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爱,去了哪里?

爱,去了哪里?作者夏逸。很多时候事情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阳光和爱。

爱,去了哪里?

作者:夏逸

我决定要帮一个人。

这个决定是我在轻轨的驳接通道里临时下的。

在回头看到她的一刹那,我就知道我会那么做。可是……

可是我又不敢。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是帮助别人,你为什么说你不敢呢?

是的,我就是不敢去帮助她。

如果你是我,如果你遇到的是我这样的情形,我相信,你最少也得先犹豫!

我要帮助的,是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当一个男人决定要去帮助一个漂亮女人的时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特别是要去帮助的,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漂亮女人。

并且,要帮助这个人,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

所以,做了这个决定之后,无论你经历过多少阵仗,脸皮多么粗糙,我相信脸一定会在那一刻悄然红起来,心也会突然加速蹦跳。

产生这些的原因,倒不是这个帮助是有别的意图,也不是心里有鬼,而是这样的帮助,人家会接受吗?

还有一点,很重要的一点,我这个人的尊容,人多的地方,都是朝着黑暗处走的,而现在,我居然要在光天化日之下露面,而且露面是为了去帮助一个完全陌生的漂亮女人……

所以,虽然决定了,我的双脚,还是没有动,我还是站在楼梯口,静静的看着她。

她也不敢!

地下铁一列列的驶过,人流以她为中心来去自如,她还在那里焦急的张望着,等待着,期盼着。

鼻尖上已经沁出了细密的汗珠,一张白嫩的吹弹可破的小脸从白皙到白里透红,然后慢慢的变红,双手在衣襟前纠结着,可是她也不敢,不敢开口。

鼓足了勇气,我走了上去,轻轻的说:我帮你!

她抬起愕然的双眼,然后笑了,很淡很淡的笑容,淡到要我站在她的面前才能勉强感觉到,但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里分明写满了无限的感激和说不完的谢谢。

我把她最重的行囊扛在肩上,向着楼梯走了下去,她愣了一下,伸出来的双手悬在半空,然后笑了,提起地上的包裹,大踏步跟了下来。

从三号线转到地铁九号线,中途要走差不多五六分钟的路程,可是她的东西实在太重,中途不知道歇了多少气。

开始的一段路程,她一直低着头沉默着。

我的心里,是说不出来的难受,虽然不希望她怎么样,但我还是想听到两个字,很简单的两个字:谢谢!

可是她没有,一直没有,只是走到后来,她紧跟了几步,走到了我的身后,伸出一只手,帮我托住了肩膀上的行囊。但说实话,她不托我还好走点,托着,我就要产生很多的顾忌,同时还不能保证自己是否真的一点也不会心猿意马。

左右肩膀轮换了很多次之后,终于到达九号线上,在将行囊放到地铁上的时候,我终于松了口气,然后揉揉酸痛的肩头,悄然走开了。

我不想再留在那节车厢里,真的。

如果再留在那里,我想自己要被气死掉。

可是气死也是活该,这一切,都是自己找来受的!

她竟然,竟然在那里掏出手机来开始和别人卿卿我我。

一个漂亮的陌生女子和别人卿卿我我我管不着,可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不是吃醋的那种,我只是觉得自己很不值得,真的很不值得。

一个辛辛苦苦帮她将行李搬上地铁的男子,没有得到她的一句谢谢,她却一转身就好像已经忘记了这件事儿,挺坦然的站在那里,和信号对面的那个人,聊得开心已极。

不是我心眼小,只是一个帮助别人的人,其实心里还是很希望别人能真心的说一句谢谢。真的,我要的,只是一句谢谢。

我在地铁两节车厢的交接处寻了个角落,黯然坐了下来,开始昏昏入睡。

昏睡中突然觉得地铁像撞上了山崖般猛然停了下来,然后自己的身体从角落里远远的摔了出去,我正要挣扎,突然发现一双手挽住了自己,将我搀扶了起来。

我随着那双手跌跌撞撞的奔出列车,却发现车子完好的停在站里,而我却站在了一个陌生的站台。

手还被人挽着。

挽着我的那双手很白,也很细嫩,这让我想到了这是一双女人的手,可是我不是那种命犯桃花的人,女人见到我只会敬鬼神而远之,不可能有人能这样挽着我,但那双手确实是女人的手。

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在一小时以前我可能完全不认识她,现在却远远就能认出她、却不知道她名字的女人,她就那样挽着我,要拉我往出站去。

她不要行李,不说一句话,却只是的一把将我拽起来,然后往地铁外拉。

如果,我要是帅气一点,我可能会产生很多非分的想法,可是我知道,即便癞蛤蟆和天鹅,也有他们共同的特殊性,而我和她之间,完全没有什么可能。

况且,我还在生她的气。

确实,想起她还欠我一句谢谢,我心里就来气!

心里一来气,我马上就付诸行动,手一缩,我将她握住的我的手臂抽了回来,然后冷冷的说道:这里不是我要下车的站,对不起,我得赶车去了!

她抬起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一点愕然,也有一点点的不了解。

这时候,一个女人奔了过来,她是从地铁站护栏的栏杆上翻过来的,她一过来就将我对面的漂亮女人搂在怀里,然后泪水哗哗地流了下来。

我看着她们俩,呆了一会,还真像,应该是双胞胎,又有点不像,刚翻进来的女人好像要大点,应该是姐姐!

一个已经可以把自己气坏,如果是两个呢?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两个的结果就是:我应该马上逃。

不逃跑,我怕自己会被气死,是自己将自己活活气死的。

赶回月台,地铁刚好到,挤了进去,回过头来,我看到那个像她姐姐的也很漂亮的女人就站在车门外,她突然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双臂,我正准备大叫的时候,她说了两个字:谢谢!

我的惊愕还没来得及转换,她继续着更令我惊愕的叙述:

我替我女儿谢谢你,收到她的短信,我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

她的泪水流了下来。

她说我女儿虽然不能说话,虽然听不到你在和她说些什么,但她能感受到你的那份心意。

谢谢,谢谢你让她知道这人间的爱在哪里……

红灯开始闪烁,车门缓缓关上,我呆呆的站在车门旁边,手臂上的束缚却好像并没有轻缓。

泪水落下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错了。

爱去了哪里,而我们,该怎么去找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