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物理博士男和房产中介女的爱情

每每聊起她的老公,她都会为这个物理专业的男博士洋溢出特别的自豪。即使做着这么辛苦的中介员来贴补家用,她也在所不辞,自豪地对我说“我老公特别优秀,我一辈子都会特别崇拜他”。她傻笑着,我却有一丝心疼。

来自:未名BBS

下午从公司开完会回到店里,前台小朋友告诉我,房东老两口来“微服私访”了,我一惊。原来是王府井片区的民警叔叔近期多次给我打电话,都没打通,于是电话找到了房东。嗯,这是反恐的需要。加之有邻居反应我每天上班时间不定、经常晚归,“挺漂亮一姑娘也没见着交男朋友”,于是很是质疑我的职业。嗯,这是扫黄打非的需要。挤在帝都,对不住了,原来我这种单身独居女青年,是社会隐患啊。

在北京辗转多处,时常会和朋友开玩笑地说,某某地某某地都有此女的“故居”。时间过的真快,一晃搬到这处住所,还有几天就已经整一年了。已经和房东达成续租的意向,这回我们直接签合同,免去了中介。可以猜测,这也许会是继南锣鼓巷的小院子之后,我在北京产生感情的又一处住所。

回到一年前,当时崇文店刚刚开业,每天都是各种焦头烂额的杂事,于是我被迫决定就近租一处房子。日期很紧,我的看房时间也非常有限,于是找到了一家还算大牌的中介A,这是我第一次跟房产中介打交道。

在美国的朋友说,他们租房买房都是委托agency的,房东的agency与房客的agency对接,如果贸然给房东打电话,很可能是不被理会的。可这一切在国内,却有很大的不同。

我刚到北京时,那些早我几年来京的同学们纷纷给我传授各种生活经验,说到租房,大家严肃的劝诫我一定不能找中介公司,因为他们“非常黑心、非常粗暴”,不仅要多付中介费,甚至可能“随时把你赶出去,让你无家可归”(不过这些年来我也没有听说身边哪个人真的被赶出去)。虽然满腹怀疑,但初来乍到的我,还是本着听人劝的原则,头几年租房基本依靠各大网站以及熟人介绍,也曾尝试进社区贴小纸条,但基本无收获。谢天谢地,辗转几次搬家,萍水相逢的多是温暖友善之人。

但这一次,真的忙到没时间打理,于是尝试找房产中介A。接待我的,是一位湖南口音的姑娘,我已经忘记她的名字了,暂且叫她小刘吧。小刘人很热情,却也能看出来做这行不久,尚不油滑,且显笨拙。

好像大多数的房产中介员都有摩托车或者电动自行车,这样带客户看房方便些。小刘什么也没有,于是每次都是我俩步行去看房,一路又一路,我们倒也有了更多的时间聊天。小刘跟我同岁,已经结婚了,大专毕业后从老家湖南来到北京投奔当时的男朋友,他们是高中同学,男生是全县出名的好学生。小刘之前在一家公司做行政,因为老公在念博士,于是她为了给家里多赚些钱,辞职来做房产中介。我笑着问她,这个职业是否是传说中的“月薪过万”,她说卖房的可能有,但全公司也没一两个,像她这种租房的更是挣不了多少,由于新人不懂规矩,还经常被各种“克扣”。每每聊起她的老公,她都会为这个物理专业的男博士洋溢出特别的自豪。即使做着这么辛苦的中介员来贴补家用,她也在所不辞,她说老公为毕业出路担忧,留校不大可能,基础研究学科又很难找到对口企业,非常茫然,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出来多赚些钱让他不那么担心。我偷偷打量着这个肯吃苦的湖南姑娘,也许很多年后,那个瞬间我依然可以记起:一个房产中介员,因为奔波,工作西装已经开了线脚,廉价的高跟鞋更是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按要求化妆的眉毛已经被汗水晕开……五月大风呼啸的北京街头,自豪地对我说“我老公特别优秀,我一辈子都会特别崇拜他”。她傻笑着,我却有一丝心疼。

我的租房要求其实很苛刻:书店方圆2公里内,且临近地铁;传统一居室,酒店式公寓不行(太没家的感觉了);最好没有电梯(我有轻微的幽闭空间恐惧),那种有电梯专员按电梯的绝对不行;厨房和洗手间务必要干净(因为这个干净的尺度,我和小刘发生过争执);不临街、安静、朝阳……当然,钱贵了还不行。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麻烦的客户。

