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Discovery记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

日本福岛的核电站安危牵扯着众人的心,回顾一下当年的切尔诺贝利泄漏事件,也许对我们有警示意义。来自Discovery的记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

Discovery记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

2005年,美国的Discovery频道拍摄了一部纪录片《抢救切尔诺贝利》(Battle of Chernobyl),首次对外披露了很多珍贵影像,再现了当年的这场灾难。

抢救切尔诺贝利

一、

1986年4月25日,星期五。

这里是乌克兰的普里皮亚季市,4万3千名居民正在享受美丽的春日。

这一天将永远烙印在众人记忆里。

二、

离此城3公里外是列宁核能发电厂,每天有数千人在此工作。今晚,第4区的176名员工受命测试反应炉的自我供电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节省能源。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安全系统撤除,实验展开。

但是,反应炉核心却发生了一连串爆炸。

普里皮亚季全城还在沉睡,但此时核电厂地板开始颤动。反应炉1200吨的顶盖,瞬间喷入高空,一股超强辐射气流蒸发,在核电厂方圆几百公尺释放铀与石墨,火花从裂开的缺口喷溅,携带熔解的辐射粒子,喷向几千公尺的高空。

天空色彩缤纷,非常明亮,有橘色,红色,蓝色,鲜血般的红色,有如彩虹,非常美丽。

这是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第一批赶往现场的消防员,在缺乏适当保护的情况下与火搏斗。

他们喷洒无数吨的水,想扑灭这场怪火,但却无法减缓火势。他们全都暴露于致命辐射值当中。当晚有2人死亡,接下来几个月还有28人丧命。他们是切尔诺贝利的第一批受害者。

这是一场无人知晓的残酷战役,数千名被遗忘的无名英雄丧命。

然而多亏了他们,才避免了恐怖的第二场爆炸,其威力将是广岛原子弹的十倍,半个欧洲将被夷为平地。

这件事被苏联与西方世界秘而不宣20年,这些画面都是首次揭露,由暴露在核污染下的记者所拍摄,有些人已在稍后过世。这些画面透露出一场隐密的战事。

20年来,这场战役的死伤人数仍持续增加当中。

三、

1986年4月26日的早上,云层已经被冲上高空一千公尺的放射性云柱所污染。

伊戈科斯汀是俄罗斯新闻社的摄影记者。

一名直升机驾驶朋友那天早上去电自愿载他去切尔诺贝利。

科斯汀当时只知道核电厂夜间发生状况。他是第一名目睹裂开洞口的记者。

“是那个烟囱。我们靠近那一区看看,在那里,第四区大楼已经毁了。那里,烟就是从那里冒出来。当我们靠近第四区,并在上头盘旋。我完全不知道其中的危险。我们飞到第四区上空时,我打开直升机窗户,我当时并不知道犯下大错。”

他当时见到的废墟升起的稀薄透明烟雾,其实具有高度放射性。

科斯汀是少数最早到达事故现场的记者里头,严重暴露在辐射能中却依然存活的。

“我打开窗户,什么都听不到。反应炉的废墟就在我下方,我觉得有如漂浮在失重的太空,彷彿身处墓地,现场一片死寂。我甚至再也听不见直升机的声音,现场空无一物,一片黑洞,像是个死寂的坟墓。”

这是第一张拍摄到的裂口照片

“我的设备很快全都卡住了。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以为是电池没电了,我只设法拍了12张照片。”

“回到基辅后,我开始处理照片。我看到底片全都是黑的,没什么色彩。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照片全都暴露在放射线中。”

爆炸的反应炉核心,深埋在14公尺石砾下方。核心环绕核子燃料的石墨正在燃烧,并且熔化了铀。

这些放射尘的威力,是投在广岛跟长崎的两颗原子弹总和的100倍。

四、

4月26日,爆炸后8小时在克里姆林宫,戈尔巴乔夫掌握到的讯息非常贫乏。

“最早的消息都只说发生事故跟火灾,完全没提到爆炸。最初我被告知,并没有发生爆炸。”

这类错误资讯造成了恐怖的后果。

4月26日上午10点半,普里皮亚季的4万3千名居民,生活如常进行。他们对3公里外的灾变,一无所悉。

“我们得到的讯息都说一切正常,包括反应炉也是。我询问亚历山卓夫院士,他告诉我反应炉绝对安全,甚至可以装置在红场。过程跟煮茶没两样,就像在红场摆个茶壶一样。”

五、

4月26日下午2点,普里皮亚季城里传说着,核电厂夜里发生火灾,并造成死亡。但是官方并没有发布任何消息。

影片中的白色闪光,是底片遭到放射性污染所致。

街头的行人对散布全城、戴著面具的士兵不以为意。

克伦班亚克上校负责带领军队控制灾情。

“嘴巴里有金属味道,一种酸味。人家说辐射没有味道,我们之后才知道,那是放射性碘的味道。”

孩子们仍然在广场上玩耍。

克伦班亚克上校的手下,整日在城里测试最初的放射性读数。

当时放射性的测量单位称为伦琴,正常大气中的放射量是0.000012伦琴。在普里皮亚季,刚过中午,读数就已经高达0.2伦琴,也就是正常值的1万5千倍。

到了傍晚,辐射值攀升到正常值的60万倍。列宁大道,0.2;乌克伊纳大道,0.25伦琴。

“到了那天晚上,7伦琴。我的手下开始怀疑机器有问题,不然就是有人说谎。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反应炉还在燃烧,辐射也继续扩散中。”

