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几米:在我成为几米之前

几米大学毕业后,曾在广告公司做了12年,后辞职创作,在1995年罹患血癌,当时情况不容乐观,但后来病情奇迹般被控制住了。几米自诉:在我成为几米之前……

我的父亲不会画画,我的母亲不会画画,我的姊姊哥哥妹妹也都不会,从小全家只有我一个人喜欢画画。

我生长在一个完全没有绘画艺术气息的家庭里,关于我会画画这件事,不知该从何追溯。还好我的三舅舅会画画,算是提供了一个源头。三舅舅年轻时是油漆师傅,退休后开始画图,居然从业余变成专业,后来还开了画展、卖了许多画。所以我想,我画图的本领应该是来自于母亲这一边的基因遗传。父亲不服气这个说法,曾夸口说他也很会画画,但是这辈子我从来没看过他画任何一张画。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课本空白处画满我的涂鸦。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墙上还挂着我小学二年级画的水彩风景画,那是一间有红屋顶的房子,伫立在草原上,天空有白云飘过。但是,小时候,哪个孩子不会画画?哪个孩子不是小画家呢?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培养一个爱画画的孩子。画画又不能当饭吃,玩玩就好。

小学时我就没有认真看过小人书,那黑白线条的小人书,从不曾让我着迷。我必须老实承认,我有阅读小人书的障碍,我不知该先看图还是先看文,甚至阅读小人书的方向和顺序都让我迷惑。

高中时,我好像从来没有认真上过什么美劳课。

高三下学期,班上转来一位从丙组改念乙组的同学,他告诉我,家里本来希望他念医科,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考美术系,当艺术家。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大专有美术系,也才知道考美术系还要加考素描、国画、书法和水彩。

回家后我告诉父亲,我也想考美术系,但要加考的科目我不知道去哪里学。父亲说,他有个同学的儿子,刚好是师大美术系毕业的,可以带我去找他,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父亲这位同学的儿子,就是后来很有名的大画家——吴炫三先生。

吴先生说他没有在教学生,但是他的老师有间画室,在教学生素描。就这样,我被带去他的老师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面前这位看起来很老的老师——李石樵先生,是艺坛大师级的人物。我就像是个完全没有功夫底子的孩子,忽然变成武林高手的徒弟。但是这并没有让我武艺增强,原因是我的根基不佳,根本无法吸收。

我跟着老师学了3个月的素描,结果考试成绩揭晓,没想到素描分数最低,大约是100分中只拿到了40分。反而从来没有学过的水彩、国画拿了超高分,而我连考试要用的国画笔,都是临时跟人借的。只能说我运气好吧,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考上了文化学院三专美术系。

我本来就知道自己起步太晚,程度不佳,进了美术系后,更发觉自己差别人一大截,开始变得很自卑。很多同学、学长都才华横溢,令人佩服。他们常常为艺术的流派争论不休,因为艺术理念不同而翻脸,甚至大打出手,反目成仇。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在念书的时候,对这类事情并没有很大的热情,常搞不懂这些同学是怎么了?

因为在纯艺术领域的表现平平又缺乏热情,同时考虑到日后的工作和前途,大二那一年,我选择了设计组,学习比较务实的美术专业。没想到,我在设计方面的功课表现优秀,念得轻松愉快。而既然走上设计这条路,服完兵役后,我就进了告白公司,在这个圈子一待就是12年。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告白公司,从完稿开始做起。早年做平面告白,主要是采用照片,然后会有专人把设计的构想画出来,向客户简报,确认过关了,再去找年轻女生拍照。常见的情况是,最初画出来的产品、任务都很漂亮,最后拍摄的结果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当时我想,如果可以直接用插画的方式来制作告白,该有多省事啊!

于是,我决定再开始拿起画笔画插画。当时并没有想到要去跟谁学,只是自己练习,成天涂涂抹抹,并试着写一些文字。画多了,难免就有了与人分享的念头。

当时有个叫莉萨的同事,看了我的插画,知道我的梦想。有一天,她借走我的作品,冲动地跑去《皇冠》杂志找副编辑,向杂志社的人诉说我的热情与梦想,没想到居然为我争取到了为杂志画插画的机会。

就这样,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插画工作。

记得一开始接的就是司马中原先生、廖辉英小姐的稿子,都是大牌作家,为他们的作品画插画,我觉得非常荣幸。但是等拿到稿费,一幅只有三十元,我的心就凉了半截,相较于我在告白公司的收入,真是太微薄了。

那个时候告白工作繁忙,画插画只是兴趣,几次推辞之后,就再也没有发表作品了。

三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又开始与皇冠出版社合作,这一次是替小野先生的书画插画。小野先生的作品卖得非常好,连带我的插画也被大家注意了。

自从我开始画插画后,好像是为了弥补学生时代的不用功,我努力地吸收各种跟图像有关的知识和观念,找到任何一本杂志,都会仔细翻阅里面的插画,研究线条、用色和想法。

我白天上班,晚上画插画,渐渐地,上班时愈来愈彷徨,在家画画时却愈来愈觉得有趣。

由于对告白工作愈来愈力不从心,终于在民国八十三年春天,我将工作辞了,到菲律宾洲玩了一阵子,回国后就快快乐乐地过起了SOHO族的生活。

民国八十四年,春节过后,有一天我从梦中惊醒,因为右大腿剧烈疼痛。我以为是不小心撞到了,过几天就会痊愈。但是,三天后,腿失去了知觉。

我赶紧去看医生,初步诊断结果是坐骨神经出了问题。

当时,我还有好多稿子得交,即使腿没知觉了,还是咬着牙,坐公车去交稿。

三个月后,看完病回家的路上,我在街头差点昏倒。我跟太太说,带我去大医院,我一定得住院。当晚,我住进了血液科病房。

做完化验的第二天,医生站在我的床头告诉我骨髓里长了不好的东西。我问:“是重症吗?”医生点点头说:“是的。”然后我就崩溃了。

确认罹患重症后,我立即开始接受治疗,并寻求骨髓配对。一开始治疗,呕吐、发烧、昏迷、痛楚、发冷,各种症状就轮番上阵。我曾经天天半夜发冷到一直在床上打哆嗦,连床都被我摇得“嘎嘎”作响。

第一次治疗进行了一个月,然后回家休息了一个星期。随着身体变弱,治疗的时间也愈来愈长,第二次治疗,我在医院躺了两个月。这段时间,因为免疫系统被破坏,平时的一点小问题,现在都会变成大问题。如果不小心感冒,就可能并发肺炎,一点小伤口也可能造成感染,随时都要被小心翼翼地照料,这对病人和家属都是莫大的折磨。

这场病,带给我的恐惧实在太大了,大得我无法承受。

第三次治疗,我在医院里住了好久,我好想回家。出院前夕,我突然吐血。我担心如果医生知道,肯定不会放我走,因此硬是把这件事隐瞒起来,办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没有医师、护士的照料,才是恐惧的开始。每天醒来,都觉得是赚到了。在太太细心的照料下,我们寻求各种能让身体健康的生活方式。慢慢地,我的身体日渐康复,我又开始画画了。

创作帮我忘记对疾病的恐惧,缓解了我的哀伤。

民国八十七年,我开始出书,意外地受到鼓励与欢迎。

一晃十年多过去了,这十多年,我变成了专职的小人书作者,出了几本书,这些书去了几个县市,有的小人书被改编成电视剧,有的书被改编成话剧,有的书变成了卡通片,有的书变成了音乐,有的书变成了消费商品……
v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