂。乞者此时又顺手从小罐里拿出一片饼干,放于嘴里咀嚼,似乎觉得无以为报,便以手指罐,问我:“吃吗?”这句我是听懂了的,得此良机,我不会放过,“我尝尝。”遂拾取一片,顺势盘腿坐于地上。那饼干发绿,口感粗糙艰涩,我入学以来竟第一次认为学一的馒头是如此美味!见我吃了饼干,乞者很高兴,又翻出水瓶递给我水喝。我自我感觉已经取得了一定的信任,便得寸进尺,开始试探性发问:“你今年多大?”“家住哪?”诸如此类客套。乞者一一做了回答,此时已经不再俯卧,而是坐了起来。我与乞丐并坐,路人乙丙丁见状,甚为惊讶。我再次催促起身,并用手提其拐杖,受此暗示,乞者终于站起,收拾行李,准备回家 。乞者起身,对我说:“你这小伙子人挺好,我在这这么多天,没人睬我,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
我笑,说:“你这人也不错,我给乞丐施舍这么多年,没人理我,你也是第一个说我好的。”我得尺进米:“你家远吗?要不我陪你走会儿,你看街上就咱们俩人儿,我自己现在也没啥意思,陪你走一会儿吧。你这麻袋沉吗,要不我帮你背会儿?”乞者答:“不沉。我住的地方挺远的,在五道口那边呢。”我急插话:“五道口啊,我学校正好就在那边儿,顺路,咱俩一道走吧!学校晚上不管的,几点回去都没事儿!”乞者微笑默许。我继续发炮:“你们这些人挺不容易的,这么晚没人了还在这里。我上大学之前家里也挺穷的,虽然不至于到街上要钱,不过到食堂捡剩饭、大街上捡破烂的事儿我都干过。刚刚还在麦当劳捡人家的薯条吃呢!嘿,你不知道,捡破烂的事儿才好玩儿呢!易拉罐最贵,其次是酒瓶儿,各个楼道里跑,把人家放在门口的瓶瓶罐罐都偷跑,然后卖钱,一小时就赚了两块多,和伙伴平分,然后一人买了一块大雪糕!哈哈哈,好玩儿极了……”我把自己的“凄凉悲惨”的经历无限发挥放大,吹嘘得自得其乐,那可怜的老头似乎要流泪了。老头儿已经被我K.O.。只剩下一连串旁敲侧击的私人问题的提问和搜集,基本情况简略介绍如下:
老头儿姓薛,65岁,山东菏泽人,农民,不识字,也不识数。不甚饮酒,却很好抽烟。家有田地0.7亩(或许是人均0.7亩,我没听清)。家中有一老伴,三儿一孙,三个儿子年龄差别很大,大儿子45岁左右,有一子,今年6岁;老二30出头,刚刚结婚,在乡里当小公务员,月工资约800;老三今年27岁,在河南某地念过书,近年刚刚毕业,现在家务农。
以下是我关心和着重提问的问题:
问:动机,既有家,为何行乞?
答:种地劳苦,所得还不如行乞;又和老伴孩子闹翻,怄气出走。
问:山东到北京的车票怎么也得100多块,如何过来?
答:只花了20块买了一站,乘务员检票时说没钱补票,那乘务员是好人,没撵我下车。
问:贫民都有低保金,为何还要行乞?
答:一个月只能拿50块,不认识人,有关系的话就能多拿。
问:行乞每天出摊多久?
答:随时出摊,随时收摊。
问:晚上住在哪里,水电费一月多少?
答:&*……%¥+||@!#(没听清)。
问:北京城管抓人吗?
答:抓,然后集体收到收容所里,关上两三天就放人,过几天又抓进去。
问:在收容所里做什么?苦工改造?
答:啥也不做,就围到一个大院里,管吃管住,到日子走人。
问:收容所里有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平时玩儿什么?
答:有,一伙人在一起打牌。
问:包吃包住包玩乐又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很好?干脆等着他来抓呗?
答:就围到一个院里,太没劲,赚不到钱。
问:平日吃喝怎么办,要的?买的?
答:能要就要,要不到就买几个馒头,水是在水龙头那接的。
问:厕所去哪里?
答:嘿嘿,到小区里趁着没人的时候,嘿嘿。
问:行乞的时候心里都想什么?怎么打发时间?(一般人是坐不住的)
答:啥也不想,睡。
问:睡着的时候,有没有人趁机偷钱?
答:有,遇上的时候倒霉,白忙。