这张地图被封存在塑胶袋里,因为它仍具有放射性。

一般认为,人体每年最多可以吸收2伦琴而不受影响。但是一旦吸收超过400伦琴,人体就会遭到致命污染。

事故第一天,当地居民吸收量是无害值的50倍。照这样的速度,他们4天内就会吸收达致命量。

为了解状况,上校紧急派出一支侦察队,前往厂房基地测量第一批数值。

他们第一次量到的数值记录在这张地图上,2080伦琴。

“我非常担心我的下属。我怎么可以派他们去那里。在这惊人高辐射值下,人体只要吸收15分钟就足以致命。”

六、

莫斯科,柯恰朵夫研究所。

这些数值在核子研究所引发震撼。如此高的放射性前所未见。

戈尔巴乔夫紧急成立政府委员会,成员全是国内顶尖核能专家。委员会由勒加索夫院士领导,他是国际知名的核子物理学家。

他即刻率领科学代表团前往切尔诺贝利。

“我们冀望他们能迅速评估状况。但是开始前几天,他们无法提出任何报告。这是非常惊人的状况。我们召开集会,等待资讯。我们要求他们提出报告,但他们无法告知任何资讯。”

七、

距离爆炸20小时后,放射量依然继续攀升。如今门窗都应该密封,并且食用碘片以中和放射性。但是政府并没有发布类似命令。

普里皮亚季,4月27日上午8点。

城市中的情势虽然升高,居民依然没有被告知整个情况。尤莉亚玛琪可当时只有5岁,她与家人同住在普里皮亚季。她父亲在核电厂工作。

“我父母照常带我到托儿所,一切都很正常。父亲已经知道有事故发生,但是并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普里皮亚季,4月27日上午11点。

爆炸发生后30小时,终于开始采取第一批安全措施。超过1000部巴士抵达该市。

下午两点军方宣布,将彻底疏散该城。

“我记得幼稚园的老师给我们吃碘片,然后父母亲前来接孩子。大家都跑来跑去,但是并不慌张。我们以为顶多离开3天而已。”

为避免引发惊慌,当局隐瞒了情况的严重性。居民只有2小时可以打包,然后就要在自家建筑前面集合。

“他们要我们上巴士。我清楚记得,我得挑选要带走的玩具。我有很多洋娃娃,我想全部带走却不行。我们甚至来不及带保暖衣物。居民必须丢下拥有的一切,还有全部的生活。”

他们再也没回去过。

有个老人不想走,他留下来了。几周后人们发现了他的尸体。人们并不相信发生的事,他们认为自已听到的是谎言。他们想起德军占领时期的事,表示1941年至少还有炸弹空袭,但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长辈们并不相信出现无形的敌人。但是我们没时间解释,我和士兵们仅仅执行命令而已。”

普里皮亚季,4月27日下午5点。

在3个半小时之内,4万3千人含泪但平和地疏散,巴士载走了欧洲第一批原子难民。

他们暴露在大量辐射下,这可能改变血液成分,引发致命癌症。

“这个城市必须存续下去,它是如此美丽,人们必须回来。他们总有一天会回来,非如此不可,那是个美丽的城市。我刚刚去过体育馆,那里需要有孩子。生命本来就充满冒险。”

灾变发生后48小时,鬼城只剩下军方人员,以及科学代表团成员。

他们将总部设在普里皮亚季饭店。他们似乎对危险置若罔闻,待在屋里食宿以及工作。他们都是正直的人,都是专家。

“我不相信他们会做出不负责任或是自杀行为。不会,这只是代表他们低估了风险。我们的旧标准已经不适用了。我国与美国都曾发生过核子意外,但是所有讯息都秘而不宣。从未发生过规模如此大的事故。”

他们当时甚至认为,反应炉到5,6月就能恢复使用。

八、

这时布满放射性粒子的云层,已经被风吹往北方。

在4月26到27日之间,云层在俄罗斯上方,飘移一千多公里,来到了白俄罗斯与波罗的海上空。

到了28日,云层到了瑞典。瑞典一家核电厂,侦测到了升高的放射性。电视新闻很快就对民众发出警告。

来自切尔诺贝利的大量放射尘,在斯德哥尔摩从天而降。当局派出一个战斗机中队,测量云层的放射量。

高放射性显示,某地发生了重大事故。

灾变发生后60小时,苏联仍未对外界发布官方警告。

“瑞典能源部周一来电,当时我在维也纳的办公室。她表示在瑞典东部的福斯玛附近,测量出急剧升高的放射性。他们推断这是来自境外,问我是否知道内情。我们回答并不知道任何事,但会跟其他国家联络。所以我们连络波兰,他们的核电厂一切如故。后来我们当然也跟苏联联络了。”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爆炸?出现放射性云层?发生严重污染?这竟然是透过瑞典向我们警示。”

事故发生后3天,戈尔巴乔夫还在设法搜集资讯。而美国与欧洲的间谍卫星
转向苏联,发现了乌克兰核电厂的废墟。裂开的洞口飘出了烟幕,画面清楚显示在热像仪上。

“28号周一傍晚,我们收到佩卓山先生的讯息。他是俄罗斯原子能委员会主席,他告诉我们发生了事故。”

就在这时,苏联也对全世界发布此一讯息。

“而在政治局,我们马上决定。最重要的就是,从那时起所有事实都要对我们报告。我连络国安会,要他们追踪现场的一切后续,报告科学家会议内容。我要他们私底下对我回报所有的资讯。”

