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语录:天生佳丽,以报名贤

微语录第19期:时间是个神秘的东西,无处不在,无法左右。我们在感叹岁月如梭的同时,盘点自己的粮仓,也为自己的收成而喜悦。一位朋友从新疆回来,说他在一个学校的墙壁读到这样一段话:“每年每月每日,都是快乐的。雪化了,春天来了,让我们整理好农具,开始劳动吧!”

@蔡康永:爱情像神灯,你只有拥它在怀里、全心全意的祝祷,才可能知道它会答应多少你的许愿,以及,它会用什么方法兑现你的许愿。

@笛安:为什么是三岛由纪夫?因为他年少成名却一直保持旺盛的创作欲望,因为他热爱名利可他最终把名利对他的侵蚀在小说里转化成了养料,因为他有错,他不要求自己的小说做到那些其实可以按着方子配出来的“人文关怀”,因为他是胆怯的,怕被世界抛弃,可是他的审美笨拙固执,不像川端康成的审美那般精明。

@慕容雪村:《聊斋》说“天生佳丽,以报名贤”。意思是:老天生这么多美人出来,都是给我这种穷措大当老婆的。这话不靠谱,可是我喜欢,听着就像一个不切实际的梦。事实上,美人跟君子多半没什么关系,君子固穷,而美人更爱煤老板,正像人们时常感慨的那样:好包子都被狗叼了,大好的白菜,咳,那都是给猪准备的。

@王海鸰:看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一美国美男,爱传统女孩,不喜欢大城市,爱滑板,歌唱得好,在宜兴教儿童英语(想必收入不会太高),现场表现相当幽默。我替他总结他的价值观:工作是为了好好活着,活着不是为了出人头地,与中国主流价值观不符。他失败下场。如果是十年后的中国,他也许有希望?

@徐贵祥:时间是个神秘的东西,无处不在,无法左右。我们在感叹岁月如梭的同时,盘点自己的粮仓,也为自己的收成而喜悦。一位朋友从新疆回来,说他在一个学校的墙壁读到这样一段话:“每年每月每日,都是快乐的。雪化了,春天来了,让我们整理好农具,开始劳动吧!”

@笛安:我问过千野先生:您为什么喜欢陀思妥耶夫斯基呢?千野先生说:因为他的小说可以激发人很深刻的思考,关于自己,关于社会,也关于信仰和世界。我说:您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吗?因为他的小说里写的都是一群拥有灵魂上面真正弱点的人,我也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总是在他的书里看见我自己。

@杨克:今天有朋自远方来。诗人是语言的时装设计师,大众文化需要的是裁缝,诗人很孤单,像茫茫人海中穿黑衣的独行侠,渴望遭遇另一个黑衣人。

@七堇年:春分。总是要走过很多凋敝而荒凉的路,才能找到钟爱的风景;就像人生中你要做很多很多不喜欢的事情,才能做你喜欢的事情。

@陈晓卿:谈到写作, 苗炜老师说,尽管读的是中国文学专业,但外国文学对他的影响更深 。“中文里面很多成语我都不懂,我也不喜欢用成语,因为那是前人的总结,没有办法把我独特的个人体验准确表达出来。”苗老师说的准确文字表达,恰恰是我们很多纪录片的欠缺。

@麦家:谍战剧战至今年,恐怖级别已有日本大地震相等。荧屏谍战喋喋不休,说明我们创作者太缺乏原创力,制片商太急功近利。步人后尘本是创作者之大忌,但我们不忌讳了,只要有市场,能赚钱。我也想挣钱,但更想得到尊严。你们夸我为谍战之父,对不起今后我不写谍战了,因为再写等于没尊严。

@慕容雪村:重温《死亡诗社》,这电影与诗歌有关、与教育有关、与美有关,与这个操蛋的世界有关。全世界的老师都该看看这片子,中国老师应该看两遍。片中处处引用惠特曼、莎士比亚和梭罗等人的句子,印象最深的是梭罗的名言:大多数人都活在平静的绝望之中。而这“平静的绝望”,同学们,我们一般称之为幸福。

@蒋方舟:韦国说:“我今年已二十四岁。二十岁那年我做的十年计划,正一步步实现,但我不能自满。毛主席三十岁的时候在做什么?中共中央局五个委员之一。这样一想,我知道我要加倍努力了。”我身边就有韦国这样的年轻人,越是高等的院校,就越多的如斯荒谬。——我正在写稿约,这样写尺度会不会太开?

@冯小刚:有网友问我看过盗版吗?我得诚实的说,看过。但我决不敢理直气壮说看盗版有理。贪便宜人之常情,但你总得表现出有点不好意思吧?总不能以此为荣当美德显摆吧?就好比孩子嘴馋偷吃了别家的东西,你不追究他但也不至于鼓励他再接再厉吧。你横不能对孩子说,谁让他们家东西好吃呢?咱买不起你偷得对。

@师永刚:时间真是一个可怕的生命制造器。刚去见一位20年前在西部从军时因诗相识的旧友。这哥们腿有疾,诗写得好。在师范学校作图书馆长。但15年后,我们再见时,他不再是诗人,而是甘肃两个寺庙的寺主。是佛爷。他还要在下周五晚上的麻雀瓦舍参与一场为日地震义演的活动。他是前诗人,现佛爷,李廷国。

@安意如:看完楚辞《离骚》,《天问》,《九辩》之后再去看汉代法家的政论文疏轻松的跟看白话文似的。推荐看贾谊和晁错的政议文疏:《过秦论》、《治安策》、《论贵栗疏》、《言兵事疏》……这些文章其实适合我们这些老人家看,年轻时看,感触未必那么深。中国的教育就是太填鸭了。过早的给到过深的东西。

@王跃文:有朋友问:文学的本质是什么?我想一万个专家,有一万个答案。我个人觉得:文学是人类思考自己的一种方式,这就是文学的本质。

@带三个表:我认为,中国目前遭受到的最大污染不是核污染,而是精神污染,好多人因为精神污染都变傻了,连最基本的和学常识都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