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搜狐CEO张朝阳:穿越熊熊的火焰

搜狐有三宝:“老总、官司、软广告”。搜狐CEO张朝阳:人生就是一个充满各种念头的火阵,你要盯着一个方向朝前跑,冲过这个火阵。其实每一个念头都是一束火焰,倘若你只盯着这些念头,火会把你烧着;当你全方位投入战斗,相当于在火阵里往前冲,反倒不会被烧着了。

Charles Zhang,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张朝阳先生,最近天天挂在微博上。我们刚刚坐下,他突然发现周立波在搜狐开微博的消息还没有出现在首页,立刻抬头对下属说:“给XXX打电话,马上解决”。一瞬间,我仿佛看见产品体验狂人马化腾与周鸿附体了(他们刚打过一仗,原谅我这么说)。

他再也坐不住了。微博凶猛,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对此,他使用了大量的战争语汇:“美国每天都上演着大战。”“不要害怕战争,只有在一定规则内的战争才能推动整个互联网的进步。”“不进则退,没有中间状态,要么就是成功,要么就是一无所有。”他的目标看似不高:“搜狐微博能做到跟新浪微博比较接近的市场份额,我们就算打赢了。”

过去5年,搜狐一直朝着“一站式服务提供商”的目标前进,这条路上走着的还有百度和腾讯。平心而论,虽没有后面两位兄弟风光,搜狐还是有所斩获的:搜狗输入法已是国内第一大输入法客户端—与QQ和360一起占据着国人电脑桌面的右下角;而旗下游戏公司畅游则带来了稳定的现金流,同时也实现了纳斯达克的成功上市。

与此同时,Charles也在思索人生的终极命题。2008年,在一篇名为《人生的基本矛盾》的博文里,这位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物理学博士点出了“效率”与“智慧”这对人生的基本矛盾,指出“效率的追求是焦虑的根源,是智慧与解脱的大敌”,并且旗帜鲜明地给出了解决之道:“焦虑来自思想,无焦虑来自思想的止息”。

对很多尚在为衣食忙碌的普通人来说,Charles思索后的举措或许会令他们略感世俗:他买了一艘豪华游艇,在海南的阳光下,他可以靠着船舷轻轻摇摆。这其实没什么,不过是一艘游艇,在一个秉持“混不吝”生活态度的人看来,只是活在当下的一种表示。

个人之于公司,就像灵魂之于肉体,永远纠结在一起。Charles试图抽离,实现真正的物我两忘。他告诉我:“对于饮食的挑剔和少吃,加上瑜伽和锻炼会让人处在很干净的状态。”而“打坐是用一些重复性的动作产生心理暗示,以固化好的东西”。

只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微博上的人声鼎沸,如当年的搜索,搜狐又慢了一步。Charles猛醒了,改变从语态开始。在微博上,他说:“以后打算不再端着架子说话了。”他就像一名店小二一样招揽着各路名人,絮絮叨叨之声不绝于耳。不如此,“金融安全感”和“虚荣心”都会受到威胁,这是通往“空性”的基石,他必须誓死捍卫。

Web 2.0是一场大火,祝愿Charles穿越熊熊火焰,毫发无伤。

有Plenty的人更容易开悟

《中欧商业评论》(以下简称CBR): 前两年你短暂离开公众视线,当时是怎么想的?

张朝阳:就是想有自己的时间,玩得多一点,结果出现了一种既放又不放的局面。

CBR:很难想象一个做了10多年互联网的领军人物认识不到这个行业的残酷。

张朝阳:可能对硅谷的研究还不够深入,关注不够多,不够敏锐,比较麻痹,觉得畅游也拆分了,有很大的现金流,有几个能干的人帮我撑着就可以了。但是Web 2.0的革命在中国爆发得如此之快,靠某个部门、靠某个团队的局部战争根本没法打,这是当时没有意识到的。

CBR:“焦虑来自思想,无焦虑来自思想的止息”。这两年过的是不是“思想止息”的生活?

张朝阳:努力使思想止息吧,但努力本身又是思想。

CBR:投入这场web 2.0的战争不会感到焦虑?

张朝阳:人生就是一个充满各种念头的火阵,你要盯着一个方向朝前跑,冲过这个火阵。其实每一个念头都是一束火焰,倘若你只盯着这些念头,火会把你烧着;当你全方位投入战斗,相当于在火阵里往前冲,反倒不会被烧着了。

CBR: 回头看你在2008年提出的“效率”和“智慧”这对基本矛盾,有什么新体会?

张朝阳:很多人有痛苦,有某些解不开的疙瘩,希望通过工作来解开。这就错了,工作也是意图的一种,任何意图都会造成焦虑。意图就是关注,关注就会关注负面,关注负面就会放大,放大就会焦虑。投入工作是为了一种兴奋点,不是为了寻求解脱。当你不是为了解脱而兴奋工作,结果反而强化了这种解脱。

CBR:你喜欢的“空性”二字该如何理解?