问:一天能收入多少?
答:二三十块吧。
问:所得面值通常多少?最大票多少?
答:通常都是几毛钱,多说一块钱,不过很少的时候能得到10元的。
问:有没有人给假钱?
答:有。

此时已来到清华南边的商业街,几名乞丐正等候在这里,老乞停下脚步,指着商场外整理垃圾的清洁人员对我说:“等一会儿他们就都收拾完了,然后就可以躺在那台阶上睡觉,还好有屋檐挡,可以挡雨挡风。那边那个是河南的,这边这个也是山东的,还有的我也不太认识,就我们几个经常在这睡。”我真的没想到这些人确实是露天睡的。就在工人收拾垃圾的空当,旁边的两个乞丐无聊赖,又跪到旁边的小路旁“加班”,等候着可以休息睡眠的时间到来。看时间已接近午夜凌晨,想要了解的也大体得到,我便对老乞说自己要回学校了,希望他多注意身体,早点回家,如果资金不特别紧迫的话也不妨去玩一下动物园或颐和园,也算不虚来一趟北京。老乞笑,从兜里掏出一大把一分、两分、五分的硬币塞到我手里,“你这孩子很好,这钱反正也花不掉,你拿去玩吧。对了,我记得你啦,下次再见我绝不向你要钱!哈哈哈!”那股逍遥洒脱恐怕连庄周也不及,而那粗鄙的大实话和满脸褶皱的笑容却是我在宿舍里所不敢奢望听到和见到的。
午夜,我独自一人于成府路,心中莫名地失落和欣慰。从调查来说,这次自己置六门期中考而不顾,花了很多时间设计和实施,从最终结果看来这一切过程真是很愚蠢!这一调查本就没有目的,没有预期,现在又同样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结果,没有社会意义,没有现实意义,什么都没有。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人,在各自的生命轨迹上在这一夜相交,一个百无聊赖的酱油试着去了解那位更底层的老人的生活状态,试着用自己那渺茫的力量去帮助、去温暖一位迟暮老人,让他知道这个世界存在的不只是苦难与黑暗,仅此而已。兜里的硬币哗哗作响,我随手翻出查看,虽满把在握,却异常轻便,终于不禁哑然失笑:一把假钱!

其他
1、海淀桥的交通只能用“神奇”来形容。人行道红灯时间2分到2分半,绿灯时间为15到20秒,绝大多数人不跑步是不可能在转红之前到达对面的;且绿灯的20秒中机动车是可以左右转弯的,等到转弯的车过去了,红灯也就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恐怕除了车协的好孩子们会遵守交通规则之外,不会有任何行人遵守吧!
2、入夜后,McDonald旁的墨梅艺术中心已经打烊,可那电梯却是终日不息的。电梯3楼4楼开口处有一小小的过廊,所以说乞丐完全可以考虑晚间直接到那去睡。
3、我把瓶里的最后一点水底洒在McDonald门口的吸水砖上面,27分钟砖面才吸收均匀,缺乏对比试验,难以鉴定优劣。
4、为跟踪保持适当距离,常常钻进路旁的电话亭booth里佯装打电话,顺手拆了14架电话机,4台损坏,近三成的损坏率。
5、什么人做一分两分五分的假钱?央行真的在2010年还发行1分硬币吗?
6、采访调查礼貌只是手段、不是原则,取得对方信任是最大的原则。不该讲礼貌的时候就不要刻意讲礼貌,否则容易被视为大虚大伪。
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创意很好,就是文章写得太烂了。

    (0) (0)
  2. 小心人身安全~~~在中国,一切都变味iele

    (0) (0)

引用

  1. Tweets that mention 北大学子海淀桥乞丐调查报告 | 佳人 -- Topsy.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