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林清玄:幸福,不在于你拥有很多东西

林清玄:二十岁时,我是站在桥头看风景,三十岁时是站在楼头看风景,四十岁时是站在山头看风景,五十岁时是站在云头看风景。到了八十岁,就是在天上看风景。写作对于人生,就好像心里看到的是这样的风景,为什么不断地写作,那是因为要看到更大的风景。

核心提示

人生幸福的开关,不在于你拥有很多东西,而在于你能敏感一些细小的东西,从而打开开关。

如果你的心没有改革,即使你穿了袈裟,也是凡夫俗子,

如果你的心得到改革,即使你是一般的人,你的内在也是很高的境界。

什么叫成功?今天比昨天更有智慧,今天就成功了;今天比昨天更慈悲,今天就成功了;今天比昨天更懂得爱,更会包容别人,你就成功了。

林清玄简介:

台湾著名作家、散文家。作品擅长谈人生哲理,融禅宗意味于其中。著有散文集《莲花开落》、《冷月钟笛》、《温一壶月光下酒》、《鸳鸯香炉》、《金色印象》、《白雪少年》、《桃花心木》、《在云上》、《心田上的百合花》等。作品多次入选两岸三地及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和大学国文选,是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的作家,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

“没有人知道,我长大了会成为一个作家”

我先来讲讲我的文学因缘。我出生在台湾高雄县南部的一个偏僻乡村,我家特别穷,因为我有十八个兄弟姐妹。我排行十二,如果写武侠小说,可以叫我林十二。小时候很难读到一本课外书,有机会逮到一本,就特别珍惜,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立志长大了要当作家。

但在我生长的地方,三百多年还没有出过一个作家,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作家是干什么的。有一天我爸爸问我:“十二啊,你长大后要干什么?”我说我要当作家。他就问我作家是干嘛的,我说:“作家就是坐下来写一点字寄出去,人家就把钱寄来。”我爸爸听了很生气,当场给了我一巴掌:“这世上如果有这么好的事情的话,我自己早就去干了。”

我成长的过程,可以说是饱经忧患。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到小学毕业前,我没有一餐饭是吃饱的。每天要吃饭的时候,我的父亲会拿出十八个碗排成一排,每个碗添三分之一碗饭,添完以后,他会用低沉的声音对我们说:“来,大家吃饭。”终于吃饭了,好开心,但是端起饭盆,我们先“呸”一下,吐一口唾沫进去拌一拌,这样吃起来就很安心,否则你一不留神,饭就没了。拿到一支冰棍,不会马上吃,在兄弟姐妹的虎视眈眈下,先把冰棍全部舔过一遍,不然眼睛一眨,冰棍就只剩下半根。

我上初中时才开始学英文。那时乡下学校的英文老师都不会讲英文,被调去受训一个月,回来就教英文。我们英文老师怎么教我们上英文呢?教到单词“today” (今天),老师让我们在“today”旁边注上音 “土堆”,我们就记住了,那“yesterday”(昨天)怎么记?注上“也是土堆”,那“tomorrow”(明天)呢?“tomorrow”就写“土马路”。我一辈子都记得这三个单词。不过那时候也给我一个很好的启发:今天是土堆不要紧,昨天是土堆也不要紧,但明天不能还是土堆,明天最好是变成一条土马路。

我就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但我要成为一个作家,成长的过程非常寂寞,觉得这个世界没人了解我,也没人知道我的才华,一直到我读高二,开始发表文章了。有一天我的一个老师邀我去吃晚餐,我很兴奋,因为从来没有一个老师请我吃过晚餐。他和他太太包了饺子,煮好后端到我面前,这个老师跟我说:“林清玄,我教书五十年,我用我的生命跟你保证,你将来一定会成功!” 我感动得不得了,眼泪“啪啪”掉在饺子上,不用蘸酱就很好吃了。从来没有人像这个老师一样,知道我长大后会成功。两个星期后,希望就破灭了,原来全班同学都去他家吃过饺子了,这位老师对每个同学都说“我保证你将来会成功”。

“人生幸福的开关,不在于你拥有很多东西”