超过48小时后,他们才得到了灾变的正确资讯。普里皮亚季的4万3千名居民,已在污染中暴露两天。

危机持续扩大。在毁坏的反应炉底部,1200吨的高热岩浆持续以3千度高温燃烧,对大气不断散发无数的放射性气体与尘埃。

全欧的命运都掌握在风向手中。

九、

1986年4月28日,切尔诺贝利。

危机发生后第三天,莫斯科派出安托区金将军与手下80架直升机舰队前来灭火。将军抵达后,飞在爆炸反应炉的200公尺高空上。

“由於火势的关係,我所在高空的温度,约是摄氏120到180度之间。我们的5部放射量测定器,只能升到500伦琴。指针疯狂移动,放射量完全破表。我想当时在200公尺高空,至少有1000伦琴。”

即使在这样的高空,只要暴露半小时就足以致命。从反应炉升空的强烈放射性热气流,让直升机难以靠近。他们必须随机应变,以执行任务。

“你看那些烟,我们得到那个区域。但是温度太高了,或许我们该使用氮气。我们必须尽快采取措施,把火扑灭,然后封住反应炉。好靠近现场,进行其他工作。当时必须加以围堵,以防止放射尘继续扩散。放射性尘正随风飘散。我们得尽快行动。”

一场盛大行动展开。最顶尖的驾驶员,从阿富汗前线赶回,驾驶直升机运送士兵。他们对着火焰,徒手空投80公斤的沙包。他们希望透过大量填沙与硼酸,将反应炉的火焰闷熄。硼酸可以用来中和辐射。

第一天出动110架单机,第二天出动300架。反应炉上方的辐射值,超过3500伦琴,几乎是致命量的9倍。有些驾驶员,一天飞行多达33趟。他们每去一趟,就吸收5到6伦琴。如果动作慢一点,就吸收更多。丢下6到8袋沙包后,全身就因热气而被汗水浸湿。

“几次任务后,我的士兵就会去洗澡并进食。过了一会儿,他们就开始呕吐。”

从一开始发生危机,辐射受害者就被送往莫斯科6号医院。该院有苏联唯一的专门设施,治疗因大量暴露在辐射下,引发的急性辐射病。

最初的辐射病症状是呕吐,作呕以及腹泻。之前则有一段潜伏期,接著会有更多致命症状出现,像是骨髓退化,以及侵蚀肌肉,直达骨头的恐怖灼痛。

“他们前来门诊时,就心理上来说,真的很让人难受。他们直接从机场被送来,几乎所有人都还很年轻。他们抵达时都还是潜伏期,他们不会觉得不适。他们的衣著都一样,都穿著同样的睡衣,彼此开著玩笑。但是我们知道,其中有很多人会死,有27人很快就死亡。他们都吸收了巨量的辐射,因为致命的烧灼而痛苦不已。”

有15年,当局只承认了第一批受害者。

1986年5月1日,切尔诺贝利。

核电厂东方30公里处,森林被爆炸后的放射性气流烧成焦黄。但是灾区早已延伸到更远的地方。

爆炸发生后,云层所携带的放射性粒子,随著雨水降落。以花豹斑点般的模式,污染乌克兰,白俄罗斯与俄罗斯。

5月1日风向转变,基辅地区也遭到污染。

可透过这张克伦班亚克上校的手下,测量读数后所绘制的地图看出来,严重污染的地区以红色呈现,周围则是辐射值正常的地区。

但是所有居民仍被蒙蔽真相。相关报导只出现一则,刊载於真理报三版底部的小标题。对该起事故轻描淡写,表示危险已经过去。

“天就要塌下来了,我们却显得若无其事。还在筹备五月劳动节庆典。国家彷彿拒绝承认相关状况。”

这是切尔诺贝利灾变的另一个面貌。事故发生后6天,虽然辐射值是正常值的几千倍,当局依然鼓励人们参加五月劳动节庆典,即使他们知道,其中某些地区遭到严重污染。

“我亲眼见证1986年的五月节。我在场亲眼目睹,目睹死亡游行。那是场死亡游行,那是恐怖的死亡。”

令人不安的是,所有1986年五月节相关画面,都从乌克兰国家档案中消失。现有的照片,都是伊戈科斯汀所拍摄。

乌克兰第一书记雪比斯基,也偕同家人与孙子参加庆典。

“理论上这对我们似乎很重要,可以借此避免恐慌。但是如果我们早知道,
空气中有多高的辐射量……”

有多少孩子在这场庆典中被辐射污染,直到今天,尚未公布任何统计资料。至於乌克兰共党的第一书记雪比斯基,他随后自杀身亡了。

十一

爆炸发生后一周,大撤退持续进行。

1986年5月2日,离开切尔诺贝利的道路。

离核电厂7公里的,切尔诺贝利市居民也被撤离。接著是核电厂方圆30公里内的所有村庄居民。13万名居民被迁走,其中许多人已遭到严重污染。

跨立乌克兰与白俄罗斯的30万公顷地区,所有居民瞬间撤离,该地从此与世隔绝。广大地区被清空,整体文化遭到连根拔起。一个世界在几天内,就被看不见的敌人夷平。

“这比战争更糟。在这里,你看不见敌人。战争中你还能看到大砲,机关枪跟战车,这里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到处都是辐射,它会穿透你的身体,侵蚀你的身体。你只会在稍后感受到影响。有些人则是得等个几年。太可怕了。”

这时放射性云层,持续飘向欧洲上空。云层飘到巴伐利亚与北意大利上空,放射性铯137与碘131,在法国南部与科西嘉倾盆而下。作物与牧草遭到严重污染,法国当局否认遭到云层污染。云层则已经抵达英国,并且扩散到希腊。

在切尔诺贝利,放射量持续攀升。裂口被6千吨的沙与硼酸填满,但是在这个巨大的堵塞口下方,高热岩浆持续闷烧中。

灾变发生后10天,戈尔巴乔夫私下邀请,权威的国际原子能总署署长布利克斯前来视察现场。他是第一位,视察切尔诺贝利的西方专家。

“你飞到了切尔诺贝利反应炉废墟上空,当时你有什么感觉?”

