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一首好诗:老家(翟永明)

推荐一首好诗——《老家》,作者翟永明,女,祖籍河南,生于四川成都,作品曾被翻译成为英、德、日、荷兰等国文字。

老家
翟永明

我的朋友说:
老家在河北
蹲着吃饭
老家在河南
于是出门讨饭

我的老家在河南
整个身体都粘满了小米
除了收割之外 还有别的锋利
一道一道地割伤它的糙皮
洪水涨停时
不像股票的涨停点
让人兴奋 也没有它奇迹般的价值

老家是一个替身
它代替这个世界向我靠近
它拥有一条巨大的河流
河水干涸时
全世界都为它悲伤

蜂拥而至的
除了玉米肥大的手臂
还有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小孔
它们在碘酒和棉花的扑打下
瑟瑟发抖

老家的皮肤全都渗出
血点 血丝 和血一样的惊恐
吓坏了自已和别人
全世界的人像晕血一样
晕那些针孔

我的老家在河南
整个脸上扎满了针
老家的人双腿都青筋暴露
他们的双手筛着那些土坷
从地底下直筛到半空中
除了麻醉药之外的所有医用手段
都不能用来
剔除自已的皮肤
他们还能干甚么?

除了躺在阴影中歇凉时
他不敢触摸那些伤口
它们会痛苦地跳起来大喊
像水银柱似的上下起落
他们的动脉里 隐藏着液体火焰
让所有的人渐离渐远

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
那些伤口 他们继续嘲笑
也因为老家的人不能像换水一样
换掉血管里让人害怕的血
更不能像换血一样换掉
皮肤根部的贫贱

当全世界都无邪地清洁起来
还没有这样一种盥洗法:
从最隐密处清除掉某个地理位置
它那物质的脏:
牙齿 毛发 口气 轮廓
方言 血肉 旱涝 水质

他们甚至不会饮泣
老家的人 一辈子也没走出过
方圆十里 他们
也不知道一辈子干净的血
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

2001/10

点评:

翟永明在2001年说,我是个河南人,我的老家在河南。
在诗中,河南成了一个小小的缩影,它的指向显然是整个的北方,整个的中国。
诗歌越是贴紧现实,也就越会迸发出力量。每个读者都会明白诗中那血,那针孔,那方言,那无法清洗的脏之所指,面对这一现实,诗人没有辩解,她只是想知道,这一切的根源在何处。
这是一首朴素的诗,诗人的诗歌技巧仿佛已经被等待诉说的一切淹没。诗歌的美学不在于对现实的躲避,却在于在说出真相后的瞬间的宁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