没人了解我,没关系,我还是努力地写作。当你开始写文章的时候,你会进入一种状态,你会关心外界的事物。一个作家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有好奇心。

我记着上三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在路上看见墙角蹲了一个小孩,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乡下的小孩都灰头土脸的,这个小孩怎么这么幸福?我走过去发现他身边放了两个空汽水瓶子,汽水已经被他喝光了,他蹲在墙角“呃呃”地打嗝。我看了好羡慕,因为我到小学三年级还没有喝汽水喝到打嗝。每次要喝汽水的时候,我爸爸也是拿出十八个杯子排成一排,每个人倒一点,倒完后说:“来,大家来喝汽水。”这一点汽水一口就喝完了,自然不会喝到打嗝。我就站在那里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喝到打嗝!有一天听到一个亲戚结婚,跑到他家院子里拿了两罐汽水跑到茅坑躲起来,因为乡下唯一有隐私权的地方就是茅坑。用嘴把盖子咬开,“咕噜咕噜”一口气就把一罐汽水喝完,喝完后竟然没有打嗝!到底喝多少汽水才会打嗝?接着喝第二罐,蹲在厕所边等待打嗝,这时肚子里“咕噜咕噜”一股气升出来,“呃呃呃”连续打了十几个嗝,眼泪也跟着流下来了,深呼吸!哇!茅坑里的味道都很不错。打开门一看,阳光普照世界,多么美丽。

这时候我发现,原来人生幸福的开关,不在于你拥有很多东西,而在于你能敏感一些细小的东西,从而打开开关。后来我写了一篇文章,叫《幸福的开关》,就是讲小时候的这个故事。

“趣味的多写一点,辛酸的不要写”

有人问我灵感从哪里来。我有一个习惯,在口袋里永远放着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想到什么就记下来,每天睡觉前把今天有意思的事写在本子上。有时候灵感来了会很快飘走,所以一定要马上记下来,抓住灵感是刻不容缓的。有一次我在大马路上散步,走到一半,突然有个灵感,就拿出笔来记,写完以后发现有三十几个人围着我看,后面的一直推前面的:“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抓住灵感的速度,连走到屋檐下都来不及。

在台湾当作家,一开始还挺艰难的。不过还好,在我年轻的时候,台湾有很多文学奖,我总共得了70个奖,奖金加起来有台币300万元,相当于60多万元人民币,在我那个年代,这是非常大的一笔数目,对我的写作有很大鼓励作用。

当然要想成为作家,要有人不断地给你鼓励。小时候唯一鼓励我当作家的是我母亲,她鼓励我自由发展。小时候我躲在拜祖先的桌子上写作,因为那是家里唯一的桌子。每次写作时,妈妈担心我写出对祖先不敬的东西来,就跑进来看,问我:“你整天都在写,到底是写辛酸的,还是趣味的?”我说:“辛酸的写一点,趣味的也写一点。”妈妈说:“趣味的多写一点,辛酸的最好不要写。”我觉得很奇怪,就问她为什么。她说:“因为人家读你的文章,是希望从你的文章里得到启发,得到智慧和快乐,你写的文章才有价值和意义,如果人家看了你文章后,跑到窗口跳下去,你的文章就没有意义了。”

我觉得我妈妈讲得很有道理,就问她:“那我遇到辛酸的事,怎么办呢?”她告诉我:“辛酸的,自己盖着被子,哭一哭就好了。”后来我研究中国文学,发现从古代到现代,很多中国文学家碰到辛酸的事情都是盖个棉被哭一哭算了,可是他们写出来跟别人分享的,都是生命里非常有趣味的东西。我就确定了我的写作方向,写那些让人开心、让人欢喜的事情。

“文章想好了再写,否则白白伤害了一棵树”

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有点名气了。每年我都会回乡下写作,我有个坏习惯,写一两行,如果觉得写得不好,就会把稿纸撕掉,揉成一团丢进垃圾筒,每天写完,垃圾筒都是满的。有一天文章写到一半睡着了,醒了后发现垃圾筒空了,那些丢在垃圾筒里的文章都被捡起来,用熨斗烫过,放在我书桌上。谁会干这么无聊的事情?一定是我的母亲。正想时,我妈妈走了进来,她对我说:“你看看窗外的树,你这些稿纸都没写完,如果有一张纸没写完就扔掉,一根树枝就没了,如果你写了整本稿纸,都没有用完就丢垃圾筒里,一棵树就白白牺牲了。”我看着窗外的树,很感动。我母亲接着对我说:“你写文章时,想好了再写,不然白白伤害了一棵树。”这就确立了我写文章的方向——一定要想得很透,再来写,有多少讲多少。