“我们从空中勘查现场,可以看到毁损区域,冒出了小量的烟。他们谈论许多关於第二次爆炸的事。我还记得在莫斯科的时候,有个朋友,我其中一个专家的亲戚来电,他说传说着,还有第二个反应炉会爆炸。”

在反应炉底部,还有195吨的核燃料在燃烧,产生的惊人热气,逐渐熔化了沙子,堵塞口表面开始出现裂痕。

“我们把洞口塞住后,温度开始升高。我们很担心,因为这可能引发另一次爆炸。非常骇人。”

科学家前往测量读数,他们忧心忡忡。他们担心会抵达临界温度,而引发第二次爆炸。这将造成严重的悲剧。

反应炉核心下方的水泥板逐渐加热,并且可能裂开。岩浆有往下渗透的危险。

灾变发生后,消防员第一时间所灌注的水,在水泥板下方积成水坑。如果放射性岩浆接触到水,将引发比第一次爆炸更具毁灭性的爆炸。

全国顶尖专家受命采取应对措施。瓦沙里纳特瑞柯是其中一位专家,当时他正从事改善苏联洲际核弹的工作。

“如果热气造成水泥板裂开,现场1400公斤的铀跟石墨混合物,只要碰到水就足以引发新的爆炸。接下来的连锁反应,将引发可比原子弹威力的爆炸。我们的专家研究爆炸可能,推断这次爆炸威力将高达3到5百万吨。离切尔诺贝利320公里的明斯克将被夷为平地。整个欧洲将无法住人。”

“我们得阻止情况继续进展。再持续下去,必定会酿成巨祸,一场巨大的核子灾变。”

第二次爆炸,将伴随著惊人的震波,放射量会极度升高,在几小时内夺走数千条人命。

“感谢老天这并没有发生。在明斯科,哥麦尔跟基辅,已备好火车并加挂上千车厢,准备疏散所有居民。情势非常紧张。”

在莫斯科,国家委员会颁布两项紧急措施:首先,派出大队消防员,把反应炉底部的水抽干,他们在后来被称为国家英雄,但是余生将受辐射病所苦;第二,以更有效方式封住裂缝,一劳永逸地降低温度,在两天内,安托区金将军的手下,空投2400吨的铅进入反应炉。

“我们一丢铅进去,温度马上就降低了。它的吸热效果良好,熔化后也封住了洞口。所以辐射降低了。”

但是有些铅被火熔化后,蒸发到大气中。20年后,切尔诺贝利病童的身体中,仍可见到微量的铅。这种做法在今天遭到高度抨击。

“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并没有更好的办法。”

十二、

所有的人,不论军民,不论阶级全都无私地工作。

“我第一阶段就加入这个工作。我告诉你,这件事非做不可。”

这是英勇行为。在这场行动中,有600名驾驶员遭到辐射致命污染,所有人都将死亡。但是他们的努力,只争取到几天时间。

虽然火已经被掩盖住,但却还没有扑灭。飞到上空的直升机,无法解决问题。他们必须靠得更近,往下进入裂缝,但是该怎么做?

由于第二次爆炸迫在眉睫,权宜措施持续进行著。核电厂设计图显示,可以透过厚水泥建造的管线通道,接近”活跃区”。

柯恰朵夫研究所的技师团,进入这个迷宫。要前进非常困难,部分通道在爆炸中坍塌。他们利用喷灯,穿透四号反应炉的外壳,伸入放射性探测器,温度计与摄影机。探到的结果非常惊人,辐射值异常高。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得到证实,高热岩浆已经将水泥板烧裂,渗入了没有水的凹地,而且有陷得更深的危险。

“当时有5%到10%的爆炸危险,我们已经将反应炉底部的水抽乾,但一定得采取某种措施。一定得在反应炉底部放些什么,防止岩浆继续往下漏,一定要设法防止它往下塌落。”

没有东西可以防止岩浆,继续向下渗透到沙质底土。而在反应炉下方,有一大片地下水层。这里供应著全国的水源。

“我们最担心的是,所有岩浆都往下沉,直达地下水处。这将污染普里皮亚季的河流,然后是聂伯河,基辅,还有黑海。我们绝对要想办法解决。”

他们考虑采取新的行动,但是这将牺牲更多生命。

十三

1986年5月12日,初次爆炸发生后17天。

离切尔诺贝利一千公里的土拉区矿工,接获来自克里姆林的探视。来者是矿产工业部副部长。

“部长跟我们谈到切尔诺贝利事故。他说需要我们莫斯科盆地区的矿工,他给了我们24小时收拾东西。隔天我们就搭巴士到莫斯科机场。5月13日,我们的同志就开始在切尔诺贝利工作了。”

1986年5月13日,切尔诺贝利地区。

他们的任务是接近反应炉,方式是透过唯一可能通道—-地下道。

“我们的任务是从第三区,挖出150公尺长的地道到第四区。再挖出30公尺长的地道,然后挖出长宽各30公尺的空间。以放置让反应炉降温的冷却装置。”

为了让矿工暴露的辐射降到最低,他们挖掘到12公尺深,才开始往燃烧中的反应炉前进。他们在此建立,2公尺高30公尺宽的空间。这里将装置一套复杂的液态氮冷却系统。

“同志,我们的目标是,每天将地道往前推进13公尺。”

在一个月内,俄罗斯与乌克兰矿区,派遣了一万名矿工进地道工作。他们的年龄都在20到30岁之间。地道内部空气不流通,温度高达摄氏50度。放射量最少一小时一伦琴。

“我们在没有防护装备的情况下工作。矿工无法使用呼吸面罩,因为工作几分钟后
滤孔就会湿透。所以大家都拿掉面罩工作,也脱掉了上衣。”

“我们喝水的瓶子没有加盖。这实在很糟糕,因为体内马上会喝进放射性粒子。我们一名同志吞下了一些高度放射性的沙子,他死了。我们哪有办法,分辨呼吸与摄取的一切?”

