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领取100元体验金】佳人与九斗鱼合作送福利啦,点这里参与,即可领取100元体验金用于投资~
只为认真做自己

石康:看哪,这人

石康:看哪,这人。来自《独唱团》,网上的版本几乎都是不完整的,本版本对照原文修正,保证完整。

人的本性

人的一切来源于宇宙,组成人的所有物质宇宙里都有,也许这种叫做人类生命的物质组合宇宙里也有。

生命的特征是遗传与变异,人类的文化的特征是模仿与创新。

除了人自己以外,目前看来,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对人感兴趣。

人类除了在宇宙里存在下去以外,并无什么说得上的共同的目标。至于人类的终极目标,是词语误用,因“终极”这个词语没有内容,人类只能看到或谈到有限的将来。

人类创造的文化可以总的概括为,对人类自己的责任。

人的大脑是一部做梦机器,它漫无边际地巡航在自我与环境之间,它试图弄清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过那不是很容易,无论是人自身,还是人周围的环境,都比较开放,可从多方面多角度理解。但人的意识有其指向性,当他集中自己的能量,去关注一个问题时,便能有机会化繁为简,使那个问题渐渐明晰,从而解决它,这是人类生存下来的根本,也是智力之源。

人与人之间能够因共同的信念及梦想组成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像人的手脚一样有分工,利用约定与制度相互协作,使人的工作更有效率。

人在进化,它的意思是指,人的意识状态是可以提高的,它表现为更快地适应环境,更高的智力,更好的体力,更强地提出问题与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好的洞见,也就是预见能力。

人类生存的乐趣主要源于对意义的捕捉与放弃,以此,形成了文化的所有层面。

人类在哲学上的争论主要围绕着两个问题进行:其一是语言问题,其二是人类的洞见对准的是必然的未来,还是或然的未来,这是宗教、哲学、科学总要试图回答的问题。

好了,上面谈的是我们人类已经知道的,简单地说成是人的本性吧。从这里出发,我想谈一谈“人生的意义”,当然,你可以把意义理解成“趣味”,或者是“重要性”,怎么说都行得通。

挑战

对我来讲,把生命看成是一种挑战而不是一种凑合远为合理,因这使我更加意识到我的不完美,并帮助我改进,特别是,它还能激发起我的斗志,让我感到人生被某种意义充实着,事实上,我认为那意义正是我们与环境互动的产物。

我注意到,以往每当我跟别人一起学什么充实或玩什么,而别人很不认真时,我都会生气,在我看来,虽然在过程中遇到那些困难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克服那些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总会有方法越过那些障碍。但我发现多数人对此没有兴趣,他们越过困难多半凭运气,如果没有越过,他们多半是找各种借口,最后,当他们退无可退的时候,便对那件事失去兴趣了,总之,他们会把对自己的失望投射到他们所从事的事情上。

机器

我上中学时参加了校体校摔跤队,分给我一个对练伙伴,我当时四十公斤,他与我一样高,比我大两岁,却比我重十公斤。进队前,他练的是举重,我练的是跳高,他比我早进队一个月,因他总是弄伤别人,所以无人愿意跟他搭伴,教练把他分给我,一开始,我被当作沙袋,任他摔打,我当时就注意到,他摔我摔得很痛,他的动作十分生硬。两星期后,教练教动作,我才发现他的动作是错的,我告诉了他,但他却不以为意,因为他每次都能轻松地赢我,他的力气很大,当他抓住我时,我完全无法动一动。

一个月后,我发现他的力气并不是源源不断的,当我与他扭在一起,持续一分钟后,他便抓不住我了,因此我有机会使用正确的摔跤动作把他摔倒。起初,他感到十分吃惊,但仍不相信自己的动作是错的,我一步一步分解做给他看,且让教练看,教练说我是对的,他是错的,让他按照我的动作改,但他一点也不改,以后,我与他摔跤,赢面越来越大,后来发展到摔十次可以赢下七到八次。他比我重十公斤,参加比赛比我高三个级别,应该每一次都赢过我,但他却不承认这个明显的事实,只是嘴上说我摔得好,私下里并不改动作,直至我离队,他一直没能摔过我。这件事让我非常不解,明明他改一改动作,就能轻松地赢我,为何他就是不改呢?况且他很好胜,总想赢,甚至比我还想赢。最令我不解的是,最终他宁可承认我比他摔得好,却不承认他的动作是错的。更叫我生气的是,他最终躲着我,不爱跟我摔了,因我总是督促他改动作,他一听就烦。

赢了他一点也不叫我高兴,反倒叫我很愤怒,我后来直接叫他笨蛋,他开始听着还跟我急,我们俩打过两架,最终因打不过我,连反抗都停止了,只是不理我。每天我们尴尬地练习,他任由我一次次摔倒,到我离队时,他跟我摔十次输十次,已对跟我比赛完全没有信心。