有很多作家,文章写得很深奥,不可理解或读不懂。大概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另一种是他要通过这种方法让人家知道他很有内涵。当然,也有例外,以前台湾算稿费不算字数,算行,拿尺一量,看你写几行就拿多少稿费,就有作家希望写得更多。我有个朋友,叫古龙,他的小说从来没有从头写到尾,剧情都是悬在半空中,为什么呢?这样稿费算得多啊。我的副刊编辑向他邀稿,他寄来的稿子这样写:十八个大汉/在关外/策马奔来/跑到一座古市/一一跳上 /古市的屋顶/这十八个大汉/到了屋顶/一一跳下/咚/咚/咚/咚/咚/咚/咚……

十八次“咚”,我就打电话骂他,骗稿费未免也骗得太离谱了。当然后来我们成了很要好的朋友,在副刊上连载他的小说。他有一篇小说连载了两年多还没结束,我就打电话给他说:“古龙啊,你可以把这个小说结束啦,因为我们要改版了。”他说:“不行啊,我这个小说一百多个主角,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命,我已经没办法控制他们了……”糟糕了,万一他写个五年、十年都不完怎么办?我说:“好啊,你不能控制他们,我来控制他们。”我用了四百多字就把这个小说写完了:其中一个主角,约这一百多人来选武林盟主,预先在地板下埋了一百多个地雷,等他们都来了,“砰砰砰……”一百多个主角都砰死了。这个小说最后一句是——从此,武林归于平静。所以一个作家如果要控制他的文字,应该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到。

不过,处理完这小说后,我就得罪了我的朋友。现在他有一部小说,里面有个人物,名字叫“清玄道长”,“清玄道长从小在武当山出家,不好好学道,奸淫掳掠,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最后清玄道长头被割掉,挂在武当山的山头,斩首示众三个月。”所以千万不要得罪小说家,很可怕。

言归正传,写文字要简单、精确、不啰嗦、不冗长。我写的很多文章因为特别精炼,所以很多编入了国小和国中课本。

“站到云头看风景,这是一种境界”

在台湾,要把写作变成专业还是挺难的,所以我先进报社工作,一边跑新闻一边写文章,希望有一天不用跑新闻,完全写我的文章,成为一个职业作家。我进报社后非常努力,在我三十岁时,就被大家认为是一个成功者。同时我还在一个电视台当经理,还有一个广播节目每天播出。我写了很多书,那些书也很畅销,我还得了台湾所有重要的文学奖项。成功带来的应该是快乐、喜悦和放松,可惜那时候我觉得并不喜悦、不快乐、不放松,每天要开几次会,忙得要命,要跟很多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吃饭、应酬,心里就很难过,到底怎么样才可以找到真正的幸福?

有一天,我打开抽屉看到一本书——《浩毅书》,这是印度哲学非常重要的一本书,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一个人到了三十岁,要把全部的时间用来觉悟。我一想我超过三十岁了,却一点点觉悟都没有。“觉悟”哪里讲得最透彻,我查了下,发现讲得最透彻的是佛教,于是我想我要进入佛教世界,一个多月以后,我就把所有的工作都辞掉,到深山里躲起来,佛教叫闭关,每天念经打坐,思考人生,思考这辈子要何去何从。当时我想,如果我想透彻了就剃度出家,可是一直想都没想透彻,就这样过了三年,这三年我读了很多佛经。