“最痛苦的就是缺氧,以及恐怖的高热,里头热死人了。我们得快速工作,加紧脚步,动作要非常快。这真的很痛苦。不停地工作。”

30名矿工每3小时换班一次,全日无休。他们在1个月又4天内,挖了150公尺长的地道。这是一般矿区3个月的工作量。

“最危险的区域不在地下,反应炉下方的辐射并不高。但是我们一到地面上,就必须快速跑开。”

地道口的辐射量高达300倍。所有矿工都逃不过辐射,他们不曾被告知所面对的危险。

“总得有人去做这件事,不是我们就是别人,我们尽了自已的责任。我们应不应该这样做?现在来评断都太晚了。我一点也不后悔”

矿工们达成了任务,但是反应炉下方,一直没有装置冷却系统。地下空间最后填满了水泥,以巩固整个结构。官方宣称,每名矿工吸收了30到60伦琴。但是幸存者表示,他们的吸收量是此值的5倍。根据估计,有1/4矿工在40岁前死亡。

官方统计资料并没有列入这2500位死者。

十四、

当矿工还在反应炉下方挖掘时,布利克斯与苏联当局,在莫斯科举办了记者会。

“我谨代表国际原子能总署,对这个悲剧事故表达深切遗憾。我们与苏联当局达成协议,前往维也纳进行事故后分析。”

在全球500名记者面前,他宣布维也纳即将举行一场国际会议。苏联同意出席,提供所有灾变相关资料。

“记者会最重要的作用是,让俄罗斯民众认为这些人足以信任。他们过去并不信任政府所说的一切。这起灾变事故遭到隐瞒,人民没听过相关讯息,而他们所听到的又令人忧心,但是情况还可能更糟,糟到让人无法确认。但是人们现在觉得,可以信任政府。这是开放政策的一大胜利。”

苏联同意与西方充分合作,一场历史性变革开启了开放时代。这就是人们所知的开放政策。这正是戈尔巴乔夫急需的政治胜利。

切尔诺贝利的火势,虽然正被持续控制,裂缝与无数吨的高度放射性瓦砾,却仍暴露在环境中。目前最紧急的就是,覆盖损坏的建筑物与清理该区。但这些工作,需要无数更多的人力。

5月14日,灾变发生后18天。

戈尔巴乔夫终于对苏联人民发表演说。

“晚安,各位同志。切尔诺贝利核电厂事故,也引发全球关注。我们首次面对这样的危险,核能脱离了人类掌控。我们日夜无休地工作。全国的经济,技术与科学团队,都动员前来抢救这场灾变。”

“全国都动员起来。官僚作风摆在一旁,不管需要谁的贡献,我们都会马上要求。此刻我们不会在意成本,需要什么就拿什么出来,我们处于前线状态。”

十五

尼可莱塔拉可诺夫将军,受命指挥地面部队。

一年内,十多万名官兵在切尔诺贝利穿梭。他们全都是后备军人,他们被住处的最高行政单位,征召来到前线。不管是军人或百姓,军官或士兵,他们都是”清理人”。这是切尔诺贝利一役发明的名词。他们的任务是,清理所有放射性物品。

“第一天我们都很担心,整天都带著面罩。接著就忘得一干二净,你很快就习惯了。我们觉得非常自在,我们还在开玩笑,大伙儿都很开心。现场没有卖伏特加,在莫斯科还听说,切尔诺贝利的清理人有免费伏特加可喝。我跟我太太说,每餐餐后都有150克可以喝,她还在想我们到底是去干啥。”

伊戈科斯汀是克里姆林宫授权的五名记者之一。他们前往报导这场抢救战役,这是当局隐瞒一切后的首次开放。他的三名同事如今已经死亡。

“现场不分地位阶级,不分军官士兵。没有人会说,我是将军所以要听我的。所有人都在尽一已之力。”

这些被称为切尔诺贝利事故清理人的机器,只是勤奋地工作。10万军队与40万名平民,包括工人,工程师,护士,医师与科学家,从苏联各地来到切尔诺贝利。苏联展开了最新一场重大战役,总共有50万人。

“切尔诺贝利大军比拿破仑军队还盛大,而我们的军人都遭到了污染。”

直升机从空中丢掷大量被称为”波泡”的黏稠液体,这种混合物能让放射性尘凝固为地面灰泥。这时清理人大军则负责清理现场,挨家挨户清除,覆盖在所有表面上的放射性尘埃。

他们成立了特别狩猎小组,小组持步枪在乡间与森林中巡逻,枪杀猫狗。所有动物都必须格杀,因为它们漫步高度污染区时,它们的毛发会吸收放射性,因而污染所有清理人。

该区最后一个还有居民的村庄,已经疏散完毕。房屋一间间被摧毁掩埋。到了夜晚,卡车,机器跟人都覆满了放射尘。

“我们会洗个5,6次澡,大家互相帮忙。我们使用手边的亚麻洗澡手套,还有未加工肥皂。我们刷得一干二净。穿上新的衣服,然后吃饭。我们吃得挺不错的。因为你得精力充沛地跟离子辐射奋战。离子辐射会找出你身体最弱的一环,它找到后就会将你击倒。”