张朝阳:从最深层的角度讲是对什么都无所谓。金融不安全感、事业不安全感、被别人遗弃的恐惧感都没有了,你的生活完全由兴趣构成。消除这种不安全感是一个谨慎的过程,首先你得拥有Plenty(富足)。成功的人有很多资源,这些资源在很坚实且不容易被拿走的状态下,人更容易达到“空性”。很多写书的人为了销量说人只要读了一本书就能得到解脱,不是的,这是有条件的,有Plenty的人更容易开悟。

CBR:那么,“空性”就是不执著?重回战斗是否说明你仍然执著?

张朝阳:人有Plenty的时候,容易得到解脱,达到空性。但互联网是一个赢家通吃的行业,半放半不放影响了我的Plenty。我重回战斗,一方面基本的安全感有了。另外我对做一个伟大的企业家、让企业基业长青等目标没有多少愿望,选择再回来,兴趣占了很大一部分。像我现在24小时玩微博都不觉得累。有兴趣才会有创造性,如果肩负着重大使命,就没有创造性了。

我被自己的知名度欺骗了

CBR:你在微博里说:“阻碍我们进步的最大的障碍是无知和自以为是。”所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可否谈一谈这方面的切肤体会?

张朝阳:我们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公司,我可以把搜狐没有做到最大主要归结于客观原因。成功有偶然性,需要运气,比如李彦宏就比我幸运。我融资的时候,互联网在美国刚刚爆发,没有人相信可以在中国做互联网。1996年去美国融资,人们凭着对中国很盲目的兴趣扔了一些钱。我的第一批投资人就是这样来的。华尔街说什么,媒体说什么,他们就相信什么。1999年,搜狐和Tom起来了。李彦宏再去融资,融的就是Smart Money(聪明的钱)。估计他的投资者跟他说只要好好做搜索就可以了。而我的投资者多少年都在跟我说,“我的钱在哪里,我的业绩在哪里。”我可以指责别人,我不幸运,我太早了,我是拿着砍刀劈一条路出来的人,这条路把我刺得遍体鳞伤,后面跟过来的人就很快了。我还可以有很多客观原因,比如跟董事会的斗争,当时各种条件的不完备,但主观原因是:我几乎是中国第一个做互联网的人,并且以一种大鸣大放的宣传方式去做。我就像美国的杨致远一样成了名人,成为中国互联网数字化的“先锋”和“数字英雄”的代名词。这些东西又投射到我的脑子里面,觉得自己很伟大。这种情况下,我相信我的想法总是对的,这就是我的无知。

一方面,我的董事会敲打着我去赚钱,我的压力非常大,我很焦虑,我顶住了压力;但另一方面,我并没有主动选择紧随互联网的演化。其中一个演化就是互联网上还没有很多内容的时候,目录导航很需要—这也是雅虎起来的原因。而到2001年和2002年,互联网上什么都有了,人们不再满足于导航,需要输入一个关键词,让搜索的东西马上就跳出来。网站朝这个方向演化的时候,我还是当名人去了,觉得自己是最先进的,不去思考互联网正在发生的改变。我们错过了搜索的机会,这是我的无知造成的。

后来搜狐有成有败,到一定阶段时我开始享受、轻松了。我依然有心理的纠结,同时在抱怨当年这个创伤,下了决心要做到技术驱动,和技术人员、产品人员充分沟通,听他们讲些什么。充分沟通确实产生了效果,比如搜狗输入法的诞生,网络游戏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成功。但还是不够彻底。我英文很好,硅谷那边发生那么多的事情,比如Facebook、Twitter的发生,随便看一看就知道的事,我却几乎没有了解。主要原因在于我的懒惰,就是太有名,被认为太成功了。包括Chinaren,其实是中国最早的社交网络,在我手里就做砸了。我写那段话,就是对这些问题的反思。

CBR:2005年以后,搜狐加大了技术投入,你怎么看待技术驱动的转变还不够彻底?

张朝阳:我们团队的文化建立得比较彻底,我本人却并没有真正跳进去。我不用去编程,但是至少应该成为技术和产品的疯狂使用者和爱好者,但我并没有。我还处在高高在上的状态。这种状态,如果底下的“将军”很能干,不断向你提出应该做什么,我是可以听进去的。危险的是如果底下没有这样的“将军”,如果自己不是一个技术和产品的疯狂使用者和爱好者,你就判断不清楚。事实上,当主帅首先就必须自己对产品有深刻的理解力。

CBR:也就是说在天安门前滑滑板、化身数字英雄和时尚人士,被很多人认为是张朝阳主动的媒体行动,实际上也导致你被外界思想侵袭,没办法抽离出来想一些事情。

张朝阳:是的,或者说被我自己的知名度欺骗了。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For the love of God, keep wrtiing these articles.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