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姜文:如果用永久记忆来做电影,我会死

有一次他们在电脑上看一个电影,我看那人有点眼熟,仔细一看是我自己,是自己在那儿做饭,然后又端来端去,好像还挺动感情地跟另一个人说什么……人说这是你演的《芙蓉镇》,我说,啊?是么?我不记得这段戏怎么拍了。18年里,姜文导演了四部电影,相当低产。他自己说,电影不是件非做不可的事情,他只是想实现梦想。

现实容易和脏乱差接近

南方周末:你导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有梦境,《鬼子来了》里有梦境,《太阳照常升起》也有梦境,甚至整个片子都像个梦。为什么你对梦如此钟情?

姜文:有人说电影就是造梦的。其实对我来说问题在于什么是现实。也许现实跟人们所想象的梦之间的界限,没那么清晰。所以你要想拍你的感受也好,所谓的生活也好,没法避免里边有关于梦的表达,或者说你可以把整个片子都拍得像非现实的梦一样。

南方周末:迄今为止,你的电影故事没有晚于1980年的,这是为什么?

姜文:早晚都会成为过去,与其拍一个现在,让它明天变成过去,还不如现在就直接拍过去。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有人非要问,为什么你不拍现在的事。谁拍了现在的事?谁都没有,甚至剪接成新闻的那些片段也跟现在没关系。

南方周末:但这些作品会给人一个感觉:你是想怀念过去的某种东西,因为那东西现在恐怕是没有了。

姜文:我从来不怀念过去。但有一点,我不愿意看到脏乱差的东西。现实容易跟脏乱差接近。借一个不太脏乱差的样子,可以更主观一点,把 很多不想要的东西拿掉,我觉得这是创作最基本的。如果有什么就拍什么,对我来说那不是创作而是复制,我尤其不太明白所谓原生态那种复制,那你自己去走一圈 不就完了么。

南方周末:你从事电影的时间跨越了三个10年,是否体会到这段时间里中国电影行业的变化?

姜文:我不是一直在做,我是断断续续在做。最根本的是我不打算用这件叫作工作的事改变我太多的生活。

你问到变化,我没有那么专注地关注过所谓行业的事发生了什么,这个不特别引起我的兴趣。因为我是不得不在这个领域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我想表达的东西。一旦做完一个东西,你巴不得赶快消失一会。我想搞创作的人基本上没那么多闲心关注这个。

随时准备一按键,全删除

南方周末:这么说吧,你在《本命年》的摄制组里,和你在《绿茶》的组里工作,状态肯定是很不一样的。

姜文:我理解你的意思,例子也举得非常好,但对我来说,都已经不存在了。

我是特别容易清盘的一个人,我做这个的时候会特别认真,甚至被人认为是在陶醉。但我其实是为了忘记而专注。我为了把它忘得干净,必须专注一会儿,然后按某个键,“唰”就没有了。所以你无论举哪个例子对我来说都一样的遥远。经常我会碰到以前一起工作的人,他们会讲好多故事,我听着真像是第一次听到的一个新故事一样。

南方周末:你说电影对你是一个工作、外套、不得已,这话听起来多让人觉得假啊。

姜文:这是比较尊重这件事的说法。如果你没有表达的东西,老用电影去表达其实言之无物的东西,对你、对看电影的人、对胶片都是浪费。

或者说你有要达到的目的也行,比如说你特想挣钱,通过电影,也不为过。但是可能你什么也不想说;或者你的话人家都那么说,早就那么说了,你再补充第一万零一句而已,那有什么意义呢?没得聊干脆就不聊,可以不拍。

南方周末:当你有话要表达的时候,是否正好有条件用电影这个方式来说话呢?

姜文:原来有句话: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这是王进喜说的。要我说有条件就用,没有条件就不用,就完了呗,费那劲干啥呀?

南方周末:有特别想表达的东西,也不会为了它去创造条件?

姜文:我的能力是极其有限的。如果说我误认为我创造了条件,拍了个东西,其实不过是这个条件已经存在。

如果实在不允许你用电影的方式表达,你还有的是方式。实在不行我一人演八个人,我用DV拍,我去上网,不就完了么?这事儿不是不可能,当然是我特别有兴趣的情况下。

南方周末:选择电影,是因为它有特别的好处,还是仅仅因为受的就是专业教育,有这个便利?

姜文:其实对我现在来说是方便。有这么一个团队,条件也允许我们用电影方式来表达。也是一种懒惰,别的可能还不如这个方便。

我看贝尔托鲁奇一本书里说,为什么拍电影?是为了忘记。

拍“阳光灿烂”也是这样,拍之前我可能太愿意跟人谈我对那个时代的认识和看法,而且我特别愿意强调我的看法和认识跟别人的不同。拍完了就不想聊了,谁说我也没兴趣听了。我把它封存在一个地方,删除,或者转到另一个U盘里,把我的脑子清空了。

现在剪新片《让子弹飞》也是,我跟他们说,我每天在1/8秒里生活,要考虑这几格怎么办那几格怎么办——那都是在七八分之一秒里边,而且我要盯住几 千个镜头里1/8秒之间的联系。看上去我好像是一个执著疯魔的人,但我随时准备一按键,全删除,忘了。我在用临时记忆来做这件事,我如果用永久记忆来做,我会死的。

南方周末:装不下那么多永久记忆?

姜文:我是觉得我的脑子装这个有点可惜。开拍以前属于创作,开拍以后属于干活。我们整个从找故事,找到故事,论证故事,把一个小说变成现在的这个故事,这么一批批换编剧……那个是在创作,可能就七八个人。开拍了就跟一个施工队似的,我一看那种施工的感觉我就想忘记。

南方周末:你拍电影的动机都能这么解释,为了存到另一个U盘,清空你的脑子?

姜文:基本上是这样。除非有一天我去拍一个完全没有表达的活儿,或者是大家说这个可以挣到钱,咱们把它拍了,还能弄点广告,那也许是 另一回事。我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电影可以表达各种东西,像纸和笔,你写什么都可以。就算是书法家有时候他也得写一个便条吧?但有时候好帖子恰恰是一 张便条。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很久都没有来了,上次来是什么时候都快忘记了

    (0) (0)

引用

  1. 哈宝宝-大杂烩 » » 姜文:如果用永久记忆来做电影,我会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