十六

1986年7月,切尔诺贝利,4号反应堆。

核电厂周边正进行浩大作业,每周工作七天,一天也没休息。30万立方公尺的污染区,都以推土机挖进大壕沟,并用水泥掩盖。

4号反应炉周围的区域,是这项任务最危险的地带。爆炸发生后8周,清理人开始处理问题核心。为了长期中和毒废料,并防止它们继续扩散,被炸毁的反应炉必须进行隔离。

勒夫波恰科夫是其中一名工程师。他们设计了覆盖整个4号反应炉的巨大构造,170公尺长,66公尺宽的钢铁混凝土石棺。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计画,没人曾在放射性这么高的地区,建造如此大的结构。

“你一次只能工作几分钟。这是前所未见的工程,这是个艰巨的挑战。这里该如何建造巨大结构?”

所有人一次只能工作几分钟,或甚至只有几秒钟。这个全新情势,需要清理人的更多急智,而且让更多人命涉险。

离切尔诺贝利核电厂4号反应炉爆炸,已过12周。为了中止致命污染,最后抢救行动已经展开。由于此区的放射性极高,只能利用遥控机器工作。但是必须有人让机器就定位,工人只能待几分钟,以避免吸收致命辐射量。每过一秒,他们的生命就越危险。

“这是其中一辆装甲车,这看起来很原始。但是我们必须自已打造。”

整个驾驶舱都衬满了铅,以尽量保护士兵,不受辐射污染。

建筑的所有金属钣件,都是预制。有的来自几百公里外,一件件送来现场组装。这是惊人的大拼图,横梁重150吨,长70公尺,扶壁高45公尺。

“那是德马克4000型起重机,你看它有多大。我们无法长时间工作,过程中也不容许丝毫差错。些微计算错误,所有组件就无法组装起来。”

在极端恶劣环境中,工程依然进行着。10万立方公尺的水泥,用来打造整个结构。但是新发现的问题,迫使整个工作停顿下来。电厂屋顶被高度污染的石墨所覆盖。

1986年9月,3号反应炉屋顶。

(历史录音)”看那边倒下去的那一块。那就是问题所在,有500伦琴。那边那个则是1000。”

“走吧,待太久了,我们得走了。走了,快点。”

这些石墨里面包覆着铀棒。它们都是在爆炸时,从反应炉中所喷出。每一片都散发极高放射性,足以在短短一小时内杀死一个人。在继续动工前,这些东西都必须除掉。

“辐射非常高。我们无法徒手工作,我们必须利用机器人。”

机器人被送到屋顶上,把致命瓦砾推出边缘。在60公尺下方,其他机器人收集瓦砾埋到壕沟里。

但是几天后,连机器都遭到周围的辐射所影响。它们的电子回路开始失控,机器出现暴冲并且故障。其中一具机器,冲进了裂口里面。

机器人已经无法胜任屋顶的工作,必须改以真人上阵。被称为生物机器人的俄罗斯士兵上场工作。

1986年9月17日,3号反应炉屋顶下方。

这队年轻的后备军人,正准备第一次上到3号反应炉屋顶。他们的年纪都在20到30岁之间,全都是后备军人。被征召前来最危险致命的切尔诺贝利奋战。从没有人类在放射性如此高的区域工作。

尼可莱塔拉可诺夫将军负责指挥整个行动,他亲自监督所有细节,包括要求所有士兵赶在行动前夜缝好的铅衣,身体前后跟靴子都要用铅包覆,还要戴头盔,用面罩防护贝他射线,还有特制围裙,手上要有两层防护。整套制服重达26到30公斤。

(现场录音)”你们有做过健康检查吗?”

“有。”

“没有出现任何问题?”

“好,一切准备就绪。”

“同志,我要告诉你们。我两天前也跟一位军官上了屋顶,有一件事绝对可以确定,上面没有什么好怕的。”

(后期采访)”显然有些人并不想上去,但是他们不得不上去。身为后备军人,他们必须上去。我自已则是毫无疑问,我必须克尽职责,我不做有谁会去做呢?”

谁会去清理这场灾变,让放射性不扩散到全世界?总得有人去做。

“那是有如炼狱的2周半。但是士兵每次只上场2到3分钟。辐射太高时,有的人只会待上40秒。我们很谨慎地计算时间,以尽量保全人命。”

警报响起时,一组8人士兵,将连同一名军官上屋顶。他们的任务很简单,以最快速度将辐射瓦砾扫到屋顶下方。根据塔拉可诺夫将军的计算,每小时的放射量约是7000伦琴,这让生物机器人只能在屋顶待上45秒。

“45秒的时间,他们只能铲两次。我们就像蚂蚁。一批人完成工作后,其他人迅速上场补位。所有人都尽心尽力,不管工作量有多小。因此我们才足以一起,跟辐射搏斗整整10天。”

屋顶的生物机器人,每隔10分钟就换班一次。军方人事部门指出,有3500人参与了清理行动,其中像是伊戈跟康斯坦丁,他们上了屋顶5次。

“我们手上捡起1500伦琴的东西。工作一天后,我们的手痛到根本无法握拳。我第一次上屋顶时,为上头的神秘氛围所震慑。那里简直就像是另一个行星,一切都被放射性废料所覆盖。我的手在颤抖,我不知道自已踏入了什么世界。”

