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语录:人是以痛苦为本质的生命

微语录第20期:中国第一次是被黄帝入侵,炎帝等中原与南方力量均被消灭,第二次是被西周,中原与南方诸邦国均被收入囊中,第三次是西秦,灭六国,第四次是西天经书覆盖中国,精神入侵,第五次1840西洋大炮打开中国大门,第六次是西方马列与德赛先生进入中国,因此,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西方殖民地,一直就是被占领者。

@杨志军:说到喜剧,想起了卓别林。我们那些名噪一时的喜剧演员差了卓别林不止十个档次,不是表演技巧不如人家,而是缺乏精神高度和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鞭笞假丑恶的勇气,也就是缺乏信仰。他们屈从于十足的功利心和庸俗的娱乐心,而杜绝了走向艺术家的道路。要知道,艺术商人和艺术家,毕竟是两个层面的人生。

@麦家:很多东西当局者迷,尤其是青春正当时,到了40多岁我知道了,人在世上受惩罚是生活的重要内容,逃不掉的。某种意义上说,我不大相信40多岁的人还有爱情,40多岁的人只有生活。尤其是今天,现代人生活最大的特征是没有诗意。爱情是诗意的。人在青春期都是诗人。

@麦家:王阳明告诉弟子,所谓专注,并非专注于某具体之事。专注读书固然是专注,专注好色好货同样也是专注。因此,对我而言,保持自我心境就在于专注一个天理:我内心对创作的强烈诉求。藉此,寂寞为我所得,熙攘可以为药:觉纷扰且静坐;觉懒看书则且看书。这就是对症下药的功夫,也是我保持自我心境的功夫。

@陆琪:在中国,只要你愿意去偷东西,就一定可以成功。偷文字和音乐,可以变成百度首富。偷技术可以变成山寨厂商。偷款式可以变成服装大亨。偷标书可以变成地产巨头。偷女人可以变成情圣。偷男人可以当女高官……就算什么都不偷,只是把这浮世百绘记录下来,就是一本《盗墓笔记》,你还可以当南派三叔。

@吴祚来:中国第一次是被黄帝入侵,炎帝等中原与南方力量均被消灭,第二次是被西周,中原与南方诸邦国均被收入囊中,第三次是西秦,灭六国,第四次是西天经书覆盖中国,精神入侵,第五次1840西洋大炮打开中国大门,第六次是西方马列与德赛先生进入中国,因此,中国自古以来就是西方殖民地,一直就是被占领者。

@王海鸰:百度向遭盗版作家致歉中说是伤害了作家的感情,伤害的明明是利益嘛!这个用心缜密的措词让我瞬间深刻理解了同行们的愤怒。此前对此事一直旁观,此时为此前的旁观抱愧。

@天下霸唱:那一年出差途径高平县,我们在当地吃到一种很美味的小吃烧豆腐,银行的马主任说这是白起肉,我奇道:“白起肉?怎么吃起来像豆腐?”原来这里是古战场,秦大将白起坑杀40万赵国降兵,激起百姓对白起暴行的愤恨,把烧豆腐当作白起肉,是流传两千多年的古老传统。真是百尽高山尽头颅,何止区区万骨枯。

@石钟山:女演员找大款的N种理由:不怕大款没文化,因为自己就很无知。不怕对方年龄大,因为嫁给大款从没想过白头携老。不怕大款找小三,因为这是最好的离婚理由。不怕大款长的丑,因为眼睛只看到的是钱。不怕大款性无能,因为从没指望让大款满足。不怕大款提出离婚,因为可以早分家产……

@章东磐:山西省作协副主席段崇轩投书《南方周末》,呼吁为官养作家比照官员涨工资。作协还在,还用纳税人钱为他们发工资已是异数,还好意思宣称自己是几级作家。作家和杀猪的没区别,猪杀得好,请的人家多,收入自然高。后腰拴把卷刃锈刀,满街喊自己是教授级屠户也没用,还是回家把猪杀会了再来,别给“做鞋”的丢人。

@吴祚来:韩寒与百度写信,没有骂娘,最后神来一笔,希望李彦宏的女儿能尊敬自己的父亲。这招太狠了,李彦宏今生今世所要努力的,自己的利益完全够了,要得到的是女儿的爱与敬意,如果父亲被人视为贼人,女儿如何做人,虽家资亿万,亦是贼人之后。现在,李彦宏道歉了,并要删除侵权作家作品,这是爱的力量么?

@葛红兵:很多人都误读了海子,海子说: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是,前面有个定语:从明天开始。海子是清醒的意识到人是有限者,人的幸福只在永远也不会到来的“明天”,因为我们永远只能活在“今天”啊——人是以痛苦为本质的生命。痛苦是人的唯一本质。

@冯小刚:据说,美国试验了时速可达4000英里,相当于时速6400公里在的飞行器,试想如果装备到空军,从周边的军事基地起飞,十几分钟就能进入我们的领空,可怕。这是科技创新的较量。如果我们还执迷于盗版造假山寨,不保护原创,那咱可就等着挨打了。徒有爱国热情是不行的,打不过就想扔原子弹也是不行的,同志们。

@于建嵘:承鹏兄,作家也。某日,有开发商来谈东书房拆迁之事,多陈强拆之意。我拿出《李可乐抗拆记》数本,并将李承鹏来访的巨幅合影挂在墙上。开发商见状,态度立马好转,称万事好商量,不让这人乱写就行。言:你朋友是李可乐之父,就是不得精神病,精神也不会差,所以眼大如珠。

@华楠:最让我寒心的是百度谈判代表的轻松,风趣。他们压根儿没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事儿,压根儿不觉得侵权可耻,压根儿不认为自己有受到惩罚的可能性。他们不只是蛮横霸道,他们还充满优越感和自豪。这就是权利人遭到强暴之后面临的现状,其实这远远不只是在版权领域。

@孟小卓:所为考古,也不过是光天白天名正言顺的盗墓而已。不以名利财富为目的挖墓都是耍流氓。常言道,死者为大,把他们挖出来大白天下,无疑是对亡灵者的亵渎。

@慕容雪村:看了《观音山》,感觉不坏。如果不提信仰,不强加意义,只讲三个猪头青年的无聊和挫败史,可能会更加精彩。经典台词:这么大的城市,我们算什么呵。一句话影评:在世上诸般美好事物之中,有两者最公平,那就是青春与梦想,它不分尊卑,人人都可享有。猪头青年也曾有过青春,猪头青年也配拥有梦想。

@慕容雪村:昨天下午,我们为百度副总裁朱光“用技术手段保护著作权”的模式取名叫“朱光保护费模式”。令人惊奇的是,这位朱先生也是作家,出版过两本《壹百度》,在他的大作中,将李彥宏Robin先生描述成一个不爱钱、不逐利的洁白无瑕的君子。作为同行,请允许我敬佩一下:这位朱大作家的姿态真够妖娆妩媚,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