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最后的18天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拥有着人类最为古老文明的这片土地上连续执政30年,但一个崭新的时代却在他身后紧紧追赶,让这位“末世法老”疲于奔命。

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最后的18天

穆巴拉克一生荣辱

●1928年5月4日
出生于埃及曼努菲亚省米塞利赫村一个农民家庭。

●1949年和1950年
先后毕业于埃及军事学院和空军学院,后在空军学院任教官,曾3次赴苏联学习,历任轰炸机中队长、空军基地司令、空军参谋长等职。

●1967年
参加第3次中东战争并指挥空战,1969年被委任为空军参谋长,1972年晋升为国防部副部长兼空军司令,成为阿拉伯世界最年轻的空军司令;因在1973年“十月战争”中的杰出指挥,荣获共和国勋章。

●1975年
被总统萨达特任命为副总统,正式弃戎从政;1978年9月担任民族民主党副主席。

●1980年
兼任执政党总书记。在萨达特遇刺身亡后,于1981年当选埃及第4任总统,此后至少遭遇6次未遂的暗杀。

●1982年
当选为执政的民族民主党主席,并分别于1987年、1993年和1999年再次当选为总统;2005年,在埃及历史上首次有多名竞争者参加的总统选举中赢得压倒性胜利,第5次当选总统。

●2011年
在大规模民众示威中被迫下台。

穆巴拉克在拥有着人类最为古老文明的这片土地上连续执政30年,但一个崭新的时代却在他身后紧紧追赶,让这位“末世法老”疲于奔命。穆巴拉克在大限到来前这18天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在为他的腐败与专制谱写一曲挽歌。

在喧闹了18天的埃及,旅游胜地沙姆沙伊赫平静地躲开了跻身历史舞台的机会。这里的人们未曾上街,穆巴拉克的画像在这里仍完好无损。当一切尘埃落定,这座城市默默地接受了那个被赶下台来的“法老”穆巴拉克。

2月11日,这位统治埃及30载的“法老”疲惫不堪地摘下了王冠,随即同家人躲到了沙姆沙伊赫的一座豪宅内。他曾数次在这里会见外国贵宾,此地的富人们亦曾因他而受益颇多。愤怒的埃及人给统治了自己30年的老面孔留下了这最后一方天地,并让埃及政治此次重大转折在这里终局,合乎情理又温情脉脉。

老旧的总统

同许多被赶下台的王者一样,穆巴拉克的选择也是“躲进小楼成一统”。豪宅外如今戒备森严,一位军官在大门口将媒体记者挡在外面。

“穆巴拉克在里面吗?”

“是的。”军官的回答干脆而冷峻。但是,尽管只有咫尺之隔,记者们看到的终究只有高高的围墙和严肃的士兵,有关穆巴拉克下台后的状况只能通过想象。一位病痛缠身的老总统刚刚在一场持续18天的拉锯战中被夺走了权力,而战胜他的则是被他统治了30年的8000万人民。要了解此时的穆巴拉克,或许根本无须通过记者的镜头。

穆巴拉克就这样走进了历史。其实,这一点都不奇怪。在30岁以下人口占60%的埃及,真不知还有多少人能想起当年那个驾驶轰炸机直冲以军阵地的英雄,那个在阿拉伯世界中纵横捭阖让埃及立于不败的穆巴拉克也渐渐地不被提起。人们频频提及的是穆巴拉克手中庞大的内务部队、连国际信件都要被拆开的审查系统以及巧取豪夺而来的家族财产。让这种感觉加重的则是失业率的持续高企和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

在大部分国家都将世袭政治丢进历史坟场的时候,穆巴拉克却着力扶持自己的儿子继承大位,这是连支持他的军队都无法忍受的。对于年轻的埃及来说,这个总统太老了;对于这个越来越“年轻”的时代来说,这个总统太“旧”了。

民怨终究等来了爆发时刻,突尼斯骚乱和本·阿里的逃离让埃及人决定不再忍受穆氏的老旧,民众气势汹汹上街抗议,18天拉锯战大幕就此开启。

一位埃及反对派领导人曾罗列愤怒的年轻人提出的要求——他们再也无法忍受穆巴拉克30年来对埃及的统治。突然,他停住了笔,呵呵地笑了起来,自嘲说:“当然,这些要求不可能实现。穆巴拉克太固执了。”

82岁的穆巴拉克以固执和不愿冒险而著称。长期以来,他一直把让埃及免受中东战乱和动荡的冲击,视为国家最高利益。在这方面,他的上述性格可能令埃及受益匪浅。但在今天,正是他的这种固执态度,让埃及人民心中的怒火越燃越旺。

两次试水

就像一个游泳初学者一样,穆巴拉克蹑手蹑脚地进行“试水”,估摸着这股民怨到底有多深。于是,警察在第一时间走上街头维持秩序,并毫不犹豫地使出了所能展示的最大程度暴力,在前几天骚乱中有多人丧命。而穆巴拉克本人则稳坐总统府,等待着各方汇总来的消息,并时时关注着军方和美国的态度。

