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点这里扫一扫,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
只为认真做自己

警惕!“笨蛋时代”来临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坚信“非诚勿扰”这样的节目是真实的呢?为什么看于丹《论语心得》的人比看《论语》的人多得多呢?为什么现代社会的“集体智商”确实大不如前呢?警惕!“笨蛋时代”来临了!

就在前不久,我的家人因为热播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引发争论。一方认为,参加节目的人都是真心实意的,二十四位女嘉宾的一言一行,都是真情流露;而另一方则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演戏,从对白到结果,都是经过精心编排的。

我自然是站在后者的立场。

欧美国家很早就流行“真人秀”节目,鲜有人会把“真人秀”当真。因为即便它标榜“真人”,但终归只是一场“秀”而已。“摔角”是“真人秀”中最典型的一种,从去年获得奥斯卡数项提名的电影《摔角手》中我们便可见一斑。欣赏“真人秀”时,人们的正常审美心理应该与欣赏话剧一样——明知它是假的,但在表演过程中还是投入其中,与演员同哭同笑,而在表演结束时即抽身戏外。

可令我纳闷的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坚信“非诚勿扰”这样的节目是真实的呢?答案正如日本管理学大师大前研一先生在《低智商社会》一书中提出的:电视等媒体正在把人们引向“低智商社会”的深渊。

“低智商社会”的表现

不容否认的一个事实是,现代社会的“集体智商”确实大不如前——

现在的中学生相当于过去的小学生,大学生相当于中学生,研究生相当于大学生。

八十年代的畅销书是尼采和萨特,而现在的畅销书则普遍都是宣传一些“内容简单”、“即可见效”的励志书。

看于丹《论语心得》的人比看《论语》的人多得多。

……

假如于丹早生一百年,她的《论语心得》绝对火不起来,因为那时候有太多人直接读《论语》,有太多专家,哪还轮得到她在电视上忽悠大众呢?她的每一处细小错误都会立刻得到行家的纠正。

其实从于丹那里,我们便很可得知“低智商社会”的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低智商社会”中的人懒于思考,希望有人把思考过后的答案直接告诉他们。

大前研一举了一个非常生活化的例子。在超级市场里,每位顾客都养成了看“生产日期”和“保质期”的习惯。这便是一种明显的依赖他人思考的行为。因为人们不会去验证所购买的商品是否真的变质了,而一味听从几个数字的摆布。于是,就出现了对“过期”但尚未变质商品的恐慌。同时,人们对香烟这种没有“保质期”的商品表现出莫衷一是的无奈。“消费者放弃了‘自己思考’的权利,而把全部权利都委托给了别人。”

而当一股“流行”大潮袭来时,大部分人表现出来的也是毫无理由的追捧。不管适不适合自己,社会上九成的女人都在穿黑丝袜。当一个叫张悟本的人走上电视推销他可笑的“绿豆食疗法”时,所有人都在以每天数斤的量猛吃绿豆,并坚信这样可以使身体健康。或者,随便跳出一个“经济学家”大喊“房价要涨了!股价要涨了!”的时候,所有人都把钱砸向市场;而当另一个“经济学家”发出完全相反的声音时,所有人又死死攥着钱不肯拔九牛之一毛。

“有一种假说认为,在现代社会中,随着电视、游戏、网络等新媒介的出现,人类大脑接收到的信息量在飞速增长,由于接收了更多的刺激,大脑会变得更加灵活。”但事实恰恰相反,“低智商社会”中的人拒绝思考。他们觉得每一位亮相媒体的人都是“专家”,所以他们说的话肯定都是正确的,他们信任别人远胜于信任自己。大众已经结束了“不被人骗”的时代,而滋养了“得过且过”的恶习。

“低智商社会”形成的原因

除了要怪罪媒体对大众的“低智商”化误导以外,教育亦难辞其咎。

我们都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都做过试卷。有没有发现,试卷里的选择题和判断题远远多于问答题?而即便是问答题,出题者也会预设几个“得分点”。答题者只有“猜”准出题者预设的“得分点”才算答对,容不得独立思考和个性见解。这种题目设置,“从不问‘为什么’,只会问a是正确的还是b是正确的’。不管怎样都是在‘a’和‘b’中做一个二选一的选择。”更有甚者,有的老师会教你如何在完全看不懂题目的情况下,光凭对几个答案的分析即可选出正确答案。而这,就是“低智商社会”心理模式的滥觞。

