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渡边淳一:男人是相扑,女人是马拉松

渡边淳一讲述被掩盖了的女性真相,男人比女人更强的并不是耐力和生命力,而只是一瞬间的爆发力。用体育项目来形容,男人或许是相扑,而女人则是马拉松。

笔者现今忝列作家之伍,但是在成为职业作家之前的十年里,我曾是某大学附属医院的外科医生。在那里,我接触到许许多多男女患者,亲自动过手术,也目睹了许多医案,大多数患者治愈康复,当然也有极个别的人不治而亡。

在这个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女性对于疼痛的忍受能力较之男性更强。

一般来说,人们都有一种先入之见,认为女人怕痛,不如男人坚强。因为女人的身体与男人相比显得纤细袅娜,并且女人稍感疼痛往往就表现得无法忍受。

的确,女人对于些微的疼痛,比男人更加敏感,反应更加强烈,有时甚至会不顾一切地哭喊。但是当疼痛到极点的时候,反而会横下心来沉着地去应付。而男人对于微弱的疼痛可以忍住眼泪,但是对于剧烈的疼痛就完全顶不住了,女性那样的忍受力对男人来说简直是望尘莫及。

因此可以说,对于些微的疼痛,女人明明能够忍耐,能够应付,但却喜欢小题大做,反应夸张,而男人则勉强应付却还要故作轻松。一旦疼痛加剧,男人立即就败下阵来了。

人体中对疼痛最敏感的部位是皮肤和包裹在骨头表面的骨膜,手术中需要进行局部麻醉时,往往都在这两个部位注射大量麻醉药。

说句实话,我以前进行手术时,曾依据男女的不同而对麻醉药的注射量进行有意识的微调(这种事情倘若堂而皇之地大量进行,则有人体实验之嫌,会惹出法律问题,而我只不过偶尔为之,且没有害处)。结果我发现,无论我怎样减少麻醉药的注射量,女性对此几乎都毫无反应,即使偶有感觉到疼痛的人,只要安慰一句“不用担心”,病人很快就会平静下来。

而男性的情况明显不同,药物量的微妙变化立即能够被他们觉察,随即便对医生说“痛”,“不用担心”之类应付的台词对他们是不起作用的。即便不出声,也是眉头紧皱,或是额头渗出汗珠来,说明是在硬撑。

女人即使不注射麻醉药,只要给予她们不会感觉疼痛的安心感,就能够忍受相当程度的疼痛。女人之所以容易被施以暗示疗法、催眠术等,恐怕也与此有关。

女人比男人对疼痛的忍受力更强,这只要想一想分娩的情况就很容易理解了。分娩的使命由女人单独承担,是由于女人对疼痛更加能够承受,还是由于女人的身体为了分娩而自然进化得更加坚强?尽管目前尚无定论(笔者以为恐怕是后者),但这样的使命安排应该是十分合理的。

万一这一使命安排给了男人,在三十多岁的男人中,恐怕有一半会痛得昏死过去,更有部分人真的会送命吧?胆结石症便是一个明证。胆结石是指因代谢紊乱、胆汁淤积或胆道感染等在胆囊中形成结石。结石排出胆道的过程与女人分娩有几分相似,此时男人的痛苦非比寻常,简直可以用死去活来加以形容,而排出的结石顶多不过小指尖大小。

由此来看,分娩的痛苦要远远大得多。首先是持续的时间长,看上去纤弱的女人身体竟要忍受长达十来个小时的阵痛,才能分娩出3公斤左右的婴儿。这绝对不是男人能够忍受的。

十月怀胎、十来个小时的分娩、产后长达一年时间的哺乳,如此繁重和痛苦的过程一旦结束,有的女人竟然表示还想再生一个!

