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美国中小学生比中国小孩读书多

都说中国学生苦,可惜好钢没用到刀刃上,优秀合理的阅读教育让美国中小学生比所谓寒窗苦读的中国学生得到了更好的阅读训练。

【图为四年级部分推荐读物,由于学生阅读水平的差异,读物水平从3.2-6.7不等】

每年一度的教材选编,总会引发诸多争议。编辑当中,鲁迅先生有些篇章被删除或更换,于是引起了一场关于“鲁迅大撤退”的争论。诚然,而今的时代不尽人意处十有八九,需要鲁迅这样的思路,帮年轻人直面惨淡的人生。但在通往民主和法制的路上,也需要林语堂这样的人,训练年轻学子如何理解与宽容,讲究规则和文明,并就地取材地过好自己的生活。有鉴于此,笔者在博客上建议增加林语堂的篇章,此文捅了马蜂窝,由于我在美国,有时差问题,一夜醒来,发觉博客上的那篇文章点击率已近五万,五六百条评论,大多是反对的。有一些读者显然是根本不了解林语堂的作品和为人,仅因鲁迅先生的反对,就将其当作了反动文人,甚至把曾潜心写作抗战小说,并在国际上为中国抗战鼓与呼的林先生说成“汉奸”,让人啼笑皆非。

因此,早餐的时候,我和读四年级的女儿说起了此事。我跟她略为介绍了一下中国编选教材的重要性,她的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不公平,每个人程度不一样,为什么要让大家看一样的文章呢?”她说应该根据各个学生层次的不同,各看各的。这话一下子说到了我所没看到的一个盲点,我们与其纠缠于上鲁迅还是上林语堂这种问题,为什么思路不打开一点,增加学生的接触面,因材施教地实施阅读计划呢?

因材施教,是教育家孔子提出来的一个观念,可是实施起来一直存在问题,甚至说归说,做归做,因为考试是统一的,另外,没有一个体系帮助老师去“因材施教”,能不能顾及个体差异,就完全看老师的水平,和学生的差异了。但是我发觉,美国的阅读教育还真做到了。我们不妨遵照鲁迅先生的“拿来主义”思路,看人家是怎么做的。

我女儿所在的学校,采用了“复兴阅读”公司开发的一个“加速阅读”项目。该项目将大量的图书,分门别类,按照词汇量和难度,分成不同级别。这级别学名叫学力发展水平范围(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简称ZPD. 每个学生经过测试,有自己的ZPD。学生或许在同一个年纪,但是测试后反映出来的学力不一样,老师就会推荐不同读物。比如我女儿现在在四年级,但是经测试,她的水平为8.5, 亦即阅读水平相当于八年级第入学后第五个月的水平。这样的话,老师就不建议她读四年级的材料。而是选择8.0以上的材料。

与此同时,学校不同读物,分别根据学力发展水平分级,比如著名儿童小说《夏洛的网》,级别是4.4, 亦即四年级学到第四个月的水平,《哈利·波特和魔法石》的级别为5.5,指五年级学到第五个月的水平。顺便说一句,很抱歉,波特迷们,哈利·波特是小学五年级水平的读物。

分级之后,图书馆也对这些书分门别类,每个小学图书馆有两个图书馆员,分别帮助学生选择适合各自水平的图书。学校只负责督促学生阅读的量,检查他们阅读的效果,但是并不具体规定学生是看鲁益士的《纳尼亚》,还是看怀特的《夏洛的网》。这就让学生有了自己选择的空间。如果这套系统用在中国的话,那么就不会存在是看鲁迅还是看林语堂还是看梁实秋的争论,因为学生可以在家长和老师的帮助下,自己去挑。

学生在每日的教学当中有阅读时间,另外每天回家,家长还要督促每天看至少20分钟的“闲书”(entertainment reading). 所以每次去公共图书馆,我都看到妈妈爸爸们带着孩子,背着一大包的图书出来给孩子回家看。与公众对于美国人“不读书”的认识相反,美国中小学生读书的量不知是中国小孩的多少倍。而且我们多讨论一本教材里的篇章,美国小孩可是一本一本在读,所以单纯从量上看,他们看的书多得多。所以我多次呼吁,少年的时候,应该让孩子大量读书,读闲书。我们家小孩子,一学期结束下来,读个二十本书十起码的,读上三四十本也丝毫不奇怪。我不让读都不行,因为得跟学校配合,完成学校布置的任务。

那么学校如何知道学生真的读了呢?这个办法也简单,因为该项目对于每本书,都有相应的测试题,学生必须用电脑完成这些测试题,积累“加速阅读积分” (accelerated reading points). 这些测试,分成词汇、理解、文学、研究几大块,里面又有各自的细分,比如理解部分包括字面理解(literal understanding), 判断和阐释(inferences and interpretation), 总结和归纳(summary and generlization),  分析和评估(analysis and evaluation)等。我看是对应了教育专家布鲁姆所谈的思维和学习的分类方法,相当精细和科学。

学期结束,所有学生完成了积分要求,学校会开一个“快速阅读”庆祝会,让学生吃冰淇淋庆贺。所以很多学生都盼着这一天,所以很起劲地阅读,攒分数。

整个阅读的过程,是由整个年级班主任(homeroom teachers)和阅读老师分别监督实施。中国有一门课叫“语文”,界定略显模糊,美国在基础教育阶段,我没看到对应的“英文”(English)这一门课,对应的是阅读(Reading)还有写作(Writing)。正巧我也是一高校的课程设计师,帮助各系老师整理网络课程,这中间我就接触到了和阅读有关的大学课程(如Literacy, Advanced Literacy等等)。此间我发现,如何阅读,实在是一门大学问。上我们这些大学课程的都是未来的中小学阅读老师,我可以想象,这些经过了专业阅读教育训练的老师,教起学生的阅读来,一定是有备而来,胸有成竹。我们这些中国家长都没有接受过相当训练,不知道怎么指导小孩阅读,所以我周围有家长还专门去参加这种阅读培训班的。

美国的阅读教育是一个非常精细而复杂的工程,非常科学合理。在此基础上,学生大量阅读,并通过阅读训练思维能力。当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是一个多年积累起来的体系,我们换个作家的作品,大家都舆论大哗,就跟当年“姓社姓资”的讨论一样。我们为了一篇两篇文章这么吵的时候,人家的学生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一本一本不知多少书下肚了。这样下去,久而久之,差距又会拉下多少啊?十几年教育一晃就过去了,学生如果没有这种阅读的思考训练,将来如何成为高素质的公民?因此,建议教育部门和教育者加速研究,增加努力,开拓思路,赶紧也建设起我们的阅读工程来。

(作者:南桥,载于2010年10月11日《东方早报》)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导向不一样
    他们的教育为了让人更聪明
    我们的教育为了让人更愚蠢
    所以我们天天一片和谐的歌舞升平之色,他们每天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看CCTV就知道了,哈哈

    (0)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