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黄爱东西:爱是一件旧衣裳

爱是什么?爱是一件旧衣裳。作者黄爱东西,据说为羊城四大才女之首,“小女人散文”开创者。

爱是那么地奇怪。

十几岁作女孩子时发誓一辈子独身主义,还不承认说这句话是因为还没爱;真正爱了便发誓永远两个人过日子直到地老天荒,不要孩子,这生这世也不分开;可是结婚之后就愈发疯狂地感觉到,若是没有那一份沉甸甸爱的结晶该多么可惜。

爱就是那么奇怪。

读过哲人的爱的艺术,听名人的浪漫故事。可是有一天突然发现:爱其实并不那么深奥玄妙,爱其实并不那么神秘兮兮,爱其实一点也不像人们歌颂的那样。爱是什么?爱就是爱,而不是别的什么。

爱原来是在冬夜里一双冰冷的小手被一双温暖的大手自然而然地握着直到那双小手不再冰冷。

爱原来是某一天在某一个角落里偶然发现所爱的人用过的旧匙扣之类,便呆呆地坐在地板上想好半天,然后仔仔细细地把它珍藏起来。

爱原来是喜欢穿上他那件又肥又大又老式的灰毛衣在房子里走来走去,或者躺在沙发上读一本心爱的小书,根本无须顾虑他的存在;而他呢大可以放心地在你面前睡觉打呼噜吃东西带响,脏袜脱下来顺理成章地交到你的手上,全然不在乎你的表情,甚至感觉非常的良好。

爱原来是分吃一个苹果时不需要用刀子切,你一中我一口吃得有滋有味津津乐道,吃到后来还要看谁抢得快吃得多争个胜负高低。

爱原来是有权利翻他的公文包,很乐意把所知道的包括鸡毛蒜皮的小事儿煞有介事地告诉他,然后不厌其烦地追问他许多不是问题的问题和不是秘密的秘密,还要每月把他的薪水拿到手然后混合在自己的那一份里,从来不知道谁拿多拿少。

爱原来是为了爱发起脾气来跟他视若仇敌,不做饭不洗碗不叠床不跟他说一句话;一旦高兴起来却又柔情似水依他如父,怜他如子,亲他如兄,为他擦皮鞋,帮他洗头发,把他的被叠了又叠,而自己却皮鞋可以不擦,被子可以马虎地叠,头发可以随便地梳理。

爱原来是在他出差是千叮咛万嘱咐:少饮酒少抽烟多喝水多睡眠,天天企盼天天为他祈祷。可是到期未归便心慌意乱,想像千种最坏的可能,经历万般最痛苦的劫难,发誓归来要好好地爱他疼他。一旦归来却又连怨带骂早已把所发之誓抛到九霄云外。

爱原来是喜欢周末左手提着篮子右手挽着他横穿大马路去市场采购,看他杀价为他助兴,然后满载而归,然后为他系好围裙看他淘米又洗菜。

爱原来是礼拜日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在如潮似涌的从行道上兴高采烈地穿梭而行,机智巧妙地躲着交通警察的眼睛。

爱原来是这样的超稳定结构:你的所爱恰恰是他渴望已久的,他的所憎恰恰是你早想鄙弃的,而这些事先根本没有被谁规定过。

爱原来是你一旦爱上了这个人的就会像爱他的优点一样地爱他大大小小的缺点和怪癖。

爱原来是你在心里把100个男人同他比较发觉他比那100个男人好上100倍,你觉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女人。

爱原来是穿在身上的衣裳,穿旧了才穿出品位,越洗越柔软,越穿越舒服,越旧越自然。

爱原来是纯洁透明的水,总是盛在你的杯子里,而这杯子,却实实在在地被你握在手里。

黄爱东西:女,中山大学生物系动物专业毕业。土生土长广州人,号称“西关美女”,以编辑为业,以写作扬名。著有《花妖》、《男女有别》、《桃之夭夭》等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