许多中东国家统治者的一大悲剧便是无力对国家进行独力控制,须时时忧虑美国和军队对自己的支持,穆巴拉克亦不能免俗。如果警察们无力平息民怨,那么军队的支持将至关重要,而埃及军队实际上一直吃着美国的“皇粮”。

但是,就像一些青年人在Facebook上信誓旦旦写下的那样:“为了终结腐败、贫穷和失业的折磨,拼了!”抗议持续升级,警察也开始出现死伤。示威者用行动为穆巴拉克心中的问题作了回答,民怨之深远非湖河可比——尽管这场革命后来被称为“尼罗河革命”。

当民众不愿退却,来自美国的声音也日益清晰。27日,奥巴马在全球关注下千呼万唤始出来,敦促四面楚歌的穆巴拉克推行“至关重要的改革”。第二天,在总统府坐困愁城的穆巴拉克终于公开露面了,“我已要求政府辞职……我们将继续改革之路……我一直都关心穷人”。接着,人们看到了新政府成员接连在穆巴拉克面前宣誓就职的画面。一个新政府组成了,国防部长坦塔维雷打不动地成为唯一的元老。除了解散政府,穆巴拉克还破天荒地将心腹苏莱曼任命为副总统。近30年来,埃及从来就没有过副总统一职。

这是穆巴拉克的二次试水。为此,他用上了更多的手段,迫使民众见好就收。28日,埃及的网络和国际电话被齐齐切断。最后,他祭出了撒手锏:派军队出场,将无力的警察们替回,实施宵禁。对军队的这种倚重恰恰解释了坦塔维的雷打不动。

接下来的两天在穆巴拉克看来或许十分漫长,因为撒手锏已然抛出,他盼望着广场上的坦克和在空中盘旋的战机能起到效果。但是,就像大洋彼岸的微软总裁比尔·盖茨闻知此事后所说的那样:“任何掌握权力的人都可以轻松地封锁网络,但是这只会起到相反的效果,因为它显示了政府的虚弱。”实际情况显然让穆巴拉克失望,人们根本无视宵禁令,持续在晚上进行示威抗议,而军队似乎并未使出全力。

31日,军方放出话来,他们将维持秩序,但绝不会向平民开枪。这一表态赢得了所有人的掌声,民众登上坦克与士兵们狂欢。此时,一个重大的转折点开始出现,对于开罗和华盛顿来说,作出选择的时候到了,对穆巴拉克也同样如此。

恋栈之举

2月1日,奥巴马在同穆巴拉克谈话20分钟后再次发话:“埃及必须开始和平、有序的政治过渡。”这一次,奥巴马的立场开始急速偏离穆巴拉克。而此时,街头的民众示威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华盛顿准确捕捉着风向。

军队中立、美国离心,穆巴拉克终于面临无法选择的境地。这一天,穆巴拉克又一次面对全国民众,宣布在9月任期结束后不谋求连任,结束30多年的统治。这看似简单的承诺实则意义重大,但是埃及民众仍不满意,示威人群仍未散去。对于他们来说,此轮抗争只能有一个结局,那就是穆巴拉克下台,除此无他。

美国继续冷眼旁观并日益倾向于满足民众的要求,而民众们则不知疲倦地向既定目标迈进。如此,又过了4天。2月5日,人们等来了奥巴马更为明确的表态:“穆巴拉克是一个高傲的爱国者,他应该倾听民众的声音,并对大势作出判断。”

这番表态已经再清楚不过了。明白这一点的有许多人,既有穆巴拉克,也有被他内定为下届总统的儿子贾麦勒。这一天,包括贾麦勒在内的多名执政党官员选择了辞职。2月10日,人们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消息,从美国中情局局长帕内塔到埃及开罗军区司令鲁艾尼都在预告穆巴拉克的离职,人们早早聚集在电视机和收音机前,准备见证这段不平凡的历史。

然而,政治有时就是扑朔迷离。人们确实等来了穆巴拉克的电视讲话,但是他只承诺开始放权,但却拒绝马上辞职。

是谁搞错了情报?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传播穆巴拉克即将下台的消息?与这些疑问相伴的是10日这次电视讲话的仓促、粗糙。镜头中的穆巴拉克忙着调整领带,眼睛也没有看摄像机。而整段录像的剪辑更是粗糙,让人感觉穆巴拉克的这段讲话经过了数次修改。这不禁让人怀疑,在众人等待穆巴拉克辞职的那个夜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像奥巴马所称的“倾听民众的声音,对大势作出判断”,当形势发展到如此地步,人们希望看到的是穆巴拉克能准确认清自身处境。此时,无论是民众、军队还是美国人都已经不再希望继续在总统宝座上看到穆巴拉克。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为他的总统大权倒数计时。除了军方,多名穆巴拉克的亲密战友也开始奉劝他尽快退位。而这些劝说得到了穆巴拉克的积极回应,所以各方才放出了穆巴拉克即将辞职的消息。可是谁也没有想到,10日的讲话竟会成为穆巴拉克的恋栈之举。