“然后我开始拍照,仔细观察,就能看到底片上的辐射痕迹。我用这个姿势拿相机。辐射从地面升上来,就像这样。你的眼睛很痛,嘴里有金属味道。这是你会有的两个感觉。一旦你有了这些感觉,代表你已经吸收过度辐射。”

“在上面根本感觉不到自已的牙齿,嘴里都是铅的味道。你会这样做,可是你什么都听不到,一切都被铅所覆盖。即使是20年后的今天,我还是可以尝到嘴里的铅味。”

这几千人将会发现嘴内这种奇特的味道,代表无形的敌人正在入侵。

正当生物机器人牺牲自已生命在电厂屋顶工作,广及30公里的区域,清洁工作也持续进行,24小时无休,风雨无阻。

通常一个人一小时,就能完成的工作,在切尔诺贝利则需要60个人。

“我们从屋顶下来后,感觉就像全身的血被吸血鬼吸干,全身虚脱,无法行动,有人会流鼻血。消防员就在现场,如果有人开始流鼻血,就把他们送去医院。如果我们倒下去,就会被送回家。但我们都想撑下去。”

“当时我们都年轻力壮,但是我们从此失去了健康,我们失去了一切。病历上记录我们吸收了20.5伦琴,但是那能代表什么?我们实际吸收的剂量,是那个数字的好几倍。”

为了表达谢意,所有士兵都收到军方颁发的清理人证书,以及100卢布的奖金,换算今日币值等同100美元。他们冒著生命危险,却只让屋顶的辐射值降低35%。

当这些人奉命上屋顶清理时,没有人知道实际辐射值是多少。

“现在我们知道当时是,每小时1万到1万2千伦琴。辐射量那么高,根本不该派人上去。”

十七

爆炸发生后7个月,该区已经清理完毕,石棺也打造完成。总共有50万名军民,参与这项行动。

“我告诉委员会,士兵们面对这么高的辐射量,清理了所有的石墨,而且完成了如此英勇的任务。他们需要象征性的奖励,例如插上我们的国旗。插上旗帜的意义,就像在德国国会大厦升起国旗,以昭告红军战胜法西斯。”

对士兵来说,国旗代表他们击败了辐射。各个清理人团队,以自已的方式庆祝行动结束。波恰科夫跟手下把名字蚀刻在,送上石棺顶的最后金属钣件。

“我们的石棺是个忠烈祠,是墓碑,陵墓,是我们的第二个陵墓。在那之后,国家就不再建造核电厂了。”

“这是个苦涩的胜利。这个国家将永远无法复原。这耗费了我们180亿卢布,在当时1卢布等于1美金,180亿,这可是一笔巨款。如果再考虑到事故不久后,石油价格暴跌。便能想像我国的困境,还有改革政策所面对的麻烦。”

十八

切尔诺贝利降下了第一场雪,这对当局证明了石棺的密闭性。石棺至少能密闭30年,他们如此预估。

清理人返回故乡了,1,2,3号反应炉又恢復了运作。抢救切尔诺贝利第一战宣告胜利,却预示了苏联的解体。

但对许多人来说,这代表一场战争的开始。

过了20年,这场战役仍未结束。

过了20年,普里皮亚季依然是一座鬼城。

在伊戈科斯汀陪同下,尤莉亚想去看看,当年和家人在疏散那天弃守的公寓。与他们被告知的相反,没有任何居民还能够回来这些废弃建筑居住。

“我认不出我妈妈的画。……对了,就是那个,我想起来了。”

“那个?”

“对。”

“摸一下墙壁吧,这是你家。”

对伊戈科斯汀来说,这次探访也勾起了痛苦的回忆。在报导切尔诺贝利抢救行动的7个月中,他暴露在致命的辐射里。从此之后,他每年都得入院治疗两个月以上。

“这件事影响了我一生。”

对成千上万的原子难民,以及成千上万的切尔诺贝利战士来说,对抗无形敌人的战役尚未结束。所有到过切尔诺贝利的人,依然遭受体内吸收到的放射线所折磨。

在事故发生后几个月,清理人涌入苏联各地的医院。20年后,存活下来的人仍不时前往6号医院求诊。他们所患的病症,被专家称为”切尔诺贝利症候群”。

“我们全都有一堆症状,心脏,胃部,肝,肾,神经系统都出了毛病。我们整个身体极端不适。”

苦于辐射,化学与暴露造成的新陈代谢变化,清理人精疲力竭地返乡,无力恢復正常的生活。

20年后,许许多多还活下来的人,都残障且无法工作。

当局显然无视他们的困境,而削减了他们的福利金。

“阿富汗战争的退役军人依然活著,我们却逐渐憔悴。我对此写了一首诗:我心充满悲怅/满满的乡愁与苦痛/有如太阳穴的子弹/怎样也无法止息/母亲偷偷对上帝祈祷/恳求饶恕他的命。”

多数奉命前往对抗原子的人,都还不到30岁。

如今幸存者不但已经50岁,还必须如老年人一般地奋力求生。

根据军方说法,50万名清理人当中,有2万人已经死亡。

而有20万人宣告残障。

“你不知道自已还能再活多久,或是自已会死于何种疾病。你不知道自已的孩子会受到何等影响,如果你能有孩子的话。我们都知道这些问题,也知道体内正被无形的敌人鲸吞蚕食。我们的战争仍在持续,而我们正逐渐从这个世界萎逝。”

