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冯唐:从医学博士到知名作家到国企高干

冯唐,从医学博士到麦肯锡合作人,从作家到华润集团战略管理部总经理,各个领域玩得风生水起,凭啥?因为他下过苦功,那么多日子这么多时间都没有荒废。

左起:冯唐、胡赳赳

张海鹏、冯唐是他的两个标签。前一个事业有成,让他成为“成功人士”,后一个为他带来很大的名气。两个标签对在一起,构成了一个让人羡慕的公司人标本。

后海以西,恭王府以北,沿着一条窄窄的胡同一直向前,可以到达这条胡同里唯一一户朱门高墙的标准四合院。

5月8日是一个周六,四合院厨房冰箱里塞了糕点巧克力、半冰箱罐装可乐、半冰箱罐装啤酒,厨房里有茶。院子里有两长溜椅子,需要服务则有钟点阿姨帮手。

这天聚会的主题是“文集发布会”。所以参与的人除了四合院主人的朋友,还来了不少记者。

主人冯唐是个作家,出版过四本长篇小说,一本杂文集。这一天发布的正是他一套五本的文集(新版)。

客人之一是王锋。这位《GQ》杂志的主编盛赞这位作者“写字狠”、“不装×”。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当王锋从《时尚先生》跳槽到《GQ》时,带走的唯一一名专栏作者就是冯唐;当所有的《GQ》专栏文章都被夹在前大半本服装器物和后小半本故事特辑中间时,他又给这名作者留出了稀缺资源的最后一页。

另外一位客人是路金波。他是万榕书业的老板,除了郭敬明,全中国其它最畅销的那些作家如韩寒、安妮宝贝等都在他的旗下。冯唐领着他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告诉他各间房的功用,最后带他登上跟其他朱漆木门的房间不同、由艾未未设计的、灰砖玻璃门的房顶天台。下到庭院中央,路金波问冯唐整座院子有多大,结果被告知足足325平米,半亩地。

路金波感叹了一句:可惜,不是靠写书挣来的。

一、职场准备期:医学院、商学院

积累了丰富和扎实的专业知识,培养了他的逻辑思维能力。

医学博士张海鹏

12年前,27岁的医学博士张海鹏充满挫败感。他从在协和医科大学读大五时开始做科研实习,主攻卵巢癌。这种病症术后生存率低,三年下来,60多个病人死了一大半。多年以后,每当被人盘问为什么改行时,这是他的标准答案。

挫败感的另一个来源,是已经可以预计到,未来医生生涯的清苦。那是1990年代,下海、全民经商是那个时代的关键词,大他几岁的哥哥们已经靠着倒卖各类商品一时暴富。协和又地处北京最繁华的商业区东单王府井,跨出校门几百米,就能看见物欲横流。

两年后,医学博士张海鹏开始西装革履地出入位于北京CBD的嘉里中心大厦,在全球最大的咨询公司麦肯锡上班了。

张海鹏家境普通。他的父母都是北京汽车制造厂的普通技术员,靠几百块死工资养大3个孩子。他家的房子不带厕所,他在大学食堂吃饭时会挣扎说要不要打肉菜,兜里的钱没超过过200块。他想让老妈住上带厕所的房子,想在请姑娘吃饭时点得起四菜一汤。他读过黄埔军校的舅舅建议说:乱世从军,宁世从商——世道安稳时,靠从商过上舒坦日子、取得世俗意义上成功的几率比较大。

张海鹏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喜欢商科,但他知道舅舅说的没错。并且医科“太死板”,自己肯定不喜欢。他也打听过,商学院毕业后年薪能拿小十万美金,美国商学院也愿意招他这种没有商科和工作经历、一张白纸似的人。他掂量掂量了自己,觉得自己头脑清楚、做事妥帖,读商科,毕业后混进医药企业应该没问题。

他考了托福和GMAT,托福满分,GMAT750。申请了3所商学院:全美排名第一的沃顿(Wharton)、排名前十的杜克(Duke)、排名二十的埃默里(Emory)。三家都发来OAffer,他选了Emory,那里可以免去他所有学费。

2000年,张海鹏MBA毕业。运气不错,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的膨胀期,不少雇员辞职投身.com业,以往只在前五名商学院招人的麦肯锡当年扩大了招收范围,也上Emory这种排20来名的商学院招人。张海鹏的五轮麦肯锡面试进行得很顺畅。

直到数年后,他自己作为面试官,提出“算算杭州印象西湖一个月门票销售额能达多少”这样的问题时,才发现绝大多数人算出的数字跟实际相差离谱——面试者们要么思路不清晰,要么缺乏“一张门票能卖多少钱”的这类常识——他算这笔帐时,误差不到10%。当年Emory有180个毕业生,麦肯锡录用了不到5人。

