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微语录:爱是世上最个性化的毒药

微语录第40期:爱是世上最个性化的毒药,解药在一个人手里,但他可能永远不知……

佳人首发,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

@魏剑美:看到木子美的微博笑喷了:劝人结婚的,都是嫉妒人有性生活的。“别看你现在有,等你结婚就没有了。” 哈哈!一些被骂为流氓作家的往往直指真实的人性,因为刺穿了生活的假象而让人尴尬,所以人们非群起而攻之不可了。读何顿的《我们像野兽》不得不说与之相比其他小说家都在说谎。艺术真是永远的悖论?

@石钟山:这一段时间,影视编剧成了热点话题。一个导演,两三个演员改变不了一部戏的品质,但一个好剧本可以做到这一点。但编剧在当下的地位和身份不符,呼唤提高编剧地位,尊重编剧的劳动,应该是编剧委员会做的努力。风风火火把协会成立了,挖尖脑袋把争权夺利的事做了,协会该做点实事了,秀才造反十年不晚。让社会真正认可编剧,而不是在演员身上大把花钱,让体脑在影视圈倒挂。

@雾满拦江: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宣称,将向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英国时的车队征收拥堵费,每辆车16美元。美国大使馆认为,这笔税费仅能向英国人征收,并坚称不会支付罚款,也不会支付总统座驾以及其它车辆的拥堵费……这笔钱能否收上来,姑且莫论,但这让我们知道一个道理:外宾,并不比本国的草民更值钱。

@余秋雨:偌大的中国,竟存不下几卷经文!比之于被官员大量糟践的情景,我有时甚至想狠心说一句:宁肯存放在伦敦博物馆里!这句话终究说得不太舒心。被我拦住的车队,究竟应该驶向哪里?这里也难,那里也难,我只能让它停驻在沙漠里,然后大哭一场。

@阎连科:今天在看美国作家韦斯特的《寂寞芳心小姐》,仍然觉得小说语言中创造性应该高于一切叙述:“他的脑袋疼痛。他的思想在疼痛的脑袋里转,就像一只轮子套在另一只轮子里转一样。等他睁开眼睛,那房间像是第三只轮子,绕着他脑袋的痛处转。”这样的句子没有我们说的诗意,却充满惊人的创造意味。

@王斌:看了一篇报道美国猎杀“中国概念”股的消息,惊心动魄。造假在中国乃成风习,俯视皆是,一个曾经享誉世界文明史的社仪之邦如今堕落到如此地步真令人齿寒,虽为中国人,亦深感羞耻。人类世界必须面对一个不容忽视的严峻事实了,须认真警觉一个基本泯灭道德底线的民族的崛起,以免酿成一场世界性的道德灾难。

@林少华:德国汉学家顾彬再次批评中国当代作家“外语太差”,很难让他高看一眼。我以为这未尝不是欧洲中心主义,为什么中国作家非懂外语不可?欧洲作家有谁懂汉语?何况,外语同创作并不存在因果关系。曹雪芹倒是懂满汉两种语言,但哪一种都不是外语。

@慕容雪村:如果每个人都把自己当成公民,而不是人民之一员,如果每个人都能够充分行使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同时对“权力”二字保持足够的警惕,这社会就会变成公民社会。公民社会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是陷阱,是刀山火海万丈地狱,但对大多数正直善良的人来说,那不是什么他妈的陷阱,而是一个更好的世界。

@苏童:有一天早晨洗漱的时候,发现下巴上沾了一丝纸屑,随手抹了一下,没在意。第二天看见那小纸屑又沾在下巴上了,回忆夜间生活,好生纳闷,怎么会呢?然后用手去摘,摘不掉,原来,是两根胡子变白了。我怅然,我发现岁月,怎么是从下巴开始的呢?

@叶开:有人计算过,互联网浩瀚信息库总量,其重仅相当于一粒沙子。那是博尔赫斯《沙之书》里的故事,只有一页,又可以无限翻动。这粒沙包含人类所有信息总和的重量,古往今来人类一切文明,加上大英博物馆卢浮宫美国国会图书馆等世界上所有图书馆书籍的重量相当于一粒沙子——无限重又无限轻。

@章诒和:全球化的大形势,对政治有好处,对经济,对思想,也都有好处。对个人生活方式的科学化和现代化,都有好处。但是,对中国传统文化,则是个大问题。两相比较,前者是强势,后者是弱势。谁吞没谁,就很清楚了。

@章诒和: 我们这个民族就是悲剧性的,今天的社会,悲剧现象、悲剧命运,比比皆是。所以,作家写悲剧作品,不能说是完全从市场出发。就我个人言,我这辈子就没好运,你让我写快乐的、娱乐的、消费的、休闲的东西,我真的很难。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不考虑市场,收入够我花了,再说我很老了,也花不了。

@纪连海:建议余姚可以开展稻作文明夏令营,从曾经发现过8000多年稻作的宁波起步,经7000多年历史的河姆渡,一直到杭州、上海,让孩子们在亲自参与中,体验长江母亲河的伟大。这一建议钱文忠叫好。他认为,可以辟出一块田地,养上猪、狗、鸡等动物,恢复史前景观,让孩了们有个了解先民生活的机会。

@殷谦:客观性和坦率是未来的两种必须的品质,所有的表象和形式主义是给那些傻瓜们准备的。今天使我感到忧伤的是,麻木的人占据并主宰这个世界,而在我们周围,甚至近在咫尺的地方仍然处在极度贫困和极度愚昧的状态,在很多地方政府中,形式和内容、行动和头衔、现实和概念、说和做的之间都存在着极大的差距。

@刘明清:被我们刻意丑化的历史人物中,文人是个重要群体,尤其被鲁迅骂过的几位,更是多年受到我们的鄙夷。如文学大师梁实秋,如果论文学才华、成就,他丝毫不逊于周氏兄弟;只是因为他不同意把文学当作政治的工具,反对思想统一,要求思想自由,就被鲁迅斥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因而备受我们鄙夷。

@石述思:记得小时受教育,内心最看重的是标准答案,那是一切肯定、赞许、荣誉的基石。许多年后,开始独立开启人生航程,发现每个人的旅途都不可重复,标准答案只是都要走向墓地。

@石述思:爱是世上最个性化的毒药,解药在一个人手里,但他(她)可能永远不知;信任是世上最复合的毒药,解药我手里一半,你手里一半;信仰是世上最可怕最高级的毒药,且没解药。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

引用

  1. 爱是世上最个性化的毒药 | 92SE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