然而20年后,只有59人的死亡,被官方归咎于切尔诺贝利灾变。

没有任何关于该区13万名难民的研究,没有任何关于50万名清理人状况的统计数字,也没有任何数字是关于继续住在切尔诺贝利附近与污染区的人口,这些人未曾被告知他们所暴露的真正辐射值。

最高苏维埃一名代表发现,当局有系统隐瞒切尔诺贝利事故真正的后果。就在苏联帝国于1991年瓦解时,趁着当时的无政府状态之便,她设法取得了最高机密文件影本。

那是中央委员会的600页报告,撰述时间是在抢救切尔诺贝利一役仍在进行时。

“我读到这些文件时,发现一切都有很大的出入。这才知道,党领导人对我们说了漫天大谎。”

12号法令叙述:1986年5月12日,已经有10198人住院治疗,”345人显示放射性病变症状”。

“但是这同时,他们却告诉我们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大碍。我这才发现他们说了多大的谎言。”

艾拉指出,她还透过其他管道发现,当局恣意更动标准,把正常人体能接受的辐射值提高了5倍。

“他们把标准提升后,人们就瞬间奇迹似的痊愈。医院也让他们回家,那是犯罪行为。”

这并非苏联唯一一次操弄数字。1986年8月底,秘密举行了第一场评估切尔诺贝利事故的国际会议,会议由布利克斯主持。没有任何记者或外界观察员获准进入会场。

苏联代表团由勒加索夫院士所率领,他在抢救切尔诺贝利进行时,主掌政府的委员会。

“我们任命他负责准备对国际原子能总署的报告,授权他提报一切事实。”

他提出了一份很详尽的报告,内容让与会人士震惊不已。

勒加索夫的发言长达3小时。他的报告断言,在接下来10年里,应该会有4万人死于切尔诺贝利事故引发的癌症。

西方世界拒绝直接接受这项预估。这引发了一场名符其实的东西协商,这是根据广岛模式所做出的理论推算。

“上头说在这么高的辐射之下,根据广岛经验,长期来说就会造成多少人死亡,辐射量增加十倍,死亡人数也会增加十倍。我认为这数字并非真正的经验谈。”

这数字同样具有惊人的弹性。会议结束时,讨论的可能死亡数字,已经不是4万而是4千。

将近20年后的2005年9月,这个数字成为官方死亡人数。

法国坚决反对苏联的透明政策。该国尽可能否认,境内有放射性云层。

“法国上方有异状吗?没有,风并非往这边吹,而是吹向逆时钟方向。没什么好担心的,民众的健康绝对没有危险。”

20年后在法国,尤其是在科西嘉地区,出现的甲状腺癌病例,性质与严重性跟切尔诺贝利附近区域所提报的病例相同。

“切尔诺贝利反应炉释出的最危险元素并非铯或钸,而是谎言。”

“我称之为86年最大谎言。谎言有如辐射越滚越大,在全国跟全世界散播开来。”

1988年4月27日,灾变发生已届两年,努力揭开真相的勒加索夫院士决定结束自已的生命。

如今,反应炉爆炸后所喷发的放射性粒子,持续毒害著这片大地。事故发生20年后,切尔诺贝利地区依然不宜居住。

5年内,放射性核种在污染土壤里下沉了5公分,所以在20年后,它们已经深埋在地底下20公分,继续污染整个地球。要彻底清除它们,就得挖起20公分深的土壤,然后密封在掩埋区的地底。这个工程非常浩大,不可能完成的。

如今有8百万人住在乌克兰,俄罗斯,特别是白俄罗斯的污染区。20年来,他们接触着一点一滴毒害他们的放射性食物。

1986年维也纳会议中,苏联代表团提出了这个问题,但是却遭到刻意忽视。如今有1152名幼童因罹患甲状腺癌,于1986年至2002年期间在明斯克专科中心开刀。其他城市又还有多少病例,至今尚未出现公开的全球统计数字。

白俄罗斯,明斯科,一位名叫尤里班朵斯基的医生,在事故发生后,研究了污染地区人口的疾病。他在1996年发表研究结果,随即遭到谴责。他遭到逮捕,并获判腐败罪在牢里关了5年。2005年11月,他依然遭到软禁。

“看看怀孕妇女遭到铯污染后,会有什么影响?看看单一家庭中,出现多少畸形病例:兔唇,缺眼,骨骼变形。”

“这些胚胎来自喂食哥麦尔地区遭到污染青草的仓鼠,结果生下了一整窝的畸形后代。食用铯污染食物的动物胚胎,其畸形发育数量让我惊骇不已。我在2周内就得到惊人数量的畸形发育。”

没有任何的官方研究,是关於切尔诺贝利事故引发的基因突变,但是却出现了数百个病例。

尽管在事故后几个月内,出现了数千件流产与堕胎,似乎还是有几百个孩子受到辐射影响。这些孩子身上出现的畸形症状,与班朵斯基的仓鼠非常类似。

目前在白俄罗斯,有30万名幼童受到污染的荼毒。

国际绿十字机构(NGO),是戈尔巴乔夫在1991年下台后所成立。该机构提供切尔诺贝利受害者,开放治疗与支持中心。他们同时安排治疗营,目标是教导污染区的下一代如何与辐射共处。例如这样,测试食物是否遭到污染。

这还要持续多少年?800年吗?直到耶稣复活?

“我们必须加强国际合作,并成立国际科学中心。寻找更安全的能源资源,这才是最重要的课题。”

“不管是友是敌,我都不会希望任何人经历此悲剧。没有人应该经历,我们在切尔诺贝利经历的一切。我们所有人类都不该经历这一切。”

via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视频DOWN了、请博主修复,谢谢~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