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裸体院长杨林川:千万别叫我学者

杨院长课堂上当众解衣客串裸体模特的事迹震撼了一批人,真是个特立独行的强人。杨院长又说了,千万别叫我学者,读起来酣畅淋漓。

网上流传的备惹争议的杨院长裸体照

最近有点火。火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

去苏北,出租司机听出我口音,便向我报料:兄弟啊,你们南京人现在可牛逼了,听说有一个校长敢不穿裤子上课。

我没有理他,也不想解释。我知道假如解释了,他会立刻报告给下一位乘客:兄弟啊,刚才那个裸体校长就坐我车的。

对自己同胞的嘴巴,我太熟悉了。我唯一的办法是:你们说你们的,我说我的。咱们都装聋子。

前天写了个文章,关于炒房的,又火了一把。但随着火的加剧,骂客更多。

只不过上次骂我的都是百姓,这次倒好,层次玩大了,骂我的多是学者、专家之流。

起先,我还很好奇,想看看这些人究竟说些什么。可看了几位学者的文章,我便断言,他们根本没有看过我的原文,只是从媒体上听来几个词汇,便瞪着眼睛瞎掰。

我很佩服他们,什么鸟大的事,都能整的义愤填膺,咄咄有词。明明是对不准目标的胡扯,却依旧扯得有章有法。或许,这就是学者风范?

对了,说到学者这个词,我赶紧呐喊几句:

各位,请千万别称我为“学者”、“专家”了,这两个名词太让我折寿了。还有那个什么教授也别乱喊,现在好多称呼,都被网民们野兽化了。

客气点,你喊我杨老师,这等于过去的杨师傅。亲热点,你喊我杨大哥,杨老弟。再亲热,你喊我林川、川、小川川,这都行,你不嫌恶心,我也吃得消肉麻。(写到“小川川”三个字时候,我鸡皮疙瘩全部起立)。

总之,你得记住了,咱们都是一个院里长大的孩子,用不着那些虚头巴脑的称谓。

何况,我也真没什么学术成就,甚至没有受过正二八经的教育。我履历表上填得是本科,但那个本科绝对是混来的,说起来丢人。

我们那时候和今天一样,也流行混文凭。有段时间,我身边的朋友象蝗虫一样,成群结对去读MBA了,没两年,是人是鬼的名片上都挂上硕士、博士的头衔。

我很庆幸自己没去,我觉得自己肚子里面的才华,要和他们搅在一起,太委屈了。

我知道,学者不仅仅需要文凭,更需要有真正的学问。而学问有无,不是上一次百家讲堂就可以证明的。学问关键在个“问”字,敢为天下先,敢提出自己“问”,才是大学者,如果,你仅仅研究出杨贵妃的胸围是多少,那不是学者,那是文化长舌妇。

说句难听的话,我觉得中国现今的知识分子,很多可以戴上文化长舌妇的帽子。

还有一种知识分子,不算长舌妇,但也不算学者。我觉得只能算文化浪子,大家打着文化和知识的招牌,其实在做着高雅点的游戏。

比如我,好歹也码了上百万字论文、杂文,涂了百十幅油画,谱了一堆自己都不好意思听的旋律,这些,都不是学问,只是游戏而已。

这和打麻将一样,只是个游戏,只不过,麻将这个游戏需要伙伴。而我干的上述勾当,完全可以独立作业,其性质,有点象。。。。。。自慰。属于无伤大雅的个性发泄。

我承认我求知欲特强,读的书也不少,但要和学者挂起来够来,还是很糟蹋学者这个名词的。

学者是神圣的,不是媒体能捧出来的,更不是装x就可以装出来的。

真正的学者,既要有扎实的学术水平,更要有特立独行的人格。

学者不能象公鸡那样,太阳一出来就欢呼;也不能象鹦鹉那样,别人说放屁不臭,你就跟在后面喊:香得厉害。

同时,我以为学者可以成为明星,但学者绝对不能成为戏子,如果一对着镜头,你们说出的话,全是导演安排的台词,那学者的身份,就升格为肉喇叭了。哪怕你说的时候声泪俱下,那也只是表情,不是真情。

真正的学者应该守护好自己的社会良心,千万别为了三瓜两枣,就把心掏出来,送给狗吃。如今这满大街的野狗吃得都很肥硕,估计学者、专家们是很献了点爱心的。

现在学者们很喜欢抨击中国文化是被阉割过的,这话我赞同。但其实阉割也不是什么坏事,司马迁被割掉了阳具,但他的灵魂却让中国历史高潮了两千年。

对比当下的这些学者,阳具大概都还健在,但灵魂却疲软地成了《水浒》里的三个人物:阮小二、史进、吴用。 (via

相关阅读:

校长杨林川自任裸体模特上课女生花容失色

杨林川回应课堂上客串裸体模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