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张竞生:民国时期的李银河

性,是人的最基本问题,可是直到民国出了个张竞生博士,国内才有人第一次对性有了系统的科学研究,阿忆老师称他为“最早的李银河”,倒不如说李银河是当代的张竞生。

张竞生的研究非常仔细深入,连夫妻间如何增加情趣都有涉及,以下文字即出自他的《性史》一书:

譬如有夫对妻说:我看今夜你怎样对付我呢,女子此时不免脸一红,但此时女子应当向其夫热热湿湿地亲一深吻,并应说∶恐怕你连战皆败啦!此时情况何等美丽,周围空气又何等热烈;若女子面一红就走避了,则变成何等寂寞无聊了。故只知羞涩而不敢大胆,与只知大胆毫无羞涩的女子同样欠缺自然的美感。

最早的李银河

这里说“最早的”,不是在说“李银河早年的时候”,李银河博士比我大12岁,她年轻的时候,我还是个儿童,无法亲历她的生活,窥视她和王小波有什么密闻。我要说的是张竞生博士,20世纪最活跃的革命者、哲学家、社会活动家。他和李银河有许多共同点,都是留洋博士,只不过前者留法,后者留美,他俩都曾供职北大,前者在哲学系,后者在社会学所,最重要的是,两人都以科学态度研究性学,都为我由衷敬佩。我所感慨的是,两个人的学术命运,却是南辕北辙,天壤之别,只因为张竞生生活在“当年”,是“当年的李银河”或“最早的李银河”。

张竞生留法归来,做潮州金山中学校长,倡导男女同校,遭体面家长激烈抨击。他恳请广东督军陈炯明推行计划生育,一对夫妻只生两个孩子,超生罚款,被陈炯明暗地耻笑。他在广东报纸上写文章,呼吁避孕节育,被冠以“卖春博士”的恶名。这是张竞生第1次碰壁。

在广东混不下去,张竞生接受蔡元培校长聘请,做北大哲学教授,开拓性地举办性心理学讲座,这让他碰了第2次壁。

1922年4月,美国节育专家山格夫人访华,在北大做报告,蔡校长亲发消息,亲自主持,胡适当翻译。张竞生感叹,山格夫人被视为上宾,只因为她是美国女人,而自己,竟被开明的陈炯明和落后的国人同视为发神经。1923年4月,在当年的中国人看来,张竞生大发了一次神经。他在《晨报》副刊上发表《爱情定则与陈淑君女士的研究》,引发了情爱大讨论。北大生物系有一位名师,叫“谭熙鸿”,妻子是汪精卫的小姨子,得猩红热病逝,其妹陈淑君北上避乱,在北大中文系旁听,寄居亡姐家,很快跟姐夫结了婚,陈淑君的男友在《晨报》上控诉谭熙鸿夺爱,陈淑君不示弱,也在《晨报》上宣称,与谭熙鸿结婚“纯属个人自由,双方志愿”。张竞生刊发弘论,为陈淑君辩护,同时系统阐述现代婚恋观。今天回望,张竞生的“爱情四定则”,简直是天经地义,无新奇可言。可在当年,却是惊世骇俗,招致激烈反对。

北京也不好混,但张竞生没有止步,他为北大中文系创建了“风俗调查会”,以文字记录和实物调查法,整理研究风俗,这让张竞生碰了第3次壁,碰得相当狼狈。张竞生拟定调查表时,列了30多项,“性史”是其中一项,被调查会否决,张竞生不甘心,直接上《京报》副刊征集性史,收稿300多篇。他挑选了7篇,分做编者按,结成《性史》第1集,1926年4月发行面市,力遭口诛笔伐。这一次,参与围剿的,不只是庸人,大批文化名流成了急先锋。潘光旦教授翻译过《性心理学》,却对张竞生冷嘲热讽。周建人因为《性道德之科学标准》,遭到过激烈抨击,现在却成了伐挞者,大力批判张竞生。林语堂博士说,《性史》是一本“很颓废的书”。梁实秋博士更猛烈,他发表《张竞生丑态毕露》和《性学博士》,呼吁禁止张竞生出书,查禁他的《新文化》月刊。老同学宋子文博士,怒斥他倡导“乱爱”。最终,南开校长张伯苓以“诲淫”之由,力促天津公安局查禁《性史》,被北京效法。张竞生狼狈至极,被迫停印《性史》第2集,被北大辞了,转道上海继续碰壁。他想去杭州西湖休养,浙江教育厅长蒋梦麟博士敦请浙江公安局,以“性宣传罪”,把他抓进待质所,最后驱逐出省。从此,张竞生被挖苦为“性学博士”,终以淫虫小丑形象被铭记。

近年有传闻,说鲁迅曾说,“张竞生的主张要实现,大约当在25世纪”,仿佛是张竞生的知音。其实,遍查《鲁迅全集》,决无此话,完全是杜撰。相反,鲁迅因为张竞生开书店雇佣女店员,曾有微词。1981年出版的《鲁迅全集》,关于张竞生的3条注释,全是“宣传色情文化”,只是到了李银河时代,新版《鲁迅全集》才改成“宣传性文化”。不过,这已无济于事,说起李银河,国人语之勇敢,怀之敬佩,提起张竞生,仍是奚落、揶揄、鄙视。(来源:阿忆博客

张竞生简介

张竞生 (1888年-1970年6月18日),字公室,出生于广东省饶平县浮滨镇大榕铺,社会学家,美学家,中国现代性教育的先驱,旧上海“三大文妖”之一。

这是一个曾在上个世纪20年代“名满天下”的名字。

他曾获孙中山委任为南方议和团首席秘书,协助伍廷芳、汪精卫与袁世凯、唐绍仪谈判,促成清帝退位;

他是民国第一批留洋博士,也是民国“三大博士”之一;

他曾在《晨报副刊》发起中国第一次爱情大讨论,鲁迅说他的观点“25世纪或能通行”;

他第一个提倡计划生育,比马寅初还早37年,第一个在大学课堂讲授“逻辑学”,第一个提出“美治”思想;

他在中国最早提出和确立风俗学,最早翻译卢梭的《忏悔录》,最早发表人体裸体研究论文;

然而,一册惊世骇俗的《性史》,累他声名狼藉,招来骂名无数。直至终老,他都未能摆脱“色情博士”这个嘲讽有加的“名号”。

可以说,终其一生,他都在追求一种为世人难容的浪漫。这个屡败屡战的浪漫斗士,倔强倨傲,特立独行,骨子里却又透着在今天看来十分可爱的至情至性。

只是,当繁华与喧嚣褪尽,所有的浪漫都成为他落寞晚景中的一段活色生香却又令人黯然的回忆。留给世人的,仍然只是一个孤独倔强的背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