我认为他缺乏学习能力,也就是纠错能力,他像是一部机器。

恶性循环

同样的事情总是发生。

在我和我爸学打网球的时候,他六十八岁,我三十八是,其实一开始就只学一个正手击球动作,他用了三年时间竟没有学会,我感到不解,而他一再强调他年龄大了,事实上,我注意到,他从未主动地去研究一下那动作,他在那动作上花的时间只限于每天在球场的一小时,他沿用的动作是他打乒乓球时的动作,而根本没有人教过他打乒乓球,所以他打乒乓球也是瞎打,他只是出于本能地认为就那么打就可以了。当然,他的动作既费力又不自然,既说不上稳定,更谈不到对于球的控制,只会让他保持一种最基本的所谓运动,接下来,我发现,他面对球的时候,总是很紧张,以至于根本来不及做动作,他只是尽力想把球挡到另一半球场去,在球场上,我告诉他要如何击球,但再一次面对来球,他依然紧张,完全不记得动作要领,只是把球打回去。

好笑的是,一开始,我也同时陷入到这个恶性循环,但我从球场上下来,会花时间研究动作,我错在哪里,如何错,我会买教材,我会观察别人的正确打法,我会一个人的时候慢慢地钻研并体会那动作,这导致我越做越正确。

而我父亲呢,一开始,他便抱着健身的目的去的,接下来,教练发现他很灵活,球感很好,但他的动作不对,因此不稳定,总是失误,关键是,他永远失误在同一个地方,但他就是不调整。你说他不对,他就急了,他其实爱听的是表扬,只要说他那么大岁数还能打网球他就高兴,但他一点也不考虑如何打得更好,他会等我起床以便跟我一起打球,但他就是不知提高球技,对我来讲,随着我的提高,跟他打球变成一项很没意思的运动,因我只看到一个重复的机器而不是一个可把这项运动变得越来越有趣的人,我只能换一个意义,比如亲情,才能跟他打球,帮助他锻炼身体。

这个过程在当时的女朋友身上又重复了一遍,她比我小,身体很好,很灵活,却完全像我父亲一样。

我看到太多的人以种种借口对于一件事情不投入热情,不投入时间及精力,他们只是凑合着混,他们对事物没有发自内心的爱,不愿把一件事情看成一种挑战,克服困难,把事情做对或者做好。他们一点也不相信自己能做到,他们习惯了这种思维模式,以至你要是想一点一滴帮助他们,反倒会引起他们的逆反心理。

我父亲后来见我想教他打网球便逃开。他当然还愿意大,只是还是要按照他的步调打,他的乐趣不在于提高水平,增加变化,反倒喜欢一种非常机械式的重复,我从我这里看去,他打球既费力又不合理,过多地耗费体能,用同样的体能可以打两小时,他却只打半小时便累了。在我看,只需花时间增加技巧,就会更加有趣,但他就是不那么做,只是一味地认为打网球很难,无法学会,而岁数大了,学会了也没用了,他总是说,“又不想当世界冠军,打好了有什么用?”

他没有想到,当你不推进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件事情的终结。

人一旦陷入机器状态,困难虽然消失了,事情也就停滞了。至于机器的方式嘛,我认为机器完全可以替我们过。

我们是有知识的人,我们更需要运用我们的自由意志,或是人们所说的主观能动性,因它可为我们的人生创造价值或意义。

技巧

记得物理学家费曼说过,数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计数,古人能通过数豆子来计数,很多现代意义的数学其实质仍是数豆子,有一种方式,你可以像古人一样一颗一颗数来做计算,还有一种方式,就是你花十几年时间学习一些计算技巧,而依靠这些技巧可帮助你数得快。很多人总觉得这两件事是一样的,我认为,生而为人的智慧之一,就是能寻求某种方法,也就是提高你做某一件事的技巧,从而让你具有更好的应变能力及效率。

对于掌握那些技巧,很多人尝试过,经历了失败,心里暗中觉的非常困难,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是设法攻克难关,而是用语言来消解那种困难,或是把那种技巧说得很无意义。我认为他们从根本上不相信自己是一个有智慧的人,他们不相信通过努力能够达成目标,他更倾向于一种孩童似的幼稚想法,认为船到桥头自然直,当他们撞到桥上以后,他们便怪运气不好,甚至能形而上到相信人生在本质上就是一种运气,他们完全地忽略了人的自由意志,其实他们真正需要的只是静下心来,花点时间及努力掌握一点技巧。

难事

在生活中我也发现,凡是在一件一般所谓的“难事”上成功过的人,很容易在别的难事上再获得成功。而绝大多数人,是那种从未在任何一件“难事”上成功的人,其实他们只需努力一次便可改变整个情况。

我认为,他们陷入了一种悖论,他们不肯改正自己的错误,而把自己的失败投射到外在的事物当中,他们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失败,他们从未想到,当他们成功了,人生便会展现出另外一种面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插入图片
▲回顶部