看得出,初来乍到的小刘也特别想成就我这桩生意,所以她每天都兴致勃勃的给我打电话介绍新房源。我怕碰到她的痛处,所以都没有问她这个月开了几单。从她的电话介绍里,我选了几处,跟她去看房。可几处看下来,我有些不高兴了,因为每次她都会形容“这个特别好”,结果根本不靠谱。尤其是厨房和洗手间务必干净这个问题,小刘似乎尺度很低,我不客气的对她说“你知道什么叫干净不”,语音刚落,我觉得话有些重了。可小刘一点都没有反驳,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出门我想吃冰激凌,她还是抢着
给我付钱。

接下来的好多天,我都没有接小刘的电话,甚至开始联系其他中介公司了。小刘锲而不舍的给我发短信,我真佩服她就这么一个字一个字地把房源信息敲给我。过了大概两周了,我甚至都把小刘忘记了。有一天她忽然又来电话。这一回,我接了。她问我租到房了么,我没好气儿地说还没呢。她说这次真的有一个“特别好”的,她都没敢上报给公司,不然同事们会抢的,加上房东要求只租给一个女生,不要男生不要合租也不要情侣,她一下就想到了我,于是自己偷偷拿到钥匙就给我打电话了。

我真的不知道她嘴里的“特别好”是什么概念,但总觉得是个机会,就答应跟她去看房了。刚一见面,她又千叮咛万嘱咐地对我说,“房东要求必须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还要正规工作,比如附近这几个国家机关的,我跟房东说你虽然不是机关工作,但个人素质特别高,我告诉他们你是大学本科学历,本科啊,你千万别说漏了。”我笑着看看她,欣赏着她身上大无畏的善良。

房子位于某某部委的家属区,长安街旁的胡同,有繁茂的大槐树,有森严的警卫,有很多的银发老人,旧时使馆区的建筑依稀可辨,院子里种满玉兰、紫藤与月季,那般的安静与祥和很打动我,我相信“眼缘儿”这种东西的存在。这是一套面积很小的一居室,第一次出租。房东是一对北外65届法语系的老夫妇,某某部离休。在认真看过我的身份证、学位证、营业执照,并字斟句酌地读过中介公司合同后,又亲临书店“考察”。我搜肠刮肚,想跟他俩聊聊杜拉斯、波伏娃或罗伯特·格里耶,但忍着没提,怕是那代人都聊雨果、加缪、狄德罗。于是,我一直笑着说:merci。

整体看下来比较满意,只是超出了预算,我不是个擅长bargain的人,最终还是因为太在乎安静而坚持租下来。小刘也长吁口气,把我这么难搞的客户搞定了,她一定很有成就感。临签合同时,我在朋友们的提醒下暗示小刘,可否绕开中介,这样我能省下一个月的租金,为此我可以拿出1千块甚至1千5现金直接给她作为酬劳。据说这是个很普遍的现象,但小刘胆子太小,挣扎了两天告诉我说实在不敢背着公司这样。我想,那就按规矩办事也好。于是,我们正常签订了三方合同,要在建委备案,我还要到社区街道登记,一切看起来非常正规,让我对房产中介A公司的印象很好。

签合同的时候,小刘帮我复印证件,她才相信我不是“刚毕业的”,而真的和她同岁,她也才知道了我的学历和专业,并表示很大的惊讶。搬家后的不久,小刘还带着她老公来店里找我“请教”。这个物理男博士和我料想的一样,性格比较“物理”。他们想“请教”的问题是:高学历毕业后如何改行。我看着她们认真的表情,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又有一丝的心疼。

再后来,小刘给我发过一些中秋节短信之类的,我从来都是忘了回复。到了今年,也终就没有她的消息了。我们如同这个城市里众多熟悉的陌生人一样,不告而别,便湮没在车水马龙的浩淼里。一定程度上,我们都在执著于自己的希望,而希望只是一只放大镜,因为如此它才无法看远,而远处的生活,如同我们这个时代卑微的道德,摇摆不定、朦胧不清。



 

2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徘徊在城市里,大城市里,或许,擦肩而过就真的擦肩而过了,哪怕有古言,擦肩而过是为了修缘分,大城市里,这就是不变的童话,对,是童话
    恩,祝安好

    (0) (0)
  2. 是城市太孤独、冷漠,还是人心本来就是孤独和冷漠的?生活在城市很多年了,可城市对我我对城市都是一般的陌生,怕只怕没有在城市学会了生活,只学会了这样的孤独和冷漠。社会的发展人和人交流更方便了,可是却也更难了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