不知道是因为女人的身体实在太强健了,还是事实太不可思议了,总之,我们只能说女性与男性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种属。

相较于疼痛的忍受能力,在更为本能的生命力方面,这一差异尤其显著。

人体内的全部血液约占人体体重的十三分之一,而人如果失血三分之一就会死亡。这是医学院学生最早学到的一个常识。在有关人体的诸多知识中,这就好像几何学中所讲的“连接两点的最短距离是一条直线”这一定理一样,是最最基础的知识,任何从事医护工作的人都不会忘记。

假设某人体重52公斤,十三分之一也就是有4公斤是血液,如果失血三分之一就是1.3公斤即1300毫升血液,那么他就有生命危险。

女性有不少病症是由于宫外孕以及子宫破裂导致的大量失血引起的。我曾经接诊过的一个病例,因子宫破裂腹腔内成了一片血海,失血大约2000毫升,而她的体重只有45公斤。不要说病人的血压,甚至连脉音也听不到了,只有心脏尚在微弱地跳动。

因为我知道前面所提到的基础知识,所以我对病人家属说,做好最坏的思想准备,但还是会尽力抢救的。接着便开始给病人输血。

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二十分钟后,开始听到病人的脉音了,半小时不到,原先苍白的脸渐渐恢复了红润,大约一小时后,病人恢复意识,开始呻吟,最后吐出一声:“痛啊!”又过了半个小时,血压恢复至正常。这位女病人完全可以说是从地狱中爬出来,死而复生的。

这个病例是我刚从医那年独自一人出差到一个偏僻山村时遇到的,因而印象特别深刻,它对我以后的女性观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顺便说一句,拙著 《母胎流转》就是根据当时的经历和感想写成的小说,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参照一读。

在上述这个病例中,先前的所谓绝对定理遭到了否定。当然,并不能因此就认为,医学教科书中所写的是错误的。事实上,确实有人因失血三分之一而死亡,不过大多是男性。

所以,关于失血这一点,我认为有必要修改如下:

“男性失血三分之一会导致死亡,女性失血超过二分之一也会引起死亡。”

关于女性生命力之顽强,数年前发生的一件事令我们记忆深刻,相信有人依然清楚地记得这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两名前往北阿尔卑斯山的女性,途中遇到暴风雪迷了路,当人们差不多已经绝望的时候,这两名女性躲在雪坑中,仅靠两块巧克力果腹,两个星期后竟安全返回。

当时的报纸、杂志在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大多在赞许中夹杂着感慨:“以女性那样纤弱的身体,竟然能够平安生还,实在是难以相信!”

然而这种观点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呢?

表面上看,女人的身体同男人相比,确实给人一种袅娜纤细、弱不禁风的感觉。但是,即便是体型消瘦的女性,也拥有足够厚的皮下脂肪层,体型看上去消瘦的女人,其体内脂肪比体型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男人要多得多,外形肥胖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

因此,女人的身体好比被一件天然斗篷包裹着,比男人更能够抵御寒冷。

此外,皮下脂肪在人饥饿的时候可以转化为热量,通过绝食来减少皮下脂肪就是这个道理。即使不吃巧克力,一般女性的皮下脂肪也足以承担两至三星期的热量补给。

惟一的问题就是水。由于两名女性躲在雪坑中,只要吃雪就可以补充水分了。虽然会有些空腹感,但是身体的生理指标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在这一事件中,两名女性之所以能够生存如此长的时间,我还想强调一点理由,那就是女性对于孤独的承受能力。二人在雪坑中整整呆了两星期,始终耐心等候着,一直等到气候好转,从而避免了不必要的体力消耗。这不是轻易能够做到的,至少男性很难做得到。

前苏联和美国发射第一艘宇宙飞船时,飞船上分别还搭载了雌性的狗和雌性的猴子。这听起来颇觉滑稽,其实是有其道理的,因为雌性动物在忍耐力、承受孤独等方面,比雄性动物更加出色,这是在动物生理学上已经得到广泛认可的事实。套用到人类身上,同样也是适用的。

我在作学位论文时,曾经用老鼠和兔子做过为时二十天的实验,从中得出一个结论:雄性动物忍耐力较差,相反其反抗精神特别强。

实验之一是,在老鼠的一只脚上绑上石膏,另一只脚则什么也不绑,进而对其筋肉和骨骼的状态进行比较。雄性老鼠一绑上石膏,立即一刻不停地啃噬石膏,试图从石膏的束缚中逃脱出来,表现出一副誓死不屈的样子。而雌性老鼠的行为则截然不同。刚开始绑的时候,它们也会挣扎反抗,但绑上之后,它们便安静地蹲在角落里,好像在努力接受命运的这种安排,试图适应新的状态。不多时,甚至还拖着一只沉重的脚,开始进食。当然,实验过程中死去的多数是雄性老鼠。