显然,在最后关头,穆巴拉克没有敏锐认清自己的处境,也许直到最后关头他还对自己的权力抱有幻想。多年以来人们一直在议论82岁的穆巴拉克早已自绝于人民,他的亲信组成的小圈子让穆巴拉克与真实可感的政治情势分隔开来,穆巴拉克生活于真空中,早已失去了对现实情况的掌握以及政治嗅觉的敏锐。现今看来,此言不虚。

多家西方媒体援引埃及政坛内部人士的话称,在那次电视讲话前,原本被内定为下届总统的穆巴拉克之子贾麦勒一直忙着修改父亲的演讲稿。“穆巴拉克早已习惯了在作政治决断时听儿子的话,他在政治上早已孤立。”

“法老”终曲

对于穆巴拉克本人来说,面临威胁是常有的事,唯独这次有些特殊,因为他面临的是滔滔民意,而非冰冷的枪炮。自1981年掌权以来,穆巴拉克先后逃过了六次暗杀,粉碎了伊斯兰极端分子发起的来势汹汹的运动,帮助埃及毫发无损地摆脱了周边地区风起云涌的冲突。1981年,埃及总统萨达特在一次阅兵中被人刺杀。当时担任副总统的穆巴拉克就坐在萨达特旁边,刺客本可以轻易将他一块干掉。被擒后,刺客恶狠狠地看着穆巴拉克,喊道:“滚开,我只想杀那个狗娘养的。”

大难不死的穆巴拉克因这次刺杀而继任总统,命运就是这么奇妙。在第一次讲话中,他承诺将珍惜民众赋予的权力。可是30年后,当初的诺言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他也早已不因当初的幸运而心怀感恩。如今,手中的权力早已让他富可敌国,关于他的财富有着不同版本的描述,但无一不是巨额财富。

《卫报》称,海湾国家往往要求外国投资者在投资时为本地企业至少保留51%的股权,但是这一数字在埃及是20%。但这并不意味着投资的优惠,因为省下来的钱不可避免地要被用来打理有背景的合作伙伴,而所有这些背景的背后都是穆巴拉克和他的两个儿子。

30年的聚敛,穆巴拉克怎能不富?所以,当大限来临,所有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总统手中的巨额财富。也就在此时,穆巴拉克开始赖在台上不走。这为穆巴拉克的恋栈提供了另一种解释。一位英国情报人员接受采访时表示:“穆巴拉克家族在这18天中一直在就如何处理家族资产进行紧张商讨,他们一直在秘密转移财富”。

不管到底因为什么,穆巴拉克没有遵守与各方的承诺,以致这段让所有人感到错愕的讲话不仅激怒了民众更惹恼了军方。他们本来等着穆巴拉克体面收场,如今只能挺然逼宫。军方最高执行机构“武装部队执行委员会”在穆巴拉克未到场的情况下发表了声明,宣布承认民众抗议示威的合法权利。这份后来被称为“第一号公报”的声明将军方态度表露得一清二楚:他们已经彻底倒向了民众一边。至此,留给穆巴拉克的只有离开这一条路了。

有目击者称,2月11日两架直升飞机从总统府起飞。随后,人们从电视中看到了副总统苏莱曼,他用短短几句话为穆巴拉克料理了“后事”:“在国家目前正在经历的困难时期,穆巴拉克总统决定辞去总统职务。”埃及大小城市一片欢腾,18天的抗争以民众的胜利告终,执政30多年的老总统则悄悄躲到了沙姆沙伊赫的那间豪宅里。

长期以来,穆巴拉克经常被外界描绘为典型的阿拉伯领袖,人们从不认为他特别富有想象力。他既缺少埃及传奇总统贾迈勒·阿卜杜勒-纳赛尔的魅力——纳赛尔在台上向阿拉伯人民发表讲话时,阿拉伯各国领导人都会站在台下与他们的人民一起聆听,又缺少自己的前任萨达特的派头。去年维基解密外泄的电报显示,美国外交官形容穆巴拉克是一位“久经考验的现实主义者,没有时间去构想理想主义的目标”。每当看到美国推动改革的努力,他都会指出由此导致的混乱与动荡。下台之后,他仍义正词严地指责美国“不懂民主”。

不可否认的是,穆巴拉克在拥有人类最为古老文明的这片土地上连续执政30年,但一个崭新的时代却在他身后紧紧追赶,让这位“末世法老”疲于奔命。当关闭互联网这样的手段在人们的怒潮前未取得丝毫效果时,人们分明看到了这个崭新时代的胜利。

穆氏辞职后的一天,一位美国记者向沙姆沙伊赫的一个埃及青年询问道:“穆巴拉克在这里吗?”

“当然。”

“那你亲眼看到你们的总统了吗?”

“当然没有,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总统了!”青年高兴地回答道。
via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