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永远年轻的父亲

永远年轻的父亲,感谢佳人读者蓝色忧郁的投稿。

父亲是个农民,可父亲爱读书。小时候,每到晚上,母亲和我们都已经睡下了,而父亲还坐在我们的床边读书:读《三国演义》、《水浒》、《封神演义》、《儒林外史》、《红岩》……读到有趣的地方他就一个人忍俊不禁的发笑,然后就把书中好笑和离奇的情节读给我们听,“范进中举”的情节我最早就是从父亲的口中听到的,而姜子牙、苏妲己、曹操等名字最早也是从父亲口中得知的。这也许就是我后来喜爱文学的一个原因吧。

一盏昏黄的油灯,照着一个安宁的房间,灯下,有恬静入睡的我们的脸,有孜孜不倦追寻一片离现实很遥远的另一个世界的父亲的渺远的目光——这就是我儿时最隽永的温馨画面。推算一下,那时的父亲只不过是二十六、七岁罢了,正是风华正茂、充满梦想的年龄,可由于时代、社会的原因,父亲过早的背负上了生活的重担、咀嚼着生活的艰辛,忙得抽不出时间自己做梦,只能在一天的辛苦劳作之余阅读着别人的梦。

上学之后,父亲对我开始变得严格起来,在我的记忆中,读书以后似乎很少受到父亲的夸奖。如果我考了第一名,那父亲就会严肃的告诫我不要骄傲,要继续向更高的目标进发;如果我考的只是第二名,那父亲当然是责备我为什么不考第一……总之,父亲太严厉了。

许多年以后,经常会有一些人问我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三姊妹怎么读书那样厉害?我深深明白,都是因为父亲的严格要求,虽然这种严格要求带来动力的同时也成了我成长过程中的一种精神压力,但我永远都不曾抱怨过父亲,并且我将永远的感谢他!作为他那个时代、那个知识层面的人,能够那样教育我,我已经相当满足了。

我经常忘记了父亲已经年近60。有人问我父亲的岁数时,我还曾经糊里糊涂的告诉别人,父亲只不过40多点或者是将近50而已,说过几次后,觉得不妥,掰着手指算了一回,才发现父亲已经快60了。

忘不了我中专毕业的那个夏天的老爸。聚餐的那一天,父亲在没有告知我的情况下来到了我就读的学校。那时的交通十分的不便,父亲到学校来接我并不容易,我心里面既感动又生气——感动父亲的关心,生气父亲不相信我的自理能力——我马上就20岁啦,并且再过两个月就要参加工作了,干嘛还需要人来接呢?

当我的同学告诉我,说我父亲特年轻而且很帅时,我是多么的高兴啊,那时我19岁老爸40岁,老爸蓝色的衬衫下摆扎在裤腰里,1米8几的瘦高个,瓜子脸,在哪一站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走在街上,手挽着父亲的胳膊,觉得风光得不得了。父亲很少出远门,行为举止却特别的得体。当时父亲成了唯一参加毕业聚餐的家长,我还记得同学们忙着给我父亲夹菜的情景……

回到家后妈妈告诉我:因为父亲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爱动感情又爱哭,怕与同学分别时哭得天昏地暗,忘了拿东西,所以父亲才决定到学校里接我回家的。妈妈的话一下就说中了我的要害——

临上车时我的确是哭得一塌糊涂的,宿舍的七、八个姐妹总要一个一个的拥别,然后说着说着眼泪就横七竖八的划满了一张张各色各样的脸。最后跟我拥别的是老成持重的大姐,抱在一起就不打算再分开了,开车的师傅下了最后通牒——车就要起步了,可我的手却还在她的手中……那两只手最后是怎样分开的我到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接下来我就是自顾自的坐在座位上一直的流泪,根本没有想到车上还有我的父亲和其他人……我哪里还顾得上我的行李物品啊,真是知子莫若父啊!

参加工作后,父亲的严肃减了许多,儿时的慈爱又回到了我们中间,我不需要再过多的听父亲的教导了,而且有时候我还要反过来“教导”父亲几句的,也曾经凭着自己是长女的原因,在家里发号施令做决定,哪怕做错了父亲也原谅了我。记得有一年“五一”节放了10天的长假,我回到家中,正赶上给烤烟浇肥料水,我就拿出我那种急性子拼命的忙着浇,并抱怨父亲动作慢赶不上我,后来,由于我动作太快态度马虎的缘故,许多烤烟苗被我从头浇下去的肥料水烧死了。而我当时一直在自诩我动作神速,比经常做活的父亲快两倍呢。

烤烟苗被我烧死的事父亲并没有告诉我,当然也就不存在批评啦。这事是在结算完那个季度的烤烟款之后爸跟妈的对话中无意获悉的:“今年的烤烟又卖了个好价钱,别家的没我们家的卖得好。”“为什么?”“多亏了老大(我是长女)浇肥料时烧死了一些烟苗,所以通风性好,因为今年的烤烟长得实在是太好了,别家的都长密了,我家的正合适哪。”呵呵,犯了错误的人最后还成了功臣了,真是滑稽!

其实,我细一思量,父亲除了在读书这件事上要求特别严格外,别的方面都很宽容的。

不知何时,父亲的腰不再挺拔,身体更瘦了,而我却浑然不觉,还是一味的习惯于依赖他,总觉得父亲更有力、更强大,遇到拿重的东西也一味的习惯于让父亲拿,因为我也很削瘦,也有人说我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所以无形中总习惯接受身边人的关心而不善于主动去关心别人(包括父亲在内)。当然,在我们面前,父亲也似乎浑然不觉自己的日渐老去,遇到重活也总是习惯于对我说一句“我来,你不行的”,而我也总是毫不愧疚的欣然接受这样的安排。

说实在的,在那次掰着手指算父亲的岁数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现父亲在逐渐变老啊。父亲是我心中永远的高山啊,一座坚不可摧的、可以永远倚靠的大山啊!

父亲,你不会老的!在我心目中你永远年轻!

2010年6月20日父亲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