这种倾向并不是源于是人还是猴子、狗、老鼠等所属的种属,而是所有雄性动物所共通的习性。在人类身上也可以看到不少类似的例子。

比如婚姻,女人有时候嘴上说“不喜欢他”,但是结婚后经过一年时间,照样生活得有滋有味。当然,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最理想,但退而求其次,她们似乎依然能够体验到婚姻的美妙和乐趣。大体来讲,女人往往比男人更迅速地面对现实和接受现实,一旦接受了现实,心情也会随之开朗起来。

在这方面,男人就缺少变通,假如和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结婚,则无论经过多长时间,仍旧无法改变其不喜欢的态度。

女人们之所以不拘泥于“高洁”这个词,以及男女对于“纯洁”一词理解的大相径庭,恐怕也是源于这种差异。

再回到忍耐力的话题上。假如宇宙飞船上搭载雄性动物结果会怎样呢?毫无悬念,雄性猴子一定会难耐孤独,将身边的仪表仪器弄得一塌糊涂,然后想方设法从密封舱中逃跑。这样的话,宇宙实验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躲在雪坑里耐心等待,和雄性动物被关在宇宙飞船密封舱里的处境相同。那两名女性一定在想,现在惟一要做的就是等待,耐心地等下去,总会天气晴朗,救援队员一定会出现。

遗憾的是,男人是不可能这样思考问题的。男人会认为静静地等死是一种耻辱,是男人就一定要勇敢地闯出去。

乍看起来很无畏,但结果却是大多数男性一定会在半路上冻死。

男人比女人更强的并不是耐力和生命力,而只是一瞬间的爆发力。用体育项目来形容,男人或许是相扑,而女人则是马拉松。

男人可以用腕力击倒女人,但这只是瞬间的,女人虽然被击倒但是不会死,觑准了机会还会站起来的。男人再施殴打,几次反复之后,消耗力气的男人反而会先筋疲力竭,而女人则在数次跌倒中得到体力上的休整。

或许男人是本能地知道自己会先筋疲力竭,所以才“先下手为强”,而女人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最终的胜利者,所以并不惧怕殴打。果真这样的话,则女人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动物啊!

顺便说一句,男人其实大多是“好好先生”。明明知道自己其实并不坚强,耐力也差,但是登山的时候,还是抢着为女性背包;进入雪坑里,也光顾着关心脂肪实际比自己多的女性“冷不冷”,将滑雪衣借给女性,或者脱下防寒外套披在女性身上,结果是自己先女性而死。

表面上装出了不起的样子,实际上是又弱又蠢——女人心中一定在偷着笑吧。

生命力的强弱,在男女平均寿命上也得到了清楚的证明。

目前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高出六年有余。两者的差距在战前就已存在,战后更是迅速地拉大开来 (战争期间死亡的不计入本统计)。即使在人们普遍认为女性遭受非常残酷压迫的江户时代,根据这一时代东北农村地区的一份统计资料,女性的平均寿命也比男性多出两年。

现今的一切文明和进步,几乎都是有利于女人而对男人不利。洗衣机、吸尘器、电饭锅、微波炉、方便面……都使得女性的体力劳动得以减轻,身体得到进一步解放。而相反,男性几乎没有享受到文明带来的恩惠,电脑和各种自动机械只有使男性的工作内容更加复杂化,完全谈不上减轻。同时,企业在合理化的名义下不断增加员工的工作量,过去从东京出差到大阪需要两天一夜,现在由于新干线的建成,被压缩成了当天往返,足以反映个中的现状。

本来生命力就强于男人,再加上社会文明环境对女人更为有利,男女平均寿命的差距越来越大,也就理所当然了。

今后,这种差距也只会进一步被拉大,而不可能缩小。有朝一日,说不定全日本的养老院里会挤满了老婆婆,时尚之地银座一带也会被不同年龄层的女人所占领呢。

我对于地球人的灭亡过程有一种预感:首先是男性中感受性较强的那部分人死去,其次是男性中感觉较迟钝的那部分,随后是女性中感受性较丰富的那部分人,再后来是普通的女性,最后剩下的则是感觉最迟钝的那类女性。

via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博主的文章不错,支持!顶一个 http://www.dazhongbanchang188.com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