有朋友问我是怎么想明白的,那时碰到的几件事让我想明白了。第一件事是下山去采买,不小心站在一个肉摊前,有人跑过来向我问价:“老板,五花肉一斤多少钱?”我非常生气,我已经闭关三年,你看不出来我很有智慧嘛,竟然认为我是卖猪肉的!我很快站到一边卖水果的摊前,又有个人到我面前问:“老板,苹果多少钱一斤?”原来我跟卖猪肉、卖水果的是一模一样的。这就给我一个很好的觉悟,重要的是你的心,如果你的心没有改革,即使你穿了袈裟,也是凡夫俗子,如果你的心得到改革,即使你是一般的人,你的内在也是很高的境界。

有人问我:“林老师,写作对你来讲有什么特殊意义? ”我说:“二十岁时,我是站在桥头看风景,三十岁时是站在楼头看风景,四十岁时是站在山头看风景,五十岁时是站在云头看风景。到了八十岁,就是在天上看风景。写作对于人生,就好像心里看到的是这样的风景,为什么不断地写作,那是因为要看到更大的风景。”我觉得作为一个文学家,要有几个信仰:第一是不断地去追寻人生更好的境界;第二是不断整理自己的内在思维,去触及内心最柔软的部分;第三是可以跟千里之外没有见过面的人,分享你的生命经验。

“如果你有理想的怀抱,就会快乐得像神仙”

我觉得年轻人要培养几个能力,第一是培养爱的能力。你要懂得去爱,懂得去给。第二是培养面对挫折的能力。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常想一二》,为什么要常想一二,因为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所以要常想那些幸福的事情,这样你的能量才会加强。第三是培养人际关系,要学会与人沟通。因为将来的世界不是单打独斗的世界,一定是团体合作的世界,如果你的人际关系没有做好,你就不会成功。第四要培养多元价值观。要看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同的,人跟人都是不同的,就像我们看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不一样,最苦的是苦瓜,最甜的是甘蔗,最酸的是柠檬,最辣的是辣椒,这四个都不一样。最后是要有一个追寻美好人生的态度。追寻美好人生的态度有三个特质:温柔的态度,理想的怀抱和浪漫的情怀。温柔的态度是对你爱的人要非常地温柔,如果你要过美好的生活,就要温柔地对待那些你爱的人。要有理想的怀抱,就是要看得高、看得远。汉字很有意思, “人”字边带个“山”就是 “仙”,如果你有理想的怀抱,就会快乐得像神仙。 “人”字边带个“谷”就是 “俗”,如果你很俗气,就往低谷里走,就不会过得快乐,你就没有理想。要有浪漫的情怀,就是你的生命里常常要有个空间,费一点时间慢慢走、慢慢吃饭、慢慢喝茶。

佛教界中有个非常了不起的师傅,有一天弟子问他是怎么修行的。他回答说: “我的修行很简单,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弟子想:一般人也跟你一样,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到底有什么不同?禅师说:“不同!一般人吃饭的时候,百般取舍,睡觉的时候,千般计较。”吃饭的时候在想昨天吃到的鱼翅很好吃,明天要去吃鲍鱼更好吃,这一餐永远不会是最好吃的。你不会把生命的空间留给眼前这一刻。我发现古今中外的伟人都很喜欢散步,散步跟走路不一样,散步是创造生命的一点空间,培养生命的浪漫情怀,缓慢地欣赏、品味、思索这个世界,所以他们都有很好的思想。

所以,当你在年轻的时候,做好这些心理准备,将来的生活里就不会觉得挫折很大,在受到挫折的时候,你会有很好的态度去面对。所有生命的起伏高低,都会变成你人生的养料。你会有很好的态度来过你的人生。清朝有位文学家叫张潮,他写过两句话:文章乃案头山水,山水是地上文章。我的文章也是,摊开稿纸,文章就已经写好了,这些文章并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把那些“案头山水”放到我的作品里。

人在年轻的时候,会想长大后要变成一个成功的人。什么叫成功?今天比昨天更有智慧,今天就成功了;今天比昨天更慈悲,今天就成功了;今天比昨天更懂得爱,更会包容别人,你就成功了。如果每天都成功了,将来一定会成功,所以,成功很简单。每个人都可以迈向成功,今天是土堆没关系,明天是土堆没关系,我要为明天铺一条土马路。

(根据林清玄的讲座编辑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via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最后一句话错了,应该是,今天是,昨天是,明天是,或者昨天是,今天是,明天是。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