二、职场起始期:麦肯锡咨询顾问

他很善于评估自己和外在环境能够提供的发展机遇,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定位。

麦肯锡合作人张海鹏

2008年时,张海鹏名片上的职衔已经变为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麦肯锡能升到这个职位的人本来就只有大约一成,张海鹏又只累计花了6年时间,比一般人还要快一两年。

龚晓明一个多月前见了一次张海鹏。张海鹏听说他的这位大学同学要去大理,力邀他住自己那儿——张海鹏在大理买了房。龚晓明如今是协和医院的妇产科副教授、主力医师,衣食无忧,又因为被病人尊重而能时常产生职业成就感。但坐在协和医院10来平米大、放了一张上下铺铁架床和两张桌子就不太转得开身的医生休息室里,龚晓明还是感叹,自己不过是努力挣扎向上的普通人,“还是那小子有钱啊。”

麦肯锡的工作多少有点像特种兵。它依靠为企业解决管理上的难题收费,而它解决问题的办法是在短时间内做足够多访谈,搜集足够多数据,做大量分析,来找出结论。

张海鹏觉得自己没选错——他喜欢这份工作。头一两年当咨询顾问时,他时常要做一些例如“中国大型企业怎样管理资金”、“中国大型行业改革开放后的主要趋势”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分析。不过,越是上不了手的分析,他越想找出上手的办法——“可能是天生喜欢”。

但这份工作也足够忙。像所有麦肯锡人一样,做咨询顾问的头一年里,张海鹏每周工作90小时,没在晚上两点前睡过,忙得上厕所时也要同时回短信。领着他做项目、开办了麦肯锡中国办公室的那位资深导师则不同:他语速不徐不急,常年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一身腱子肉,高尔夫常年维持在80杆以下的水平,“可能是麦肯锡最懒的人之一。”

“懒人”这个标签之后也成功地被贴到张海鹏身上。当他干了一年多升为初级项目经理后,他已经可以保证每天都在晚上一点前睡,早上七八点起。而包括徐海在内的绝大多数麦肯锡人,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周末补觉,没有多余时间。

徐海从2002年初第一次跟着张海鹏做项目到现在,跟张海鹏相识8年多。“他能不干活儿就不干活儿,能交给别人干就交给别人干。举个例子,他就经常把一些屁活儿交给我干啊。”徐海说,“大懒支小懒嘛。”

直到2003年在飞机上遇到当时招商局国际的CEO,对方此后邀请他加盟时,张海鹏还没动过跳槽的念头。他已经以正常的升迁速度成长为一名称职的项目经理。他不仅善于派活儿,也能考虑组员的利益,给予指点帮助成长;他每天和每周回顾项目进展情况,能够控制进度准时交货。他以三四个月一个活的速度在3年内干了小十个项目,觉得颇有乐趣、见识大长。指点江山的感觉很不错,只是,他从未真正在企业工作过。

当时徐海也打算跳槽。在一起吃饭时,张海鹏把职位、薪水等四五项指标一条条摆出来,逐一分析利弊。考虑了几个月后,张海鹏决定去招商局,除了薪水职位不错外,主要是因为“想有更多经历”。

一年多后,招聘自己的CEO离职了,张海鹏也随之离开招商局,回到麦肯锡。2006年底,当他按正常速度升为资深项目经理,开始更多地接触客户高层时,招商局经历带来的好处很快显现出来。

徐海之后也回到麦肯锡,2007年作为项目经理跟张海鹏再次合作,他诧异于此时客户对张的极度信任。5年前他们第一次合作时,张海鹏已经很招客户喜欢,但这一次,客户对他的喜欢已经修炼到一个更高的境界。徐海用漂亮姑娘和红颜知己来比喻前后状况的巨大区别:最开始客户是觉得这小伙子能干,是像欣赏漂亮姑娘那种喜欢;之后则更像soul mate,会告诉他自己的困惑,聆听他的意见。

在麦肯锡内部有一个公认张海鹏做得最好的项目,他跟该客户的三四名最高层建立了极好的关系和互信,结果这家客户成了张海鹏的长期客户,每年都有多达三五个项目给他做。“即使在整个麦肯锡中国,这也是非常罕见的。”徐海说。张海鹏就此坐上了职场直升机,从2006年底任资深项目经理,到升为副董事合伙人、董事合伙人,只用了大概一年半。

麦肯锡有个关于信任的公式:信任=可靠性×资质能力×亲近程度/自我取向。徐海认为赢得客户信任的关键,也是张海鹏相较其他麦肯锡人最大的特点,是“更贴近客户的实际”、“更理解生意人的心思”、能“设身处地地为客户着想”、“没有太多自我”。
但张海鹏说,进麦肯锡前,80%的本事自己已经有了。这跟他第一次读MBA案例时情形没什么两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