社会的“精英”阶层,正是在这样的层层选拔中“脱颖而出”的。为什么这些不需要思考的人,却能在考试机制中取得高分呢?因为现代教育已完全沦为一种“技能”。“这种人虽然不会思考,但因为具有熟练的‘技能’,还是能被知名大学、一流政府部门和大企业选中。”久而久之,知名大学变得不再“知名”,一流政府部门和大企业也变得不再“一流”了。

“教育”一词的英文是education,其词根ducere有“引导”之意。是故,所谓教育其实是老师引导学生进行思考。可是在翻译成中文时,education却变成了具有“居高临下”意味的“教育”。我来“教”你,我来“育”你,学生成了被动的一方。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老师成了“生产者”,而学生则成了“消费者”。大前研一说:“政府一直以来都是把‘生产者’摆在比‘消费者’更高的位置上。”这就好比一个厨子说:“我不管你想吃什么,反正我烧什么你都必须吃掉。”久而久之,吃饭的人也懒得去想下一顿该吃什么,反正能填饱肚子不挨饿就成。“选项太多,人就会变得不知所措,精神压力就会增加,所以最终导致人急于去作出简单的决断。”

既得利益者在当下享受了“低智商社会”的无限好处,培养了大量惟命是从、唯唯诺诺、给啥吃啥的“笨蛋”。可是,高瞻远瞩的“先知”忧心忡忡:这样下去,整个社会丧失了创新的能力,终有一日无立锥之地。思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一个国家的国民如果没有吃苦的精神,这个国家就会走向衰退。如果国民一直这样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一味地被政府和媒体的甜言蜜语所蒙骗,那么选举永远只是一场‘选择游戏’。”

面对“笨蛋时代”我们该怎么办

要摆脱“低智商社会”的泥沼,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改变教育体制。

现在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时代。随着维基百科一类网站的出现,将来的社会势必会进入利用“集体智慧”找寻真理阶段。这种模式也一定会从网络世界移植到现实世界当中。如今已经有一些公司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在那里,不再由领导一人说了算,而是所有员工聚集在一起来商定公司的方针政策。所以,为了培养能够适应未来社会的人才,从基础教育开始,老师就应该抛弃预设“标准答案”的陋习陈规,让学生自己去获取答案。

网络或许可以成为“低智商社会”的“救世主”,只要我们正确引导大众的上网习惯。和电视相比,网络拥有比较大的主动性。坐在电视机前,你永远是被动地接收信息;网络不同,它需要你主动地去搜索你想要得到的信息。但网络同时也有很多缺点(比如垃圾信息过多等)。然而,大前研一还是对网络寄予厚望:“为了我们的后代发的‘智商’,我们必须要克服网络带来的这些危害。”

另外,我们或许应该放下“大国”的架子,更多的向一些“小国”学习,比如新加坡。新加坡一个只有五百万人口的小国家,在“集体智商”方面却鹤立鸡群,靠的不是别的,就是从世界各地引进人才。

一个“高智商社会”的人赞美思考者,拥戴思考者;而一个“低智商社会”的人则想:“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有人赞扬我,那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选择式教育”培养出来的人只会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要不要成为一流的国家。”答案显而易见是肯定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成为一流的国家。所以,我们要成为“大国”,务必警惕“笨蛋时代”的来临!(来源



 

3 个评论 火速盖楼»

  1. 当局对这趋势感到欣慰,并决定一直这么愚弄下去,所以,我们没办法改变这个潮流的。
    当然我们可以改变自己,譬如选择离开!

    (0) (0)
  2.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生活无处不经济—利令智昏–羊群效应

    (0) (0)
  3. 我有点赞同。最深刻的就是教育方面。。。高中时候做文综卷子,总觉得自己的思考方向是对的,但是结果和答案还是差距很大。

    (0) (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